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逝生前憔悴病容曝光,李敖长女公开父亲病榻前最后模样

   李傲是中国的国学大师,他被大众评为近五十年最具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可惜天不遂人愿,他去年3月8日因脑瘤病逝,享年83岁。今天3月18日正好是李傲去世一周年,他女儿李文首次接受采访揭露了李傲生前的最后病容。

 
   李傲15年就被确诊了脑瘤,当时他住进了医院,在医生的共同努力下本已康复。结果17年又因肺炎感染入院,这一病因再次诱发了脑瘤,导致病情急剧恶化,李傲最终没能挺过去,在过完18年春节后就离开了人世。
 
李敖逝生前憔悴病容曝光,李敖长女公开父亲病榻前最后模样
 
   李文在采访中向我们展示了他生前拍摄的最后一张照片,从照片中看,这个昔日的文化大师躺在病榻上,带着呼吸管紧闭双眼气色不佳。看起来饱受病魔折磨,令人心疼不已。
 
李敖逝生前憔悴病容曝光,李敖长女公开父亲病榻前最后模样
 
   她还拿出来一张李敖离世火化后,众人为他抬棺的照片。李敖家人皆表情肃穆,可见他的离世对家人打击不小,不过好在他们都陪伴李敖走过了最后一程,日后也没有什么遗憾。
 
李敖逝生前憔悴病容曝光,李敖长女公开父亲病榻前最后模样
 
   李文还在采访中吐露了她和李敖遗孀王志慧以及异母兄弟李戡一些纠纷。去年李敖去世后,李戡和王志慧没有遵从他生前遗愿一些从简,反倒是举行了一场几百人的告别会,而且在葬礼上有很多安排也做的不好,这些让李文对她们颇有不满。
 
李敖逝生前憔悴病容曝光,李敖长女公开父亲病榻前最后模样
 
   其实去年李敖刚去世,李文就第一时间在社交平台上表示因对王志慧不满所以要争遗产,当时还引起过争议。三人孰是孰非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李傲已然去世,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不再议论这些是非,让他在九泉之下得到安息。
 
大师李敖最后身影片
 
   李敖83岁走完了人生最后一段时光,但李敖是潇洒的、充满智慧的、博学多识的、拥有众多粉丝以及著作等高的大文豪。
   下面我们通过李敖的图片和发生在李敖身上的故事来缅怀这位让人敬仰尊敬的文人。
 
1
 

李敖与胡茵梦的情史:刺猬式的爱情,李敖情史丰富2段婚姻 曾娶胡因梦、欣赏莫文蔚

胡茵梦中学时已经婷婷玉立

    胡茵梦出生于一九五三年,她的一生,是 谜 一般 的 一生,44岁时母亲 方 生 下 她,生长于 不 快 乐的 单亲 家庭,每天被母亲 负 面 权 威 地 教 育,八 九 岁时因 不 服 母亲的 拳 打 脚 踢,在 夜里 被母亲 追赶 跑进 竹 林,对天发誓长大后一定要 报 仇,母 女 敌 对 数十年,直到母亲 死 前,彼此才 打 开 心 结。

    十八岁入 台 湾 辅 仁 大学 德 文 系,始一入校即 引 起 轰 动,以至于当年与 李 敖 传出婚讯之后,学校男生说“李 敖 抢走了我们全校男生的梦中情人。”大学二年级退学,二十岁以一部《云 深 不 知 处》踏 入 影 坛,从 影 十五年,拍摄过《人 在 天 涯》《梅 花》等四十余部影片,在演艺界拥有 极 高 的 知名度,台 湾 人 对 胡 的定义是“如梦似幻的天仙美女”“台湾 最有气质 的女影星”等桂冠,但胡茵梦在内心却并不认同,她自二十岁便 对 禅 学 与 玄 学 产生很大兴趣,自认为 极端 理性 的 她 根本不适合演戏,她曾说:“我里里外外都十分地理性,我是感情的 绝 缘 体,所有事情都必须 理性 思考。这也是我离开演艺事业的真正原因,演戏需要丰富的情感,像我这样随时自我 监 督 的人,怎么能够演好戏,自己都看不下去,骗得好痛苦……”胡茵梦三十五岁那年彻底 脱 离 演艺圈,开始致力于翻译、写作、演讲及心理学的探寻,自己着书有《胡言乱语》《茵梦湖》《古老的未来》和《死亡与童女之舞》,翻译的作品更有数十部之多,在 心理 咨 询与 玄 学 研究方面均 颇 有 建 树。

