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7 月 13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挖纳粹牆脚是怎样的体验?加西亚

xuexiai

4 月 7, 2023

委内瑞拉的一名小镇医生古德雷斯将他珍藏了多年的朗姆酒倒进了玻璃杯。今天,他要给一个老朋友庆生和送别。他的朋友是当地的一家文具店老板,这个与他相识十几年的老头,开文具店都能赔得荡气回肠。终于,在他 72 岁的这年,他决定不再挣扎,回首都加莱加斯跟儿子享幸福。两个老朋友把酒言欢,文具店老板在酒后开始了胡吹六哨。老汉,我年轻时候是很牛的,是全欧洲最好的间谍,美国那个太上皇爱他家胡佛,我跟他吃过饭,各国的政要我见了,老鼻子了。
对于这一套说辞,古德雷斯表示情绪稳定,十几年来,同样的话他已经听过了上百遍。听完后唯一能确定的是,这老头又喝高了,两个人大醉一场,各自回家。这是两位老朋友的一场不说再见的告别。几个月以后, 1984 年6月6日,古特雷斯在家里看电视,电视机播放的是今年诺曼底登陆 40 周年庆典的画面。可是突然间,古特雷斯在闪烁的屏幕中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他心里咯噔一下,这老家伙说的不会是真的吧?大家好,我姓张,罗阳, 1912 年 2 月 14 日,胡安普约尔加西亚,出生于西班牙巴塞罗纳。关于这一年高情商的说法是, 1912 年对于西班牙来说,不是啥好年份。第一情商的说法是,自从 1898 年美西战争以后,西班牙就他妈不知道啥叫好年份。
1898 年,美国和西班牙爆发了一场持续 4 个月的战争,这场战争以后,美国全面接手了西班牙的遗产,美洲丢了,菲律宾丢了,曾经庞大的西班牙殖民帝国就剩非洲的几块烂地。司令比如马西亚的老家吃到几年亚,像甲午之后的中国一样。战败后的西班牙人开始了寻路之旅,国内各派势力风起云涌,阶级矛盾针锋相对。进入 20 世纪,整个西班牙社会动荡不安。 1909 年,加泰罗尼亚骚乱,政府下了驴劲,才弹压下去。骚乱虽然暂时平息,但社会形势更加恶化,各路罪犯在城里精耕细作。在这种时局下,有失之士都会劝来西班牙的人傻狍子们快跑。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加西亚出生了。
不过,虽然时局很动荡,但加西亚的家庭还不错,他的父母都是本分的日子人,父亲是开燃厂的,对于各派政治势力毫不感冒,基本是抽着烟望着填,舒服一天是一天。在这样的父亲影响下,童年时的加西亚虽然称不上是品学兼优,至少也可以说是品学兼优。他不爱读书,可持续性的辍学逃课。他的父亲倒也没苛责他,前后帮他找了好几条出路,什么当学徒,学法语,啥都试过,但都没成功。直到 1931 年,加西亚去了一个驾亲学校学讲机。 1931 年的加西亚不再折腾了,这倒不是因为他迷途知返,而是一直包容他的父亲去世,家里的收入锐减,负债累累的加西亚安些心来学养鸡,然后找了个养鸡场上班过小日子了。但是有的社会是不允许日子人的存在的。
1931 年,西班牙共和派上台,国王被迫流亡海外,共和派主张把国家带下社会主义,但当时欧洲大陆上法西斯势力横行,极右翼在西班牙国内势力强大,两股势力针锋应对。 1936 年,双方正式开篇,堪称二战青春迷你版的西班牙内战爆发了。西班牙内战是现代欧洲历史上最惨烈的战争之一,一名交战双方都有着鲜明的意识形态特征,一边是国际纵队铁血战士,一边是法西斯爪牙精神纳粹。这场内战很快变成了共产国际和周兴国集团的较量,全欧洲乃至全世界的狠人们纷纷来到西班牙,共襄胜举。战争双方很快走向了极端化,让这场内战变得空前惨烈。
