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4 月 22nd,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为什么企业太大就不能倒?一部电影看懂金融与房产的关系《大而不倒》

xuexiai

3 月 19, 2023

我国的存量防卫超过6亿栋,不是6亿套、6亿层,而是6亿栋。这是近日,在全国自然灾害综合风险普查新闻发布会上,权威部门负责人给出了数据。这个数据足可亏欠中国的房子早就够住了,而且还有大量的在建住宅正在路上。例如欠债2万亿还没有破产的某大爆雷已经一年半。保郊楼的口号喊得比早上好都勤快。但交流进度却始终一言难尽。项目里只有几个加起来还凑不齐一口牙的大爷,正在复工复产。
以上所述,来自某大业主的真实血泪体验。为什么某大不能倒?为什么一开年就掀起了还贷热潮?房子太多可能会引发怎样的危机?或许我们可以从一部金融电影大而不倒里找到些许答案。通过 08 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海啸,来明晰房产与金融相互作用的因果脉络。 2008 年中旬,次贷危机已经全面爆发,大有升级为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苗头。我们先来简单回顾一下次贷危机的形成。说白了,全因两质而生贪婪。一开始,美国房产市场方信为爱,商业银行还能保持克制,购房者需要经过风险过滤、重重审核,收入良好且稳定者才能拿到购房贷款,这就叫做优质贷款。但由于美国房价一路飙升,银行忍不住诱惑,很快便降低了标准。无论有没有收入,只要 4 个人就可以买房。不管是底层黑叔叔还是墨西哥移民,人手 3 张房产证打底。而放贷给穷人的购房款,便被称为自己贷款。银行完全不怕穷人还不起贷款。反正美国房价永远不跌,大不了把房一收,转手再卖掉。但人手 3 套房,银行觉得还是少了,跟不上华尔街之狼们嫖仓吸粉的速度。为了让穷人继续贷款买房,有个人才想出了一招害人。
听了大金融创新,把房贷合同证券化,包装成一款理财产品,也就是房贷债券,拿到市场的卖掉,换得现金后继续循环放贷,资金周转速度瞬间从单车变高铁。还没完,银行依旧嫌赚钱速度不够快,又在房贷债券的基础上包装出了一款叫做 CDO 的混合债券,把少数优质贷款和多数次级贷款包装在一起兜售。
这就好比在一点点巧克力里面混入一大坨狗屎,普通投资者根本难以辨别,因为看起来还挺诱人的。只有当你忍不住咬上一口,才会发现上当啦。 c d o 易经面世,华尔街各路人才犹如发现了新大陆,原来还可以无限套娃。混合包装,各种加杠杆骚操作都出来了。金融业变成了比贩毒还要暴利的行业。最关键的是,全世界的资金都参与进来投资和换杠杆。个人、企业、金融机构、国家主权财富基金。至此,美国房市便绑定了全球经济。
对次贷危机详细形成过程,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搜索乐哥说电影大空头那一期。 2007 年,次贷危机埋下的祸根开始疯涨,房贷断供数据超过了百万,银行回收了越来越多的房产投放到市场拍卖供大于求,房价因此迅速崩盘,泡沫破裂,房贷债券市场也随之一卸千里。投资的情绪恐慌,疯狂套现,投行首当其冲,遭遇现金危机,面临倒闭。
第一家要挂的投行贝尔斯登在华尔街岸实力排行老五,政府坐不住。如果贝尔斯登破产,恐怕会使得市场信心进一步溃散。所以财政部紧急牵头,让摩根大通收购了贝尔斯登。由于贝尔斯登持予了大量的金融有毒资产,尤其是等同垃圾的 CDO 占比极高,政府为其有毒资产提供了 300 亿的担保。不过这一局措并未能稳住市场,紧跟着华尔街第四大投行雷曼兄弟也挺不住啦。原因基本投上也是过度参与房贷债券市场。 CDO 暴跌造成了上百亿美元的缺口,但雷曼兄弟的 CEO 迪克弗尔德自觉见过大风大浪,认为政府还会出手硬说自己不缺钱,缺的只是信心。他们的财报好的很,只是被恶意做空。希望财政部长汉克保尔森能帮他和巴菲特牵个线。
