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上海大众交通公司的管理人员集体接受了一次“管理资质模型测试”,其中有一项专门是测试他们是否具有足够的冒险精神、决断力和胆略的。在这个测试所设计的模拟工作会议中,面对新的业务方案,在内部有阻力,外部有风险的情况下,每个被测试者都表现出了迥然不同的反映。有的力排众议,坚持认为应该大胆变革;也有的截然相反,激烈反对在市场风险存在的情况下贸然行事。
  负责这次测试的上海市人才有限公司测评事业部负责人李峰博士介绍说,已经有不少企业对管理人员进行过类似测试,主要是一些刚建立的公司、处在发展阶段的公司等。因为这些公司发现,对于一个正在迅速成长的公司来说,决策者的胆略极为重要,在变幻莫测的市场风云中“当断则断”“该出手时就出手”的决断力和胆略,成为这些公司上升时期管理者的一项必备素质。
继智商情商后“胆商”成第三大“商”
  对于这种勇气、胆略和决断力,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执行院长刘吉将其总结概括为一个新的概念:“胆商”。顾名思义,“胆商”就是和“智商”“情商”相类似的第三种“商”,它反映的是一个人的胆量、胆略,临危不乱、破釜沉舟、力排众议、“该出手时就出手”都是对“胆商”的绝好注释。
  刘吉笑称:“之所以提出这个概念,是因为我发现许多上海企业家的‘胆商’不高,他们很聪明,也很敬业,但是魄力不够,所以很难取得大的成就。东北人的‘胆商’就普遍较高,所以,我们在考虑今后扩大招收外地的MAB,让上海人的聪明、敬业和外地人的胆量魄力优化组合。”
  他认为,胆商对于企业家来说尤为重要,因为一般来说,回报率越高的投入风险也就越大,所以也就越需要胆识和决断力。

“硅谷”五要素四条靠“胆商”
  刘吉表示,说到“胆商”就不能不提到大名鼎鼎的“硅谷”;而“硅谷”之所以成为今日“硅谷”,也不能不提到“胆商”。刘吉表示,“硅谷”成功的经验主要有五条,其中四条都是与“胆商”密不可分的。
  其一是有一批敢冒险的发明家,敢于把时间、精力花费在前景不明的一个科研项目上。刘吉认为,现在的中国不缺少冒险家,也不缺少发明家,缺少的恰恰是敢于冒险的发明家。“有胆量的都不是在正规的学校教育下培养起来的;而真正经过这种系统教育的发明家都是‘小绵羊’。”
  其二是要有一批风险投资家,敢于把大量的资金投入前景不明的新兴产业。所谓风险投资,就不可能保赚不赔,据统计,一般来说,这里的风险投资大约只有3-5%的成功率,所以这就需要有一批有冒险精神的资本。毫无疑问,这一点也离不开风险投资家的“胆商”。
  其三是要有股市的支撑,这就需要更多的有冒险精神的股民。 (www.xuexiai.com 学习爱)
  其四是要有有创新能力的企业家,运作高新科技的企业。因为这些企业都是全新的,产业也是全新的,这同样就要求这些企业家具有足够的“胆商”。
  第五条是要有一个周边地区有优秀大学的良好环境。只有这一条与“胆商”关系不大。
上海人“胆商”低?
  刘吉表示,他提出“胆商”的最初原因是因为发现学员中的上海学生“胆商”普遍偏低,上海人是否真的缺乏魄力、勇气不足?
  做房地产生意的沙荣海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是上海人,但我还是要承认这种说法,多数上海人确实胆量不够大。”
  在沙荣海记忆中,自己有生以来做过的最有胆量的事情是在24岁时毅然离开了世界房地产咨询业最大的公司:仲量联行,当时,他已经做到这家公司的助理经理,有着一份稳定的收入与比较舒适的生活。但为了实现自己年少时候的“老板梦”,他决定冒险。沙荣海表示,自己周围的许多同龄人则根本不会有这种想法,“许多人觉得只要能够多挣些钱,日子过得更舒服些就可以了,不必为了什么梦想去冒险。”
  离开仲量联行后,他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公司中。3年过去,他旗下的慧豪房产如今已经在上海开出了3家分店,初具规模。现在,他又在谋划第二个“胆量行动”:转向自己从未涉足过的实体经营,投资餐饮业或者加盟某个服装品牌。“我也可以沿着以前的路继续走,继续开分店,扩大公司的经营。但我再三考虑还是决定转向我本不熟悉的行业,即使要冒很大的风险,因为房地产咨询毕竟不是实业,不能一直依仗。”
  沙荣海表示:“我算是上海人中胆量比较大的,这和我的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差有很大关系。从小我就知道,没有人能够给你任何支撑,一切都要靠自己努力。正是因为从小就习惯了没有后路,没有支柱,所以就不怕把自己的后路拿掉。但许多上海家庭的经济条件相对其他地区来说普遍不错,所以许多人从小就养成患得患失的习惯,长大也不可能有多大的魄力。”

“胆商”可以另类培养?
