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女孩跳楼自杀

 

这两天,朋友圈被一则19岁甘肃女生跳楼的新闻刷屏了。

 

女孩叫小奕,是甘肃西峰某高中的高三女生。如果没有意外的话,现在她应该跟千万考生一样在抉择着如何填报高考志愿。

 

可是这一天却永远不会来了,随着一声重重地落地声,在消防哥哥痛彻心扉的哭声和围观群众幸灾乐祸的怂恿下,小奕含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为这个年轻的生命扼腕叹息的同时,我们不禁会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一个女孩子不惜放弃生命?

 

根据知情人的爆料,小奕患有严重的抑郁症。但,她的抑郁症并非天生的,而是因为一起猥亵案引发的。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小奕

而猥亵小奕的正是她的高一班主任——吴永厚。不知道这位披着人民教师的禽兽此刻作何感想?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猥亵案发生后,小奕曾一级一级找校领导和法院予以解决。但是面对对方推卸责任或者无法量刑的情况,小奕终究心寒,并因此被诊断为抑郁症。

以下是小奕写给法院的控诉状↓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检察院认为情节轻微不构成犯罪↓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小奕亲笔控诉状——在同学眼中我成了得怪病的人,到处遭受嫌弃。而猥亵我的班主任却成了可怜的人。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小奕控诉状——我曾以为学校是社会里的一块净土,可我却在这唯一的净土里看倒了丑陋、鄙夷。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抑郁:说不出的悲伤

根据相关报道,小奕在自杀的那个下午,还在朋友圈写下了最后的遗言,甚至附上了自己的照片。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当时感觉不对劲的朋友曾一个劲给她打电话。可是看到不停震动的手机,小奕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当时感觉不对劲的朋友曾一个劲给她打电话。可是看到不停震动的手机,小奕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瑞士心理学家维雷娜·卡斯特曾说——一个人之所以患上抑郁症,往往不是因为过度悲伤,而恰恰是拒绝了悲伤。

就像对这个世界失望,想要结束生命的小奕。如果面对消防哥哥的救援,她能勇敢说出自己的委屈和不甘,她能大声哭出来,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

可是,“如果”又是一个多么自欺欺人的词!

记得曾经看过一部关于抑郁症的TED演讲,里面有一段话至今印象深刻:

人不自杀的唯一原因,是不想伤害身边的人。但对痛苦的人来说,死亡其实是一种解脱。既不想让亲者伤心,又难以承受无法诉说与解脱的痛苦,于是他们就成了困在笼中的猛兽,四面围栏,无处可逃。

我想,那天爬向8楼的小奕不仅仅是对这个世界太失望,更是因为她真的已经承受了生命中太多不可承受。

比抑郁更可怕的是有些人禽兽不如

这起跳楼事件中,比起始作俑者,真正将小奕推下楼的其实是麻木无知、禽兽不如的部分围观者。

其实经过消防员的心理疏导,小奕已经开始动摇和犹豫。可是这时围观群众却突然煽风点火、冷嘲热讽。

他们在底下大喊,“怎么还不跳?”、“你倒是快跳啊!”、“在那里犹豫什么?丢不丢人?快跳啊!”

底下发朋友圈的围观群众↓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甚至有人开启了直播,大家集体围观女孩的跳楼状况,直播群里大家鼓掌欢迎,笑脸相对。这一切不禁让人感到阵阵寒意......

快手上催促女生跳楼的围观群众笑脸↓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最终,在这把无形但有有力的助推下,小奕挣脱消防员哥哥的手,决绝跳下。

最终,在这把无形但有有力的助推下,小奕挣脱消防员哥哥的手,决绝跳下。

我就想问问那些发直播视频,催促让女孩跳楼的人:你有没有孩子,如果楼上站着的是你的孩子,你是否会这么幸灾乐祸,是否会这么冷血旁观。

记住,你对别人的态度就是你以后的结局。

对于一个自杀者来说,她早已濒临绝望,这时候身边人的关心和理解对她们真的很重要,因为那可能成为支撑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力量。

很多时候,一句话可以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可以成为身陷囹圄者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为什么你偏偏要去做压死她的那根。

女孩跳下后,某些人笑脸↓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突然想起一个伟人的话——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衰亡,并非国家的综合实力落后于他人,而是因为这个民族和国家麻木不仁的看客越来越多......

最后希望小奕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这么多痛苦和这些人群!

