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2月 28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湘军死战不退,李秀成无计可施,天国穷途末路,洪秀全一命呜呼,战天京

xuexiai

6月 26, 2023

安庆丢失后,太平天国大事不妙,西有咄咄逼人的湘军,东有步步紧逼的淮军和楚军,两线作战为兵家大忌,江南战场的主动权就一步步的落入到清军的手中。 1862 年3月,曾国全率3万湘军离开安庆东下,拉开了天津之战的序幕。 4- 5月,在湘军的强势打击下,驻守天津上游的太平军节节败退,湘军很快就杀到了天津城边。5月 30 日,彭玉林率湘军水师1万余人进泊金陵护城河口,曾国全部3万人也直逼御花台。天津处在了湘军的直接威胁之下,将军的势如破竹,让身居不出的洪秀全缺乏心理准备。6月8日,为了打退湘军的围城,洪秀全在天津城内临时拼凑了二万军队,能拿得动枪的人统统都要出城迎战,结果二万弱旅惨遭湘军吊打。而在出战失利的同时,陈玉成遇害的消息也传到了天津。得知噩耗,红袖全先是惊恐不安,接着又不知所措,完全沉不住气了。在这种情况下,在外线作战的李秀成、杨抚清、洪仁干等人,全都收到了驰援天津的诏书。收到诏书后,身处皖南的杨抚清、红人干立即回援天津。坐镇苏州的李秀成认为湘军出制,锐气正盛,解除天津威胁的时机尚未成熟,便没有亲率主力回源,而是只,李秀成乱来。李秀成这个时候能证明自己忠诚的方式,唯有打胜仗,打败湘军。然而,这场至关重要的雨花台大战,李秀成在拥有 10 倍兵力的情况下,与曾国全大战 40 多天,竟然打输了。
关于为什么打输李秀成后,后来在自述中是这样说的,原文我们就不念了,简单来说就是三点,敌人太强,天气太冷,粮草太少。总之,失败是客观原因造成的,不是我李秀成无能。那事实是不是真的如此?显然不是。首先,参战的湘军并不强大,曾国全部的账面兵力只有3万,加之遇到瘟疫导致减员 1/ 3,因而湘军实际的可战之兵也就 1 万多人。第二,曾国全是孤军深入,虽然有水师源源不断的运送补给,但湘军也存在粮草不足,士兵吃不饱饭的情况。第三,李秀成是有备而来,所谓的缺一少吃的说法并不属实。第四,据曾任曾国藩幕僚的王凯运的记载,太平军在雨花台大战期间的表现前后落差较大。大战前期,太平军在每次战斗中,都是先以洋枪洋炮猛烈轰击湘军,并前挖地道直达湘军营,豪外将士前赴后继,奋不顾身。在长达 20 多天的猛烈攻击中,湘军副将倪桂等人被太平军击毙,曾国荃临阵督战时,左脸颊也被榴弹击中。由于压力太大,曾国荃每天都要写一封信向曾国藩诉说苦壮。远在安庆的曾国藩得息后,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心已用烂,胆已经破,压力极大。可是像这样强度的攻击,大战的后期,当两军开始比拼屹立,就看谁先撑不住时,太平军竟然变得切敌,连肉搏战都不敢打了。
对此变化,李秀成的解释是,太平君后勤补给出现困难,以致士气衰竭,没人愿意卖命了。可是前面也说了,所谓补给困难并非事实,都是李秀成是,一阵,时册封的一批有名无实的王爷。太平天国也只有 1000 多个王,远远达不到黄文英说的 2700 多个。有朋友可能会说,一千个王爷也不少了。据说太平天国的王爷都有开府的权利,天津城才多大呀, 1000 多个王爷都要修王府,天津城岂不是要挤爆了?怎么说?首先,太平天国后期出现了明显的军阀化,以致天津中央的权力不断弱化,洪秀全对将领能施加的影响力越来越小。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洪秀全不封王,地方将领也是拥兵自重,是事实上的王爷。
