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姓王名诩[xǔ],又名王禅,号玄微子,生于春秋之末 ,成于战国之初,卫国朝歌人。常入云梦山采药修道。因隐居周阳城清溪之鬼谷,(鬼谷位于河南省淇县淇谷云梦山,在古时的卫国,即今天的河南淇县附近,)故自称鬼谷先生。“王禅老祖”是后人对鬼谷子的称呼,是先秦诸子之一。鬼谷子为纵横家之鼻祖,曾任楚国宰相,后归隐卫国授徒,苏秦与张仪为其最杰出的两个弟子。鬼谷子:生卒不[转载]《鬼谷子(王诩)37句名言》详,据他的徒弟苏秦(前337-前284)与张仪(?-前309)的年龄推测应在庄子之后或者同时代。
 
     另有孙膑(?-前316年)与庞涓(?-前342)亦为其弟子之说,由于估计鬼谷子与孙膑、庞涓差不多是同龄人,所以他们之间只能是切磋技艺和相互交流。顶多鬼谷子是他们的师哥,鬼谷子年长于孙膑、庞涓不会超过20岁。大约在4-20年之间。
 
     鬼谷子通天彻地,兼顾数家学问,人不能及。一是神学:日星象纬,占卜八卦,预算世故,十分精确;二是兵学,六韬三略,变化无穷,布阵行军,鬼神莫测;三是游学,广记多闻,明理审势,出口成章,万人难当;四是出世学,修身养性,祛病延寿,学究精深。
 
     对那些外表亲善而内心疏远的要从内心入手进行游说;
     对那些内心亲善而外表疏远的要从表面入手进行游说。
     故外亲而内疏者说内,
     内亲而外疏者说外。 (《鬼谷子》谋篇第十)
 
     要根据对方的疑问所在来改变自己游说的内容;
     要根据对方的表现来判断游说是否得法;
     要根据对方的言辞来归纳出游说的要点;
     要根据情势的变化适时说服对方;
     要根据对方可能造成的危害来权衡利弊;
     要根据对方可能造成的祸患来设法防范。
     因其疑以变之,
     因其见以然,
     因其说以要之,
     因其势以成之,
     因其恶以权之,
     因其患以斥之。   (《鬼谷子》谋篇第十)
 
     揣摩之后加以威胁;         摩而恐之;
     抬高之后加以策动;         高而动之;
     削弱之后加以扶正;         微而证之;
     符验之后加以响应;         符而应之;
     拥堵之后加以阻塞;         拥而塞之;
     搅乱之后加以迷惑。         乱而惑之。
     ——这就叫做“计谋”。      ——是谓计谋。 (《鬼谷子》谋篇第十)
 
     计谋的运用,               计谋之用,
     公开不如保密,             公不如私,
     保密不如结党,             私不如结;       
     结成的党内是没有裂痕的。   结而无隙者也。 (同上)
 
     正规策略不如奇策,奇策实行起来可以无往不胜。
     所以向人君进行游说时,必须与他谈论奇策;
     向人臣进行游说时,必须与他谈论私情。                
     正不如奇,奇流而不止者也。
     故说人主者,必与之言奇;
     说人臣者,必与之言私。   (同上) 
 
     虽然是自己人,却说有利于外人的话,就要被疏远。
     如果是外人,却知道内情太多,就要有危险。
     不要拿别人不想要的东西,来强迫人家接受,
     不要拿别人不了解的事去说教别人。
     其身内、其言外者疏;
     其身外、其言深者危。
     无以人之所不欲,而强之于人;
     无以人之所不知,而教之于人。 (同上) 
 
     如果对方有某种嗜好,就要仿效以迎合他的兴趣;
     如果对方厌恶什么,就要加以避讳以免引起反感。
     所以要进行隐密谋划而公开的进行获取。
     人之有好也,学而顺之;
     人之有恶也,避而讳之,
     故阴道而阳取之也。   (同上)
 
     想要除掉的人,就放纵他,任其胡为,待其留下把柄时就乘机一举除掉他。
     故去之者从之,从之者乘之。  (同上)
 
     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既不喜形于色也不怒目相待的人,是感情深沉的人,可以托之以机密大事。
     貌者不美,又不恶,故至情托焉。 (同上)
 
     对于了解透彻的人,可以重用;对那些还没了解透彻的人,有智慧的人是不会重用他们的。
     可知者,可用也;不可知者,谋者所不用也(同上) 
 
     所以说,从事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掌握人,绝对不要被人家控制。
     控制人的人是掌握大权的统治者;被人家控制的人,是唯命是从的被统治者。
     故曰:“事贵制人,而不贵见制于人。”
     制人者握权也,见制于人者制命也。 (同上) 
 