 
   “如果有一个新女性,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优游又优秀,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一定不是别人,是胡茵梦。”——李敖
   2018年3月18日,台湾知名作家、时事评论家、历史学家李敖先生去世了。回顾先生的一生,抛开那些浮世强加于他的荣誉与称赞,拂去他所背负的头衔以及他染上的政治色彩,再次吸引我的,是他与前妻胡茵梦短暂婚姻后几十年遥遥相对的刺猬式爱情。
   那并不是传统的婚姻问题,更像是两个有思想的独立灵魂之间的拉扯与博弈。
   胡茵梦是台湾著名的影视演员,她被誉为“七十年代台湾第一美女”,年轻时能媲美林青霞,是当时红及一时的才女、美女。然而,她也是李敖先生曾经的妻子。
   胡茵梦与李敖的婚姻十分的短暂,1980年5月6日结婚,当年8月就离婚,这场婚姻只维系了短短三个月时间。与其说他们对彼此的生活习性缺乏了解,不如说他们并不适合一起生活:
   于李敖而言,胡茵梦不是一位好妻子。
   胡茵梦先是替萧孟能做伪证,当庭说了许多不真实的话伤害李敖,和李敖矛盾越来越激化,继而她又赤膊上阵斗丈夫,结婚3个月又22天,李敖竟然在报纸上一则斗臭李敖集会的消息中,看到了胡茵梦的名字,最亲近的人却向你捅来了刀子,这无疑让李敖难以原谅,随即他便宣布离婚。
   倘若李敖不是一位这样多思多辩的作家、评论家,与他牵绊的没有这么多的政治斗争与利益纠葛,也许胡茵梦就不会因为丈夫的锋芒毕露而遭受封杀,生存得呼吸困难,以至于走上夫妻反目的道路来换得自己生活得 轻松一些。然而倘若如此,胡茵梦一定也不会爱他。爱他的才华,却又受制与他的才华,这让胡茵梦感到无所适从。
   而对于胡茵梦而言,李敖也并没有带给她想象中的幸福。
   婚后,胡茵梦慢慢感觉到李敖和那个自己想象中的男人其实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她曾说过:“在我年轻的时候,唯一一样事情我不能够完全放下的,就是爱情,爱情可能是我最后的障碍,我渴求能够找到一个真正的、水乳交融的恋爱对象。”
   而李敖却并没有让她感到真正的信任与呵护,反而会呵斥她跑步时与“别的男人”“眉来眼去”,李敖这样过度的占有欲让胡茵梦产生了一种被深深禁锢的感觉。
   倘若胡因梦不是一位这样勇敢不羁,思想前卫的新女性,也许她就会甘愿为了成全丈夫,退居幕后,想大多数贤妻良母那样,做李敖洗手作羹汤的好妻子。然而倘若如此,李敖一定也不会爱她。他爱她的美丽聪慧,却又没有自信拥有她的美丽聪慧,这让李敖变得焦虑。
   不论是李敖还是胡茵梦,他们都太“有想法”了,他们的精神世界都太“精彩”了,他们都太忠于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了。在这种没有退让,剑拔弩张的婚姻关系里,两人的纷争愈演愈烈,最终两败俱伤。
 
李敖与胡茵梦的情史
 
   张爱玲把女人比作红玫瑰与白玫瑰, 不同于张幼仪之于徐志摩,也不同于朱安之于鲁迅,胡茵梦不是白玫瑰,她就是李敖梦寐以求的那朵的红玫瑰,美丽,妖艳,又不止于美丽妖艳,她还明白他的才华,懂得他的语言,崇拜他的思想,并且她有足以与他匹敌的眼界与智慧,既满足了他作为男人的虚荣心与成就感,又给他的精神世界带来了惊喜与冲击。
   然而胡茵梦是完美的情人,却不是个合格的妻子。
   他们的婚姻止步于此,而他们的爱情,却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着。
   离婚后,胡茵梦便没有再嫁,反而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她开始写书,退出浮华的演艺圈,从事翻译与写作,沉浸于自己的内心世界,甚至开始热心环保公益。容颜还未完全衰老,但灵魂却已经日益丰满,俨然一位优雅的新时代独居女性。
   而李敖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白玫瑰,找到了一位甘于做他的贤内助,为他生儿育女,建造田园的安静女子共度余生。然而在他的余生里,他却频频提及他的前妻胡茵梦,或是夸赞她的美丽,或是调笑她的不懂生活,胡茵梦这个名字,就这若隐若现地伴随了他半生,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
   胡茵梦50岁生日时,李敖给她送去50朵玫瑰。当被问及此事,李敖只说:“是为了提醒她,你再美,也已经50岁了”。而虽有传言胡茵梦收到玫瑰时很高兴,她却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其实最初,我就怀疑他的动机。后来知道他出了一本书,书名含‘玫瑰’二字,我就明白了。他的活法里,太多商业运作。”
   明明是祝福,却字字辛辣,两不相让,即使这短短数语,也不肯互相妥协,像是两只刺猬,被彼此的刺吸引,一旦靠近,却又被彼此的刺刺伤,只好远远地分开,然后遥遥地相望。
 