媒体:猥亵跳楼女孩涉案人教师资格被取消?他不配

  来源:北京日报

  最新消息!6月26日庆阳市教育局党委进行专题会议,决定将“甘肃庆阳女孩跳楼事件”中涉案老师吴永厚调出教育系统、取消其教师资格。

  此前,庆阳市教育局党委曾于2017年7月23日作出决定,对吴永厚进行行政处分,由技术7级降为技术8级,并调离岗位。

  事件回顾

  6月20日,甘肃庆阳19岁女生李某奕跳楼身亡。6月25日,该事件在网络发酵,事件中“李某奕曾遭班主任猥亵”、“跳楼前不少围观者起哄”、“有人直播跳楼过程”等细节引发广泛关注。

  此前报道:

  女孩跳楼竟让看客们掀起一场狂欢,人血馒头好吃吗?!

  最新进展!围观起哄女孩跳楼事件2人被行拘,6人被调查

  据报道,李某奕跳楼疑与两年前被班主任吴某厚猥亵有关,当地警方曾将涉事教师拘留,但对“涉嫌强制猥亵罪”,检察院做出不起诉决定。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李某奕的父亲说,2016年9月5日,当时正在庆阳六中读高三的女儿因为胃疼在教师公寓休息。晚8点左右,其班主任吴某厚进入女儿休息的房间,以探病为由亲吻、搂抱李某奕,后因另一位老师进入而停止。出事之后,原本开朗的李某奕出现抑郁的情况,2016年9月,也就是被吴某猥亵2个月后,甘肃庆阳市医院将李某奕确诊为抑郁症。

  在确诊抑郁症后的3个月内,李某奕连续产生了多次的自杀念头,其中就有吃安眠药自杀,可都是自杀未遂。期间,李某奕曾向学校多位老师求助,无果后,最终选择了报警。随后检察院认为吴某的行为轻微,且无法证明猥亵与李某奕抑郁症有直接关联,作出不起诉的决定。

  检察院认为情节轻微不构成犯罪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检察院认为吴某的猥亵行为与李某奕的抑郁症无法证明有直接关联,决定不起诉

  对于该事件,6月25日晚,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庆阳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记者提供的通报材料显示,经调查,李某奕于2016年10月7日、12月6日先后两次因抑郁症服用过量阿普唑仑等镇定类药物自杀未遂,2017年5月24日20时许,李某奕上到庆阳六中教学楼5楼欲跳楼自杀,被公安民警、消防官兵及时解救。今年1月15日,她又服用曲唑酮片等大量抗抑郁药物第四次自杀未遂。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高一班主任吴永厚猥亵女学生

  今天上午,央视新闻报道,当地警方表示将调查跳楼女孩轻生是否与教师猥亵有关。当地警方表示,从2016年遭受班主任吴某厚猥亵,到此次轻生,李某奕共有过四次自杀未遂,均被营救。此次消防全力营救,但女孩抵抗情绪激烈。营救女孩未果,一名21岁救援战士至今未走出心理阴影,正接受心理疏导。李某奕轻生事件直接诱因还在调查中。

19岁少女跳楼自尽 教师猥亵的刑事追责有必要重提

(原标题:女生自杀后,教师猥亵的刑事追责有必要重提)

