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7年11月11日上映的马云为主演的功夫电影中,马云的一句一点浩然气 千里快哉风让人觉得无比潇洒,这句子出处是哪里又是什么意思,在电影中马云说这句是想表达一种什么意思呢,这句一点浩然气 千里快哉风是否也蕴含着马云的大智慧?下面我们看看一点浩然气 千里快哉风出处以及意思分析。
 
  一点浩然气 千里快哉风出自北宋苏轼的《水调歌头·黄州快哉亭赠张偓佺》
 
  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赏析
  此词作于东坡贬居黄州的第四年,是苏轼豪放词的代表作之一。全词通过描绘快哉亭周围壮阔的山光水色,抒发了作者旷达豪迈的处世精神。 
  作者描写的对象,主要是“快哉亭”周围的广阔景象。开头四句,先用实笔,描绘亭下江水与碧空相接、远处夕阳与亭台相映的优美图景,展现出一片空阔无际的境界,充满了苍茫阔远的情致。“知君为我新作”两句,交待新亭的创建,点明亭主和自己的密切关系,反客为主、诙谐风趣地把张偓佺所建的快哉亭说成特意为自己而造,又写亭台窗户涂抹上青红两色油漆,色彩犹新。“湿”字形容油漆未干,颇为传神。 
  “长记平山堂上”五句,是记忆中情景,又是对眼前景象的一种以虚托实的想象式侧面描写。作者用“长记”二字,唤起他曾在扬州平山堂所领略的“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那种若隐若现、若有若无、高远空蒙的江南山色的美好回忆。他又以此比拟他在“快哉亭”上所目睹的景致,将“快哉亭”与“平山堂”融为一体,构成一种优美独特的意境。这种以忆景写景的笔法,不但平添了曲折蕴藉的情致,而且加强了词境的空灵飞动。以上五句新颖别致,引人入胜,通过作者昔日的淋漓兴致,传达出当日快哉亭前览胜的欣喜之情。 
  上片是用虚实结合的笔法,描写快哉亭下及其远处的胜景。下片换头以下五句,又用高超的艺术手法展现亭前广阔江面倏忽变化、涛澜汹涌、风云开阖、动心骇目的壮观场面。词人并由此生发开来,抒发其江湖豪兴和人生追求。“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三句,写眼前广阔明净的江面,清澈见底,碧绿的山峰,倒映江水中,形成了一幅优美动人的平静的山水画卷,这是对水色山光的静态描写。“忽然”两句,写一阵巨风,江面倏忽变化,涛澜汹涌,风云开阖,一个渔翁驾着一叶小舟,在狂风巨浪中掀舞。至此,作者的描写奇峰突起,由静境忽变动境,从而自自然然地过渡到全词着意表现的着重点——一位奋力搏击风涛的白发老翁。这位白头翁的形象,其实是东坡自身人格风貌的一种象征。以下几句,作者由风波浪尖上弄舟的老人,自然引出他对战国时楚国兰台令宋玉所作《风赋》的议论。作者看来,宋玉将风分为“大王之雄风”和“庶人之雌风”是十分可笑的,是未解自然之理的生硬说教,白头翁搏击风浪的壮伟风神即是明证。其实,庄子所言天籁本身绝无贵贱之分,关键于人的精神境界的高下。他以“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这一豪气干云的惊世骇俗之语昭告世人:一个人只要具备了至大至刚的浩然之气,就能超凡脱俗,刚直不阿,坦然自适,任何境遇中,都能处之泰然,享受使人感到无穷快意的千里雄风。苏轼这种逆境中仍保持浩然之气的坦荡的人生态度,显然具有积极的社会意义。 
  这首词在艺术构思和结构上,具有波澜起伏、跌宕多姿、大开大合、大起大落的特点。下片的描写和议论,豪纵酣畅,气势磅礴,词中出没风涛的白头翁形象,犹如百川汇海,含蓄地点明全篇主旨,给读者以强烈的震撼。 
  全词熔写景、抒情、议论于一炉,既描写了浩阔雄壮、水天一色的自然风光,又其中贯注了一种坦荡旷达的浩然之气,展现出词人身处逆境却泰然处之、大气凛然的精神风貌,充分体现了苏词雄奇奔放的特色。
 
