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名:南麻、临朐战役
1947年10月,华东野战军与国民党军在南麻、临朐发生激战。连续进攻十天,未能攻克两地,伤亡达五万多人,歼敌仅二万多人,被迫撤退。
解放军战史上10次最惨痛的失败,正视失败才能长久胜利
南麻、临朐战役是后来更出名的孟良崮战役的热身,图为1947年,粟裕(左二)在孟良崮战役前线

第九名:广昌战役
1934年4月,在第五次反围剿战斗中,红一方面军一、三、五、九军团在江西广昌地区筑垒阻击国民党军进攻。苦战18天,被迫放弃广昌,伤亡5093人,歼敌仅2626人,其中红三军团伤亡2705人,约占全军团总人数的四分之一。
解放军战史上10次最惨痛的失败,正视失败才能长久胜利

第八名:西府战役
1948年4月,西北野战军向宝鸡发动进攻,连克数城,初期大胜。但国民党军迅速组织反击,解放军反陷入重围之中。后转战一千余里,突出重围,弄得极为狼狈。此战歼敌二万,自身伤亡一万五千。
解放军战史上10次最惨痛的失败,正视失败才能长久胜利

第七名:第一次四平战役
1946年4月,东北民主联军与国民党军进行保卫四平之战。坚守一月,歼敌一万,自损八千,被迫后撤,被国民党军追了上千里,一直撵过松花江,双方主将分别为林彪和孙立人。
解放军战史上10次最惨痛的失败,正视失败才能长久胜利

第六名:血战湘江
1934年11月,中央红军长征转移,与国民党军在湘江边展开激战。经六天血战,红军冲过湘江脱险,但此战损兵三万余人,全军从长征开始的八万六千减至不足三万,损失惨重,而歼敌仅七千余人,几遭全军覆灭之险。
解放军战史上10次最惨痛的失败,正视失败才能长久胜利

第五名:五次战役转移阶段之战
1951年5月,抗美援朝五次战役进攻歼敌阶段完成后,志愿军参战各兵团开始向北转移。因过于轻敌,掩护计划不周密,遭到美军的快速反击,一时陷入被敌分割包围之中。后主力部队脱险,但三兵团六十军第一八零师损失大半,几乎覆灭。整个战役歼敌八万二千,中朝方损失八万五千,其中志愿军损失七万五千。仅转移阶段失踪就达二万多人,后证实其中一万七千余人被俘。其余估计在战地死亡。
解放军战史上10次最惨痛的失败,正视失败才能长久胜利

第四名:兵败怀玉山
1934年末,方志敏率红十军团北上抗日,在江西怀玉山遭国民党军几十个团的围攻,最后弹尽粮绝,遭到溃灭。全军2万多人仅千人突出重围,方志敏和军团长刘畴西被俘牺牲。
解放军战史上10次最惨痛的失败,正视失败才能长久胜利
被囚禁中的方志敏 和他的两名军官

第三名:皖南事变
1941年1月,新四军军部及2个纵队在皖南地区遭国民党军8个师围攻,经10天战斗,全军九千余人除二千余人突围外,余全部阵亡或被俘。军长叶挺被俘,政委项英牺牲。
解放军战史上10次最惨痛的失败,正视失败才能长久胜利

第二名:西路军之战
1936年末,红军四方面军部队为执行宁夏战役计划渡过黄河西征,组成西路军。在几个月的转战中,遭优势的青海军阀马家军围攻,因战略错误,苦战不脱,最后全军覆灭。全军二万一千余人中,一万余人战死,六千余人被俘,余下大部逃散,最后冲到新疆的仅四百余人。
解放军战史上10次最惨痛的失败,正视失败才能长久胜利