  刘吉表示,胆商是一个人的天赋素质,但在从小到大的成长过程中,很多人的“胆商”被“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错误教育方法压制住了,所以开发“胆商”不仅是商学院的责任,更应该是幼儿园、中小学的责任。
  对于成年人而言,怎样开发自己潜在的“胆商”呢?刘吉认为,许多现代人热爱的“勇敢者的游戏”也可以作为开发“胆商”的最好途径。蹦极、漂流、攀岩等危险系数比较高的运动,都被刘吉看作是开发“胆商”的心理锻炼方法,甚至许多年轻人爱看的“恐怖电影”,都可以利用来做开发“胆商”的有利教材。“当然了,不能只为了寻求刺激去看恐怖电影,要有意识地挑战自己的胆量,有意识地进行训练,才会有效果。”
  其次是博览群书和勤于实践,因为“艺高才能胆大”,知识渊博才会有更高的胆量、胆识。同时,也只有胆大才能艺高,如果不能大胆地反复实践,技艺又如何能够提高呢?

“胆商”不是莽撞
  当然,“胆商”并不是无知的莽撞。“胆商”是建立在一定的知识水平的基础之上的。中国的许多成语“大智大勇”“智勇双全”“斗智斗勇”等都把“智商”和“胆商”相提并论,可见两者密不可分。
  某媒体负责人曾经对“胆商”、“智商”和“情商”的关系作过如下评述:“智商反映的是一个人的智力水平、知识结构,这些是做出决断的基础;情商反映的是一个人和其他人打交道的能力,在不同环境中的应变能力,这是做出决断的前提;胆商则是在该做决断的时候敢于‘拍板’的勇气。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没有智商的胆商是莽撞;而缺乏胆商的智商则会表现为优柔寡断,前怕狼后怕虎,只会贻误大好时机。”
  我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胆量游戏莫过于“空城计”。读《三国演义》到这一段的时候,读者都忍不住要屏住呼吸,加快心跳,而千年前身临其境的诸葛亮犹能“笑容可掬”“焚香操琴”,实在令人钦叹“大智大勇”。在这里“勇”的成分恐怕是远在“智”之上的。不过,“空城计”实施的一个基础就是诸葛亮平时为人谨慎,不大冒险,这一时之勇倒恰恰反衬出诸葛亮平时之慎。
  照此分析,三国时期的诸葛亮足智多谋,智商高,却失之胆商略嫌不足;张飞胆商虽然很高,但因为智商、情商不足,所以只能成为“将才”;而刘备足智,善于收买人心,又不乏胆略,能够在关键时刻作出决断,以智商、情商、胆商三商综合指数较高而成为帅才。
“张大胆”是这样炼成的
  净资产7亿多元,年产值超过12亿元的亚龙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市人大代表张文荣一谈到“胆大”,先讲了个故事给记者听,“我从小在农村和爷爷生活在一起,一次我和别人打架被打哭了,回家爷爷就教育我‘男子汉流血不流泪,如果是你错就认了,如果是别人错就得让他向你道歉,如果他不愿意,就砸了他家的玻璃,直到他向你道歉为止。’听了爷爷的话,我鼓起勇气去找那人理论,终于把道理给扳了回来。这件事对我的意志、胆量以及公正立场的建立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张文荣二十几岁就孤身一人到上海、东北、西北等地做生意,闯劲十足,在他看来今天的大学生甚至他自己的孩子都存在一个前怕狼后怕虎的毛病,不敢放手做事情。“我这儿就有个大学生,二十五六岁了,还不敢到北京出差,他妈妈知道了也忙打电话来问‘去哪儿啊?有几个人同去啊?危不危险啊?’其实有什么危险的,北京是大城市,去谈谈业务而已。父母的这种教育方式有问题,我觉得现在的小孩子特别上海小孩子确实缺少一定的胆量。” (www.xuexiai.com 学习爱)
  在谈到生意中的重大决策时,张文荣说:“看准时机,果敢决定确实很重要,但这是建立在一定的市场分析上的,不能盲目胆大,因为其涉及的领域以前你没有接触过就止步不前而把钱存起来不投资的话,那在我看来就是缺乏胆识了,没有开拓精神,为了眼前小利而放弃可能增长的大利,不是大将作风。”

另一种声音
  当然,对于“胆商”的提出,也有业内人士提出不同见解。上海人才中介行业协会会长陆珉表示:“就我个人看,‘胆商’的提出只是一种新的提法而已,它所涉及的内容如魄力、胆量、决断力等本来就包含在了‘情商’中。‘胆商’的提出无论从本质还是内涵上来说,都不像当初相对于‘智商’而提出‘情商’那样来得纯粹和富有说服力。”