保尔森又很高级的金融界人脉,因为他曾在投行之王高盛集团任职CEO,离职时还清仓了高盛的股票,获利 5 个小目标括弧美元。如今保尔森在财政部的工作班子全都是他的高盛任职 CEO 时期的下属,所以外界戏称美国财政部是高盛的财政部,这其实也是财政部的一大传统。
由于华尔街与美国经济寸此交函,历任财政部长基本都有在华尔街顶级投行当高管的经历,其中属高盛最为高产,历史上诞生过 4 个美国财政部长。反之,财政部长如果下了台,又会去华尔街打银行养老,循环往复。保尔森曾经也是想尽骚操作,避免政府监管的华尔街大鳄,他打死也想不到上岸从良的他还得回过头来填自己挖的坑。而政府刚刚救了贝尔斯登,绝不能再直接出手救雷曼。所以凡尔森只能仗着自己的老脸打给了巴菲特股神。巴菲特在金融市场的号召里,那可比美国政府都有面儿,要谁一柱擎天,谁就得一柱擎天。所以巴菲特出价自然很便宜。富尔德觉得太亏了,拒绝了巴菲特,结果没过两天,股价又跌了30%。富尔德倒也能坐得住,因为现在他还有 3 个意向买家韩国资本、美国银行以及英国巴克莱银行。首先来谈的是韩国资本,总裁建议急性子的福尔德在幕后旁听,等他们谈好了,福尔德再出面达成交易。韩国资本极有诚意,给的价格也很公道,唯一的条件必须得剥离房产相关不良资产。这倒也在情理之中,总裁表示可以接受。所以双方进展愉快。就在即将敲定之时,富尔德冒了出来,还是不甘心,不要脸的推销那些有毒资产,简直把对方当成了冤大头。结果弄巧成拙,韩国欧巴很生气,一甩脸就打道回国啦。雷曼股票继续狂跌,越来越便宜。这和一则重磅的资本消息有强关联。两房巨头鲍雷纳 750 亿的债务缺口。两房分别是房地美和房利美两大抵押贷款巨头,持有,担保了全美大部分的住房贷款资产。市场上的抵押贷款合同基本都要靠这俩巨无霸收。如果他俩倒了,市场流通性直接玩完。所以还没当选的奥巴马都放出了口风。两房必须要救,无救便是灭绝之灾。
果然,政府很快就宣布接手两行,花了 2000 亿血本将其国有化。但证券市场依然一片。还好雷曼兄弟已经数已经拓展边缘,股价跌到了热狗架。所以 B2 意向买家美国银行便开始了行动。只要能解决不良资产的问题,雷曼的百年招牌还是相当值钱的。美国银行期望政府也能像前两次救市那般,为他们收购雷麦兄弟提供不良资产的担保。
公众同样也习惯了政府给华尔街擦屁股的尿性,觉得保尔森最终一定会跳出来救市。尤其是保尔森在高盛捞了 5 个亿,民间船大沸沸扬扬大。如今他要是敢不救,高盛的竞争对手不就坐实了他是高盛走狗的身份。保尔森被气的不轻,除了情绪影响之外,再确实也说不过去。政府的钱本质也是纳税人的钱,雷曼的亏损是贝尔斯登的两倍都不止。所以包二森毅然放出消息,谁要是在给华尔街擦屁股,谁就是小狗。
美国银行方面一读到这个信息,对雷曼的火热收购兴趣瞬间降到了冰点。雷曼似乎只剩下最后一个意向买家英国巴克莱银行。但巴克莱银行比美国银行还要保守,所以保尔森最希望的还是美国银行能够收购雷曼。巴克莱也不拒绝。就像勾引者。保尔森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商量出了一个主意,干脆周末把这帮华尔街的大鳄都叫到美联储,弄进一个小黑屋。关门大鳄,让他们自己好好商量,如果不把雷曼的烂摊子解决,谁都别想出门。
周五晚上,各路大佬抵达了美联储商业银行,由摩根大通花旗的 CEO 领钱出席。而投行的老大高盛老二摩根斯坦利老三美菱证券都来起啦,全是老熟人。保尔森开门见山。雷曼只有两个钱在买家,但都需要第三方打政治担保,政府这次绝不会出手,不然你们下次都敢骑在政府头上拉屎。所以,你们兄弟之间评估清楚不良资产后,看看怎么众筹。好几个有业务矛盾的哥们就不干了,我们可是竞争对手。雷曼兄弟,要死就死,关我们。但保尔森换了狠话,如今真腐烂,摊子太多,管不过来。这次雷曼你们 b 区全都出力,谁要是不干?