在这场全社会的灾难中,加西亚一家也无法幸免,他的母亲和妹妹被以反革命的名义逮捕后遂京释放,在家里的资产全部未没收。加西亚本人为了逃避兵役,在巴塞罗那的一个小房间里整整躲了一年,靠着女友送饭艰难求生。在这一年里,他整整瘦了 40 斤, 25 岁,看起来像 45 岁一样。不过由于外形的变化,他不用躲兵役了,而是直接弄了一张 45 岁的身份证明出去找工作了。可是战乱之年,哪里有什么工作可做,实在没有范辙的加西亚最终还是踏上了不得不走的道路去。
头晕受的脱项的加西亚找到了共和政府,表示愿意参军。征兵官感动哭了,难得大叔这把年纪还有如此拳拳爱国心。由于征兵官认为他年龄很大,因此没有给他安排战斗岗位,而是让他做了共和军国际旅的一名信号兵。按说这个岗位很好,风险不大。但是加西亚不满意,因为他发现共和军的伙食还不如外面。
加西亚参军时,西班牙共和政府形势已经非常严峻,物资供应极其紧张。他所在的国际旅,早晨猪油烧扁豆,中午猪肉烧扁豆,晚上青菜烧扁豆,天天吃扁豆吃。在加西亚也冒绿光,跟他同步队的都是国际东队战士,这群人有信仰加成,刀山火海都不怕,吃的差点算啥。可是江西亚不行,他只是为了活着而已。由于伙食太差,他决定叛逃到国民军那边,因为他听说国民军那边有吃的。
1938 年年末的某个晚上,加西亚和几个队友偷偷溜到国民军这边来找吃的,到了以后,他和战友们确实吃了一顿豪打,国民军抓到他们以后,把他关起来,日夜折磨他,差点把他打死。直到 1939 年,确认加西亚不是间谍后,国民军给他发了一把枪,让他去前线拿仗。这段失败的投诚经历给加西亚留下了极深的心理阴影。本来他对共产主义相当反感,结果让法西斯这么一对比,他觉得国际纵队虽然吃得差点,但至少不虐待我,他从此对法西斯恨之入骨。好在他参战时,西班牙内战已经接近尾声,他没参加战斗,就跟着部队进了马德里。
战争结束了,本来普普通通的少年加西亚已经一无所有,他的家庭分崩离析,对自己有救命之恩的女友允虞战火,他已经失去一切,残酷的战争让加西亚的心理从此认定,左派右派没一个好东西,共产国际和法西斯统统都是王八蛋。在当时,没有人会在乎马德里街头一个穷小伙的想法,可能连家虾自己都不知道。历史将会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在未来改变整个世界。阵中结束后的加西亚只能靠打零工谋生,好在他脑子活络,攒下了一点积蓄。靠着这点钱,加西亚跟一个叫冈萨雷斯的姑娘结婚了,两个人在马德里举行了婚礼,好歹把日子过起来了。然后战争又来了。 1939 年9月,希特勒闪击波兰 40 年,大举进攻法国,法国的防线很快就寄居卸搬家绷不住了那所以在欧洲大地上攻腾掠地,眼看就要席卷整个欧洲,虽然西班牙是中立国,并未参战,但西班牙社会还是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对于刚刚开始新生活的加西亚来说,沉睡没多久的记忆被唤醒,他决定做点啥,绝对不能让法西斯占领整个欧洲,无论谁跟希特勒作对,我家西亚一定帮帮场子。在当时的欧洲,苏联和德国还没有开战,由于加西亚对共产党的印象太差,就算开战也不可能去帮苏联,所以欧洲符合他想法的目标只有两个,英国和法国。不过加西亚没有选择法国,原因大家都懂,法国实在是太快了,还没反应过来,一切就结束了,那么他唯一的选择就只剩下戴英了。
1941 年1月,加西亚走进英国驻马德里大使馆,从文园到大使,挨个找了一遍,表示自己倾慕戴英已久。臣生当云首,死了拉倒,愿为戴英效犬马之劳。结果戴英大使馆的人连画茬都不接,跟复读机一样反复说,感谢您的信任,如有需要,我们会跟您联系。在此之前,请回一家好好生活。