“西峰6·20女孩跳楼死亡事件”媒体通气会现场 近日,甘肃庆阳一19岁女生跳楼自杀事件引发关注。25日晚,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召开“西峰6·20女孩跳楼死亡事件”媒体通气会,介绍李某奕自杀的过程及有关部门对此事的处理情况。6月26日,甘肃省庆阳市教育局党委进行专题会议,决定将涉案老师吴某某调出教育系统、取消其教师资格。去年7月23日该局曾作出对吴某某行政降级,并调离岗位的处分。 此前,经办案部门调查:2016年9月5日15时许,李某奕在上学期间,因突发胃病,被辅导老师安排在公寓楼宿舍卧床休息。当晚9时许,班主任吴某某进入宿舍询问李病情时,用嘴亲吻其额头、脸部、嘴部等部位。受害人生前还控告其有摸后背、撕衣服、咬耳朵等其他猥亵行为。 2017年5月2日,公安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规定,以猥亵行为对吴某某处以行政拘留10日处罚。吴不服申请行政复议。经市公安局审查,维持了治安管理处罚决定。 其间,李某奕的父亲认为公安局处罚不当,到检察机关进行申诉,区检察院调阅案卷后认为吴某某的行为涉嫌犯罪,书面通知公安局立案侦查。公安局于2017年8月10日立为刑事案件;8月25日对吴采取取保候审措施;11月20日侦查终结后移送区检察院起诉。区检察院审查后于今年3月1日作出不起诉决定。李某奕为此进行申诉。5月18日,市检察院维持了不起诉决定。6月20日,李某奕跳楼身亡。 事实上,从媒体介绍来看,吴某某的猥亵行为彻底改变了李某奕的人生。李某奕为此患上了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四次试图自杀均未遂。李某奕对警方最终对吴某某作出行政拘留的处罚不服。后又对西峰区检察院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以及市检察院的维持决定均不能接受。可以说,李某奕在接到不起诉决定书后,深感绝望,再次选择了自杀。 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对于检察机关的这一决定,如何评价考量成为这一事件的核心问题。 尽管对未成年人性侵犯事件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但全社会对这类案件的危害性的认知尚处于初级阶段。尤其是校园内被自己信任尊敬的老师实施难以启齿的伤害,这对于未成年学生的心理创伤和精神打击往往很难消除,甚至是终身性的。这已经是国际社会的经验与共识。 处理本案的检察机关认为,李某奕控诉书中指控吴某某对其进行亲吻的事实属实,但是对于摸后背、撕衣服、咬耳朵等行为并没有相关证据证实,遂属于“情节显著轻微”,不认为是犯罪,故作出不起诉的决定。这就是说,加害人不认的事实,检察机关认为“无其他证据证明”而不予认可。究竟认可谁说的?这在性侵未成年人案中的确是个难题,这就需要侦查机关做更加周密细致的调查研究,而不是简单地否认孤证。 不起诉的理由还有,“经公安机关询问相关的医务人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李某奕的抑郁症与吴某厚的猥亵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样的说法也值得商榷。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44条规定:为了查明案情,需要解决案件中某些专门性问题的时候,应当指派、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鉴定。而在本案中并未做这样的工作。同时,办案机关可以对李某奕事发前的精神状态和事发后的精神状态进行调查比较,而不是仅仅通过询问医务人员而下结论。 对于这类案件,在程序上,完全可以也应该由有专门知识的未成年人心理治疗专家介入评估,而不是听取普通门诊医生的意见。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由这类性侵案件的特殊性决定的。在实体上,则应该重点评估侵害行为给受害人的学习、生活以及精神、心理健康造成的不良影响,决不能把这类案件的危害结果等同于身体上看得见的外伤。 所以,在本案中,是否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能仅仅拘泥于吴某某的猥亵行为“看上去不严重”。 从媒体介绍看,李某某之所以会得抑郁症,源于吴某某的猥亵。受害人在事发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就有四次自杀未遂,且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正常学习,这些足以证明是吴某某的猥亵行为与此后的一系列危害后果有直接关联。刑法中的因果关系本意就是一种条件关系,条件与结果的密切程度,在未成年人被害的案件中有其特殊性,结果发生的过程也比较复杂,对此要作出有利于被害人而不是侵害人的解释。 防治性侵未成年人事件亟待转变观念,既要加强对受害人的保护治疗,也要从严惩治加害人,二者必须并重。特别是要加重对有特殊职责主体性侵案的惩治力度。有关治理必须“严”字当头,在坚持罪刑法定原则的基础上,做到定罪的证据从宽,刑罚的适用从重。 最后,对于本案的“补救”措施,可由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的上级检察机关对此案进行复查监督,对被害人死亡的危害结果予以认定,结合吴某某的教师身份,以及趁学生生病之际实施猥亵行为,可以重新考虑其行为是否构成“强制猥亵罪”。具体程序可由原检察机关撤回不起诉决定,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最终依法追究吴某某的刑事责任。

“西峰6·20女孩跳楼死亡事件”媒体通气会现场

近日,甘肃庆阳一19岁女生跳楼自杀事件引发关注。25日晚,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召开“西峰6·20女孩跳楼死亡事件”媒体通气会,介绍李某奕自杀的过程及有关部门对此事的处理情况。6月26日,甘肃省庆阳市教育局党委进行专题会议,决定将涉案老师吴某某调出教育系统、取消其教师资格。去年7月23日该局曾作出对吴某某行政降级,并调离岗位的处分。