第一名:金门战役
1949年10月,第三野战军十兵团二十八军对金门发起进攻。因战役发起过于仓促,渡船被毁,后援不济,苦战三天后,全部主攻部队共9086人,除少数人渡海逃回外,全部牺牲或被俘,是解放军战史最为惨痛的失败。
2
核心提示:这个是后来解放军自己内部也有检讨,所以在战略上轻敌在战术上的运用也是不了解两栖登陆作战,所造成这一次,这一次共军伤亡很惨重,三个团九千多人全部被歼灭,这可以说是国共内战以来共军最大的战败就是古宁头1949年。
凤凰卫视8月25日《皇牌大放送》,以下为文字实录:
解说:1958年8月23号,解放军锁定金门,实施猛烈炮击行动,在毛泽东的总体作战计划中,这是解放台湾的第一步。金门,一个台湾海峡上的小岛,距离厦门仅22海里,却是蒋介石戍守台湾的最前线。隐秘的运输坑道,竖立空旷地的反空降椿,民房外墙上的精神标语,处处展现蒋介石坚持到底,死里求生的坚定意念。1949年10月1号,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解放军乘胜追击,已经在国共内战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中兵败如山倒的蒋介石,被迫再将国府从广州迁往重庆。解放军虽连战皆捷,但另一支南下围剿蒋介石的部队却在台湾海峡上的孤岛金门遇到顽强的抵抗。随着潮水一波波的解放军抢滩上岸,驻守的国府军展开一场残酷的肉搏战。
李尚仁(金门居民):来的时候是静静地上来,凌晨发现开始打,开始打的时候刚好退潮,刚好是退潮整个机帆船通通停在海岸线动不了,他本来预定的登陆的路线是在琼林,结果没有想到东北季风很大,结果就把他吹到垄口。东一点红,西一点红,这个地方就跟他们预定登陆路线不一样,所以就搞乱了,整个搞乱,但是还是登陆了,登陆当然就已经发现,国军发现了就开始打,打起来以后两面就损伤非常惨重。
解说:这场战役足足打了三天三夜,最后靠着熟悉海向潮汐的优势,国府军队击退渡海而来的解放军。
亓乐义(台湾军事专家):1949年那一次的古宁头战役可以说是解放军,那时候还不叫解放军,那时候叫共军,也叫解放军,他们只称解放军啦。一个最大的失利就是在战略上轻敌,轻敌就是说,他们把共军把内战的胜利延伸到了这个岛屿的作战,因为基本上共军那个时候打赢都是在陆地,陆战以陆战为主,顶多是一个过江战役过长江,所以轻敌,低估了国军决战的这个决心,绝不退守的决心,这一点他们这个那个当时解放军的指挥官叶飞,他们都低估了,当时也没有把金门当成是一个很重要的作战据点,是以厦门,厦门才是主要的。所以这是第一个战略上的轻敌。
第二个在战术运用上也是,我刚才有强调,这个共军把渡江,把渡海战役当成了渡江战役,他以为“进犯”金门就如同过长江一样,所以这完全是两个概念,渡江作战跟渡海作战所需要的两栖的登陆,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至少你的潮汐要算得准,风速、海向各种的情况都跟江面是完全不一样。这个是后来解放军自己内部也有检讨,所以在战略上轻敌在战术上的运用也是不了解两栖登陆作战,所造成这一次,这一次共军伤亡很惨重,三个团九千多人全部被歼灭,这可以说是国共内战以来共军最大的战败就是古宁头1949年。
解说:金门古宁头大捷,让蒋介石十分庆幸,当初指派陈诚担任台湾省主席,整编部队驻守台湾海峡,帮自己留下一条退路,却也让一路打胜仗的毛泽东有了警惕。