胡茵梦与母亲璩诗方和父亲胡赓年
 
   李敖曾说:“胡在我心目中宛如童话仙子,不能忍受半点瑕疵。”
   胡茵梦也曾说过:“透过我和他的关系,他刺激、启发了我想要往探索人内心世界的欲望。从他身上,我产生了极大的想要探索人性的意愿。”
   诚如周国平先生所说:“即使两人相爱,他们的灵魂也无法同行。世间最动人的爱仅是一颗独行的灵魂与另一颗独行的灵魂之间最深切的呼唤和应答。”
   也许对他们二人而言,分开是才最好的结局吧。
   你依然是高山上的那朵红玫瑰,年岁越长,却越发风姿绰约,高雅动人,比起我初识你时有过之而无不及。岁月可以摧残你的脸庞,却让你的思想更加崇高,灵魂更加坚毅,更加迷人。
   你也依然是乌云里最强烈的那一束光,有照破一切黑暗的气势,耀眼有明亮,让我无论站在哪里,都能看到你的特立独行,无所畏惧,让我想起当初正是你,教会了我做我自己。
   那就这样吧,让我遥遥地祝福你,让我们再也不会被彼此伤害,让我们永远是彼此眼里最美的样子,直到死去。
   而李敖先生在生命最后三年里最想再见一次的人,有胡茵梦。
   这大概是两只刺猬的爱情里,最好的结局。
李敖与胡茵梦的情史
 
 
   作家李敖2018年3月18日上午10点59分安然离世,享寿83岁。李敖过去有过两段婚姻,除了1980年与当时红极一时艺人胡茵梦闪婚,80岁时还曾出书《李敖风流自传》,当时他还曾说过失恋的疗伤名言,「吃不到苹果,就不要强求,因为你会找到你的香蕉。」看得出大师情史相当丰富。
 
   李敖1980年和当时「台湾第一美人」胡因梦的短暂婚姻轰动社会,婚后却因个性不合时常争执,只维持115天就在同年8月离婚,最后情定小他30岁的妻子王小屯,2人有一对子女李戡和李谌。
   李敖曾称赞胡因梦「又漂亮又漂泊,又迷人又迷茫,又伤感又性感,又不可理解又不可理喻的」,据称当时李敖追求胡因梦时,已有女友刘会云,事后李用210万元台币补偿刘会云,诚意感动胡因梦妈妈,胡妈妈当时还宣称,「全台湾配得上我女儿的就只有李敖一人!」
 
   李敖与现任妻子王小屯(原名王志慧)的相遇则在公车站,当年王小屯在公车站牌前看李敖的书,李敖经过时惊为天人,于是写了情诗《忘了我是谁》送给她,王小屯当时为了嫁给李敖,曾对父母说过「如果不嫁给李敖,我就一辈子不嫁!」,两人从1992年3月8日结婚至今,「小屯」则是李敖看展时替她取的名字。
 
李敖与胡茵梦的情史
 
   至于李敖与初恋女友的交往经历,过去他出书坦言初恋坎坷,为了追到对方不惜写了82页情书,最后仍遭女方家庭反对,伤心到灌安眠药试图想自杀,花了3、4年的时间才走出这段情伤。除了过去感情经验,李敖还曾公开对香港歌手莫文蔚的欣赏,夸莫文蔚是他的梦中情人。
 
2
 

李敖的老照片

一九三五年生于哈尔滨的李敖

一九三五年生于哈尔滨的李敖

李敖与其母亲、四位姊姊及大妹在北京的合影(1947)

李敖与其母亲、四位姊姊及大妹在北京的合影(1947)

李敖二十岁生日 1955.04

李敖二十岁生日 1955.04

李敖二十岁生日 1955.04

全家福:李敖喜获麟儿李戡后, 与妻子小屯之全家福

李敖展裸照反军购

 