加西亚去英国大使馆试了 3 回,每次都是这个结果。后世很多人笑话戴英外交官这是撅屁股看颠,有眼无犊啊。实际上,戴英这种态度是非常正常的。你想想西班牙之前的内战,都是啥人在打?那是共产国际大战,法西斯这两军人虽然针锋相对,但是难得的是,哪边都是奔着戴英的命门去的。对于戴英的统治者来说,法西斯掌权,他们得跟权力告别,共产党掌权,他们搞不好跟人间告别,所以如果不想当路灯挂件的话,最好不要在西班牙找间谍。
因此,加西亚市我本将心向带鹰,奈何带鹰招股曲,这本就是人生常态。就像我给乐视薯片做了这么多宣传,但乐视从来没有付过我广告费。单相思了属于是但英使馆不招人。按说加西亚的计划就是梅兰芳睡觉没戏了。但是加西亚剑走偏锋,他觉得万丈高楼平地起大落靠自己。他既然没法为法西斯的敌人做贡献,那我去给法西斯捣乱也是可以的。于是他决定去德国那边碰碰运气,骗点经费,给点假情报,挖挖希特勒的墙角。但是这次,他吸取了在戴英碰壁的教训,一辈子没认真学习过的他,潜下心来开始研究起了我的奋斗,很快成为了法西斯界的经学家,简直就是个老柏林正可以起的老纳粹。在做完这一切后,他联系了德国驻马德里大使馆,要求与士官无关见面,而德国方面的反应就比较令人不可思议了。
纳粹德国是个比较特殊的存在,在二战中,纳粹的军事战术、军事装备都相当不错,但有一点则错的很糟糕,情报工作。虽然纳粹情报部门在二战中也有几次可圈可点的行动,但相比于苏联和英国的情报系统,整体上属于菜的抠脚的水平。纳粹的军人情报部门阿波维尔对于盟军基本单向透评及领导。卡纳里斯将军本来是希特勒的支持者,二战爆发后觉得法西斯太不得人心,干脆在暗中站到了盟军这边。在这样的领导下,阿波维尔的业务水平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惨烈。比如阿波维尔驻西班牙的情报主管库伦塔尔,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大脑没有发育完全,小脑没有完全发育。他堪称情报界的戈尔巴乔夫,一直被英国情报机构评为最受欢迎的对手。经过他兢兢业业的刻苦工作,成功让该部门做到了凡是自己人提供的真情报通通不信,凡是英国人放出的假情报,全盘采纳,做间谍都没有他这么赤裸裸。要不是战后被清算,大家都以为他是个卧底。
在接到加西亚的电话后,库伦塔尔相当重视,立刻命令马德里地区的情报负责人拉蒂亲自去与加西亚见面。但见面以后的拉蒂对加西亚的印象不太好,因为他觉得这个人满嘴跑火车,加西亚上来就说可以给拉蒂提供他所需的英国一切情报。拉蒂觉得咋的,你是丘吉尔的外甥,敢吹这种牛?直观感觉这人不靠谱,但是加西亚的经学家特质发挥了作用,他给拉蒂解析了一下希特勒的理论。拉蒂感慨,好家伙,一个西班牙人,对纳粹理论比我还熟,看来这个人虽然能力存异,但立场是可以相信的,所以他给了加夏一个机会。你不是说你能搞英国的情报吗?这年头各国的护照审查都很严,你怎么证明你能去英国呢?驾下这时候充分证明了什么叫做抓住事情的主要矛盾,他去葡萄牙找了个办假证,给自己造了一本假护照,这种假护照糊弄英国海关肯定过不去,但是糊弄拉 t 这种外行够了,拉 T1 看护照果然够专业。于是给了加西亚一个代号叫阿拉贝尔,一瓶隐形墨水,一个密码本,以及 3000 美元的启动资金。你去英国搞情报吧。拿到纳岁钱的加西亚面临的第一个问题是,他不会说英语。说来惭愧,一个号称要去英国搞情报的间谍居然不会说英语。就这么明显的漏洞,德国人愣是没发现。加西亚去不了英国,马德里也不敢呆了,毕竟拉蒂他们常年在马德里,万一俩儿在街上打了照面儿,可能彼此会有一点小尴尬。思来想去,夏夏决定去葡萄牙里斯本。到了里斯本,他觉得自己这次带着纳粹间谍的身份去英国大使馆投诚,这回该接纳我了吧。结果里斯本的英国大使馆还不如马德里,马德里至少还说了一句,下次一定。里斯本那边连门都没让他进。