        文,心声也;书,心画也。声画形,君子小人见矣。
 
        中国的文人向来坚信,人的文章书法能直接反映出他的内心。一个人可能会在脸上堆出虚伪的微笑,在口里说出言不由衷的话语。但在他下笔之时,他的真实内心自然会随着墨迹喷薄出来。当王羲之于半醉间写下《兰亭序》、颜真卿在悲愤中涂抹《祭侄文稿》、李太白痛饮后长歌《将进酒》、杜工部垂死时看到燕子来时,他们的作品必然是纯然出自心中,没有半点的扭曲和矫饰。从这些永恒的作品中,我们也能借机窥视那些伟大的心灵——比任何长篇大论的分析评论都直接、清晰的多。
 
        即使不举这些极端的例子,哪怕我们这些平凡的人,想写出违逆自己内心的文章也是很不容易的——这一点大部分人在写报告做论文时估计都深有体会。只有顺着自己内心,把自己的真实情感表达出来时,才会感受到那种难以言喻的舒畅和快乐。
 
        写文如此,读文亦然。我们是否喜欢一个作者,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只要看他的文字和内心是不是合你的口味就好了。喜欢不需要什么理由,恋爱如此,文学也是如此。有的人喜欢李白,那是因为他向往李白那种潇洒飞扬的心灵。有的人喜欢杜甫,那是因为他同样怀有忧国忧民的精神。男孩子大都喜欢金庸,是因为他们心里都有江湖夜雨、侠客之梦。女孩子喜欢琼瑶,是因为……呃……心里都有一位霸道总裁?
 
        人的口味是各种各样的,不存在所有人都喜欢的菜式,更不存在所有人都喜欢的作者。不过,还是有一位大文人受到绝大部分中国人的喜爱,在中国文化的几乎每个领域都留下了自己不可磨灭的痕迹。虽然已历经千百年,但大家对他的喜爱还是如此一致、如此真诚——
 
        苏轼、苏子瞻、苏东坡、东坡居士、大苏、苏仙、苏眉山、苏文忠、苏大胡子、铁冠道人……他有无数的名号,其中以东坡之名最为大家熟悉。他实在是太受欢迎,就连他的故乡,一个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夸耀的小城,都因为他而名扬天下。他一生所去过的地方、所居住的城市、所赏玩的方物、所描绘的风景,无不是因为沾上了他的名号而不朽长青。
 
        和很多生前默默无闻,死后才逐渐为人所知的牛人不同,苏轼在世的时候就已经是名动天下的文曲星。和他同时代的人,不管是皇帝、大臣、文人、书家、画家、出家人、工匠、妓女、老人、顽童、百姓,全都发自内心的喜欢他。这种风潮甚至刮出了大宋的疆域,辽国、高丽、大理等周边国家也为他的文采风流所倾倒,他的每一首新作都能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天下,引发整个东亚文明圈的狂欢。
 
        他的传奇始于北宋仁宗景祐三年,公元 1036 年。这个年代已经是中国两千多年来文化发展的巅峰之时,但上天却还觉得不足,又给这个国家送来了历史上最出色的文人学者,将这个时代推向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灿烂极致。
 
        这一年的冬天,四川的小城眉山,一户姓苏的小康人家新添了个健壮的男婴。这家的主人苏洵已经二十七岁,马上就要踏入而立之年。当他第一次将新生的儿子抱在自己怀中时,这个聪明但游手好闲、不愿读书的大男孩在感到欣喜的同时,也感到了沉重的责任——在这一瞬间,他真正成长为一个男子汉。看着虚弱微笑的妻子和没睁开眼睛的儿子,他决定重新拾起书本,走上自己当年因为懒散和逆反而拒绝的学习道路,为妻子和孩子去博一个更好的未来。
 
        一念之间,史上最伟大的文豪家族诞生了。二十七岁才开始发愤读书的父亲苏洵、长子苏轼、两年后出生的次子苏辙,这一家三人仿佛吸纳了整个天府之国积攒千年的钟灵之气,在北宋这个文豪遍地的年代横扫文坛。“一门父子三词客,千古文章四大家”,苏家父子直接占据了唐宋八大家的三席,这在整个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壮举。
 
        苏轼的成长过程几乎没有任何风波。眉山虽然是小城,但当下正是中国历史上最和平、富庶、繁华的年代之一。苏家是小康家世,完全不需要为生计发愁,苏轼和父亲、弟弟一起学习典籍、准备科举、切磋文章诗赋,母亲温柔的为他们打点着生活的一切琐事。在这浓厚的学术氛围中,苏轼顺利成长到十八岁,娶了一位门当户对、温柔娴淑的女子为妻,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生活。
 
