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4 月 22nd,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人工智能,高自动化与绝对不均

xuexiai

3 月 27, 2023

人工智能、高自动化和绝对不均。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朋友大野猫。之前有朋友想让我聊聊 chat g p t four 新版的 chat g p t,让我聊的闻心一言和高动高自动化这些事。我不经常聊这个话题,但是我进行了反复的思考。今天我把我的思考分享给大家。很有可能有些人觉得我很极端,但是我讲的东西在未来的某一天很有可能会变成现实,到时候别怪我没告诉你。勿谓言之不欲也。
首先咱聊聊文心一言,不知道大家用过没有,我反正来尝试了一下。过一会我问问文心一言,看看他能不能给我画出一个布林肯来。据说他什么画什么。娃娃菜、夫妻肺片、红烧狮子头和鱼香肉丝画的倒挺不错的。比如这个娃娃菜,他画成一个小娃娃,然后带着菜叶,挺好玩的。我就想如果让他画一个布林肯,得画成什么样?要么是安东尼布林肯的肖像,可以,没事,那是我大哥,长得模样的,像个太监似的。如果他给我画一个布娃娃的林肯,或者是林肯裹着个大头巾,这个可就好玩了。
我跟你说,这个好玩,但是也没有必要嘲笑人文心眼。知道吧,这个就是试错。知道吧,这叫这就是试错。你拿出一个东西来,让大众去用,差不多了。一看这出了问题,你再去改要。如果你要是连市场你没,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你这个 AI 真就出了问题。有人说 chat g p t 现在不是出了第四版吗?第四版比之前一版更厉害。
会有大量的人失业,这很有可能是正常的。大量人失业可能会蔓延到其他的领域。开始的时候是比如码农,你做一个编码的,写的程序的,可能就不需要你这样的人了。比如之前你作画的,做设计的,尤其是那种平面设计的,现在 AI 可以帮你做了。之前你是个作曲的,现在可能有人帮你做了。之后做这些作画的人,平面设计的人,编码的人,可能大量的人会失业。同时你做会计的,你做银行的,很有可能你做银行的,也会大量的失业,比如像我这样的,可能以后就找不着工作了。
还有人说 chat g p t 就不用害怕,为什么不用害怕?因为他讲可以讲通识的时候可以,通识的知识它可以,但是你真要是涉及到专业,真要是涉及到这种分析,他可能就不行了,可能就是现在的机器人。现在这种 AI 就是我们所说的人工智能,可能会到这一地步,但是会不会以后他连分析自己都能做了,这个就不知道了,很有这可能。
所以有人就把 XG p g p t 给我们比成谁了,比上马前足了,我们的马铁、马超和马密,对吧,这么一回事。但是咱看见开玩笑。说归开玩笑,以后无论这个东西,作画还也好,做视频也好,未来可能明年或者后年会出来,也以后就不需要看大野猫的视频了,就看 chat g p t 大野猫的视频了,可能做的比我都要好,肯定会比我都要好。所以我们很期待那一天,到时候可能我就不做视频了,我做别的去了。这么一回事。这种 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 就是公共公共事务的,这种技术还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方便。
但是今天我们想聊的话题,人工智能和高自动化和绝对不均怎么回事?其实这个话题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高自动化,我们的胖子经常聊高自动化以后就高自动化了。你能抢占高自动化的地地方,你就抢占了高自动化。你没有抢占高自动化这些国家,你就可以生产原材料,那些低端的你永远就上不来了,时间就不够了,怎么着的?反正我对这种说法我是不太赞同的。
有我可以赞同一部分高自动化会不会来?高自动化的国家会不会抢占一个好的位置?没有抢到高自动化的国家是不是没有上升空间了?在高自动化的框架下,它可能没有上升空间了,但是等不等于它会就直截了当接受它这个地位?肯定是不会的。我可以告诉你,百分之百不会。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无论是在国家内部,还是在是国际的范围内,它是不会发生这种事的。
为什么?因为人工智能和高自动化,它所设计的一个非常关键的一点就是一个分配问题,就是我当当我达到了高自动化之后,我的剩余价值该如何分配?我之前说那么一点,你在高自动化的条件下,你必须得是共产主义,你要是不是共产主义,会出现很多问题,而这些很多问题可能会把你带到石器时代,或者带到更惨的地步。
