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6日,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同志诞辰116周年的纪念日。一转眼,他离开这个世界已经33个春秋了。现在,只要提到毛泽东,不论大家的政治观点有何差异,世界各国的人们都承认他是一个改变了中国、改变了世界的巨人;都谈论着他的举手投足、音容笑貌。
    然而,最令我感慨也是给我印象最深的,却是毛泽东对学习的专注。现在很多人都专心于工作,而毛泽东却欣然把工作以外的时间,也就是休息时间大都付与了读书学习。
    作为一名历史系的学生,我知道毛泽东喜欢读书是出了名的,古今中外无不涉猎。毛泽东十分喜欢读二十四史,并且给二十四史作了大量的批注,因此说他是历史学家一点也不过分。晚年毛泽东眼睛不好,但是坚持带放大镜看书。毛泽东从来不去为了什么硕士、博士的文凭去读书——坦率地说,他老人家也不需要文凭——毛泽东在读书学习这个问题上是实事求是的实践楷模。正因为毛泽东认真学习,真才实学,所以才诗歌、书法、理论、哲学、历史、军事、领导样样精通,才成就一代伟人。不像现在某些领导天天忙于应酬,学习签个到,考试叫人代,自我剖析老是说学习不够今后要加强学习,但是教育活动过后还是依旧。
    就拿学习英语来说吧,当毛泽东1954年下决心开始学英语的时候,面临着三大困难:年纪大(他当时已经61岁了)、基础差、工作忙。但经过长期不懈的积累,他的英语水平达到了可以借助字典阅读一般文章、报刊消息的程度。这固然与毛泽东过人的学习劲头和超群的记忆力有关,但他的时间从何而来呢?
    据毛泽东的国际问题秘书、长期帮助他学英语的林克回忆,他学英语的时间经常是在刚起床后、入睡之前,饭前饭后,在爬山、散步中间休息时,以及游泳之后晒太阳时等等。在上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他无论在火车上、轮船上、飞机上,随时随处都在学;工作再紧张,旅途再辛苦,学起英语来却兴致勃勃。1957年11月,毛泽东到苏联参加莫斯科会议期间,有时早上天色未明,就让林克同他一起学英语。
    人们可能会问:毛泽东难道不需要休息吗?还拿学英语来说,毛泽东学英语恰恰另有一个目的,就是休息。1959年1月,他在接见巴西外宾的时候说:学外文好,当作一种消遣,换换脑筋。在长时间的开会、工作或会见外宾之后,他常常把学英语作为一种调剂。林克回忆说:毛泽东有时“看书、看文件看累了,会议开累了,接见外宾累了,就让我和他读英文,一读英文,脑子就钻到单词、句子里去了,其他的不想了,也就得到了休息。有时他睡不着觉,也把我找来陪他读一会儿。这是一种特殊的休息,也可说是毛泽东式的休息”。看来,说毛泽东把休息时间给了读书学习还不那么准确,他有时是把学习本身当作休息的。
    总之,终其一生,为了读书,毛泽东利用了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吃饭前后、游泳下水之前活动身体的几分钟和上岸后的几分钟、会议的间隙、接见外宾的休息时间、乘车乘机途中、生病卧床期间、上厕所的时间,所有人们能够想象和想象不到的时间。即使在即将走到生命的终点、医生抢救的情况下,他还在索要书看。当年在延安时他就说过:“年老的也要学习,我如果再过十年死了,那末就要学九年零三百五十九天(按农历计——引者注)。”他还提出:“让读书学习占领工作以外的时间。”他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毛泽东也是唯物辩证法大师。他认为,一切事物在一定的条件下都可以向对立面转化。比如劳与逸,生与死,和平与战争等等。休息就是学习,学习就是休息,也是毛泽东把这一辩证法思想运用在读书学习上的生动体现。如果说体力的休息是物质生命的要求,毛泽东以读书学习为休息,则是一种精神生命的内在要求。当一个人感到读书如同休息睡眠一样是维持生命之所需的时候,其读书的动力之强大可想而知。而且,毛泽东“一生最大的爱好是读书”,他说过“饭可以一日不吃,觉可以一日不睡,书不可以一日不读”。对他来说,精神生命是高于物质生命的。
毛泽东从这种读书式的“休息”中获得了极大的乐趣。对他来说,读书既是“求知”,又是“休息”,还是“娱乐”,这三者实在不好分辨。翻阅毛泽东的书单,可以发现他的阅读很多时候并没有明确的目的性,什么都看,关于机床、无线电等方面的专业知识书他也曾翻阅过。再如他学英语,从实用上说,他本人可以不必直接阅读英文文件或用英文对话,但他学了,而且从中领略到外语学习的乐趣。他还说过要学日语,终因实在太忙,这个愿望没有实现。学习的过程使他既放松了身心,又充实了头脑,获得了精神愉悦。这就是他这种读书学习的“积极休息”法的神奇功效。
    毛泽东曾多次倡导读书,发起读书活动,读到会心处也喜欢向别人推荐。比如,当年毛泽东不仅自己认真学英语,还提倡领导干部学外语,曾经把这一条写进《工作方法六十条》草案。不过,他享受到的那种深刻而持久的读书之乐,人们却常常难以体会。不少人觉得,读书不是什么积极的休息,不是“甘之如饴”的享受,并无乐趣可言。学外语有好处,道理人人明白,愿望人人都有,但能像毛泽东那样坚持的却不多,恐怕与还没有到达真正体会到读书之乐的境地有关。
    虽然毛泽东读书学习用的大多是“挤”出来的零碎时间,但哪怕每次只有半小时,甚至十分钟,只要长期积累,效果就会十分惊人。很多人往往不在意那些点滴时间,总想“等到有整块时间的时候再读吧”,须知在日常生活中,整块的时间就像品相完美的瓷器那样难找,片刻功夫却像碎瓷片一样随处可见,而积攒得多了照样可以拼组成一个丰富而美丽的世界。据说一部厚厚的重刻宋代淳熙本《昭明文选》,毛泽东居然是利用……上厕所的时间断断续续看完的。所以,想做到像毛泽东那样“让学习占领工作以外的时间”,就要像他那样,珍惜阅读的片刻须臾、点点滴滴,在这些稍纵即逝的分分秒秒里找到读书的乐趣。
 
    夜深人静的时刻,我默默地想着这位116年前诞生的伟人,轻轻地翻阅着书中的书籍。认真学习毛泽东,如果持之以恒,也许并不是一句空话,也并不难以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