2
文商的时代已经来临,靠智商胆商的都弱爆了
  在国泰广场的上空俯瞰,解放碑变成了一颗天然心脏。国泰广场是这颗心脏的左心室,周围的建筑是右心室等心脏其他组成部分。地上是一群艺术家在进行露天展演活动,光怪陆离,把重庆装点的格外明亮。从高空俯瞰这颗心脏仿佛在跳动一样,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提出这个创想的人名叫陶炼,他是商人,是文人,也是艺术家。
  从1998年开咖啡馆到2003年进军广州做灯饰制造,再到后来在迪拜开公司......他雷厉风行,想到必定会做。
  而这一次,他在迪拜事业高峰时期回归故土,又要做怎样一件事呢?
永远的鲁祖庙
  重庆渝中鲁祖庙。破陋的小巷子里挤满了各种商铺:老火锅、花店、小学....一应俱全。以黄桷树为主的行道绿荫交织,走在下面,吸一口气就能闻到旁边院子里逸出来的淡淡花香。
  充斥着叫卖吆喝的市井气息中,“环球集市”犹如一个“世外桃源”深藏其中。
  走进“环球集市”才发现,里面景象竟别有洞天:推开大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考红苕的大石锅,旁边摆着斗笠、簸箕。石锅的左边有一个复古大长桌,红木长桌上放了一排民国的灯饰,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是收银台。
  再往里走,一个挂满渔网的破船吸引了我,上面斑斑驳驳,满是重庆码头文化的印记。破船的背后是一个装修精致的吧台,里边藏满了年代久远、各式各样的小酒。门口的卷帘上赫然写着“民国小酒”四个大字。
  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在里边逛了几乎一个小时,终于走完了这两层楼的集市:奥黛丽.赫本、蒋介石、周旋、茶壶、鼎罐、留声机、布艺花灯、复古沙发……每一个小摆件都十分讲究,细微之处都流露着80年代的气息。
  仔细一算,这里居然包含了重庆酒馆、重庆沙龙、鲁祖面府、重庆小院、民国茶馆、巴国鼎罐以及嘿烧八大分馆。来客不仅可以在这里喝酒、还可以吃面、喝茶、吃烧烤、聊天等等等等。宛然一个环球集市,让人流连忘返。
  如今科技高速发达,通过微信、电话就可以联系到世界各地的任何一个人,然而人们的距离却越来越远。大部分人的日常都是从一个小格子到另一个小格子去上班,再下班,彼此没有任何交流。而有了这么一个环球集市后,人们就可以来这里喝茶、聊天........像小时候赶集一样面对面地交流,再也不会感到孤独。
  然而,三十年前,陶炼可没有这么悠闲。
从商这件事
  1984年是改革在全国达成共识的一年,被吴晓波称为“中国公司元年”。那一年因为寻租的变压作用,各种资源被倒到体制外,国有企业获得的物资越来越紧缺。潘石屹、张瑞敏、柳传志因受机构排挤纷纷下海经商。
  三十年前的陶炼与这些大佬有着同样的境遇,报社的微薄收入远远不能支撑他的生活,每到月底都捉襟见肘。于是他和同事租下涪陵江边的一个小木屋开始了第一次创业。
  当时年轻人的消遣项目鲜有,除了看电影就是去江边游泳。陶炼的咖啡馆开在江边,其原创的冰咖啡也是炎炎夏日唯一的消暑饮料,年轻人游完泳后都爱在这里坐一坐。
  营业不到两个月,陶炼就回了本。
  然而这样小本小利的生意并不能满足陶炼实现“小康”的目标,于是他又做起了房地产。
  当时涪陵名声大噪的A公司有地没钱,B公司有钱没地,于是陶炼整合自己手中的资源做起了中介。利用B公司的钱买A公司的地,再在地上修起建筑卖给B公司。凭借自己过人的胆识和不逊的智商,陶炼从中赚得了第一桶金。
  1996年,陶炼带着自己赚来的10万块钱踏上了美国之旅。自由女神、帝国大厦、喧闹的人群和飞驰而过的跑车......这一切都让陶炼感叹美国的繁华,他暗暗发誓要在国内繁华的都市大干一场。
  回国之后,陶炼义无反顾踏上了南下的火车。广州,这个掘金之地正是陶炼所想。
  说干就干,每天高强度的工作和不间断的学习,从早上八点到晚上九点一直待在车间,然后处理琐事到十二点,第二天又接着忙......十年如一日。在他的带领下,公司98年就突破年利润千万大关。2014年更是搭上顺风车走向迪拜国际市场。如今这个公司已经成长为一个集综合地产开发、国际商业贸易投资管理的企业实体。
