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7 月 13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10年前的科幻小说,隐藏着最细思极恐的预言,如今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美国科幻作家艾格斯 2013 年的作品

xuexiai

3 月 23, 2023

秘密就是谎言,分享就是关怀,隐私即为偷窃。这句话出自科幻小说圆圈,是美国科幻作家艾格斯 2013 年的作品,后来被翻拍成为了同名电影。小说的故事场景设定在未来某个不确定的时间,小说的女主人公梅霍兰在一家名为圆圈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工作。在那里,我们习以为常的道德规范完全被颠倒了,做成了新的信条,说隐藏着秘密是严重的人格缺陷。上缴个人信息等于实现人生自由。发扬分享主义美德,保护隐私就如同盗窃要受到所有人的唾弃。源泉公司还发明了一款名为上帝之眼的微型设备,可以藏匿在任何地方,进行全方位的拍摄,并且实时记录、分析和整合所有数据,只要点开摄像头,你就可以看穿任何一个人。
在圆圈公司隐私即为盗窃的口号下,一个零犯罪、无灰色地带的国家诞生了。处处被人监视,让每一个人都无所遁形的状态,真的好吗? 1989 年3月,英国计算机科学家蒂姆伯纳斯里向他所供职的欧洲盒子研究中心提交了一份 TV 关于信息化管理的建议。的报告。从此,万维网横空注视,把互联网的应用推上了一个崭新的台阶,也让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像万维网这样迅速席卷全球,改变各行各业以及数十亿人生活的发明屈指可数。如今,我们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上班学习全部都离不开网络。可我敢说大部分人并不真正了解万维网赋予我们的超能力,以及这背后的利害关系。今天咱们就来聊聊这个故事。
2019 年9月,一个名为佐藤享的平平无奇的日本宅男做出了一件轰动全网的大事,顺便把自己送进了监狱。左彤想当时 26 岁,无业游民,闲来无事的时候喜欢追女团。她非常迷恋身材娇小可爱、性格活泼开朗的 95 后女团成员松岗孝男。松岗孝男是一个欺人地下偶像团体中的一员。和其他大多数地下女团一样,松岗孝男所在的团体也主要以本地演出为主,通常不会出现在主流媒体当中。作为铁粉,佐藤享会买票支持松岗向南的每一场演出,每一条推特下面也都会留言。一开始的留言都是类似今天的演出辛苦了,衣服很可爱,今后也请多指教之类。
加油打气的话,村岗校男还曾经给佐藤享回复过,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地下团体更加接地气,给了佐藤想幻想的空间,又或者是他单纯的按捺不住自己的受欲了,他决定和自己的偶像更进一步的亲密接触。 2019 年9月1日晚上 11 点钟左右,佐藤想偷偷埋伏在松岗家附近,对此毫无所知的松岗工作结束之后,一如既往地朝家走去。不料佐藤想突然从背后出现,用毛巾捂住了他的嘴,然后将其推倒在地,开始上下其手。机遇是松岗向南不断的挣扎,连连尖叫。害怕被发现的佐藤响还没有得手就落荒而逃了。
松岗向南报警之后,东京都警示厅很快通过监控锁定了佐藤享的身份信息。9月 17 日,他便被逮捕归案。可按理说爱豆的住址是高度私密的,左层想又是怎么得知的呢?左通想在接受警方询问的时候交代的作案过程,令所有人都大跌眼睛。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左腾找出松岗家地址的关键线索,竟然是松岗自拍照中的瞳孔倒影。根据佐藤交代,他放大了松岗在车站附近的自拍照,之后在瞳孔倒影中找到了大致的街景轮廓。在用谷歌地图的街景功能逐个进行了分析排除,还真让他找到了自拍中的车站。随后他来到车站蹲点跟踪,进一步锁定了松岗所居住的公寓楼。他还对松岗在家拍摄的短视频进行了逐帧分析,提取出来了诸如太阳角度以及窗帘颜色等关键信息,成功地推理出了松岗居住在公寓楼中的哪一个房间,并且实施了邪恶的计划。没想到仅凭一张自拍就找上门来。这种只存在于电影中的高智商犯罪,就居然在现实生活中发生了。