让我明确一点,我们会记住任何没有帮助的人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不干也不行。大佬们加班加点盘算累慢的不良资产,美国银行是越算越不对劲,昨天评估才 300 亿,今天 700 亿都打不住了。如果没有政府担保,兜底就是把刀架在脖子上,美国银行也不敢收。可雷曼兄弟一旦破产,下一个就轮到老三美菱证券。所以鸡贼的美菱 CEO 立马偷偷勾搭了美国银行。雷曼快死了,救不回来的,赶紧买我吧,身体倍棒,还能生养。
美国银行突然发现,这个买卖好像很划算,因为美林的资产状况远远好于雷曼。于是雷曼就这么被抛弃。华尔森并不生气,因为巴克来银行的人一听他们在小黑屋开会,害怕雷曼被美国银行抢走,迫切表达了收购意愿。雷曼也有救了,条件和美国银行一样,需要第三方融资之下不良资产。而华尔街大鳄们商量了两天后,摩根大通的 CEO 终于率先妥协了。毕竟信心的多米诺骨牌一旦倒下就会不和,避免打连锁反应。而还贷浪潮就是市场信心崩塌的一个信号。没有谁能保证雷曼兄弟一倒,投资者的信心不愧就此。
崩塌。
你们中有多少人能投入10亿美元来阻止雷曼倒闭?我加入了。十亿。高盛将获得10亿美元。
商业银行一哥的带领下,大家纷纷把雪给放了。暂时敲定的方案是巴克来收购雷曼良好的银行业务。华尔街的银行们含泪愁下雷曼的很。有无资产迷中大佬以为中羽可以松口气了,但是当晚大英帝国的监管方就紧急叫停了巴克莱大这笔交易。为了英国金融局势能够保持稳定,更形象的理由是我不会引入你们的癌症。如此一来,就等于宣判了雷曼下周一必死无疑。而且政府得立马催促雷曼申请破产。要敢在股市开盘前宣布,因为盘中股价暴跌,极大概率还会导致美玲娜收购案失败。
虽然政府要求一家私人企业破产并不合法,但这已经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走投无路的福尔德只得申请了破产保护。百年投行毁于贪婪。不过敖尔森的见死不救倒是获得了媒体和议会的点赞。纳税人的钱终于不用打狗啦。但是,所有人都低估了金融连锁反应,因为雷曼的破产,把全球客户的钱都给冻结了,其中就包括了一众心如刀绞塔香港明星。人们恐慌了,既然在雷曼那里拿不到钱,那怎么能保证钱放在高盛和摩根斯坦利会安全呢?客户纷纷组团撤资,信贷市场完全瘫痪,股指断崖式暴跌,信心溃不可收。但事情还远远没有烂到终点。
OK,华尔森居然接到了通用电气 CEO 的电话。这就是美国最大的业绩版CEO。他们的营运现金流出现了大问题,原因竟然是炒房贷、债券,因为平时的利润都是从这儿来的。shit,我们把金融系统搞塌了,我取不出钱做生意,你明天连灯泡都换不上。保尔森头大如瓜,连通用电器都这样,其他的中小企业想都不敢想。然而,更大的危机接二连三的批下来。美国国际集团,简称 AIG 爆雷,资金缺口 800 亿都打不住。此消息一出,法国财长打了电话,几乎以刺人的口气警告保姆绝不能像处理人工难一样,让 AI 解债出问题。因为整个欧洲,来自全世界的银行都躺在了 AIG 这条船上。为什么这么说?首先, AIG 的资产规模很大。
我们今天早上乘坐的飞机。至少在市中心的aig建筑公司。艾格人寿保险公司,80岁。100万份政策,面值1.9万亿。数十亿美元的教师养老金。它无处不在。你想要太大而不能失败吗?给你。