我为什么这么说?我举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假如我是一个小小的程序员,我因为之前我写代码的,我给微软或者谷歌写代码的。但自从出了有个东西叫 chat g p t,就是 chat general purpose technology,我就因为这个失业了。我失业了怎么办?我失业的,因为我是一个小小的程序员,我又不是一个软件工程师。
我失业了之后,面对我的要去餐馆刷盘子,成为一个洗碗机。可能有一段时间我能洗得不错,到时候能洗出一大耗子来。不知道能洗出大老鼠大猫都可以,但是到高自动化来的时候,不需要我这样人洗碗了,他会自己的。高自动化的机器会帮着我做饭,会帮着我洗碗。我就没有工作了,怎么办?开网约车还是到仓库里去?还是做其他的东西?我找不到工作,我没有办法赚钱,或者我没有办法用我的本领去赚钱,我怎么办?我穷着吗?你让我穷着,我认命。我穷着,我每天到教堂里去祷告,请求主变出钱来给我行不行?可不可以?当然可以,但是能行吗?能达到吗?我说我认命了。我在世上的 purpose 就是为了主,为了传我的福音。
AI 或者自动化。高自动化跟我关系不大,跟我关系不大,关键是灵魂的救赎。我就奔着目标行不行?你给自己找一个活干也可以。但是如果有那种人,真的不甘寂寞,你不给我钱,你不给我上升的空间,你抢夺了我的饭碗,我最好的方法是什么?最好的方法就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和第二次工业革命之间,由于大量的这种新的机器上来,使得大量的工人失业。这些工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怎么办?举行工人起义。他们举行工人起义的方法,还真不是让社会给他们提高福利,让社会给他们更好均匀的分配,而是他把机器砸掉。他把机器砸掉了之后,他就有了工作。
其实现在跟着美国袖带的一些工人,美国这些红脖子是一样的。他为什么要跟中国对抗?为什么要跟中国打贸易战?为什么要跟中国打科技战?他为什么要针对中国?有人说这是种族问题,你可以说是种族问题。但是之前美国有一个分析,有一个政策分析,分析学者叫法瑞克萨卡瑞,他点的,他在外交杂志上, 2019 年他点的非常精准,是因为中国是推动国际化、全球化的最重要引擎。如果我们跟中国掰了,或者跟中国进行切割,全球化就没有了。全球化没有的情况下,美国依靠的是什么?依靠的是我们就在干什么。他们为了自己的工作要把全球化打掉,是因为他们在全球化当中是loser,是失败者。面对问题的时候,往往他需要的不是更多的福利,往往他需要的是purpose,往往他需要的是人生的意义。人生的意义没有了,他干的东西,他干不出来。之前,比如他是个是生产钉子的,或者生产什么钢铁的,现在这些东西没了,他找不到人生的意义了。他不能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自己的东西是有意义的。这个时候他会把让他牺牲的体系打掉,他想要的这个东西。
这个里边,我们今天要聊的就是这一个小小的程序员,我会怎么办?最好的方法我会瞄准我国家的电网。我瞄准我国家的电网,哪怕让他瘫痪一天。我通过我电网,我把它黑下来之后,哪怕让它瘫痪一天,我也是成功的。为什么它瘫痪一天,会让整个系统明白,基础设施是脆弱的,这个基础设施是脆弱的。我问了大家,是 chat g p t 重要,还是国家电网重要?哪一个优先级更高?我个人认为是国家电网优先级更高。如果没有电,你差 g p t 你怎么用?如果没有电,你的 chat g p t 是用不了的。如果没有电,你想搞高自动化,你门都没有。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们所有的体系都被可能不会到那一天。如果我们真到那一天,我们所有的体系都被高自动化占领了,都被 AI 顶替的时候,我们没有几个人会写代码。这个时候出现一个恐怖分子,把我们整个系统,把我们整个的基础设施给废掉了。之后我们连写代码,连去恢复的他东能力都没有。当能力没有的时候,我们真回到了石器时代。
我们管叫 total Dystopia 或者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我今天为什么要讲,无论是国内分配,还是国与国之间的分配,以及上升空间,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当你实现了高自动化,当你实现了人工智能的广泛应用的时候,在你系统所失去工作的这些人,在你的整个国际体系当中,失去了上升国空间的这些国家和人民,他们怎么办?你是不是时间不够了?是你自己的事。你不发展,你就是犯罪。好,你说我不是发展,我犯罪,怎么着?我就犯罪。到底为什么?因为支撑你人工智能的系统,支撑你所谓高自动化的系统,它是非常脆弱的。我就瞄准你脆弱这一点。我用一些民用的设施,民用的基础,伊朗的小摩托,我就在你的边境上,我使劲给你放小摩托,我的目的在干什么?我再摧毁你这个脆弱的基础设施。我让你没有电,我让你出,我让它出现。