  实现财富自由后,陶炼却感到很空虚。这么多年,他走过180多个国家,见过无数奇珍异宝,想要的东西分分钟就可以得到。手机、微信、网络等发达的通讯可以连接到世界各地的任何一个人,然而他却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归根结蒂就是因为精神没有了寄托,“这感觉就好像我什么都有了,什么都不缺。可是仔细一想又什么都缺,我感到精神没有寄托,很孤独。”陶炼显得很伤感。
  如果人生和历史都是拔离了琐碎事物的建构,那么它们也就不属于现实世界。如果平凡的物质生活中没有文化的点缀,那么一切都显得很无趣。
  2014年,年过花甲的陶炼毅然选择回到故土。为了还原儿时老重庆的记忆,为了给自己一个精神寄托,也为了给家乡做一些贡献,陶炼开始了他的文化事业。如此,就有了环球集市。
  事实上,不止陶炼,如今很多创业者、企业家都投身文化队伍中……
关于文创
  这些“陶炼们”分布在祖国各地,甚至是海外,他们大都是从商几十年的企业家,拥有丰厚财力和足够的事件经验,做着与文化相关的事情,圆着他们心里的“文艺梦”。他们动辄拥有上亿身价,最次的也衣食无忧,却执迷于一个个看似盈利不大的文化事业。
“陶炼们”为何会如此?
  1949年新中国成立至今,国人经历了三个阶段,即由贫到富,由富到贵,由贵到雅。
  新中国成立初期,百废待兴。国民经济水平落后,这一阶段主要以实现温饱为主,那时候的个体经商户少有。计划经济体制下,人人只能吃大锅饭。
  改革开放后,我国经历了3次下海经商浪潮。1980年温州章华妹成为第一个拿到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的人,她以卖纽扣为生。个体户的出现,激活了一个封闭已久的经济体对物质的渴望,王石、柳传志、任正非、张瑞敏,中国第一代企业家亦在这时“倒腾”出第一桶金,并借助时代的机遇,成就各自非凡的事业。
  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全国掀起一股全民经商潮,其中最为典型的是“国企员工下海”。1987年现SOHO集团董事长潘石屹放弃石油部管道局“铁饭碗”,揣80元钱南下广东。冯仑原是国家体改委下属研究所的干部,后被派往海南省筹建改革发展研究所,但到达海南不久,也与潘石屹等四个同伴成立公司,做房地产买卖。
  经济体制的改变,让人们解决生存问题;而科技的发展,却改变生活方式。中国的互联网元年,在1997年开启。1997年1月,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生张朝阳创办了爱特信ITC网站,次年2月,他在中国“克隆”雅虎,推出中文网页目录搜索的软件,名叫“搜狐”。1998年,马化腾创建了QQ;1999年,马云创立了阿里巴巴。
  时间推进到2014年,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而一波新的创业浪潮也正在兴起。简单的好产品已经不能激起人们购买的欲望,人们期待的是好产品背后的好故事,甚至是引发消费者共鸣的情怀。情感消费已占据  主导市场。一个好的故事、一个好的创意往往能引发消费行为。
  商人们经历了上面三个阶段,慢慢地从靠胆商吃饭到靠情商吃饭再到靠智商吃饭,一路顺风顺水。而如今,人们开始慢慢追求精神上的满足,靠胆商、情商、智商都不能所向披靡,只有靠文化才能戳中消费者的内心,引导情感文化。如此,文商应运而生。
  时代环境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是商人心里不变的情怀。实现财富目标后,内心涌动的小情愫往往不能释怀。也许是儿时的一个梦想,也许是为了修复某种几近消失的古老记忆。他们说干就干,带着积累了数年的资产投身文化事业。(www.xuexiai.com 学习爱)
  无数个夜晚,他们夜不能寐,思考如何将记忆中古老的文化还原;无数个会议场上,他们激动地与团队讨论着创意;无数个午后,他们兴奋地把脑中所想奋笔疾书,一写就到了晚上......