     所以圣人运用谋略的原则是隐而不露,
     而愚人运用谋略的原则是大肆张扬。
     有智慧的人成事容易,没有智慧的人成事困难。
     故圣人之道阴,愚人之道阳。
     智者事易,而不智者事难。 (同上)
 
     一旦国家灭亡了就很难复兴;一旦国家骚乱了,就很难安定,所以无为才是最大的智慧。智慧是用在众人所不知道的地方,用在众人所看不见的地方。
     亡不可以为存,而危不可以为安,然而无为而贵智矣;智用于众人之所不能知,用于众人之所不能见。(同上)
 
     在施展智谋和才干之后:
     如果证明是可行的,就要选择相应的时机来实行,这是为自己;如果发现是不可行的,也要选择相应的时机来实行,这是为别人。
     既用见可,择事而为之,所以自为也;
     见不可,择事而为之,所以为人也。 (同上) 
 
     古代的先王所推行的大道是属于“阴”的,古语说:“天地的造化在于高与深,圣人的治道在于隐与匿,并不是仅讲求仁慈、义理、忠诚、信守,不过是在维护不偏不倚的正道而已。”
     先王之道阴,言有之曰:
     “天地之化,在高与深;
     圣人之道,在隐与匿。
     非独忠、信、仁、义也,中正而已矣。” (同上) 
 
     凡是感情相同而又互相亲密的人,大家都可成功;
     凡是欲望相同而关系疏远的,事后只能有部分人得利;
     凡是恶习相同而关系又密切的,必然一同受害;
     凡是恶习相同而关系疏远的,一定是部分人先受到损害。
     同情而俱相亲者,其俱成者也。
     同欲而相疏者, 其偏成者也;
     同恶而相亲者, 其俱害者也;
     同恶而相疏者, 其偏害者也。(同上)
 
     如果能互相带来利益,就要密切关系,
     如果相互牵连地造成损害,就要疏远关系。
     这都是有定数的事情,也是所以要考察异同的原因,
     凡是这类事情都是一样的道理。
     故相益则亲,相损则疏,其数行也;
     此所以察同异之分,其类一也。(同上) 
 
     事情的突变都由于事物自身的渐变引起的,而事物又生于谋略,谋略生于计划,计划生于议论,议论生于游说,游说生于进取,进取生于退却,退却生于落后的制度和失策的
 
控制,事物由此得以控制。
     变生事,事生谋、谋生计、计生议、议生说、
     说生进、进生退、退生制,因以制于事。(同上)
 
     那些仁人君子必然轻视财货,所以不能用金钱来诱惑他们,反而可以让他们捐出资财;
     勇敢的壮士自然会轻视危难,所以不能用祸患来恐吓他们,反而可以让他们镇守危地;
     一个有智慧的人,通达礼教,明于事理,不可假装诚信去欺骗他们,反而可以给他们讲清事理,让他们建功立业。
     这就是所谓仁人、勇士、智者的“三才”。
     夫仁人轻货,不可诱以利,可使出费;
     勇士轻难,不可惧以患,可使据危;
     智者达于数、明于理,不可欺以诚,
     可示以道理,可使立功;是三才也。   (同上) 
 
     愚蠢的人容易被蒙蔽,
     不肖之徒容易被恐吓,
     贪婪的人容易被引诱,
     所有这些都要根据具体情况作出判断。
     所以强大是由微弱积累而成;
     直壮是由弯曲积累而成;
     有余是由于不足积累而成。
     这就是因为“道数”得到了实行。
     故愚者易蔽也,
     不肖者易惧也,
     贪者易诱也,
     是因事而裁之。
     故为强者,积于弱也;
     为直者,积于曲;
     有余者,积于不足也;此其道术行也。(同上) 
 
     圣人所以能完成大业,主要有五个途径:
     有用阳道来感化的;
     有用阴道来惩治的;
     有用信义来教化的;
     有用爱心来庇护的;
     有用廉洁来净化的。 
     行阳道则努力守常如一,
     行阴道则努力掌握事物对立的两面。
     要在平时和关键时刻巧妙地运用这四方面,小心谨慎行事。
     圣人所以能成其事者有五:
     有以阳德之者,
     有以阴贼之者,
     有以信诚之者,
     有以蔽匿之者,
     有以平素之者。
     阳励于一言,
     阴励于二言,
     平素枢机以用四者,微而施之。(《鬼谷子》决篇第十一) 
 
     君子安祥、从容、正派、沉静,既会顺又能节制,愿意给予并与世无争,这样就可以心平气和地面对天下纷争。此倡导善守其位。 
     安、徐、正、静,其柔节先定。
     善予而不争,虚心平意,以待倾。右主位。 (《鬼谷子》符言第十二)
 