李敖展裸照反军购

李敖與小情人。(江青提供)

李敖與小情人

李敖儿子李戡在李敖患病时合影共同出V字手势

李敖儿子李戡在李敖患病时合影共同出V字手势

晚年的李敖照片

晚年的李敖照片

 

 

3

 李敖这样评价自己的一生 

 李敖这样评价自己的一生

   一往直前、二入牢狱、三头六臂、四面树敌、五花八门、六亲不认、七步成章、八面威风。

   我从一九四九年五月十二日登陆台湾,离开台湾在外,不到一个月,可以说,转眼六十六年来,一路住在台湾。

   这还不算稀奇。稀奇的是,这个外省人,“残山剩水我独行”,在国民党一党独大的统治下,挺身与国民党当权派斗争,一往直前、二入牢狱、三头六臂、四面树敌;又挺身与台湾人当权派斗争,五花八门、六亲不认、七步成章、八面威风。

   在所有斗争中,总是以人不可及的大人格、大节操、大头脑、大才华、大手笔、大刀斧、大有为和大不敬,斩将搴旗,外加踹走狗一脚。——李敖的敌人是不分大小的,从外省人民族救星到台湾人民间乩童,只要看不惯,都可成为我疾恶如仇的敌人,然后动用大量的资料与黑资料,笔力万钧,把死人鞭尸、把活人打倒。在这种得理不饶人的作业中,我是独行侠。

   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之外,又“时髦不能动”。画饼楼主在《台北日记》中说:“对整个知识界、思想界来讲,李敖才当得起真正的孤星,因为他耐得住寂寥,忍得住高处不胜寒。”正因为有这种气魄,所以我不为“时髦”所动。别人永远跟不上我。别人是羊的时候,我是老虎;别人变成了老虎,我又是武松。这样的外省人,在这样的孤岛上,岂不是怪事么?

   现在我老了,敌人过去是不分大小,现在是不分生死了,可算是一种与时俱进。我越老,越觉得敌人都先我而去,如今主要敌人都找不到了。有头有脸的、有名有姓的,好像只有一个许历农了。

大便战

   我用玩世的喜感“化”掉了一切,所以遇到不如意事,只是一笑或哈哈一笑。不如意事以外,我发为评论,评论中也考究玩世的喜感。例如一九八九年有所谓无壳蜗牛卧上街头,以无住屋为抗议的活动。孟绝子打电话来,聊天中谈到如何才能有效逼国民党伪政府面对房屋政策;谈的结果,发现只有采集体大便模式,才能奏效。无壳蜗牛们应以一万人为集合人数,先到中正纪念堂大便,如官方再形玩忽,则二十四小时后,再去慈湖大便。只能开出水肥车来清场。于是,无壳蜗牛们无屋可住,逐水草而居;国民党有屋住不得,逐水肥而居,余味无穷之下,民进党进无隙拉大便、退无缘捡水肥,其逐臭空间,也随问政空间一体减少矣。政治问题,大便解决,其斯之谓欤?唯一的流弊是,有朝一日,国民党政府房屋政策落实过度,盖好以后,以为是国民住宅,其实全是一间间公厕。蜗牛又叫苦矣!——这就是我玩世的喜感。

再度入狱与《千秋评论》

   我的生命光辉,表现在笔伐上的,二十六岁起只算游击战;四十六岁起才形成阵地战、歼灭战。我大规模全面与国民党开战,时间在我第二次政治犯坐牢前夜。我要入狱了,我决定报复,《千秋评论》就是起点。

   《千秋评论》的开始,是典型的忧患之书,因为它第一期出版的时候,我正在第二次政治犯牢中。在我入狱前夜,在白色恐怖下、在子夜的大厦厨房里,“汝清”陪我预先编好了前六册。在一九八一年八月十日入狱当天的清早,全部交给了林秉钦,转给叶圣康的四季出版公司出版。这种做法,活像诸葛亮“预伏锦囊计”似的,只要林秉钦每月“拆开锦囊视之”,即可付印成书。在编六册书的时候,原是以狱中新作无法外传的准备下编成的。我入狱后,在狱中结识石柏苍,他一手帮我建立了秘密运出稿件的管道。于是,从第四期起,每期都代换进我的狱中新作,总计一下,一共十七篇。这十七篇从秘密管道流出来的文字,是《千秋评论》前六期中后三期的最大特色。到了第七期以后,其中虽有许多也是狱中偷运出来的,但那时我已出狱了,发表时候,“传奇”上和“趣味”上,是不能同我在牢里相比的。在我一生的出版工作上,林秉钦是第一功臣,令人怀念。