  “我走了一大半辈子回来才发现,我其实早就被这座城市的江湖浸润过,我怎么洗也洗不掉了——我也不想洗。我觉得江湖太很神奇了,这种江湖就是文化的江湖。”
  采访结束时,笔者回头望了一眼环球集市里的陶炼,他正戴着老花镜在修复一个民国的灯饰,那专注的模样让人久久不能忘怀......
3
炒股者的胆商
  7月流火,股市多空博弈以多方胜出结束。积聚在沪指3500点的8月看跌期权在17日归零。8月,空方卷土重来,沪指3600点一度失守,沪指3500点的8月看跌期权再度积聚,8月21日又将血战一场,胜负依然是悬念。
  多方的底气之一是政府救市,所以要关注股市“国家队”的动向。空方则不相信政府救市的逻辑,坚信经济下滑的走势必将导致股市再次跌破沪指3500点。互联网上,空方转发许小年教授的熊市高论,多方转发我的文章《牛市或将卷土重来》。孰是孰非,任人评说!
  从理性估值的经济学逻辑看股市,中国A股在暴跌之后依然是高估的,如我所说“泡沫即财富,财富即风险”。但从行为金融学的估值理论看,投资人的“理性”只是假说,在股市楼市之中,非理性是常态,所以才有非理性繁荣。非理性繁荣的群体冲动会产生“羊群效应”,而索罗斯先生讲过,没有“羊群”就没有趋势,也就难以产生投资机会。这个道理,很像中国的一句老话:过犹不及。过犹不及是理性标准,而在现实生活中,群众运动几乎必然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从2014年7月沪指从2300点启动,到2015年6月12日沪指达5178点,时间不到一年,指数上涨了1.25倍!全部上市公司的内在价值不仅没有显著改善,其中大多数的业绩下降了。所以我认为市值的上涨绝大部分是流动性溢价+情绪性溢价。这两种溢价的背后就是中国股市的核心价值,即:信心+资金。政府的救市行动给市场注入了信心,所以在股市溃败到沪指3500点区间时,投资人凭借“救市”打赢了第一场翻身仗,让7月沪指3500点的看跌期权血本无归。如今空头再度反扑,7月27日偷袭成功,看跌期权在沪指3500点重新积聚。再战8月股市的结果将如何呢?我认为将和7月一样,沪指8月21日收盘将在沪指3500点之上,令空头再次铩羽而归!如果9月还有做空力量,那将是空头的背水一战,预告慢牛行情正式启动。
  2015年第一季度新增股票账户同比增长433%,其中80后占比62%!然而就在这一场暴跌之后,据说是:70后已死,80后胆寒,90后如鱼得水。一位20多岁的美女打开手机,数字显示在暴跌后还有7位数的账户净值,而且从来不用杠杆,也不懂做空,更不知道还有“场外配资”。用她的话说,炒股就是“用零花钱玩儿一玩儿”。金融是游戏,而人类作为动物也有“动物精神”,在玩儿的时候会主动承担风险。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扇门,我称之为“风险之门”,门上写着两个字:风险。以赚钱为目的的炒股者怕赔,所以厌恶风险。而以玩的心态去炒股的人,才能险中求富,乐在其中。两种理性的背后就是一种人性的差异:胆商。胆商,英文是DQ,和情商智商不同。在股市中,胆商不是学出来的,而是赔出来的。
  以80后为主体的新股民,尤其是90后的股市玩家,正在提升中国股市投资人群体的平均胆商,而主流证券分析师的绝大多数是60后和70后,在生理上已进入“下半生”,在心理上还想着炒股赚钱。
  股市中的空头,多半是智商高的群体,但通常情商偏低。情商偏低的群体很难理解政府救市的逻辑,而胆商偏高的群体却会用政府救市为借口,为自己的胆大妄为编造依据。股海论剑,谁主沉浮?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