所以必须全力救下EIG。政府数值 850 亿,接收 80% 股愤怒国有化。但如何在新闻发布会上向公众解释为什么不救雷曼, AIG 却非不可。因为 AIG 绑定了全欧洲乃至全世界的银行。很早的时候,就有聪明的银行已经意识到像 CDU 级别以上的混合债券非常危险,其中包含了大量的垃圾次贷。所以银行害怕承担下跌的风险怎么办?买巨额保险,兜底吃,不欠风险,对。
粗。
公司为这些东西投保。其中一个愚蠢到承担了几乎难以置信的风险。艾格。你会在愚蠢的事情上工作。当他们问我为什么这么做时?费用。数亿的费用。你认为房地产市场会继续上涨吗?但随后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房价下跌。可怜的混蛋,买了他梦寐以求的房子。抵押贷款上的捣蛋鬼用完了。他的付款增加了,他违约了。抵押贷款支持的证券库。艾格必须偿还掉期。所有这些,同时在世界各地。艾格无法支付艾格。破产当他们问我为什么它没有受到监管时,我该怎么说?没人愿意这么做。我们赚的钱太多了。你会努力的。我们赚的钱太多了。


保二森的脸都快被抽中了,说好不再擦屁股,可却擦了一次又一次。金融系统算是保住了,可又能维持多久呢?高森和摩根斯坦利也已在悬崖边缘。这世界没有任何一家银行能同时应对名下客户打兑现需求。可以无信用不,金融。信用的崩塌就是金融企业的破产。如果他俩再破产了,连锁反应会更加势不可挡。担心资金安全的人们会挤爆所有银行,直到全球金融系统崩塌为止,不能再坐实下去。纽联储行长蒂姆盖特纳想出了一个险招,让投资银行与商业银行合并。投资银行缺钱,商业银行的钱借不出去。两者一互补,就能解决眼下问题。但这么做有一个巨大的隐患。在以前的法案中,金融企业是不能混业经营的,商业银行只能吸纳守护存款,投资银行就是证券公司只能干中介拉皮条。如果他们合并,假以时日,恐怕会以几何级的速度成长为新的庞然大物。但以后的诗啦,眼前的麻烦已经烧到美貌。盖特随手画了几张纸牌,乱点鸳鸯谱,让高盛嫁给花旗,让摩根打通娶了摩根斯坦利。可难搞的是,他们互相就没有看对眼的盖特娜。没办法,又只能迁就这些被宠坏的大姑娘们,直接允许高盛和摩根斯坦利从投资银行转为商业银行。于是,高盛和摩根斯坦利都成了扩张速度巨人的综合性银行。
然而,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究其本质,还是因为不良资产在底层发力,由下到上层层传导,恶性循环。任职时间最长的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曾分析,房地产市场严重供大于求,才是导致房价崩盘大根本原因。最快的补救方法或许是政府出资把多余的房全给买,爬一把火烧掉,不让起流入市场。这个说法有点夸张,但确实要把多余的房给买了,等市场稳定下来再拿出来卖。可这些不良资产到底值几个钱?还真没有人能算明白。来不及细算了,只能拍脑袋。1万个小目标总得要的吧。这个数额有点大呀,国徽那里恐怕过不去。再细算一下吧。
11 万亿的住房抵押债券加3万亿的商业抵押债券,乘以 5% 的违约率, 7000 亿。就这么定。比如时间有限,保尔森和伯南克朝你的三叶子的提案就上国徽,你因为问题资产剥离计划,说白了就是大放水,拿现金换垃圾。议员们大眼瞪小眼就 3 页,你这分期买个苹果手机合同也不止 3 页。最后因为文案太短体验被否。但保尔森并没有放弃 setting 团队,通宵加班写文案,把 3 页纸优化到了 100 页。而且左右拉票,不管是自己这边的共和党还是对头民主党。保二生找到洛佩西一套天主教跪田利益。