既然已经是事实了,加之洪秀全此时既无粮草,手上又没有军队,他唯一不可替代的优势就是拥有名气的授予权,他此时不封王,更待何时?其二,太平天国后期册封的王爷多是口头授予,连王号都没有,没什么实质奖励。真正有开斧权力的,也就是开国 VI 王,以及红人干李秀成、陈玉成等十几位权高位重的王爷。也就是说,没有实力的人,无论是否封王,都没有能力建王府府。有实力的人,无论是否蜂王,也会自作主张修建豪宅。滥蜂王其实并不会额外占用太平天国有限的资源。同时,作为太平君的对立面,大清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去。
清朝露营武官编制从正一品到从九品,总计 12933 元,其中提督 19 元,总兵 83 元。但在镇压太平天国的十余年战事中,清政府以战功保举者或记名提督近八千人,或记名总兵近二万人。熟悉明清军制的朋友们应该都清楚,提督和总兵是清朝含金量非常高的高级武职,后者为正二品,相当于现在的副军级。
知了流动大军最怕的就是无良可食,士兵们饿肚子,分分钟兵变。李秀成无可奈何,只好下令退兵,自己先带 1 万多人返回苏州,让剩下的十几万人在后面慢慢走。结果当李秀成先行离开后,清军马上对后面的太平军发动合围,这十几万人身无立足之地,缺水缺粮,饿死者慎重,最终被全部歼灭。李秀成总计也就 20 多万兵力,一战备感掉了十几万,后面的战斗想想也知道根本没法打了。
1863 年 12 月,苏州、无锡相继被淮军攻陷,李秀成在苏南无立身之地,只好盘算着回天津。驻兵溧阳的李世贤知道后,劝李秀成别做他谋,不要回京,但李秀成不听。 1864 年初,被湘军围困了一年半的天津因为断辽,开始出现大面积的饿死现象。而与老百姓饿死截然相反的一幕是,红人达等勋贵家中囤聚了大量粮草,但他们却从不放粮,旧阵反而借此机会囤积,居其大敛钱财。明朝灭亡前夕,崇祯皇帝求大臣们捐钱,靠捐,但是受皇恩的明朝军贵纷纷喊穷。等到李自成进了北京,这些人全部被抄家。此时的太平天国兄贵们就如同明末官员一样的无耻,太平天国怎能不亡? 1864 年3月,见大势已去,天津周边诸城镇掀起一阵投降风。溧阳、金坛、丽水、东坝等地的太平军守将纷纷向清军投降,受此影响,天津也彻底沦为一座孤城。李秀成很清楚,继续固守天津必然是死路一条,便上殿向洪秀全禁言,天津不能在守,应立即放弃天津,取到江西,绕湖北与陈德才部会合。
至于如何处理的,那就众说纷纭了。比较常见的一个说法是,曾国藩命人将洪秀全的尸体烧成了灰烬,然后又让人把洪秀全的骨灰放到炮口上,开炮打进了长江。

上期我们说到天津,宝珍却当了二五仔,背刺了曾剃头。在湘军围困天津千钧一发之际,沈宝珍突然上奏朝廷,要求,石器城等闲难以动摇。城墙是特制的巨砖,敷上石灰和糯米将粘合,这种砖墙坚固无比,刀砍斧舵都无法损伤围城支出。曾国全也有心理准备,此前攻打九江安庆,他制定的工程周期都是 18 个月,实际攻克分别用了 16 个月和 15 个月。打天津,曾国权计划用 20 个月。但让曾国全没料到的是,从 1862 年6月开始围城,到现如今已经过去整整两年了,天津城依旧是岿然不动,拿不下天津。
此时不仅是曾国全着急,居于深宫之中的慈禧也是焦躁不安。因为有情报显示,之前被陈玉成派去西征的赖文光和陈德才正带着 40 万大军回援,如果这支生力军逼近天津,解了天津之围,那岂不是前宫俱废了?为了尽快破城,慈禧一面派森格林沁在河南、安徽劫机,陈德才一面严责曾国权的湘军攻城不力,并一连给李鸿章下发 6 道谕旨,要他火速带领淮军赶到天津前线,会同曾国荃攻陷天津。
不过李鸿章做事向来精明,也比沈葆桢厚道多了,毕竟曾国藩是自己的老师,没有曾国藩的栽培,我李鸿章也不会有今天。如今老师在南京城下苦战了 2 年多,我这会儿过去抢公就太不好意思了。也罢,就算是报答老师的恩情,索性就不去了。那么既然南京这么难打,军饷也早就断了,湘军将士们还在南京城下吃糠砚菜了好几个月,是什么信念使他们坚持了下来?按照曾剃头的说法,是忠君爱国的信念和儒家大义的精神,才使将士们坚持了下来。这种说法肯定是狗屁,真正打动湘军将士的还是白花花的银子。相传太平,就是这个时候册封的,不过此时封王为时晚矣。
1864 年6月 30 日,驻守正阳门的太平尊守将向湘军请降,曾国荃得知后马上派人接应。当天晚上,有 100 多湘军士兵通过绳索爬上了城墙。但就在湘军准备偷偷打开正阳门的城门时,意外发生了。一名士兵的枪支突然走火,惊动了巡城的守军。无奈之下,湘军只好坠下城墙逃命,来不及逃跑的就被太平军打死。