德国人的 offer 已经收了,英国这边搭不上线,眼看着就要到了该交易情报的日期,加西亚愁的不行,因为他在里斯本给马德里写信的话,人家一看油桌上发现地不是英国,立刻就能看出蹊跷。思来想去,加西亚的第一个下线诞生了。加西亚告诉拉地,我已经发展了一个下线,他是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分子,是我的老乡,他现在是荷兰航空的乘务员。出于保密原因,我不能把他的名字告诉你。为了确保英国人不劫后,我的信件,我所有发出的情报都将由他肉身带到里斯本,再由邮局寄给你。基于同样的原因,你给我的回信也不用寄到英国了,直接寄到里斯本,就省有人转送给我。
对于这套设计,拉蒂惊为天人,他表示,佳夏,你真是专业团队,天生就是吃情报饭的,高都让你高完了。他欣然接受带有里斯本邮戳的回信,开始和里斯本的加西亚下线联络。解决了油窗问题后,加夏住进了李斯本的一家豪华酒店,开始安心忽悠纳粹。他给马自里发了三封密码信,第一封信说自己发展了三个下线,一个在利物浦,一个在格拉斯哥,一个在瑞士。第二封信说自己在 BBC 找到工作了,可以长留在英国。第三封信最重要,他说根据利物浦方面的汇报,英国海军一艘 5 条军舰组成的舰队已经离岗,正在前往马其他。
那么嘉夏的这些情报是怎么来的?由于嘉夏不懂英文,他对英国的风土人情和地理完全不了解,他所有的这些情报都是根据一本英国旅游指南和里斯本的图书报纸杂志综合起来胡编的。其实加西亚的这些话漏洞百出,比如他说自己在格拉斯哥的下线是个酒鬼,可以为医生葡萄酒做任何事,可是稍有了解就知道当时的格拉斯哥根本没有葡萄酒,而且英国也根本不用一生这种工制度量衡。可是加西亚不懂英国,他的上限,马德里的拉蒂比他更不懂,他完全没有发现这些漏洞,反而很兴奋地看见了自己在英国部下的棋子,开始发挥作用了。
他兢兢业业地翻译加西亚的情报,并且追加了一大笔预算,要求加西亚搞清英军的部队番号、人数、武器配备等等。当拉蒂和加西亚俩人在伊比利亚半岛上把英国安排的明明白白时,英国军警五处的人集体斯巴达了他们在阿波威尔内部埋下的暗桩,向他们转述了加西亚的情报。英国人当场吓尿,因为当时英军恰好真的派了一支秘密舰队前往马其他,而且保密级别相当高。虽然加西亚说的出发时间和舰支数量都不对,但目的地可是精确无比。军情武术迅速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现实,我们被渗透了。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军情武术开始了全国大搜捕,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务必要把这个手眼通天的卧底抓出来。但里斯本的家乡不知道这些事,他正在犯愁。之前拉低的需求他还能应付,可是靠着几本旅游杂志,英军的编制和装备,他是无论如何也编不出来的。加夏觉得,这纳粹的羊毛我是薅到头了,再要一笔钱剃冲跑路吧。这时候,家有贤妻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加西亚的老婆跟他说,你别光可戴英一棵树上吊死。俗话说的好,火车跑得快,他好我也好。
