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7 月 13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一起美国顶级教授出轨事件,意外揭露人类历史上最疯狂的性实验!男女合体运动意味着什么?真的会快乐吗?

xuexiai

4 月 15, 2023

1920 年9月的一天,美国名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校长办公室里出现了一位身材高挑,面容富态的女子。这位女子穿着时髦,仪表神态,无不彰显着他上层人士的身份。但是这位女子拜访校长的目的并不是像普通贵妇那样为了捐钱,反而是为了揭露一桩丑闻。来者不是别人,正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知名学者约翰华盛的妻子。
这位约翰华盛又是什么人?如果对心理学有一定了解,一定对这个人有所印象。他是心理学界的一代宗师,开创了行为心理学派的大拿。假如说这只是一桩普通的出轨事件,那其实没有什么多家记录的理由,但是华生本人的供述,让这起出轨案件突然多了一丝为科学献身的神奇味道。根据华盛所说,自己正在进行一项研究,而这项研究迫使了自己出轨,原来这个时候的华生正在进行男女合体行为的研究,而出轨这一行为其实就是为了验证理论的正确性,关于这件事,华生还可以提供技术数据,完全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当然了,大学方面最终还是没有相信华生的华,他们将华生扫地出门,而所谓的实验数据也被人全部销毁。在我们今天的人看来,华生的行为其实挺奇葩的,名义上说自己是为了科学,但是真的为了什么又有谁知道呢?然而华生的行为其实还不是最毁三观的,在性学历史上还有许多奇葩的实验,下面村长就带大家来看看具体有哪些堪称疯狂的奇葩实验?一、实验夫妻 1966 年,著名医学家马斯特斯出版性学名著人类的性反应。这本书的出版对于性学研究而言,完全是跨时代性质的。马斯特斯和他的妻子约翰逊两人首次将兴趣领域从心理学的问卷式分析进入了医学性质的生理性分析。
既然是生理性的,那么马斯特斯二人的使因对象肯定是具体发生的男女合体行为。换一句话说,他们的理论都是通过观察实际的男女合体行为从而得到的实验数据。但是上世纪 60 年代的美国和今天可不一样,那个时候的美国虽然文化成果璀璨,但是在性观念上人们还是相当传统的,特别是由嬉皮士这样的反面例子出现,普通人对于这种入骨的合体体验记录那是相当的排斥。因此两人的书刚刚出版的时候,许多人并没有重视这本书的理论价值,反而把这本书当成离经叛道的淫会书籍。
在进行实验的时候,马斯特斯夫妻两人首先是将自己作为实验对象,他们对于实验有多严谨。马斯特斯不光记录下两个人的体验数据,同时还拿摄影机进行录制,反复对比实验结果,从而保证实验的客观性。除此之外,马斯特斯的妻子约翰逊还主张从社会招募志愿者。和传统的调查问卷不一样,马斯特斯二人的实验务必要求现场经历,所以在实验的各项细节传出之后,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美国人去抨击马斯特斯的实验,即使是在今天,马斯特斯的实验也未免有点超前了。但也正是因为这本书,马斯特斯本人成为了性学领域的宗师人物,他和他的妻子也因为这种超前的行为被某些人视为精神领袖,从而受到大肆推崇。可以说,除了金赛博士之外,马斯特斯就是美国最出名的性学研究者。来自大脑的颤抖刚刚说的,马斯特斯虽然开创了现代性学流派,但是它所用的方法只是通过摄影机记录,然后加上对面部表情的分析,从而得到的实验数据。这样的实验数据说白了其实还是很难摆脱主观干扰。
但在 2017 年,美国的一个研究团队选择用更加科学的方法去观测女性合体时候的反应,相比于马斯特斯,他们的研究方法更加入骨。人家是直接把脑部检测仪器都用上了,实验期间的所有神经活动,研究者都可以通过仪器进行收集。当然了,放在现在的环境下,你也不能说人家的实验有多么惊世骇俗。