我去。我不知道你是天主教徒。我恳求你不要把这个炸了。这是一次糟糕的会议,但我们需要在这件事上团结一致。
没想到民主党真的支持了保尔森,反倒是共和党投了不少反对票,所以议案仍然没有通过。保尔申还是没有死心,继续改善不良资产收购计划。可过程中却发现,他们忽略了一个致命点。就算国会通过了计划,收购不良资产至少需要 2 个月,时间上根本不允许。现在市场的癌症死信心垮了,经济一坛死水。银行不敢贷款,老百姓不敢花钱。本想一次性解决问题,把不良资产都给买回来,调节成供需平衡的状态。但这个方法太慢了,只能退而求其次。
还有什么快的方法?一位下属提出资本注入政府,直接入股华尔街的银行,让他们有底气去放贷。在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政府一篮子将银行收归国有,岂不是颠覆国本?再说了,那些野关的华尔街资本家会打一码?这么一盘算,当下真是一点办法都没。在博南克的劝说下,保尔森只能提交了政府组织的新方案。不知道是不是这次花的钱少,国会竟然秒过。不过执行这个计划难度也不小。要怎样让这群贪得无厌的大鳄乖乖配合呐?保二生准备先利诱再威逼。又是将 9 条大鳄请进了小黑屋。开门见山。政府注资买优先股,只说没有投票权的股东投 5 年,利率5%,其后为9%。你们拿到钱,赶紧借出去,激活信贷,稳定银行存建信息。
CEO 们立马想到的问题就是,政府要是进来,我们高管加总工资发个奖金,那不还得你们同意?盖特娜回答薪酬待遇还是你们自己定,除了一些减免税额会有所限制。只要把钱还回来,政府一退出,你们的企业还是你们自己做主。其实暂时注资对于入不敷出的投行算是利好,但对于个别不差钱的商业银行就不算好事。富国银行就不想要钱,但不要也得要,在座的全都得拿。因为不拿钱的银行相当于给市场传递了信号,这家银行连政府都救不活了,主户一定会把他挤兑的破产。富国银行 CEO 极大,这是在威胁我们。保尔森没有否认,对,就是威胁。你还拉了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的主席一起威胁你,有种就别签合同,看看你的业务明天还能不能看。于是乎,在保尔森的威逼利诱下,大额们纷纷签字妥协,其实也算不上多委屈。白白给钱让政府当几年股东而已。
也许是我们只要加强对他们如何花钱的限制。去臭味的东西。走开。对它施加更多的限制。他们不会接受的。正如我们所知,他们几乎摧毁了美国经济。但我们不能限制他们如何使用我们给他们的一千二百五十亿美元,因为他们可能不会接受。
各大银行同一注资的消息一经发布,道琼斯指数瞬间暴力反弹。保尔森和博南克终于松了一口气,他们期盼着这笔钱能够重建信贷市场。但他们还是过于乐观。大多数银行依然选择了控制风险,并没有把钱贷出去。失业率继续飙升,超过了10%。数百万的家禽因丧失抵押品赎回权而无家可归。一直到 2009 年,动荡的市场才趋于稳定。最大的几家银行赶紧赎回了政府购买的优先股,以便给高管们避税,补发奖金。在 2010 年,华尔街的薪酬支书就创下了 1350 亿美元大新纪录。越折腾越有钱,反正全是纳税人的钱。前 10 家银行的资产已经占到了全美银行资产的77%,他们都被称为大而不能倒。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