张友骅(台湾军事评论员):毛泽东他用乘胜的余威,他认为他要占领更多的土地。但是蒋介石说,既然大陆河山都丢得差不多,我要保存战力。所以他(毛泽东)认为,蒋介石的嫡系部队到了那个时候尤其徐蚌(淮海)会战以后,他(蒋介石)的部队只有逃而绝对不敢跟解放军面对面地打,结果没有想到这场战役一打下来,让蒋介石他有信心,他是认为说毕竟我的兵,嫡系部队还能打,在还能打的状况之下,他就重新调整了整个台湾省的军事部署,让解放军没有办法飞跃海峡。
解说:只是当时双方都没想到,这场战役是日后隔海对峙的开端。11月底解放军已进逼成都,蒋介石在大陆的最终基地也守不住了。1949年12月7号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两个多月后,蒋介石正式发布命令,将国民政府迁移台北。
孔令晟(时任蒋介石侍卫长):没有别的地方去了,只有台湾有条件,它中间有个台湾海峡,有那么宽的台湾海峡,那么里边还有澎湖、金门,那么北边有马祖,是不是,这样的形势有利嘛。
郝伯村(时任台湾军事部门总长办公室参谋):他那个时候大陆失败,他并没有想逃到外国去,他还是把坚守了台湾,作为我们中华文化的一个保存中华文化,乃至于是中国儒家思想的一个基本的基地。
解说:三天后蒋介石搭机离开成都飞往台湾,当时台湾犹如风中残烛,物资缺乏社会秩序也尚未稳定,蒋介石为了守住仅寸的海角一隅开始整顿台湾。并立志在五年内反攻大陆,收回他曾拥有的江山。
帅划民:古宁头大捷给他很大一个信心,定心丸就是说我台湾守得住,我用澎湖、金门做战略纵深的第一线,把澎湖当第二线,台湾当第三线。那总算退了那么几万里路,站住脚跟了。
解说:1950年3月1号蒋介石在台湾宾馆宣布复行视事,正式恢复领导人职务,继续实施军事统治。
蒋介石:在这个国家“存亡危急”的时候,在这个时候,就觉得责无旁贷。
解说:自此开始蒋介石定居台湾运筹帷幄,三个月后一场国际战事让蒋介石重获生机。1950年6月25号清晨,朝鲜步兵及装甲车,越过边境攻击韩国,朝鲜战争正式爆发。美国基于太平洋的战略需求,在西太平洋地区,构成一道围堵中苏共产势力的重要防线,在这个名为第一岛链防线上,台湾位居中央的战略位置。
郑续文(台湾军事专家):在“韩战”爆发以后,其实冷战的格局形成以后,那就坚定了美国,所谓要积极拉拢像东亚几个盟国形成第一岛链,遏制共产党的向外扩张,那台湾在这个第一岛链里面,它属于一个很关键性的地位,也因此美国必须要坚强地支持这个台湾。
解说:就在朝鲜战争发生后第三天,杜鲁门总统下令,第七舰队协防台湾海峡,从此改变了台湾的命运。
张友骅:第七舰队放在台湾,只有一个目的,它不是制止两岸的战争,而是认为说两岸不能够制造所谓诱发世界大战的导火线。
帅划民:1949年、1950年,中国大陆喊的口号是血洗台湾,解放台湾,所以台湾也有一支歌叫做保卫大台湾,那个时候1949年的氛围,到了“韩战”1950年“韩战”爆发了,那台湾算是真正稳住了。因为毛泽东要把所有的力量,丢到北韩(朝鲜)去打仗,所以台湾这边的局势变得比较安稳。这个台湾的安全得利于几个方面,一个“韩战”爆发美国产生第七舰队协防台湾的协防规定,第二个苏联跟中国大陆也搞不太好。所以毛泽东那个时候又要防北边苏联,又要防美帝,所以相形之下台湾在这个时候是一个暂时呈现一个安全的时期。
台海战役让蒋介石再度面临江山失守
