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903年亨利詹姆斯在他的小说《大使们》中提出了他的忠告:

“践履躬行你力所能及的一切,如果不这样,则是一个错误。只要你充满生机活力,那你干什么并不十分重要。如果你没有生命活力,那你会拥有什么呢?……毫无疑问,如果一个人失去了生命活力,那他就失去了一切……好时光便是一个人依然幸福地拥有生命活力的时候。”

我们再来听一听托尔斯泰笔下的伊凡艾利在等待伟大的平均主义者时,他沉思过去自己为了适应旧体制儿完全任由他人摆布,以至于不能过独立自主的生活儿发出的感慨:

“即使我的整个人生充满了错误又怎么样呢?”他突然意识到,过去似乎完全不可能的事——也就是说,他没有过他应该过的那种生活——竟然是一种实实在在的东西。他突然感觉到,他过去很少注意的那种冲动,那种他立即予以抑制的冲动,也是一种实实在在的事情,而其他的一切都不过是幻觉。他的所有职责,他的整个生命活动,他对家庭的整个安排,他对社会的关心,他对仕途的追逐,一切的一切都是梦幻一场。他本想捍卫自己的一切事情,然而,他突然意识到他所捍卫的那些事情经不起推敲,他发现居然没有可捍卫的事情。

下次如果碰到你在犹豫是否要去做去把握自己的时候,你问自己一句“我还能活多久”有了这样的一个永恒的视角,你现在便可以独自做出选择,摆脱掉影响你选择的担忧、恐惧和你是否有能力承担的问题,对那些不去考虑生命有限的长生不老的人,你将不再有负疚感。

总之,生活就是你的生活,做你想做的事吧。

但是想要改变一个习惯并不简单,你是不是还记得自己初次学习一个技能的时候呢?回想一下你学习手动换挡汽车的情形吧,让你手忙脚乱。汽车驾驶室下面有三个踏板,但你只有两只脚。你意识到这个工作的复杂性,你会把离合踩的很慢,然而把换挡把拉倒了很快的位置,你松开离合器时,你的油门则没有猜到离合器所允许的那种速度,你的右脚踩了刹车,而你的离合器却没有关掉,因此汽车颠簸不已。

学习一项新技能的过程所发出的无数信号都表明,你一直在思考,你一直在动脑筋。我该怎么办。先有这种意识,,然后便是千次,万次的不断尝试、失败、在努力,最后,你钻进你的汽车娴熟的驾驶它的那一天便会到来。你便不会再使汽车颠簸、抛锚,你便不需要再想如何驾驶汽车,驾驶汽车成为你的一项技能,自然反应。你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呢?正因为改变你的旧思考方式行为习惯极其不容易,需要在当前反复地思考提醒和训练。

你现在生活中的每个反应和技能都是后天学习来的。一种思想都要经过许多次的重复思考才能成为一种条件反射,一种技能。如果你对你的思想和行为仅仅是尝试一次,然后便以第一次的失败作为你放弃这种思想的理由,那么,你的思想和行为就不会变成你新的条件反射的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