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孙子兵法作战篇中孙子说到:通常打仗两国交锋,都是要动用千辆战车各种运料车,全副武装的士兵等等人力物力财力的大量支出。可谓要运用十万大军才可出战。

未标题-1.jpg

也正是因为作战对资源的大量占用和消耗,孙子在作战篇中讲到,军队出兵作战,必须力求速胜,如果拖的太久,就会使军队疲惫,失去锐气,攻打城池时,本来消耗体力很大的士兵就会锐气受挫,战力减半,战争胜算大大降低。这个时候就会为其它诸侯国创造乘虚而入趁火打劫的漏洞可利用。在这种时候就是有再好的谋士也没有好的办法来挽救危险。

所在在实际用兵作战时,最聪明的战术是稳扎稳打速战速决,而不是说擅长取巧持久作战。作战的利害在于时间时机的把握。

最善于用兵打仗的将领一定不会多次征集兵士;

最善于用兵打仗的将领一定不会多次运送军粮;

最善于用兵打仗的将领武器会从自国供应;

最善于用兵打仗的将领粮草会从敌人处夺取。

只有军队所需粮草都能得到充分满足。

一个国家会因为作战而至贫,道理很简单:

作战需要军队远征;作战需要长途运送物资;作战需要耗费大量人力,作战需要运用百姓财物人资源;作战需要用的物资供应量大直接带来的是供应不足而物价连锁反应地上涨。

连锁反应体现在国家力量耗尽,财富枯竭,百姓空虚。车辆、马匹、盔甲、箭驽、兵戟、盾牌、运送大牛牲口、大车等等。

所以作战要设法使部队和士兵勇猛地冲锋陷陈,设法激励战士,激励战士的斗志,用奖赏的方法激励士兵奋勇抢夺敌人的武器粮草。同进善待俘虏使其为我车所用,壮大自己。

所以作战要设法速胜,最不利的是旷日持久。

孙子提出三点看法是:“兵贵神速、以快取胜,就地取材、以战养战,胜敌而益强“。

对于兵贵神速这一战略思想唐代的马总《意林太史公六韬》中说到“用兵之害,犹豫最大。”意思是说用兵最大的害处是犹豫不决。

对于兵贵神速同样宋代的欧阳修《王彦章画像记》中说到“奇在速,速在果。”这就是说,用兵之奇在于快,快的关键在于果断。

对于兵贵神速明代王鹤鸣《登坛必究》中说到“兵贵拙速不尚巧,速者乘机,迟者生变。”说的是用兵的可贵在于虽然笨拙但行动迅捷,忌讳虽然巧妙但是行动迟缓,行动迅捷的会有机可乘,但是行动迟缓则就会发生变化。

总而言之,时间的把握要懂得以速取胜,不然再好的作战计划也会被瞬息万变的战争变数所干扰以致打败,必须以“快”字取胜!

无独有偶的欧洲战场被誉为“长胜将军”的拿破仑的战术之所以能不断赢得胜利,原因不是别的,正是由于士兵的双腿,还是速度取胜,速战速决!

速度是一个连锁反应,在战场上,从收集信息、部署战略到两军对垒,都要快速果断地进行,稍有迟疑,机会就会溜走,优势就会消失。在商业竞争中也是如此,从战略决策到研发、生产、销售等等环节,都要依据市场反应做出快速的判断调整,快速响应,对客户的需求和偏好快速洞察,以最快的速度引及改良研发产品,并且以最快的速度完善售后服务提高服务水平。因为那一个环节慢了都会使好的商业计划书成为空谈,使成功化为泡影。只有保持高速度,才能使创业迅速占据市场份额。

效率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提高工作效率可以使时间成倍增值,在商场上,谁抢先一步,则谁就会胜利,反之,则会被市场无情的淘汰,成为无人记起的失败者。强者都是时间管理高手,强者都是执行力高手,强者也都是将速战速决用于每一个小事上。兵贵神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