美国人现在的风气相比于几十年前开放了不止一点半点人,美国人有觉得奇怪吗?并没有,连个热搜都没能上去。但是这项实验能够被列入奇葩实验的范畴,自然有道理的。因为这次实验的研究对象年龄从 29 岁一直延续到了 74 岁,在很多人的想象里,早就是清心寡欲的年龄了,怎么可能有性反应呢?叫人家一个老太太参与这种实验,这在咱们普通人看来实在是有点过于离谱了。但是实验的结果证明了我们长久以来对于老年人新生活的忽视。这位 74 岁的老太太在合体体验过程中,依旧产生了与年轻女性一样的反应,而且还出人意料地产生了高潮。除此之外,这项研究还有了一些新的成功。在咱们普通人看来,合体验应该是两个人的事,但是通过实时对比神经活动,研究团队认为,一个人时的体验和有伴侣陪同的体验并没有什么明显区别。只要方法得当,女性获得的体验是相等的,在进行合体体验的时候,两者的脑部活动都会逐渐增加。
抛开这项研究令人惊讶的点,咱们得承认,这项研究的结果是令人振奋的,也是颇有警示意义的。老年人并不是没有了合体能力,而是因为身体机能的退化,不得不忍受长时间的孤单。如今有了这些研究成果,减少对老年人的性歧视,或许就是这项研究的现实意义。危险的玩具 1933 年,医学杂志密钥医疗刊登了一篇引人注目的文章。这篇文章相当严肃,但是设计的对象却相当搞怪。他们研究的课题是充气玩具如何传播性命。充气玩具传播性病,这是不是有点惊世骇俗了?一般来说,日常生活场景中应该不会出现充气玩具交叉使用的案例,从心理上来说,一般人也会相当抗拒这种行为。其实,一开始研究人员也没有将注意力放到这种玩具上面,写出这篇报告的研究者是两位居住在格林兰岛的医生,之所以会写出这篇报告,是因为他们在日常出诊中遇到了一个奇怪的案例,一位船长不幸患上了病。其实船员患上性病这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但是这位船长出现的问题就很奇怪了,他出海整整 3 个月,期间从来没有靠近过陆地,根本不可能接触到什么病原体,这就显得很奇怪了。一般来说,令病症状发作的时间一般在 2 天到 10 天左右,但这位船长发病则是在返回陆地之前。换一句话说,他是在航行过程中接触的令病源,而根据这位船长所说,他并没有在航行过程中发生男女合体行为。那么他的令病是如何感染上的?假如什么都没做,这位船长就患上了令病,是否代表着令病有不为人知的传播途径?因此这两位医生并没有简单治好这位船长了事。在这两位医生的再三追问下,船长交代了一件事情,在航行过程中,自己曾经偷偷使用过同事的充气玩具。说到这里,这件事情也就破案了。这两位医生为了研究充气玩具的病菌传播性,还特意去买了一个充气玩具进行实验,而结果也证明了,自己的玩具还是自己用比较好,乱用别人的玩具很可能会出现一些喜剧效果。
这份报告虽然内容比较搞笑,但是对于人们的警醒作用还是存在的。公共卫生安全问题从来不是一个可以被简单对待的问题,任何意想不到的细节都可能导致性的问题。开了这么多性实验,其实我们可以很容易就看到一个问题,虽然人类的文明已经发展了这么多年,但是在兴这个字上面,仍然处于一种初出茅庐的状态。在现代性血流派兴起之前,我们其实更多将信问题视为心理问题。像是著名心理学家佛洛伊德出版过一本性学三论,将性问题视为人类从童年时期就埋下伏笔的心理问题,这种说法存在相当大的局限性。而在马斯特斯和金赛博士之后,我们才算是真正开启了对男女合体行为的研究,因为男女合体行为的隐私性,当我们在了解性学实验之后,往往会感觉到那么一丝荒谬,出现这种情况,主要还是因为咱们始终将性学看作一件私密的事情。而研究者们将其摆在大庭广众之前,未免与我们的传统观念差别过大了一些。但是对于我们人类自身而言,了解它是一个必经之路。
性这件事情虽然难以启齿,但却是我们人类繁衍的方法,也是伴侣之间增加感情必需的方法。如果忽视性,将信视为洪水猛兽,只会将我们的观念桎梏在一个狭小的空间中。当然了,也不必过度神化男女合体行为,没有必要去学习嬉皮士们对于性的态度。性学家研究这么多,并不是鼓励人们忽视道德,而是为人类探寻性的奥秘,让人类可以获得更多的满足感,从而对人类的日常生活形成帮助。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