此前,经办案部门调查:2016年9月5日15时许,李某奕在上学期间,因突发胃病,被辅导老师安排在公寓楼宿舍卧床休息。当晚9时许,班主任吴某某进入宿舍询问李病情时,用嘴亲吻其额头、脸部、嘴部等部位。受害人生前还控告其有摸后背、撕衣服、咬耳朵等其他猥亵行为。

2017年5月2日,公安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规定,以猥亵行为对吴某某处以行政拘留10日处罚。吴不服申请行政复议。经市公安局审查,维持了治安管理处罚决定。

其间,李某奕的父亲认为公安局处罚不当,到检察机关进行申诉,区检察院调阅案卷后认为吴某某的行为涉嫌犯罪,书面通知公安局立案侦查。公安局于2017年8月10日立为刑事案件;8月25日对吴采取取保候审措施;11月20日侦查终结后移送区检察院起诉。区检察院审查后于今年3月1日作出不起诉决定。李某奕为此进行申诉。5月18日,市检察院维持了不起诉决定。6月20日,李某奕跳楼身亡。

事实上,从媒体介绍来看,吴某某的猥亵行为彻底改变了李某奕的人生。李某奕为此患上了抑郁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四次试图自杀均未遂。李某奕对警方最终对吴某某作出行政拘留的处罚不服。后又对西峰区检察院作出的不起诉决定以及市检察院的维持决定均不能接受。可以说,李某奕在接到不起诉决定书后,深感绝望,再次选择了自杀。

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对于检察机关的这一决定,如何评价考量成为这一事件的核心问题。

尽管对未成年人性侵犯事件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但全社会对这类案件的危害性的认知尚处于初级阶段。尤其是校园内被自己信任尊敬的老师实施难以启齿的伤害,这对于未成年学生的心理创伤和精神打击往往很难消除,甚至是终身性的。这已经是国际社会的经验与共识。

处理本案的检察机关认为,李某奕控诉书中指控吴某某对其进行亲吻的事实属实,但是对于摸后背、撕衣服、咬耳朵等行为并没有相关证据证实,遂属于“情节显著轻微”,不认为是犯罪,故作出不起诉的决定。这就是说,加害人不认的事实,检察机关认为“无其他证据证明”而不予认可。究竟认可谁说的?这在性侵未成年人案中的确是个难题,这就需要侦查机关做更加周密细致的调查研究,而不是简单地否认孤证。

不起诉的理由还有,“经公安机关询问相关的医务人员,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李某奕的抑郁症与吴某厚的猥亵行为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样的说法也值得商榷。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44条规定:为了查明案情,需要解决案件中某些专门性问题的时候,应当指派、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鉴定。而在本案中并未做这样的工作。同时,办案机关可以对李某奕事发前的精神状态和事发后的精神状态进行调查比较,而不是仅仅通过询问医务人员而下结论。

对于这类案件,在程序上,完全可以也应该由有专门知识的未成年人心理治疗专家介入评估,而不是听取普通门诊医生的意见。这一点非常重要,这是由这类性侵案件的特殊性决定的。在实体上,则应该重点评估侵害行为给受害人的学习、生活以及精神、心理健康造成的不良影响,决不能把这类案件的危害结果等同于身体上看得见的外伤。

所以,在本案中,是否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能仅仅拘泥于吴某某的猥亵行为“看上去不严重”。

从媒体介绍看,李某某之所以会得抑郁症,源于吴某某的猥亵。受害人在事发后两年多的时间里,就有四次自杀未遂,且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正常学习,这些足以证明是吴某某的猥亵行为与此后的一系列危害后果有直接关联。刑法中的因果关系本意就是一种条件关系,条件与结果的密切程度,在未成年人被害的案件中有其特殊性,结果发生的过程也比较复杂,对此要作出有利于被害人而不是侵害人的解释。

防治性侵未成年人事件亟待转变观念,既要加强对受害人的保护治疗,也要从严惩治加害人,二者必须并重。特别是要加重对有特殊职责主体性侵案的惩治力度。有关治理必须“严”字当头,在坚持罪刑法定原则的基础上,做到定罪的证据从宽,刑罚的适用从重。

 

最后,对于本案的“补救”措施,可由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的上级检察机关对此案进行复查监督,对被害人死亡的危害结果予以认定,结合吴某某的教师身份,以及趁学生生病之际实施猥亵行为,可以重新考虑其行为是否构成“强制猥亵罪”。具体程序可由原检察机关撤回不起诉决定,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最终依法追究吴某某的刑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