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2月 28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人体最重要的第二大脑,剖腹产出生的孩子天生体质弱?决定我们身体百分之90疾病的竟然是其他生命,

xuexiai

8月 28, 2023

澳大利亚的国宝考拉是一个非常奇特的生物,其他动物的母亲会给自己的孩子喂好吃的食物,而考拉的妈妈却不是。在考拉诞生不久后,考拉的母亲会把自己的便便喂给他吃,希望你不要在吃饭的时候看这个视频。为什么考拉会有这么奇怪的行为?这就要说到他们爱吃的氨树叶了。氨树叶是有毒的,但是陈年考拉为什么不会中毒呢?因为肠道里有分解这些毒素的微生物,而出生不久的小考拉是没有这些微生物的。那怎么办呢?考拉母亲选择了最直接的方法,就这样,这些微生物进入了小考拉的肠道里,安营扎寨到这里,这只小考拉才具备了自己觅食的能力。
羊不是一种动物,而是一个生态系统。因为如果羊只是一种动物,它根本无法吃草,它能吃草是因为肚子里有很多帮助它消化的微生物。这么说来,没有这些其他生物,这只羊根本无法生存。同样,人也是这样,人也不仅仅是个人,而是一个生态系统。此时此刻,你的身体正被大量的生物体包围,它们的数量超过我们自身细胞数量的 10 倍。要不是我们人体的细胞体积比他们大,要不是这些微生物不具备统一的思想,很可能我们就要被它们主宰。
不过可能你听到这里还是有些抽象,那么我们来把目光聚焦在一个最富含微生物的地方,肠道从这里分离出来的微生物加在一起,总重量可以到达 1. 3 -1. 8 千克,这基本上跟我们的大脑重量相当了,而这些微生物对我们的身体的影响完全不输大脑。在科学界有一种非常极端的说法,人类疾病中有 90% 的病都可以追溯到一个不健康的肠道,所以肠道又被我们称为第二大脑。它会告诉我们为什么生孩子最好要顺畅,为什么一定要给孩子母乳,为什么抗生素、消炎药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隐患。大家好,我是陆哥。在我们的通常的认知里,糖尿病、阿尔兹海默症、肥胖、便秘、腹泻、过敏、哮喘等等这些疾病没有太多的相关性,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也不相同,但是科学家们始终认为有一个东西在左右着这一切。我们先来看一个有意思的研究。婴儿的生产方式基本上分两种,剖腹產和顺產。并且随着麻醉技术、抗生素的使用,剖腹產的风险逐渐降低,使用剖腹產生产的女性比例也在不断提高。但是这里存在一个巨大的隐患,通过剖腹產生产的孩子身体素质是要弱于顺產的。通过数据对比,破腹产生产的孩子患过敏的风险会高 5 倍,自闭症的风险会高两倍,多动症的风险高 3 倍,成年后肥胖风险高50%。这些数据给了我们两个启发,第一就是这些孩子的体质确实是更弱的。
第二,为什么剖腹产会同时提高这些看似不相关疾病的比例?这就代表了一个确定性的因素在同时左右着这些疾病的发生。科学家们很快注意到,顺產的过程实际上涉及到母亲将自身体内的微生物传递给孩子的过程。孩子从母亲的肚子里到咕咕坠地,进入了一个充满微生物的世界。在出生前必须要做足准备,身体必须要经历过母亲携带菌群的接种,而顺產的过程就是在进行这样的操作,母亲会给孩子带来比如乳酸杆菌、双歧杆菌这些有益的微生物。相反我们来看剖腹腹产最最先接触到孩子的是产科医生的手,虽然他们会消毒,但是他们手上要么无菌,要么就会存在有害的致病菌。这就好比有的人进入游戏,系统会给他送一套装备,让他慢慢的升级打怪,而有些人进入游戏不但没有获得装备,还要直接面对满级boss,这种压力可想而知。
不仅如此,在进行剖复产的时候,为了避免后续的感染,母亲时常会使用抗生素。我们知道抗生素就是一个杀死微生物的药物,而这种药物杀敌是不分好坏的,益生菌也会被杀死,这样剖复产加上抗生素,基本上让孩子开局就不利了。紧接着到了母乳期,母亲如果没有给到母乳,而是牛奶代替,这又让孩子失去了一个接种益生菌的方式。母亲给孩子最重要的一种细菌就是乳酸杆菌,它可以促进乳糖分解成半乳糖,而半乳糖正是儿童大脑发育和神经发育的重要物质,而且母乳中还存在一种母乳低聚糖,这玩意儿对孩子一点用没有,竟然专门为了喂养益生菌用的,大家是不是觉得非常的震撼?所以这所有的因素一叠加,母亲服用抗生素进行剖复产,并且没有给孩子很好的母乳,那么这个孩子在未来将会面临巨大的疾病风险,由此我们还可以继续延伸孩子的生长环境一定要干干净净的吗?人类的经济在快速发展,我们生存的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干净。回想我们小的时候都在农村里面玩泥巴,但是现在的孩子接触脏东西的机会少了很多,这是不是一件好事?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2、兹海默症是如今医学面临的巨大难题,如果老年人得上这个病,他的记忆和认知能力都会直线的下降,而且目前没有有效的治疗手段,不同国家得这个疾病的比例是不同的。但是很有意思的是,卫生条件不好的地地方,阿尔兹海默症的患病比例同样很低。我们可以看到卫生条件不好,微生物的寄生数量增加,反而患病比例下降。当然某种疾病的影响因素很多,但是如此直观的数据也在告诉我们,我们并不是活的干净就可以健康,我们身上的微生物对母非常重要,重要到它足以称为第二大脑。
