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30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大问题:躺平时代,卷还有意义吗?

xuexiai

3 月 20, 2023

关于躺平和内卷开题,咱们就不用多说了,大家都知道什么意思,什么背景,简单说,我们。当然每个人都渴望更好的生活,都渴望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从此走上人生巅峰。为此,我们需要积极行动。可是问题在于,积极行动就能换来更好的生活吗?或者积极行动能换来多少更好的生活?积极行动还是值得的吗?有些人就选择加倍努力奋斗。当然也有些人把这个选择称作内卷,说我不跟你们卷,我卷不动。
我选择躺下休息。当然,躺的方式有很多种,有的选择过一种低欲望的生活,有的家庭条件不错的,就选择过成天吃喝玩乐的享乐生活,有的成天打游戏,有的就成天读哲学去了。当然,肯定也有人批评说躺平是懦弱的表现。如果你觉得自己的处境不够好,你得积极心痛去谋求改变。你不是躺地上彻底摆烂。好开题就不多说了,咱们也不是个视频节目,咱是个哲学家开会的节目。其实躺还是卷,是出世还是入世,这不单单是发生在最近这些年的问题,而是自古以来,自人类有文明以来一直都有的大问题,它是个哲学问题。对于这个大问题,我们今天将会邀请 6 个哲学派别对此进行回答。我们来看看从这些过往的大哲学家的思想里面,能不能为我们今天的生活带来一些启发。
6 个哲学派别分为躺派和卷派。躺派的代表是主张一种低欲望生活的犬儒学派,主张一种快乐主义的伊比鸠鲁学派,以及主张内心平和的斯多格学派。卷派来代表示主张劳动唤醒自我的德国哲学家黑格尔,主张大拒绝的德意美籍哲学家马尔库塞,以及主张自我实现的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最终,你来品一品,到底是躺拍赢了,还是卷拍赢了?他们中谁对这个大问题的解答更为合理。好,下面进入会议正片。首先有请党派代表犬儒学派出场。
而这个所谓的犬奴主义者,你可以把他们理解为古代的嬉皮士,他们主张过一种低欲望的极简主义生活。而这里的极简主义可不是我们今天很多小资讲的那种装修风格或者穿搭上的极简主义,而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低欲望。犬儒主义者们大多都是衣衫男女,于从不洗澡,四处流浪,鄙视一切世俗的物质和文化上的享受,可以说是躺平的不能再躺平了。犬儒学派里面的一个最著名的哲学家叫做蒂欧根尼。蒂欧根尼这哥们成天在雅典街头游荡,一身破破烂烂的,衣不蔽体。他自己住在木桶里边,所以史晨蒂优根尼是木桶哲学家。我们要知道,犬奴主义者过这种低欲望的生活,并不是因为他们穷啊,买不起漂亮衣服,住不起大house,所以就彻底摆烂。不是的,他们是主动选择这样的生活方式的。
犬奴学派中有不少人本来家境是很富裕的,比如迪欧根尼的弟子叫做克拉特斯,他是个超级富二代,他继承了一大笔家产。后来他把这一大笔财富全都捐出去了,自己去雅典拜师。狄尤根尼就成了犬儒学派的哲学家了。为什么这些赢在人身起跑线上的人,还要选择躺平,过一种低欲望的生活呢?这就要从犬入学派的哲学说起了。在这里,我们就不得不引入古希大哲学家非常关注的一组哲学概念,那就是自然与习俗。 faces 和normals。简单说就是哲学家要追问哪些东西是出于自然,本来就是这样的,而哪些东西是人为约定出来的,也就是出于习俗。自然的东西是普天下都一样的,是普世的。比如这个人饿了要吃饭,这就是自然的。因为你不吃饭就会饿死吗?至于到底是吃兰州拉面,还是意大利面,还是烤牛排,这些具体的吃法,都是人为禁锢出来的,都只是习俗。
基于自然和习俗的 2 分,也就对应衍生出两种需求,也就是必要的需求和不必要的需求。出于自然,而不必要的需求,出于习俗的约定。比如我饿了想吃饭,这就是必要的需求,对吧?我不吃饭的话就会饿死。要满足这种必要的需求的话,我喜欢吃什么就直接去吃就好了。比如我发自内心就特别喜欢吃麻辣烫,我就直接去吃麻辣烫好了。可是为什么有些人非得花人均 2000 元去吃米其林三星呢?这个米其林三星从自然的意义上,真的比麻辣烫更好吃吗?其实并没有。