        自从发奋读书后,父亲苏洵参加了几次科考,但每次都失败了——这倒不是因为他的能力差,而是他老练、沉稳、朴素的文风并不适合于当时科场上的竞争。苏洵干脆把精力放到两个天纵之才的儿子身上,他能清楚地预感到,这两个孩子未来的成就肯定远远超过自己。苏轼二十岁那年,父亲苏洵觉得他们兄弟已经学识大成,于是带着两个儿子进京参加科举。
 
他们到达汴梁时,正是仁宗朝的嘉佑二年。那一年,汴梁城中云集了中国文学史上最为闪耀的一批新星,就连盛唐的长安城都难以与这一刻的灿烂星光相比。著名的唐宋八大家,有六位同时出现在汴梁——王安石此时在汴梁做官,苏洵送两个儿子来考试,欧阳修正是这次科举的主考,苏轼、苏辙、曾巩是即将参考的考生。北宋朝的著名文人中,除了范仲淹刚刚去世、司马光刚好在外任官之外,其他的人几乎全员到齐,仿佛预示着一个时代的变迁。
 
嘉佑二年的科举是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场科举考试。在千多年的科举历史中,进士考试不知道举行了多少次。每一次考试都是当时热热闹闹,但很快就被人们遗忘,更不会被历史所铭记。但在嘉佑二年的这次科举中,从主考官到考生,至少有二十多人被载入史册,或千古流芳,或遗臭万年。这场考试不仅仅将未来的英宗、神宗、哲宗几朝的名臣宰执们汇聚一堂,更是直接影响了华夏文明的发展方向——
 
这场考试的考官,是“天下文宗”欧阳修。这位著名的醉翁、六一居士在这场考试中发起了他的古文运动,将写拗口古怪的“太学体”考生全部判了零分,改而选拔那些平易畅达、自由质朴的文章。从此,天下文风为之一变。副考官中,有梅尧臣、王珪、韩绛、范缜等人。这里面,梅尧臣号称宋诗“开山祖师”,其他人后来也都位至宰相,极富文名。
 
和考官们相比,这次的考生阵容更为强大。由于这次考生中的名人太多,所以我们只能列举其中最著名的那一批:
 
苏轼、苏辙:不需要过多介绍的兄弟二人。苏轼名垂千古,苏辙的文章只比他稍差,后来的官运更是比苏轼亨通,一直做到宰相。
 
曾巩:被同时代巨星们掩盖的文章大家,能让欧阳修分不清他和苏轼的文笔,能占据唐宋八大家的位置,就说明了他的实力。
 
张载:关学学派的掌门,你可能没听过他,但一定听过他的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程颢:洛学学派掌门,宋代理学的奠基人,程朱理学的开创者。“格物致知”、“存天理灭人欲”就是他提出来的,对后来的文化思想发展影响极大。
 
曾布:曾巩的弟弟,后来投入王安石门下,官至宰相。他文采能和哥哥曾巩相比,更是一名出色的官员。不过,历史上记载,他的妻子魏夫人是被誉为宋代唯一能和李清照媲美的女诗人,常常在诗词上碾压曾家兄弟……
 
章惇:文武双全,领兵攻灭西夏,官称独相,朝政一言而决。苏轼都佩服的一代狠人,此人之牛在一件事上就能看出来——在嘉佑二年这场科举中,他的族侄章衡捡了个大漏考中了状元,他耻于位居侄子之下,于是干脆违抗皇命,放弃进士称号。二年后,他重新参加科举,以第五名的好成绩又考中一个进士……所谓探囊取物,就是这样吧。
 
吕惠卿:投入王安石门下,官至宰相。后世被人骂的狗血喷头,对王安石变法的失败富有很大责任。
 
王韶:北宋名将,由文入武,北宋对外战争的战略制定者,“熙河之役”的总指挥,为北宋带来了最大的军事胜利。
 
苏洵没有参加这次星光灿烂的科举,但他的文章得到了文坛领袖欧阳修的大力夸赞和推荐。参加了考试的苏轼、苏辙兄弟旗开得胜,双双高中进士——苏轼在这群猛人中拿到了第二名,据说主考官欧阳修本来觉得苏轼的试卷应当名列第一,但欧阳修总觉得这份试卷有可能是自己的弟子曾巩写的,为了不被人说闲话,就把这份试卷放到了第二,结果导致苏轼和状元之位擦肩而过,被前面提到的章衡捡了个大漏。
 
