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管理的下属公司有一位总经理,公司经营百废待兴,举止失措,不知从何处下手;公司上下关系也比较紧张;异地工作,急需关怀的老小都在千里之外,自己在工作上、生活上也少有顾及,很辛苦。身体上的辛劳是可以言状的,精神上的疲惫则是说不清的。他在位接近两年,工作没有起色,员工有大堆意见,平级也没有说好的,上级也少有欣赏的。孤家寡人的滋味品尝起来很是苦涩。
  我们两个进行了坦率交流。他左思右想,不知问题在什么地方;我告诉他,问题在于他很难与周围的人沟通,有些上下左右的摩擦,是可以通过沟通避免的。他申言,也想跟人沟通,但是别人不愿意;其实,起决定作用的是内因,就看有没有与人沟通的愿力。他承认他不太会说话,想到的说不出来;其实,沟通不是个说话技巧问题,而是首先要跳出自我的框框,成为一个社会人,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要搞清楚你要与之沟通的人想些什么、关心什么。他表示,平时琢磨人少了,在这方面没动心思;其实,关心他人这是一个人基本素质的体现,心中没有别人,怎么去琢磨对方心里想什么!他申明,他这个外地人心底里绝对没有看不起谁;其实,心里没有跟看得起看不起没关系,有时自卑与漠视他人的需要有更多的关联。他惊讶,很少流露自卑的情绪,怎么为我洞见;其实,经理人更应该注重开发自我、思考自我,借此来观察世界。沟通问题说到底是一个做人的问题。这个总经理最后有所醒悟,可惜醒悟晚了。他已届不惑之年,一些做人的原则已基本定型了,市场给一个公司和一个经理的机会是有限的。他同意我不让他当总经理的提议,确实,骨子里的自卑防碍了很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