听说最近日本和美国在太平洋上发生了一点磕磕碰碰,你为什么不去美国人那碰碰运气呢?所以,在老婆的指点下, 1942 年,加西亚走进了美国驻葡萄牙大使馆。美国大使馆很靠谱,听了他描述了自己的经历以后,美国人立刻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价值,对加西亚说,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等我消息。
嘉夏走后,美国立刻把这件离谱的不能再离谱的事情转达给了军情武处。此时的军情武术正在掘地三尺的找内奸。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努力寻找的内奸是一个连英语都不会说的西班牙人的时候,他们觉得自己真是光着屁不荡秋千,丢脸丢出地平线。由于实在没脸接触加西亚,所以他们把军情六处踢了出去,有六处与加西亚接触。
1942 年4月 24 日,加西亚带着家人抵达了英国,两名英国特工负责迎接和配合他们,其中主要配合他的英国情报人员叫做托马斯哈里斯,这个人有一个朋友金菲尔比,后者有个大名鼎鼎的头衔,剑桥武杰。是的,这个哈里斯是苏联在英国的卧底。一个苏联间谍以英国间谍的身份接待了一个由西班牙人扮演的德国间谍。这就是复杂的欧洲社会。英国情报机构给加西亚的任务很简单,他们不是要英军资料吗?给他必须让德国人相信你的情报价值,否则他们会另开一套间谍系统的。在英国人的配合下,加西亚有了充足而准确的情报来源,同时他开始展示他惊人的天赋。在与马德里的一封书信来往中,加西亚靠着想象力虚构了一张绵密的情报网。在他的描述中,他已经在英国发展了 28 人的庞大建立组织,这些人身份各异,爱好不同,受教育程度和性格世界观都完全不同,有的是文质彬彬的大学教授,有的是粗鲁直白的普通工人。
加西亚厉害的是,他能够以精准的文笔将这些人的身份差异完全体现在文字上。他模仿不同身份的人发出信息,让马斯里的德国人完全相信了这些情报出自不同人的手里,其想象力和模仿力令人惊叹。西班牙曹雪芹的属于是。而在马德里,纳粹的情报小组满情工作,他们忙碌的破译从英国发回来的大量情报。前文说的那位情报界的戈尔巴乔夫库伦塔尔非常欣慰于自己当初走的那步棋是如此的英明且正确。当有人建议是否要在英国再布置一套情报网络时,库伦塔尔表示,现在情报大师加西亚的间谍网络已经至善至美,我们完全可以依靠它,根本不需要再发掘别人了。
英国情报机构提供给加西亚的情报大多数是真的,但会在时间和细节上予以把控,防止给盟军造成太大损失,毕竟战争期间通讯不畅也是可以理解的。 1942 年 11 月,盟军在北非的火炬行动开始前夕,加西亚发出了信息,一直屠了地中海,迷彩的舰队离开了港口,目的地很可能是北非。为表 10 万火机,他迫利用航空邮件把信息直送马德里。信件上的邮戳也显示,英军刚刚出发,加西亚就发出了情报。但在英国安排的机缘巧合之下,等这架飞机到达马德里时,北非已经打起来了,拉丁面对着这风迟来的精准情报,劳泪纵横。但凡你有一点用,也不至于一点用也没有啊。他伤心地给加西亚回信,情报很棒,只可惜我们收的太晚了。
可是这样的重要情报一直在 Z23 的迟到,德国人不可能不怀疑。好在加西亚预判了他们的预判,还没等德国人问起,他主动向马德里汇报。过去的情报周转是由利物浦的二号特工负责的,由因为它病重了,所以影响到了收发效率。现在万事大吉了,他已经病死了,以后情报传递不会迟到了。