 
     目贵明,耳贵聪,心贵智。
     以天下之目视者,则无不见;
     以天下之耳听者,则无不闻;
     以天下之心虑者,则无不知。
     辐辏(cou )并进,则明不可塞。右主明。(《鬼谷子》符言第十二)
 
     眼睛最重要的是明亮;
     耳朵最重要的是聪灵;
     心灵最重要的是智慧。
     君子如用全天下的眼睛去观看,就不会有什么看不见的;如用全天下的耳朵去听,就不会有什么听不到的;如用全天下的心去思考,就不会有什么不知道的。如果全天下的人
 
都能像车辐条集辏于毂上一样,齐心协力,就可明察一切,无可阻塞。此倡导明察。
 
     听之术曰:“勿望而许之,勿望而拒之。”
     许之则防守,拒之则闭塞。
     高山仰之可极,深渊度之可测。
     神明之位术,正静其莫之极欤!右主听。 (同上)
 
     听取情况方法是:不要远远看见了就答应,
     不要远远看见了就拒绝。
     如果能听信人言,就使自己多了一层保护,
     如果拒绝别人进言就使自己受到了封闭。
     高山仰望可看到顶,深渊计量可测到底,
     而神明的心境既正派又深沉,是无法测到底的。此倡导虚心纳谏。
 
     用赏贵信,用刑贵必。刑赏信必,验于耳目之所见闻。
     其所不见闻者,莫不暗化矣。诚畅于天下神明,
     而况奸者干君?右主赏。 (《鬼谷子》符言第十二)
 
     给以奖赏重于守信用,利用刑罚贵在坚决。处罚与赏赐得正确,可应验于臣民所见所闻之事。这对于没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人也有潜移默化作用。君子诚信如能畅行天下,
 
天下尽享神明保护,更惧何奸邪之人前来干犯君主?此讲赏罚要略。 
     一曰天之,二曰地之,三曰人之。
     四方、上下、左右、前后,荧惑之处安在?
     右主问。          (同上)
 
     天、地、人合一,且相顺,四方、上下、左右、前后天下迷惑不清的地方在哪里?确实没有!此讲谦虚资讯。 
     心为九窍之治,君为五官之长。
     为善者君与之赏,为非者君与之罚。
     君因其所以来,因而与之,则不劳。
     圣人用之,故能掌之。
     因之循理,固能久长。右主因。   (同上)
 
     心是众窍统治者,君是众官首长。做善事臣民受首领赏赐,做恶事臣民受首领惩罚。首领据属下资质任用,权衡业绩实情况进行赏赐,这样才不会劳民伤财。高尚的圣人利用
 
臣民,能完美掌控。因循天理,方长治久安。此倡导因循天理。 
     人主不可不周;人主不周,则群臣生乱。
     寂乎其无常也,内外不通,安知所开?
     开闭不善,不见原也。右主周。 (《鬼谷子》符言第十二)
 
     作为人主必须以广泛了解外界事物而行事,如不通世间人情道理,那么官属就易生乱。世间鸦雀无声是非常不正常的事情,内外没有交往,怎么能知道世界的变化。方针、策
 
略张弛得不适当,就无法体现事物原貌。此倡导周全事理。 
     一曰长目,二曰飞耳,三曰树明。
     千里之外,隐微之中,是谓“洞”。
     天下奸,莫不暗变更。右主参。  (同上)
 
     修明之下,第一“长目”,第二“飞耳”,第三“树明”均很重要。在一千里之外,这能轻易地观察到隐微中的变化,并且对外界一切了如指掌,如同洞天。为此,天下奸邪
 
在忌惮之中,没有不悄悄地进行变化的。此倡导洞察奸邪。 
     循名而为,按实而定,
     名实相生,反相为情。
     名实当则治,不当则乱。
     实生于德、
     德生于理,
     理生于智,
     智生于当。右主名。  (《鬼谷子》符言第十二)
 
     依照真实名分去考察实际,根据实际来确定真实名分。
     名分与实际互为产生的条件,反过来又互相表现。
     名分与实际相符就能得以治理,不相符则易产生混乱。
     实际产生于德行,
     德行产生于理性,
     理性产生于智慧,
     智慧产生于妥当。此倡导名实相符。 
     说者,  说之也;说之者,资之也。
     饰言者,假之也;假之者,益损也。
     应对者,利辞也;利辞者,轻论也。
     成义者,明之也;明之者,符验也。
     难言者,却论也;却论者,钓几也。   (《鬼谷子》转丸第十三)
 