解说:由于朝鲜战争台湾间接获得美军支援,防卫能力大增,1954年12月2号美国与蒋介石签署共同防御条约,开始大规模向台湾提供军事、经济以及涉外事务的支援。这样的合作台湾似乎找到了避风港,但实际上一切行动仅止于维持台海军力平衡。
张淑雅(台湾中研院近史所副研究员):共同防御条约里面呢就是保台湾,但是不支持反攻大陆,那它不是这样说的,它只是写说如果你出兵出到超过就是会影响台湾防卫程度的时候,美国必须要被谘商。这个问题是条文下来了以后,它就变成了是个约束。
解说:无论蒋介石愿或不愿,这样的合作框架他都得接受,当时已失去大陆江山的蒋介石,仅有的立足之地,只剩下浙江的大陈岛,福建的马祖、金门台湾以及海南岛。
张淑雅:照中共原来的政策,军事政策,应该是一个岛、一个岛拿下来,就是从解放台湾,是从那个岛屿是从北到南,大陈撤退,再来应该就是马祖,再来是金门,再来是澎湖,再来是台湾嘛,照中共原来的军事策略是这样子的。
解说:为了解放台湾,解放军确立了从小到大从北往南的攻岛行动,一波一波的渡海攻势让只有六十万大军的蒋介石,面临一连串危机四伏的岛屿保卫战。1955年2月8号浙江台州湾的大陈岛,上空突然出现无数的国府战机。当时的大陈岛情势危急,朝鲜战争结束后,解放军在苏联支持下,军备战力大幅提升,以两天的时间就攻下国府据守的浙东外海一江山岛,旋即进逼大陈岛。
郑继文:苏联对于中国,就是当时的解放军,它的援助也是其实规模是更大的,我们知道中国(大陆)幅员那么大,军队那么多,三、四百万,甚至五百万最多的时候,其实苏联当时的确就是可以说毫无保留供应很多新的武器装备。我们知道它坦克的话就是,它当时最先进的坦克新T-54等等把这个设计图样都供应给这个解放军,进行这个在大陆的生产研制,那米格15后来的米格17,甚至一些潜舰、驱逐舰等等,设计图纸或成品也大量供应给解放军使用。其实对于解放军当时的这个武器现代化,也产生了一个很大的这个促进的作用。
解说:两军悬殊的战力迫使蒋介石认清残酷的现实,虽然美国愿意协防台湾,但区域只限于台澎,且武器以防守为主,无法和攻击火力强大的解放军相比,于是蒋介石决定撤守陈岛,他指派儿子蒋经国坐镇大陈岛。并在美国第七舰队护航与协助下,展开“金刚计划”撤退行动。从2月8号开始四天之内岛上2万8千名居民和军队,全数撤退到台湾本岛。此后,国府控制的岛屿仅限于台湾、澎湖、金门和马祖,其中金门岛距离大陆最近,因此金门岛也立刻成为解放军首要解放目标。
帅划民:金门距离大陆很近,像我住的那个古宁头距离大担岛只有6000公尺,马山只有2800公尺,如果在退大潮的季节你看那个海,海水是黄的。黄的代表什么?水深不到一公尺,中间只有一两条海沟,换句话说你退大潮的时候用徒步走走走,走到那个海沟里面游个二、三十公尺就可以走上厦门了。
解说:自此开始,解放军在大陆东南沿海大量增辟机场,停靠米格15和米格17战机,秘密部署空军攻台战力。直到1958年7月中旬伊拉克人民推翻伊拉克王室,建立伊拉克共和国,并推出巴格达公约,美英立即派兵进驻黎巴嫩和约旦,中东形势紧张,中共便以声援中东人民的反侵犯斗争为理由,顺势加强沿海兵力,准备收拾残存的国府势力解放台湾。半个月后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飞抵北京,与毛泽东进行为期四天的密商,这件事不论事后中共如何解读都助长了解放军攻打金门的决心。
郝伯村:当时中东发生了问题,美国派了陆战队登陆黎巴嫩,那么在美苏对抗的形势当中,当然苏联就希望远东能够牵制美国,拿出了“韩战”以外,再另外能够再辟一个战场来牵制美国。最主要就是毛泽东他认为也要考虑到,我们同美国的共同防御条约是不包括金马的,他想发动一个战争,来去试探美国,到底协防不协防金马。