收到了这则消息后,马德里方面表示深切哀悼。他们向加西亚发来唁电,深切地哀悼了这位为纳粹鞠躬俊瘁的勇士,同时支付了一大笔抚恤金,以告为他的遗孀。为了保证加西亚的重要情报不再被耽误,马德里砸下血本,于 1943 年8月给加西亚配备了最新的无线电台,还将压箱底的加密手段交给了他。其结果是,在图灵破获英国靶机后,德国最后一套加密手段也被英国完全破解。英美为什么要付出这么大的精力陪着加西亚给德国提供情报?因为他们知道,像加西亚这种人不发挥作用,则以一旦起到作用,必定能给敌人以致命一击。时间来到 1944 年1月,座连红军在东县取得了一些小进展,西线的盟军也开始蠢蠢欲动。这个时候傻子都知道盟军要在西线登陆了。因此阿波维尔给加西亚下令,要求他不惜一切代价,务必搞清盟军的登陆计划。与此同时,加西亚也收到了盟军最高指挥部的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德国人相信,盟军的主要攻击点是法国。加来两个世界的重任被赋予在了加西亚一个人身上。现在,棋子成为了棋手,能不能撒成这个弥天大谎,就靠加西亚的本事了。
从 1944 年1月到6月,加西亚挑战个人生理的极限,一人分尸28,绝以不同口吻、不同角度向德军发送了超过 500 条无线电情报,最多的时候一天会发送 20 条以上。他通过浩如烟海的情报,向德军编制了一支不存在的军队,虚构了不存在的计划。在海量的信息和良好的信誉下,德军统帅部开始逐渐相信盟军的登陆计划。在法国家来,德军统帅部多方核对盟军的各条战线,配合行动,从前线士兵到地下间谍,各种手段环环相扣,从地面的假部队到地下的情报网,各种渠道反复印证加西报的真实性,由不得德军不信。而最精彩的操作是诺曼底登陆发生的时刻。
1944 年6月5日深夜,加西亚用急电向马德里发出消息,登陆攻击即将展开,请速回复。当然了,加西亚知道这个消息不可能被恢复。那年2月,希特勒已经对阿波威尔组织忍无可忍,派开始太保接手了这个部门,两边交接得一塌糊涂,无线电台又不是人工客服,不可能 24 小时在岗,所以家夏的电门直到次日早晨 8 点才被回复。此时,盟军已经上岸了。马代理的德军情报人员对加西亚羞愧万分,连连道歉。
加西亚对他们一通狂喷,他说,我极其厌恶在这种生死斗争中的疏忽,我不接受任何借口,如果不是为了我的理想和信念,你们的做法足以让我放弃这份工作。马德里的德国人被加西亚骂得摸门不着,求爷爷告奶奶的,求加西亚不要在这种时候撂挑子。接下来的几天,自然是加西亚说什么是什么,没有人敢怀疑。所以加夏在接下来传递了一个重要情报,盟军在诺曼底的行动只是佯攻, 75 个师中有 25 个师根本没动,他们的指挥官很可能是巴顿。在柏林的德军统帅部多方验证下,最终采信了他的情报。德军认为盟军在诺曼里的部队只是气氛组,他们最终仍然是要在家来登陆的,所以家来不能部手。基于这种判断,从6月6日到7月 23 日,德军一直在家来保持着 21 个师的兵力。有菌有难,不动如山。加西亚的这场战略欺骗对诺曼底的登陆成功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挽回了无数盟军的生命。最华丽的表演结束后,加西亚身心俱疲。随着盟军的逐渐推进,加西亚赛也无力维持这张庞大的虚假情报网。到了6月下旬,他实在憋不下去了,他的英国对接人接受了他的痛苦,以军情武术的身份把他逮捕了。几周以后,他被释放。英国报纸刊登了内政大臣对于非法拘禁他的道歉信。
贾夏再次和马德里取得联系,告诉他们,暴露在即,我得跑路了。与他合作多年的马德里情报主管拉蒂对这位功勋着陆的纳粹战士怀有深深的感激。虽然此时的纳粹已经是覆灭在即,但拉蒂依然排除万难,向希特勒请命,授予了加西亚一枚二级铁十字勋章,并且通过无线电告诉加西亚,今天我怀着极大的幸福和满足告诉您,元首因您的非凡功绩将铁十字勋章授予您,这是指授予前线战斗人员的勋章。在此,我们向您致以最诚挚的祝贺。