disruption 你说这不是恐怖主义吗?是,它是恐怖主义,但是我要活,我要吃饭,我要有上升空间。我人生要有意义,恰恰是你这个体系,恰恰是你。你整套系统让我失去了意义。你当它让我失去意义的时候,我怎么办?我没有办法,我没有办法,我努力了一辈子,我现在已经老去了,我没有这个办法,我怎么办?我想把东西要回来,我只能把它毁掉,你又需要我。
这是很简单的一个分析方式。如果哪一个国家,比如他,因为霸权,因为制裁,我说比如朝鲜,伊朗这样的国家,它失去了上升空间。说我想去跟你公平的竞争,但是你不让我跟你公平竞争,我怎么办?我也不公平,跟你竞争了,我就给你放小摩托,我就给你搞恐怖,我就给你生产炸弹,给你扔过去,我就给你这个系统进行disruption。直到有一天,要么你把钱给我,要么你回到之前这个时代,大家一块竞争,相对公平一些。
你现在要什么东西?高自动化是可以生产出大量的东西来,高自动化可以实现我们普通人进行叫过美好的生活。但是高自动化所维系的基础设施是非常非常脆弱的,是非常非常脆弱的。它需要的是什么?它需要的是大量的发电以及大量的配套。而它这个发电一旦被掐断,一旦遭到黑客的攻击,一旦遭到大规模的基础设施的破坏,维系整个这套系统,维系整个高自动化的制造就没有了。当它出现没有,你怎么办?只能出路。
我们可以把系统,我们把这个国家变成一个警察国家,你可以变成一个警察国家,但是你变成一个警察国家,你就走到了与普通人的对立面,你走到了与普通人的对立面,你维系你高高自动化人口的相对来说是极少数。你走到了你的普通人的对立,变普通人多。他宁愿牺牲自己,毁掉哪个系统,得到我之前想要的东西。
我们有没有其他的方法?我们的其他方法就是由政府来控制高自动化生产或者人工智能利润进行重新分配,让它利润进行统重新分配。也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通过交税的方式,机器买下了一个机器人,或者买下整个系统的机器人,我们得到了分红,我们得到了相对平均的收入,最起码我们饿不死,或者我们能实现我们的发展。是不是可以这样?当然可以这样,但是你怎么去解决我的什么?你怎么去解决我的作为人生的意义的追求。
假设我是一个画家,假设我是一个作曲家,假设做视频的,我是个做视频的,但是因为人工智能,作画作曲和做视频做的比我都好,人们可能在审美去看这些东西了。我自己这些作画,我自己的作曲,我这些自己的作视频怎么办?要么我为了我自己的爱好,我不熟,我不要一分钱,可以这么办,要么我为了它的传承,我要把它传承下去,我自己搭钱把它传承下去。但是这是违背人世,这是违背人作为基础的人作为最普通的东西的一一个设定。我们怎么说能让这些失去了自己手艺,失去了自己,就是赖维系、赖生活的这些人,他们能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上。
这个是我们一个问题。人工智能和高自动化最后的给我们带来的结果是绝对的不均,是绝对的不均。它会不仅会切断我们上升空间,而且会把我们整个人作为一个人的意义给销毁掉。这个时候我们将面对如何面对我们的人生,如何面对我们的人性,或者如何面对我们人类。大家一定要思考,我说的不是说高自动化一定会带来恐怖主义,而是我们我们为了保住我们作为人,我们作为人存在的一个这种命运,或者这种意义。
我宁愿毁掉这个系统,回到之前这个系统当中,最起码我还能做一些事情。这个东西是大家需要思考的,无论是在国内的分配。如果我失了业,我可以去开网约车。开网约车跟我写代码,我还真不如当初不去学数学、物理和化学。我当初还不去学计算机科学,我直接打万科开网约车得了。我为什么之前要学这些东西?这个东西大家要明白。我今天说的东西大家要明白。我没有了这些东西,我只能把系统毁掉,把系统毁掉,最最最后达到我想用的。就像一宫格到二宫格之间。英国的普通工人,他不是要福利,他是砸掉了他们的机器。美国袖带的红脖子跟中国搞贸易战,还真不是因为种族,很有可能是他要干掉全球化,最后让他们在自己的国家能有意义。人工智能、高自动化可能真就是这么回事。我为了我人生的意义,我要把它砸掉。我为了我人生意义,把它打掉。我这次是豁出去了,我这个命不要了,我要把它打掉,把它打掉。为什么给我们普通人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很有可能不是为了赚钱,这个机会是保住我人生的意义。但这一点上是非常非常值得思考的,也就是它所带来的这种绝对不均,不仅是金钱上的绝对不均,而且是精神上的、文明上的,甚至灵魂上的绝对不均。而这个绝对不均是需要大家仔细分析的。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