不少网友纷纷表示,这简直就是真人版的柯南福尔摩斯,债市千里追凶就靠一双眼。只可惜佐藤想没有把他的推理能力用在正经地方。日本首都大学忻州伊朗教授,是刑侦法学方面的专家。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手机和相机性能的提高使照片的画质变得更加精细和清晰,但这也可能会导致一些意想不到的隐私泄露。社会工程学这个术语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引用维基百科中的一段说明,在信息安全方面,社会工程学是指对人进行心理操纵术,使其采取某种行动或者泄露机密信息。它是一种以信息收集、欺诈或者系统访问为目的的信任骗局。说白了,就是通过聊天的方法来榨取一些你的隐私信息。这么说,如果不好理解,给大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法外狂徒张三给李四发去了一条信息,询问他那边的天气怎么样,李四说天气还不错。于是张三便索要一张照片。李四将照片发过去后,张三又借口说看不清,要求发原图。此时,如果李四将原图给发了过去,那么张三就很有可能顺藤摸瓜,通过一张照片锁定李四的位置。这是因为,现如今任何智能手机所拍摄的照片都和相机一样,包含 x if 参数,记录照片的各种详细属性。如果你开启了手机相机的地理位置功能,那么照片中自然就会包含你拍照时的详细位置等信息。把原图发送给他人的时候,附带的信息也会一并发送出去。对方只要在系统自带的照片应用中打开原图,点击右上角的详细信息,地理位置就出来了。
不仅如此,在网上随手一搜就有各种 x if 信息的查询软件。把原图导入软件不单单是地理坐标、手机型号、拍摄时间、曝光模式、焦距、色彩所有信息一目了然,而且智能手机都内置有GPS,即使用户不联网,拍出的照片依然含有位置信息,区别只在于联网时的位置更加准确。所以近些年来,有不少网友总结出来了一系列防止信息泄露的小妙招。其中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发送压缩之后的图片。但是对于很多追求极致像素的用户来说,怎么能够忍受自己美美的自拍照被压缩呢?此事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将照片的原图传送到电脑上,即右键打开属性,点击删除属性和个人信息。用这种方法删除属性一般是不能恢复的。
另外,还可以选择在手机的隐私设置中,直接关掉相机的定位服务功能,这样一来,拍摄的照片就不会记录地理位置了。如果你以为只要隐藏掉了 x if 参数就万事大吉了,只能说你 to young to 哪 if 了。 2011 年,王洛丹曾经无意中卷入了一场信息泄露风波。起因是一篇名为我是如何推理出王洛丹住址的帖子,莫名窜红网络。发帖人根据王珞丹的几条微博和几张微博照片,利用谷歌、地球和简单的地理常识,在短短 40 分钟之内就推理出了王珞丹家的住址。不过他是等王珞丹搬家之后才发出这张帖子的,并且在帖子的前沿里这样说道我分析出王珞丹家住址是在 1 年前,那个时候他还住在那里。之前也有人问过我是如何推理的,我没有说。一来是为了尊重他人的隐私,二来我也不是狗仔队。但今天碰巧骑车路过那里,看到大大的玻璃窗上贴着朝租的广告,知道他已经搬家。既然搬家了,那我就把去年的推理过程分享出来吧。
首先,第一阶段获取信息。发帖人搜索到了网络端的博客和微博,并对上面的信息进行了筛选,找到了两张比较有价值的图片。这两张是他发在微博上的从家里往外拍的照片,表面看起来极为普通,大部分浏览者可能都不会过多的注意。但实际上,这两张图片所传递的信息已经足以推理出他家的具体味置了。