加西亚回信说,此时此刻,我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元首授勋的感激之情,请转达我由衷的感谢。面对如此殊荣,在下深感不佩,只因为我从未做到超出我职业以上的功绩。纳粹特工加西亚从此下线。几个月后,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在一份秘密名单上签署了名字,决定授予加西亚一枚大英帝国勋章。这同样也是一件打破常规的决定。圣诞节前,这枚勋章由大卫皮特里爵士亲手交给了嘉夏。就这样,胡安加西亚成为了二战中几乎唯一一个从周兴国和盟军中都拿到勋章的人。战争结束后,加西亚先去了美国一趟, FBI 的灵魂人物胡佛对他颇感兴趣,热情地邀请了他共进晚餐。回到伦敦后,英国人给了加夏两条出路,要帮加夏介绍一份安保公司的工作,或者也可以选一条更刺激的路。听说苏联正在收编过去的德国间谍,也许你可以去那边潜伏一手。在英国人的建议下,加西亚多年前对于共产主义的恶改被唤醒,他选择了第二条路,准备潜伏到苏联去。在此之前,他先回到了马德里,准备联系当年的上级拉蒂,可是他却意外地碰到了那位从未谋面的情报界戈尔巴乔夫、库伦塔尔,同时通过他联系到了拉蒂。
虽然此时的纳粹帝国已经烟消云散,但两个被抛弃的特工依然对加西亚深怀感激,他们完全不知道这个男人对他们撒了多大的一个弥天大谎,他们送给了家乡不少钱。同时,拉蒂对这位多年来的老伙计提出了做一个朋友的建议,离开做我们这行没有好下场的。在这个不算是朋友的老朋友的建议下,加西亚深思熟虑,放弃了沃里苏联的计划,决定去南美生活,可是初到南美的他却发现这里非常危险,不少纳粹余孽跑到了南美,他很担心这群人会报复自己。于是 1949 年他又返回了英国。在英国朋友的帮助下,他于当年被英国大张旗鼓地送往安格拉考察。据悉,如果条件适宜,加西亚先生准备在那里定居。很遗憾的是,安格拉张气遍布,加西亚先生不慎感染疟疾,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几个月以后,在委内瑞拉的壳牌石油公司出现了一个新员工,这个员工跟着探测队走遍了委内瑞拉,他爱说爱笑,人缘混得很不错。而且他还骗到了一位当地姑娘结婚,顺势跟着公司定居了下来。他用自己的积蓄开了一家文具店,成天钓鱼喝酒,日子过得不亦乐乎。时间走到 1971 年,一个叫奈姐维斯特的英国作家偶然了解到了英国居然有这么传奇的间谍,立刻想要查找档案来了解一下。如果是一般作家,想要找这种资料是门也没有。可是这位韦斯特只不过是笔名,人家真名是鲁伯特阿拉森,写作只不过是他的业余爱好。人家第一身份是英国保守党大佬,不过由于年头太久,很多当事人和档案都已经下落不明。直到 1984 年,手眼通天的阿拉森才联系到了加西亚本人。本来加西亚没打算理他,他牢记当年拉蒂的教导,这是个见不得光的行业,可是阿拉森一句话就说动了他,您就不想看看当年的老朋友吗? 1984 年5月 20 日,加西亚在美国与阿拉森见面,随后在他的陪同下回到了英国。
菲利普亲王亲自接待了他,并带他游览了温莎城堡。他所有尚待人士的老战友们纷纷赶来伦敦,与他齐聚一堂。6月6日,驾下乘船来到了诺曼底,在这片他从未踏足却与他生死相关的土地上参加了告位英灵的仪式,在众人的欢送下踏上了回家的飞机。四年以后, 1988 年 10 月 10 日,贾夏在儿孙的环绕下安然去世。这位游走于两个世界中的男人,永远安眠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里。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