前面我们说到肠道里的微生物重量可以和大脑相当,我们也有相同的经历,肚子疼的时候心情都会特别差,精气神都会很不好。肠道的健康对我们来说太重要了,而它又非常奇特,从结构上看,肠道是一个凹进人身体里的与外界连通的一个组织,这意味着它必须要有特别强的免疫力,因为直接接触外界环境的要么就是皮肤这种天然具有屏障的地方,如果没有皮肤,那就要有强大的免疫系统。我们人体的 70% 的免疫细胞都分布在肠道里,而这些免疫细胞又对我们的身体状态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肠道里的这些微生物,它们不仅可以帮我们消化食物,他们还可以通过与这些免疫细胞的互动,从而来影响我们整个身体的状态。如果我们因为一些原因导致肠道菌群的失调,我们的身体就会发生慢性炎症反应以及过激的应激反应。大家要特别注意这两个反应,因为这会和很多疾病相关。不仅如此,肠道还在微生物的帮助下,负责分泌人体 90% 以上的无羟色胺,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血清素以及 50% 以上的多巴胺。
这两种物质几乎决定了我们心情的好坏,所以我甚至都不好说到底是大脑在决定我们的心情,还是肠道里的微生物在决定我们的心情?我们每天的好心情既然是那些和粪便为伍的微生物给我们的,不知道大家此刻是什么想法?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抑郁症、多动症、阿尔兹海默症跟肠道里的微生物的状态有非常紧密的关系。因为通过对抑郁症患者、焦虑症患者的身体进行检查,发现他们都有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全身性的炎症反应水平非常高。同样,科学家们做过这样的一个实验,把一个健康的老鼠放在水里,它会拼命的挣扎,想要求生。而如果这只老鼠接种了抑郁症患者的肠道菌群,他将不再有求生的动力,选择躺平被淹死。
同样,肥胖也是跟肠道菌群直接相关的。前两天我发了一条动态,提到了一个研究,如果夫妻中的一方发生肥胖,则另外一方发生肥胖的比例将明显提高。这不仅仅是因为生活习惯的相似,而且还跟肠道微生物相似有关。在肠道中有数量庞大的后鼻菌和锂杆菌,这两种细菌占到了肠道细菌的 90% 以上,而他们两者的比例将决定你是否会患上肥胖。当肠道类的后壁菌多于泥杆菌,就会更容易导致肥胖,因为后壁菌能够更有效的释放和吸收食物中的热量。
2013 年,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研究,华盛顿大学的科学家将肥胖者的肠道微生物提取出来,移植到一个苗条老鼠体内,这只老鼠会迅速长胖。而如果将经受者的肠道细菌移植到苗条的老鼠体内,这只老鼠会一直保持苗条的身材。肥胖的人群通过合理的饮食,通过减重之后,他体内的后壁菌比例也会下降。也就是说,我们其实可以通过饮食来改变我们肠道的微生物比例,从而改变我们的肥胖体质。我想微生物对我们的影响远远不止疾病,就像我们吃到有害的物质一样,我们的大脑并不知道我们吃了什么,但是我们的胃肠道的微生物知道,如果有毒食物在胃里,胃肠道就会告诉大脑这个东西有毒,赶紧吐了。如如果食物已经到了肠道,那么我们还可以通过腹泻来解决。
微生物一直在默默保护着我们,我们每一次的进食都不只是在喂养我们自己这一个生命,而是在喂养上亿个生命,毕竟它们唯一的食物来源就是我们吃下去的食物。之前说的老鼠求生的实验,其实还有一个对照组,那就是其中的一只老鼠,科学家对它的胃肠道进行了微生物的清除处理,它的胃肠道里干干净净,没有微生物,它会选择挣扎求生吗?实际上他选择了躺平等死。也许我们的求生欲不仅仅来自我们本身的身体,和微生物也存在巨大的关系。
最后我们来聊一聊药物的影响,抗生素对我们的肠道细菌有巨大的杀伤力,就像破腹产一样,很多时候我们是迫不得已的要使用,那就一定要按照医生的医嘱去合理的使用自己平常不要乱吃抗生素。如果我们的第二大脑真的出现了问题,也并不代表没有办法修复,我们可以通过饮食去补充益生菌,比如一些发酵的食物,酸奶、奶酪、醋,发酵的生鱼片等等。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