这一年,苏轼只有二十一岁,苏辙十九岁。在进士群中,这一对年轻兄弟显得格外显眼,犹如一对随时踏云飞去的天马一般卓尔不凡。欧阳修反复向身边的人提起苏轼:“老夫当退让此人,使之出人头地。”据说,欧阳修还对自己儿子说到:“三十年后,没有人会再谈论老夫了”。
 
        得到文坛领袖如此的赞誉,又在科举中一战功成,三苏转眼间名扬天下。正在他们春风得意之时,苏轼遭遇到了人生的第一次打击——他的母亲,在父子三人赶考时去世,死时还不知道他们高中的喜讯。
 
三苏听到噩耗,哀痛欲绝,立刻辞掉了朝廷的任命,回乡安葬妻子和母亲。守孝三年后,苏家父子安顿好家人的坟茔,回到了京城。
 
按照当时的政府流程,考中进士并不代表马上就有官做,而是要作为预备干部等待朝廷有空余岗位后的任命。作为曾经推辞朝廷任命的新进士,更是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入职。不过对于真正的人才如苏家兄弟而言,他们可以尝试一条更具有挑战性的道路——制策考试。
 
这是朝廷为选拔杰出人才而专门开辟的一条通道。不仅要有朝廷重臣的推荐,还必须得有真才实学,由皇帝亲自出题进行考试。欧阳修推荐了苏家兄弟后,宋仁宗便出题要求他们针对朝政进行批评指正。苏轼苏辙两人连写了数十篇策论交上去,经过皇帝和司马光等人评判后双双通过,其中苏轼更是被评为第三等。仁宗为此高兴地向皇后炫耀:“今天为儿孙们选了两名宰相!”
 
制策有多么难考?宋代考中的进士有数万名,但通过制策考试的只有寥寥数十人。制策考试成绩分为五等,其中一等、二等是留给传说中的圣人的,根本就是个摆设,不会授予。苏轼得到的是理论上能考到的最好成绩,有宋一代,考到第三等的只有他一人而已。
 
通过制策考试后,苏轼、苏辙很快就被朝廷启用,分别去不同地方为官。虽然分散,但兄弟二人一直保持着诗文往来,磨练自己的文笔,寄托自己的思念。离愁是最能诞生诗句的感情,从不曾和弟弟如此长久分离的苏轼,不由得提笔写下了他第一首算得上不朽的名作: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从这首诗中,苏轼的绝世才情可见一斑。他的诗句行云流水、任意潇洒,完全没有矫揉造作的感觉,恰好像飞鸿在雪地上留下的爪印,随意自然但又不可复制、不可替代。
 
   这种风格也许正是他的性格所导致的。苏轼是一个天生乐观,尤其能够随遇而安的人。在他的眼中,世界上没有坏人,都是值得结交的好友。世界上也没什么难事,多艰苦的事情也可以去笑着对待。他的心中没有挂碍、没有疑难、没有犹豫,始终都有一条光明大道能让他尽情疾驰。在这种心态下写出的文字,自会带有浩然坦荡的美丽。
 
    这句诗也像一句谶语。他的一生,正是如同飞鸿一样,四处纷飞,无枝可依。上天注定要用崎岖的人生来磨练他,逼他写出这世上最好的文字。苏轼做官数年后,他深爱的妻子王弗因病去世,这对恩爱缠绵的少年夫妻,早早地就被生死分割。没过几个月,父亲苏洵也去世了。苏轼再次辞去官职,陪伴着父亲和妻子的灵柩返回故乡,将他们安葬在母亲的坟墓旁边,一个美丽的小山坡上。守孝的时候,苏轼没有写诗,而是在山坡上栽满了松树。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语出宋代..
 
  《水调歌头 快哉亭作》的最后一句,苏轼的词
 
水调歌头 
 
快哉亭作 
 
苏轼 
 
 
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句子对仗很工整,联系起全文来很美。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出处】
 
宋·苏轼·《水调歌头》
 
【原作】[提供]
 
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杳杳没孤鸿。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
 
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名句赏析】
 
“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这两句名言是苏轼内心的感慨!浩然正气、快哉清风,都是气也,寓于寻常之中,而塞孚天地之间,只要胸中有了“浩然”之气,就能无往而不适、无往而不快,就能真正领略江川之胜,“快哉”之风。这两句大笔淋漓,把诗人在快哉亭的登临之感、览物之情,推向了高潮,表现了苏轼“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伤感爱情;旷达、磊落的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