     游说作用就是力求以理服人;目的是全靠自己言辞资助他人。
     言辞借修饰方达游说者目的,说者要借饰词讲清事情利弊损益。
     应答必用犀利谨慎的外交辞令,严谨凌厉的辞令必对答如流。
     立意辞令庄重坦率朗朗上口,言之凿凿的辞令必是策出有因。
     强势提出难为对方的反面言论,意图套取对方机密揭示漏洞。
     佞言者,谄而于忠;谀言者,博而于智;
     平言者,决而于勇;戚言者,权而于言;
     静言者,反而于胜。先意承欲者,谄也;
     繁称文辞者,博也;策选进谋者,权也。
     纵舍不疑者,决也;先分不足而窒非者,反也。 (《鬼谷子》转丸第十三)
 
     以花言巧语谄媚的奸佞之人,往往能以忠良勤勉掩饰。
     以阿谀奉承之人为生计之人,必以机智果决博得重彩。
     以平淡词汇讲出高深道理者,能以大智大勇抉择生机。
     以忧伤的话语劝解他人的人,能以善念权衡言行信果。
     以平心静气冷静思考的说者,反而能曲胜于从长计议。
     以对方欲望先可实现承诺人,就是货真价实的谄媚者。
     以巧言美语反反复复奉承者,吹天花烂坠亦无济于事。
     以他人喜好而进献计谋的人,必玩弄权术至人于死地。
     选何放纵选何舍弃毫不怀疑,决心从不动摇取于志向。
     从天地人三才看先天之不足,无情责难缺陷弥补过失,
     必应大彻大悟深刻反思。
 
     故曰“辞言五,曰病、曰恐、曰忧、曰怒、曰喜。”
     病者,感衰气而不神也;恐者,肠绝而无主也;
     忧者,闭塞而不泄也;  怒者,妄动而不治也;
     喜者,宣散而无要也。利则行之   (同上)
     针对被游说对象讲,辞令讲有五种,即病、怨、忧、怒、喜。
     病,是指底气不足,没有精神;恐,是肠欲断,没有主意;
     忧,是指闭塞压抑,无法渲泄;怒,是指狂燥妄动,不能自制;
     喜,是指任意发挥,没有重点。游说时利于劝说根治便进行劝说。
 
     故与智者言,依于博;与博者言;依于辨,
     与辨者言,依于要;与贵者言,依于势;
     与富者言,依于豪;与贫者言,依于利;
     与贱者言,依于谦;与勇者言,依于敢;
     与愚者言,依于锐。此其术也,而人常反之。 (同上)
 
     因此游说置辩时,
     与聪明的人谈话,就要依靠广博的知识;
     与知识广博的人谈话,就要依靠善于雄辩;
     与善辩的人谈话要依靠简明扼要;
     与地位显赫的人谈话,就要依靠宏大的气势;
     与富有的人谈话,就要依靠高屋建瓴;
     与贫穷的人谈话,就要以利益相诱惑;
     与卑贱的人谈话,要依靠谦敬;
     与勇猛的人谈话,要依靠果敢;
     与愚昧的人谈话,要依靠敏锐。
     这些是游说方法简约概略,而人们作为常反其道行之。
 
     古之善用天下者,必量天下之权,而揣诸侯之情。
     量权不审,不知强弱轻重之称;
     揣情不审,不知隐匿变化之动静。
     何谓量权?曰:“度于大小,谋于众寡。
     称货财有无之数,料人民多少、饶乏,有余不足几何?
     辨地形之险易孰利、孰害?谋虑孰长、孰短?
     君臣之亲疏,孰贤、孰不肖?与宾客之知睿孰少、孰多?
     观天时之祸福孰吉、孰凶?诸侯之亲孰用、孰不用?
     百姓之心去就变化,孰安、孰危?孰好、孰憎?
     反侧孰便、孰知?” (反叛之情在哪潜伏、易发生,哪些民众知内情?)(《鬼谷子》权篇第九)
 
     揣情者,必以其甚喜之时,往而极其欲也,其有欲也,不能隐其情;必以其甚惧之时,往而极其恶也,其有恶也,不能隐其情,情欲必知其变。感动而不知其变者,乃且错其
 
人勿与语,而更问所亲,知其所安。 (《鬼谷子》揣篇第七)
     所谓揣情,就是本国外交使节必须在对方诸侯国国君最高兴的时候去拜访,激励他兴致大发;或在对方国君最恐惧时去拜访,助长他恐惧心理,使不能隐真情。对那已受感动
 
,仍无异常的人,要停止游说,而向他所亲近的人了解内情,这样就知道他真实底牌了。
 
     古之善背向者,乃协四海、包诸侯,
     忤合天地而化转之,然后以之求合。(抵触逆向与和合相转化,后求天下大同)
     故伊尹五就汤、五就桀,而不能有所明,然后合于汤。
     吕尚三就文王、三入殷朝,而不能有所明,然后合于文王。
     此知天命之钳,故归之不疑也。 (天命制约)
     非至圣人达奥,不能御世。(《鬼谷子》忤合第六)(圣人之道逆与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