我们首先从照片中先分析一下网络单家所居住的小区的特点。从风格上很容易看出这是一个西式的小区,而且小区建成有一段时间了,因为照片里玻璃框发黄,而且有不可擦除的污垢。另外,从房间正对面的大楼来看,王洛丹当时应该居住在顶楼。第一张图片中可以看到两个正方形的花坛。第二张照片的左边的玻璃框里,可以看到另外一个正方形的花坛。也就是这个小区至少有 3 个大小差不多的正方形花坛,而且地势是由高到低成阶梯分布的。这三个花坛连线的正前方是一个俯视图,为长方形的拱门建筑。得出了小区的特点之后,下一步要做的就是锁定这个小区的位置了。打开 Google earth,截取一张北京城区的俯视图。为了方便搜索,发帖人以四环为标准,将北京分为了 9 个区域,也就是中间 e 区域的边界是四环。可这是一张极度浓缩的俯视图,放大尺寸之后,每一个区域都足够浏览好几个小时的。
如何才能尽快的锁定目标?接下来就要进入第二阶段筛选区域了。发帖人注意到, 2010 年3月6日,王珞丹发过一条微博是四环堵死了我,联合彩排要迟到了。发文时间是下午 1: 46,刚好是从家里吃过午饭赶往摄制组的时间,说明他的家应该不在四环以里。王洛丹之前在采访中也曾经提到过,说出道这么多年,还没有在北京的中心地区买过房子,因此大概率可以排除 e 区域。王洛丹的另外一条微博中说到爸爸送我和小六去无人驾驶配音的路上,光顾着看微博留言,忘记给老爸指路了,都开到中关村了。老爸开始唠叨着说开导航吧。这条微博看似平常,但是信息量非常的大,都开到中关村了。说明王珞丹的居住地应该离中关村有一段距离,所以中关村所在的区域地也可以被排除,同时关联的 a 区域也随即被排除。如果居住在 a 区域,那么进城势必要途经中关村。而王罗丹却在快到中关村时打开了导航,说明他对于这一带并不熟悉,因此网络单居住在 a 区域的可能性也不大。
另外,发帖人曾经在 b 区域和 f 区域居住过,对那里比较了解,不存在这样的西式小区,所以 b 和 f 被排除,现在就只剩下了c、g、h、 i 区域,发帖人决定将重点锁在 c 区域。原因是当时北京四环堵车的路段最常见的是北四环和东四环,再加上北京南部开发较晚,多是一些新建的高层小区和商品房。而我们从照片中分析得出的王罗丹所在小区建造的年代和风格,都不太符合北京南部一带建筑的特点。
此后,发帖人仅仅花了 20 分钟左右的时间,就在 Google ERST 浏览到了这一区域。局部放大之后,发现了与目标小区极为类似的小区。后来发帖人还到小区进行了实地检验,这是他所拍摄的照片,小区的具体名称和位置在这里就不公布了。此贴文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互联网上人人自危。
后来有记者联系到了王洛丹的经纪人,对方表示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不过王洛丹现在已经搬家了,对此就不再回应了。也有技术大牛说,发帖人的很多推理分析是基于自己主观的生活经验,不可复制性强。他最终能够找出王若丹家的住址,有很大一部分运气的成分。而且想要锁定一个人的具体味置,根本就用不着这么麻烦。照片上有光影,直接根据影子的夹角、建筑的高度、投影的长度以及照片的拍摄时间等等,利用软件就可以精确地计算出照片拍摄位置的经纬度。对于这种推理方法感兴趣的,具体可以去看知乎上的这篇贴文。我们都知道,世界各地的军事基地附近都是禁止拍照的,但是这其中的原因你真的了解吗?这张照片是网友 doctor 在 2019 年8月 26 日发布在 Twitter 账号 quiz time 上的。发布照片的同时也发起了一项挑战。问大家能否仅凭这张照片而判断出照片中的装甲车正驶向哪一个军事基地呢? Quistam 是一个专门供网友们发起各种网络推理挑战的 Twitter 账号,在这里聚集了一大帮推理大拿们。 doctor 的挑战发出之后没多久,一个 Twitter 账号名为 Nixon Tel 的大神就还原了神之推理过程。
Nixon Tel 的原名是史蒂文哈里斯,是一名居住在英国的网络安全专家,过去一直作为网络犯罪探员在英国的执法部门工作,目前供志于风险分析大数据公司complex。下面我们就跟着大神的思路,看看随手拍下的一张照片,是如何让军事机密泄密的。拿到这张照片,相信大部分人首先注意到的就是拖车上的车牌号。全世界有那么多军事基地,想要知道这辆拖车是开往哪里的,首先第一步要做的就是缩小范围,锁定国家。 Nixon Tel 给出了一个名为 word license plate 的网站,在这个网站上可以查询全世界所有国家不同车辆类型的车牌样式。可是该怎么查询, Nixon tell 却没有给出具体的提示。如果把从 a 到 z 所有的扩加都过一遍,起码也得好几天了。有没有更加简单的查询方法?这个时候我注意到车牌号下面好像还有一个网站,疑似是 3W 点 Max trailer 点EU。