大好机会就这么错过,曾国全极为恼火,于是他一面命人继续挖地道,如果 30 多条不够,那就加倍,如果 60 条还不够,那就挖 100 条。一面在中山上架设的 100 多尊大炮,没日没夜的攻击天津城。7月 17 日,湘军将神策门炸开了一个缺口,但是当湘军蜂拥而入时,守卫神策门的太平军将几十桶点燃的火药投掷到了缺口中,瞬间引起大火,烧死了首批冲入缺口的 300 多名湘军。此时的天津城内,满打满算还不到2万人,除去非战斗人员,仍能上阵作战的仅有 4000 多人。但就是这 4000 人却非常顽强,都是打仗不要命的。
7月 19 日,湘军不断地通过挖地道、埋炸药的方法,终于炸开了天津城墙。于是,当城破的那一刻,天津的命运就已然注定。在湘军将士们看来,天津不是一座城,而是一座金矿,一座等着他们前去开挖的金矿。到了这个时候,无论是曾国藩还是曾国权,都无力阻止湘军进城抢劫了。就算皇帝老子来了,他们也会六亲不认。当时的湘军能疯狂到什么程度?举个例子,比如用火药炸塌南京城墙的是湘军悍将李晨点,他也因此获得了南京之战的守攻,事后被朝廷封了个一等子爵。不过封赏诏书还没到,他就病死了。怎么死的?根据史料记载,李晨点路觉妖男鲁进两女日夜宣言,一夜连遇十女,因此暴毙而亡。也就是说,杀进南京后,李晨点带着手下见男人就杀,见女人就抢,没日没夜的纵情声色,一晚上连着和 10 个小姐姐打扑克,结果打着打着就死了。疯狂吗?太疯狂了,带头的将领尚且如此,底下的士兵就可想而知了。
城破之后,曾国全顾不上休息,立即安排 800 里加急向朝廷报捷,并派人连夜将副本送给曾国藩查阅。待这些做完,1,以三天三夜没合眼的曾国全倒头便睡,任凭手下将士在天津城内烧杀劫掠。四天之后,捷豹送到紫金城,慈禧和慈安看到捷豹后,立刻派人祭拜咸丰陵寝,告诉这位大清第一昏君,您可以瞑目了。当然,死人是不会说话的。两宫太后搞这一场祭祀,只是为了告诉天下人,我俩虽是女流,但不比男人差。那些整天对垂帘听政,唧唧歪歪的人,现在可以闭嘴了,宣誓完政治正确性,然后就得论功行赏了。怎么赏呢?现在还不知道,得等曾国藩更详细的奏报。
三天之后,曾国藩的奏报来了。这道奏报不仅名字很长,叫奏报攻克金陵,尽歼全古旱贼,并生服溺囚李秀成,红人达者,内容也很长,大概 3000 多字,是曾国藩一生中篇幅第二长的奏报。由于内容太长,这里就不复述了。简单来说,湘军兄弟们瓜分了已经吃进肚子里的财宝,还能再抠出来吗?怎么可能?这会引发兵变?所以曾国藩随即就给朝廷回了一道奏折,在折子中,他一口咬定城里一个铜板都没有。解释了财宝的下落,曾国藩又在奏折中做了补充,我这里不仅没有财宝,反而还缺钱赈灾发小,希望朝廷赶紧提供支援,否则出了事儿搞出民变兵变,我可不负责。
曾国藩写第二道奏折之前,李秀成被湘鹃活捉,慈禧本想将李秀成押到北京审外,顺便查证曾国藩说法的真实性。但是曾国藩却说李秀成的威望极高,怕他路上跑了,还还是杀掉比较保险。于是李秀成就被湘军就地处决了。收到曾国藩的奏报和李秀成的死讯,慈禧也看出来了,曾氏兄弟这是恃功而骄,如果逼的太急,保不齐就把人给逼反了。所以慈禧也只好下旨安抚,并论功行少。曾国藩封一等义勇侯,曾国全封一等威义薄,李晨点封一等子爵,萧福嗣封一等男爵。至于宝藏,没有就没有,你们辛苦了。
不过慈禧也不是吃素的,封赏的圣旨下发不久,他就暗中调兵遣将,命森格、林倩以晋剿撵军为名进驻安徽,命湖广总督官文率军十万囤数武超命冯子才领兵驻镇江,富民额进驻扬州,监视湘军。这几个人有的是奇人,有的是土匪出身,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跟湘军不对付。在慈禧看来,太平天国灭了湘军就是个大魔头。满清卧榻之侧,岂容汉人酣睡?财宝可以不追究,但湘军必须要裁军。曾国藩为官 26 年,打仗打了 14 年,既当过中央大员,也。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