施孝玮:当时由于中共在经过“韩战”的洗礼以后,那特别是他们在1955年的一江山战役,等于说打了第一次大胜仗,将在岛上驻守的国府军队完全地歼灭,然后没有阵亡的也都悉数俘虏,那后面紧接着在1955年的2月,国府就自动撤守了这个大陈岛,然后以及附近周边后面的南麂岛等等,这些也相继地自动地撤守。在这个情况下,在当时共党方面,就是大陆的政府方面,就认为就是说,他们在1958年的时候是不是要来进行这个,一个全面性的攻击,然后要把金门等于攻下来。
解说:8月初解放军开始透过福建前线各电台的广播,扩大宣传要攻取金门马祖,武力解放台湾,试图先以心理战术瓦解国府军民士气,为了因应解放军企图解放金门的威胁,国府开始加强各海岸部队的防范,并将重要军事设施地下化。8月6号,国府宣布台澎金马地区,进入紧急战备状态。金门外海风声鹤唳,获得情报资料的蒋介石8月20号赶赴军民巡视,面对岛上的官兵们他一再喊话,要大家与占地共存亡。
郝伯村:老“总统”对于823炮战来说他是老早知道的,所以老“总统”在8月20号,他就到金门去,找团长以上的讲话,8月20号上午他到小金门去,我在小金门当师长,当时我向他报告了防务。晚上他召集干部会餐讲话,说战争就快了,大家要好好的准备,鼓舞士气,他21号飞回台湾。
解说:同一时间,另一个战备岛屿澎湖则扮演补给战的角色,立即成立港口指挥部,针对金门和台湾本岛进行运补准备。
陈英俊(澎湖地方文史工作者):当时就是整个运补计划,就是在澎湖党组不来整个做一个指挥调度,那很多的,台湾要运补的材料、物资,它先开船丢到澎湖这边,做一个等待,等待金门那边的军情资料,那可以过去了,它就过去了,然后呢去到金门那边,就是把物资先卸货,卸完以后顺便把伤亡的兵员马上用运补舰又运回来到澎湖。那时候澎湖还特地做了那个火葬场,就把那个马上火葬。
解说:就在蒋介石离开金门后第三天,8月23号傍晚金门街头炊烟袅袅,黄昏里家家户户正准备用餐,突然间一声轰然巨响,震惊了金门居民。随后炮弹如豪雨般,落在小岛的每一寸土地上,台海战役让蒋介石再度面对江山失守的危机,他决定离开台北,前往被他命名为溪口的地方,苦思突围的生机。
林森舟(时任蒋介石侍卫):他到角板山,任何人都不能上去,他一个人在那边,他什么人都不见,蒋经国什么他也不管,他今天要到哪里去,他不讲的,他不要讲详细的理由,他讲我明天要到金门去,我要坐船。他天天跑一趟,他不讲的,你也不能去问他,你谁敢去问,谁敢多讲一句话,谁也不敢,只有夫人知道。老夫人不去了,他就一个人走。
解说:面对存亡关头的蒋介石,只带着信任的部署,前往战火第一线稳定军心,他为了更进一步掌握即时状况还几乎天天搭着军舰往返高雄和澎湖之间。
应舜仁(时任蒋介石侍卫):我们住高雄西水,一连有一个多礼拜,早上六点钟天一亮,我们就要赶到澎湖马公,老先生开军事会议,到晚上五、六点钟,随着回到冈山再转到西子湾,那时候一个多礼拜,我们每天跑,早上去去晚上回来。
解说:台海战役一触即发,蒋介石除了关注前线战事更紧控台湾本岛,他密集到各地巡视,还透过情治系统掌控岛内党政军,此时依赖美援军力的蒋介石,面对战火激烈的金门保卫战,每一个决策都是存亡关键。
 (www.xuexiai.com 学习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