输入网址,我发现这是一家位于欧洲的拖车生产商,面向的主要客户也都在欧洲国家,所以很有可能这张照片是在欧洲的某个国家拍摄的。有了这点线索,接下来就好办了。我们在谷歌上搜索 number plate of Euro,会得到这样一张显示欧洲各个国家车牌样式的地图。照片中的车牌号应该是 CG 9770。值得一提的一点是,车牌最左侧有一个蓝条,隐约还可以看到蓝条上印着白色的字母。结合欧洲各国车牌样式地图,我们可以知道这实际上是欧盟国家统一的车牌样式,为的是方便车辆在欧盟各国之间通行。蓝条的上半部分印着欧盟的标志,下半部分印着国家代码。
如果 doctor 提供的是一张高清图片,我们只要看一眼车牌上的国家代码,就能够知道这辆车是来自哪个国家了。只可惜照片中的车牌号已经糊成了一坨。但是我们仍然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牌照是以字母c、 j 加数字 9770 的方式组合在一起的。由此,我们就可以在欧洲各国车牌样式地图上排出那些没有使用欧盟标志的车牌、含有特殊分隔符号的车牌,以及不是字母加数字组合方式的车牌。比如数字加字母的组合方式或者字母数字加字母的组合方式都应该被排除掉。这样一通排除下来,我们就只剩下了 3 个目标国家可供筛选瑞典、丹麦和卢森堡。
这里没有考虑车牌的底色,是因为我们知道在同一个国家,不同用途的车辆,车牌的底色可能会有所不同。把目标范围锁定在三个国家,搜索起来就容易多了。这时我们再来到世界车牌查询网站,很快就发现丹麦拖车的车牌完美符合照片中车牌的所有特征,所以车辆所在的国家应该是丹麦。但是我们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因为确定国家只是解开谜题的第一步。我们再来看看拖车上装的大家伙。很多人乍一看都觉得这是一辆坦克,但是坦克的尺寸通常更大,装甲量也更多,车身更矮更低。但照片里的这个家伙车身比较高,还有一个后尾门,说明内部有更大的空间来运送额外的士兵。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一辆坦克,而是一辆装甲步兵战车。
根据维基百科上丹麦皇家军队装备清单的页面,只有 CV 90 战车符合照片中装甲战车的所有特征。这是我在网上找到的 CV 90 战车后部的样子,以及正面的样子有没有一模一样。而且幸运的是,丹麦的军队并不大,像 c v 90 这样的战车一般都属于前线作战部队。
根据维基百科的资料,丹麦皇家军队的主要司令部和作战机动部队只有两个基地位于霍尔斯特布罗的 1 旅和位于斯拉格尔斯的 2 旅。所以目标位置应该就是这两个基地中的一个。除此之外,我们还注意到照片中装甲车的左上角有一个小的标识,很像是丹麦皇家军队 2 旅的徽章。这辆车会不会是正驶向位于斯拉格尔斯的 2 旅?因为车辆是在移动中的,我们只能说有这种可能性。车辆的具体位置还需要进一步的分析。我们回到照片本身,再找找有哪些可用的信息。 Nixon tell 大神在照片中圈出了 3 个区域,红色方框里显示的是车辆的阴影。从道路旁边郁郁葱葱的树木得知,照片一定是在夏天拍摄的。丹麦位于北半球北回归线以北,太阳总是位于南面的。我们看太阳是位于南面和北面,与我们所处的地底纬度有关。太阳直射点总是在南北回归线之间做来回的移动,也就是太阳直射点的回归运动。直射点在南北回归线之间来回移动一次,是一年的时间,也称为一个回归年。所以,南北回归线之间的地区,太阳的方向是会来回变化的。但是以南北回归线为界,纬度高于南北回归线的地区中年太阳只有一个方向,不是南面就是北面。当然了,太阳东升西落。在日初和日落时分,太阳可能分别位于东北、东南和西北西南。从照片中的光线来判断,照片应该不是在日出或者是日落的时候拍摄的。