“十年辛苦不寻常”

   我出狱后,每月用《千秋评论》打击以国民党为主轴的魔鬼,从戒严打击到解严,一路打击不休、难分难解。国民党自然负隅顽抗,从第一期就予以抢劫查禁。但是,不管怎么对我“五堵”“七堵”“八堵”式的堵塞,《千秋评论》仍在排除万难下“按期发行”,大体都在每月一册的进度下飞跃前进、迂回前进、匍匐前进……在前进过程中,有时情况近乎拉锯式的惨烈。以第五十八期出版为例,一九八六年七月二十三日,国民党派出大队人马直扑装订厂,抢走四千本;我不屈服,再印,七月三十日再大队人马直扑装订厂,抢走四千本;我还不屈服,再印,八月四日又大队人马直扑装订厂,抢走一千五百本。我还不屈服,又再印……这种一次又一次你抢你的、我出我的的相持,足登“世界纪录全书”而有余。而我那种心之所善、九死无悔、就是要前进的刚毅性格,于此可见一斑。最后,走狗们力不从心,才告罢。最后胜利属于李敖,李敖成了名副其实的“魔鬼终结者”。到了一九九一年九月三十日,《千秋评论》在创造历史十年以后,停刊进入历史,前后追忆,不无沧桑之感,但是老了十年、赢得千载,却也值得。《红楼梦》开宗明义就点出:“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千秋评论》十年辛苦,字字看来皆喊打,自非吟风弄月的《红楼梦》可比,但究其背后,亦血书也。

水肥不落外人田

   国民党一查禁了李敖的书,便即时出之以抢书行动,我却尽量用计谋减低损失,就是同他们捉迷藏。不过,有时来不及捉迷藏,他们先驰得点,查到装订厂,先来抢书,那种情况,就最惨重。那种情况都由上级人员带队,手下的人也放不了水。《千秋评论》第二十七期出版前,我嘱咐我弟弟,所有的书不要全部在装订厂集中,这样的话,他们到现场抢书,顶多只能抢到一千本。那天正好是礼拜六下午,天气很好,我弟弟看第一批书已经安全出炉没有被抢,他就跟工人说,我们下午赶快一起装订完了,大伙好出去玩,于是就运进了一万本。该死的我弟弟出完了馊主意,竟然还跑回去大便,结果当天下午一万本被抢得干干净净。我当然大发脾气了,我骂说:“强盗抢你东西,至少你要跟他打个照面吧!强盗要见你,得从万华跑到大安区你家厕所来才成,这叫什么话!哪里不能大便?还非得跑回来大便?人家‘肥水不落外人田’,你却‘水肥不落外人田’!”不过,我弟弟的辩解却是:“敖哥,你不知道,每印几期,安全过关后,印刷厂装订厂就要向官方告一次密,大泻一次,给官方做点成绩,也给他们自己留下一些合作的记录。——他们跟我们、跟官方,是交替合作、两头合作的。他们是你的朋友,有时候也客串你的敌人,不得不告密。何时书被抢,其实跟我的水肥并无关系。我的水肥肥到哪里,都是一样啊!”

《万岁评论》

   《千秋评论》以外,我在一九八四年一月起,又加出《万岁评论》(《万岁评论丛书》),每月一册,与《千秋评论》错开出版,等于每半个月出书一册。三年两个月期间,共出四十期。除第一期、第二期、第六期、第七期外,其余三十六期统统被查禁,查禁率是百分之九十。

   《千秋评论》《万岁评论》以外,我还贾其余勇出了四册《千秋评论号外》。事实上,我以《千秋评论》为主轴,展开了党外杂志的大串连。我几乎来者不拒地免费为所有党外杂志拔刀挎刀,最主要的是邓维桢、邓维贤的“政治家”系、许荣淑的“深耕”系、周清玉的“关怀”系、林正杰的“前进”系等等,但是关系最深、持续最久的是郑南榕“自由时代”系。

   选自《李敖自传》,人民文学出版社

 

   李敖,生于1935年。在北京读小学,1949年随父母去台湾。台湾著名作家,近代史学者。著有《李敖大全集》80册,三千万字。为人特立独行、行文嬉笑怒骂。他一生做战士,树敌无数,毁多于誉;一生勤勉笔耕,著作等身,才情兼备;一生风流倜傥,情深意重。他是一个传奇,是一本大书。

李敖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