• 周四. 5 月 30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读《庄子》有感:高手是怎么炼成的?

xuexiai

3 月 23, 2023

真正厉害的高手其实是倒数合一的。我以前讲一些艺术家的故事,其实不是太喜欢讲他们的树,过多去关注他们的技巧,而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他们的人格魅力,也更多去讲他们的道上面。但是我最近读了庄子以后,再回过头去看这些艺术家,我觉得我感受又不一样。我觉得真正厉害的艺术家其实是倒数合一的。
庄子养生煮里面讲过一个非常有名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叫庖丁解牛。哇,那个厨师宰牛多厉害,你知道吗?就像个艺术家的创作一样,你看他这么写,手接触的地方,肩膀倚靠的地方,脚踩的地方,膝盖顶的地方,哗哗作响,刀插进去霍霍有声。那个音律就像桑林5月的拍子,又合乎金首乐曲的节奏。
我看到这里的时候,我脑子里面就有个画面,一个厨师一边宰牛一边跳舞,那种感觉你知道就特别的放松。美国君也很不明白,国君就问厨师说你是怎么做到这么厉害的?厨师就跟他讲,我刚开始宰牛的时候,眼里看到的是这只完整的牛, 3 年以后就已经不是。现在。我完全凭心神去接触牛,而不用我的眼睛去看我的感官。虽然已经停止了,但是我的心神在活动。我依照牛天然的生理结构,把刀砍入牛体筋骨相接的缝隙,顺着它本来的构造,劈开我的刀,连它的骨头都没有碰到。在我们这行,技术好的厨师每年换把刀,因为要拿刀来割断牛的筋骨,技术一般的每个月换一把,因为他老砍牛的骨头,而我这把刀用了 19 年,所载的牛也有几千头了。但是刀刃锋利的,就像是刚在磨刀石上磨好的一样。所以你看,当我们还是新手的时候,就像是那个技术菜鸟专砍牛骨头一样,就老跟这个世界硬碰硬,没有多久就累死歇菜了。
而技术越高明的人,越能知道如何能顺天利而行。他们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下手,用什么姿势,什么道具,能够做到毫不费力。但是这个东西是他天生就会的。我觉得肯定不是,这一定也是。1万小时定律就是刻意练习出来的。就像你想,如果你今天让一个得道高僧去宰牛,他也没有办法一下子就能够做到像庖丁就厨老厨师一样,技术如此之娴熟的,所以术当然很重要。
我前段时间看王羲之,以前我讲王羲之的书法,讲兰亭集序,我都会说到,说你看他的字多么的灵动,多么有生命力,更多是道上的东西。但是王羲之之所以今天能成为书胜,如果他没有疯了一样的练习书法,把自己家门前的池塘都洗成了墨池,晚年还拖着恹恹病体渡长江,由明山到处去看前人书法的碑帖,几十年如一日的练习,他是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但话说回来,即便只修炼到这样的术,书法史上的王羲之也绝对不会是今天这样的地位。
那么由树及到,他们又做对了什么呢?让我们回到庄子的庖丁解牛的故事里,当遇到最棘手的问题的时候,庖丁是怎么做的?他说遇到很难下刀的地方,我就心神专注,集中到一个点,把动作慢下来。我们记得他之前说那句很重要,以神欲而不以目视,就不用眼睛看,用心念。下手非常轻,只要一动刀,哗啦一声,牛的肉和骨头就分开了,就像泥土一样散落在地上。
我们还记得以前武侠片里演的那种高手过招,还有日本公道那些大师射箭,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某种程度上,我觉得他们已经超越了技术层面的功夫,达到了天人合一的道。那道和术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常常会有一种感觉,道好像1,他始终在那里,而且万法归一。为了到达道1000,百年来大家都在造梯子要爬上去。我们说以 x 入道,任何一个行业都有可能到达道。不只是修行者可以。其实你看写书法的,也可以,宰牛的厨师也可以。
庖丁捡牛,已然成道了。其实包括我在内,我们大部分的人要到达道,通常的做法就是爬梯子,也就是在树上的层面去进行修炼。你看庖丁解牛也得好多好多年,王羲之也得博采众家之长。我们爬呀爬呀,爬到顶峰,到了吗?不是的,梯子爬到顶峰,最关键的那一步是撤掉梯子,也就是忘掉那个树。这一部最难,但是这一部也最妙。这一部是一个艺术作品,不流于降气的关键。你看王羲之写兰亭几序。为什么兰亭集训能成为天下行书第一?因为他是王羲之这个已经在书法的树上炉火纯青的人,他喝醉了以后写出来。我们都知道一个故事,就是王羲之酒醒了以后,再怎么写都写不出袁帖的那种感觉了。正是因为他在一个完全用上了自己的技巧,但是又绝对不拘泥于技巧,完全是心流的状态下,才有了这个道术合一的神作。所以真正厉害的高手是内在的心法和外在的技法共修的,缺一不可。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觉得我这一辈子绝对不可能成为一个艺术家的。我还是老老实实地解读艺术吧。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