我们刚才也说了,丹麦位于北回归线以北,太阳永远是在南面的,车辆的阴影位置应该是北面。由此推断,车辆所在的高速公路大致是东西走向的,而且车辆是由东驶向西的,蓝色方框内应该是一个高速公路的出口路标,但是实在是太模糊了,完全看不清路段,只能隐约判断。第一行是以d、r、u、 p 结尾的,第二行是以o、 v 或者是o、 n 结尾的。比较魔幻的是绿色方框里的内容。 Nixon tell 一眼就看出这是电力火车铁轨旁边的电线杆的顶部,说明有一条与高速公路平行的铁路。但如果不是生活在欧洲的人,我想打死都是看不出来的。我们把目前为止所分析到的内容放在一起,总结为以下几点第一,车辆是位于东西走向的高速公路上的,而且是由东向西行驶的。
第二,车辆应该位于斯拉格尔斯军事基地附近。第三,在高速公路的北侧有一条与之平行的电力铁路。第四车辆位置毗邻高速公路的某个出口。通过谷歌搜索,我们很容易找到一张丹麦高速公路地图。看似高速公路错综复杂,覆盖面积很广,但是我们根据走向立即就可以排除E39、E45、 E47 和E55,因为这些高速公路都是南北走向的。现在就只剩下了一条 E20 高速公路符合要求。而且 E20 高速公路跟霍尔斯特布罗军事基地八竿子打不着边。这也进一步佐证了我们之前的推理,车辆应该是正驶向斯拉格尔斯军事基地的。
打开谷歌地图,从斯拉格尔斯着手寻找 E20 高速公路北侧有一条平行铁路的路段,很快就锁定了从费耶勒布罗到北克格的这段路程,这段路大概有 20 公里左右,范围已经相当小了。答案呼之欲出。接下来要做的最后一步,就是利用谷歌地图的街景模式,沿线寻找与照片中类似的出口路标。经过了十几分钟的搜索,在 33 号出口附近成功锁定目标。照片拍摄的位置离出狗应该有一定的距离,所以应该是在这里的。至此,谜题已经完全解开。通过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没有任何背景信息,就能够锁定拍摄者所在的位置,以及照片中装甲车所属的军事基地。怎么样?有没有震碎你的三观?还有更加离谱的,一个叫菲特的网友于 2021 年 10 月9日在 Twitter 上发起了另外一项挑战。线索是这样一张照片背景信息只有一条,那就是这张照片是他发推文前近期拍下的。
问照片中飞机的型号、照片拍摄的位置,以及谁是这次飞行行动的最高指挥官?是不是感觉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挑战自行推理一下。我们会在 4 天后的下机视频中公布答案和整个推理过程。加入了会员的小伙伴们作为福利,可以提前两天看到解密视频。在科技不断进步的今天,手机的双屏 GPS 定位越来越准, 5G 网络越来越快,摄像头也在奔着一亿像素去。 2019 年,某手机厂商就推出了带有1亿像素后置摄像头的新款手机。虽然不排除噱头的成分,但是1亿像素着实吸引了不少购买者。大家真的明白1亿像素意味着什么吗?我在富士官网上找到了一张由 1. 02 亿像素富士 GFX 100 中画幅相机所拍摄的样片,跟大家来分享一下。
这张人物照片经过放大之后,嘴唇上的干纹看得一清二楚,甚至脸上的汗毛都根根分明。科技是把双刃剑,造福我们生活的同时,也有可能被有心人所利用。 2019 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活动,上海信息安全协会副主任张薇就曾经给出过一个让人背后发凉的提醒,说当你面对镜头比划剪刀手拍照的时候,在 1. 5 米的距离内拍摄的照片,通过照片放大和人工智能技术,就能够 100% 还原出人物的指纹信息。在 1. 5 米到 3 米的距离内拍摄的照片,能够还原出 50% 的指纹,只有超过 3 米拍摄的照片才难以提取其中的指纹。
一张自拍照就能够解锁你家保险箱的密码,就问你后怕不后怕。再加上安装在大街小巷无孔不入的人脸识别摄像头,以及科技巨头们有意无意泄露的用户信息,如今顺着网线过来打你已经不再是一个梗了。也许小说圆圈根本就不是一部科幻作品,而是艾格斯在 10 年之前做出的一个预言。如今预言已经成真,我们都在那只上帝之眼的注视下疯狂的裸奔。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