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人总是在狭小的领域里运动,他们思考的范围有狭小,以至于你叫能预期同样的谈话题词和重复了一篇又一篇的故事,就这样周而复始,没什么变化。如果你有一个特别喜欢的话题,你肯定会不知不觉地采用这个习惯。没有比这样的谈话更无聊,更讨厌的了。同样的一场谈话在你面前说过,同恭维被重复,同样的玩笑被引入。

  有些人特意重复同样的话题,他们认为这些话题会令你喜欢。他们通过变那些他们认为会令你愉悦的话题来奉承你,就好像他们邀请你进餐,然后往你的盘子里放一些奇怪的食物,虽然他们自己和其他的伙伴不喜欢这些食物,但却假设你喜欢。(所以与人交流时,如果想和找到合适话题不是只赞美就够了,重要的是发自内心)这比侮辱你还糟糕,因为面对傲慢无礼的侮辱,你可能已经没有了怨恨和不满。例如,如果一个人从宗教的角度出发,以为我是一个加尔文教徒。于是,每次遇见我他都会极力赞美约翰加尔文,或者称赞清教徒。当我得知他从心底里其实看不起这两类人时,我决不会因他随这些痛苦取悦我而向他表示感谢。如果他诚恳地渴望得到有关我的喜欢好的信息,或其他我所喜欢的话题,那么,通过给我机会谈论我所知道的事情,就是他为我做了一件好事。但是,如果一个话题被牵扯进来,不停地重复,那么没有什么丝毫 更让人恶心的了。有些人在这方面放纵自己,那么对他们的谴责是严厉的,但也是公平的。(话说三遍比水还谈,好听的话也不能经常说,会让人厌烦)有一个人总以为他的朋友特别喜欢谈论《圣经》中的人物,于是利用一切机会将话题转到这个方面。对于其中的一些种情,迎合说:“我敢肯定,这个力士参孙加的力量之大,可以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来形容,”在另一种情况下,他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你自己就是那个比力士参孙还强壮的人。“”怎么会是那上样子呢?“,“哇!你居然拉头拽肩地把他拉了进来!“

  谈话是精神的盛宴。你不必期望在某个角落有一张专门为你摆放的小桌,你将和大家一起围坐桌旁,享受这美好的宴席。令你不快的盛情款待同样会令其他人感觉不愉快;一定要小心地避免粗鄙地做法,因为它总是给人带来痛苦。

  当介绍自己成为一个话题时,应该尽量少使用语言。我们总是处于这样的危险之中,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危险的可能性也在增长。“对于一个人来说,谈论自己是一个又难又不好讲的话题,”考利说:“这会讼说话者的内心受到煎熬,不知是否应该说些贬低自己的话语。对于听者的耳朵也是一个考验,因为他不得不听那些自我褒奖的言辞。“如果你周围的环境使你不得不向他人寻求帮助,那么,介绍你自己为得尤为危险。如果一个乞丐想要的东西是现实的,可知的,那么他会得到宽慰和解脱。但是,如果他费尽心思暴露自己的伤疤,那些本来想与他交友的人会带着厌恶转身离去。所以,介绍你自己,介绍你的朋友,你的所作所为时,应尽量少说话。因为如果你说得过多,就有可能被认为是要得到钦佩或怜悯。优秀的作家总的读者不要过多地变论自己人,除非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取得了重大的成就。这个经验并不是绝对安全的。在他看来,到底谁才是那个成就不够多而不能将自己作业谈话主题的人呢?

  作者所谈的沟通是要很小心的,因为会产生的后果不知道会影响到什么事或大或小,所以我们可以学到的就是要管好自己的嘴,没有用对人没有好处的话不要说。还有就是不要去谈论自己,不管是自己的过去有多么悲惨或者是多么辉煌,如果不是有特殊想法想要达到一定目的不要去说自己人太多。那样没有好处,当然在有人想要和你沟通了解时,也是可以说的,但不要全盘拖出,要注意保留,因为你的经验并不是安全的,你说出来的信息或许被别人所利用,都是有可能的。那么沟通的技巧是什么?一句话管好自己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