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是侦察征候的意思。见涧,是发现缝隙

伺候,是侦察征候的意思。见涧,是发现缝隙。既侦察到事物变化的征兆,又发现了事物各相关方面的缝隙,这时就可以用抵巇的方法来钳制或控制事物发展。我们现代人都追求成功。须知所谓成功,是历史运会、人际运会和个人才能共同作用的结果。一个人光靠有某方面的才干还不行,还需要正当其时,需要一群可以相互配合的人,这时个人的才干才能够发挥出作用来。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时运”。时运来了,你做什么都能顺顺当当,时运不到,再费力气也是难以成功的。把握时运,就需要“伺候见涧”的工夫。《易经》上说:“时行则行,时止则止,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曾国藩是有清一代挽狂澜于即倒的人物之一。在毛泽东晚年,曾评价曾国藩是“地主阶级最厉害的人物”。事实上,曾国藩作为一名汉臣,时时受到满清皇帝的猜忌。
咸丰四年(1854年)曾国藩率湘军攻破武汉时,咸丰帝大为高兴,对群臣说:“想不到曾国藩一个书生,还能建立此功大勋。”
汉军机祁俊藻献媚道“曾国藩一个在乡侍郎,只是一个独夫,一个独夫在乡里居然一呼而从者万人,恐不是国家的福份。”咸丰帝被他提醒,脸色突变。从此不敢给曾国藩实权,因此,曾国藩带湘军,只能用兵部侍郎的虚衔,并无地方行政权,管不了州县官,各省的督抚都比他官大,常常窘谑他,使他难堪。

伺候,是侦察征候的意思。见涧,是发现缝隙。

无权则难以筹钱粮,无钱粮则难以征兵丁,曾国藩深入考虑了这个问题,无权是难以办成大事的,他当时已看到清朝的八旗兵已经腐化,难以与太平军对抗,惟有他的湘军可以与太平军相匹敌,因此,朝廷离不开他。但怎样让咸丰帝认识到这一点呢?公开要权是绝对不行的。
曾国藩父亲之死,给他带来机会。咸丰七年(1857 年)春,曾国藩父亲辞世,他立即带了国华、国荃奔丧回籍,以示激流勇退。
曾国藩自信是有实力的。咸丰八年(1858年)太平军攻浙江,东南告急,浙江是清政府的经济命脉所在。清政府十分恐慌,清军连吃败仗的时候,咸丰帝终于认识到离开曾国藩不行。咸丰帝再次赏给曾国藩一顶兵部侍郎的空衔,命他火速奔赴前线,这道上谕在咸丰八年(1858 年)六月初三到达曾国藩老家荷叶塘,曾国藩心中一热,初七日就整装离开了荷叶塘。虽然仍是兵部侍郎的空衔,曾国藩明白,不久皇帝就会授他实权,只需耐心等待一下。到咸丰十年(1860 年)八月,清廷果然命曾国藩署两江总督加兵部尚书衔,从此,曾国藩有了地方行政权。

曾国藩书法止于至善

这实际上是曾国藩动静结合,以退为进的策略。一个人善于抓住时机,见机而进,固然是英雄本色,但激流勇退,能见好就收,适可而止,也是智者之举。那些得道之人,总是能把握好进退的时机,并掌握好进退之度,做到当动则动,当静则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