米其林三星的作用就在于你可以拿它拍照发朋友圈,让别人觉得你好有钱,好有品位,纷纷给你点赞,从而赢得声望与地位,对不对?而这在权如主义者看来,就是不必要的需求。我们应当放弃这种不必要的需求,这些都是卷出来的假需求。再比如,我们需要有房子住,对吧?这是一个必要的需求,否则我就没地方睡觉。但是你是自己租个小公寓,还是买下一个大house?这种分别只是习俗的分别,都是虚假的,都是卷出来的。你看人家迪欧跟尼就直接住在一个木桶里面,所以史晨木桶哲学家这样住起来还方便一些。如果要搬家,随时机通跑路。
大家要知道,我们的生活为什么有这么多焦虑、这么累,就是因为我们被这些人为卷出来的不必要的需求所绑架了吗?这些不必要的需求,说到底,对财富和名望的需求,这些需求根本不是自然的。只是你觉得消费这些东西,能够让别人高看自己一眼,但却把自己搞得很累。比如,本来我们这个小日子过得好好的,有吃有喝的,这就挺好的。但是社会风气突然就变了,这个小日子过得好,不是真的好。我们要努力,要奋斗,要追求成功。要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从此才能走上人生巅峰。
为了当上总经理,出任CEO,我们从小就要不停地做题,报各种补习班、培训班,成为做题家。为了事业成功,我们首先就要考上好的大学,为了考上好的大学,我们首先就要考上好的中学,就要考上好的小学,就要进入好的幼儿园等等。反正我们从小就是这么卷到大的。
如果我们扪心自问的话,这些做题、报班、当上总经理、出任CEO,真的是我们发自本性热爱做的事情吗?不是我们就是为了卷而卷嘛,这并不是自然的事情,这只是人为建国出来的社会风气。必要的需求是自然的,不满足这些需求,你就活不下去。但不必要的需求只是来自于习俗的约定,不满足这些需求,你依然能够活得下去,反而会活得更自由自在。而权术主义者追求的恰恰就是这种自由自在的状态,权重主义者恰恰就是要通过悬置掉对于财富和名望的追求这种不必要的需求,来实现一种自由自在的人生。地优哥,你就认为一个明智的人应该只去满足那些自然的需求,也就是要把自己的欲望降低到自然的水平。这样你反而能获得一种不被控制的自由自在的感觉。
大家想想是不是这样?如果你的幸福是取决于人为约定出来的那些卷出来的需求,你是否幸福充满变故的对不对?因为他是不自足的。他取决于别人怎么看你,取决于别人是否给你一键三连。这样就活得很累对不对? du 问题经常在雅典市中心活动,它势力范围和苏大力有点重合。
迪欧跟您成天在 CBD 拉住那些行色匆匆的卷王们,质问他们你们每天卷有什么意义吗?我们怎么来分辨一种需求,是自然的需求,还是卷出来的不必要的需求?你只要问自己这么一句话如果不这样,我会不会少块肉?如果不会少块肉,它就是不必要的需求。比如如果我在朋友圈里面不给老板点赞,会不会少块肉?并不会。所以给老板点赞就是不必要的需求。再比如,如果不给女朋友买生日礼物,会不会少块肉?并不不会。所以给女朋友买生日礼物就是不必要的需求。
u 跟你追求的自由自在的生活,其实也就是一种自足的生活。就是我的幸福,不需要取决于别人的评价,我自己就能掌控自己的生活。据说低优根尼还在雅典街头当街做手艺活,当然这是个行为艺术了。低优根尼以此来表达能自给自足的,绝不麻烦别人。全国主义者主张只满足自然的需求,主张回归自然,其实也就是主张要回归本心。我们都知道自然这个词,古希大语是faces,它既有自然的意思,也有本性的意思,这和英语中的 nature 是一样的。所以权如主义者追求一种自然而然的生活,其实也就是按照本心去生活。你心里面怎么想的,就是怎么说怎么做,不要虚伪,不要装,这样就能摆脱世俗眼光的羁绊,活得潇洒自在。
据说有一次,年轻的亚历山大帝慕名来拜访迪欧根尼,亚迪欧根尼正坐在木桶里面晒太阳。亚历山大说我就是亚历山大,你有什么请求,我一定能为你办到。第一个问题就回答。说年轻人,我的请求就是请你让开,不要挡住我的阳光,对吧?就是这么放荡不羁。地中海,世界权力最大的人也不放在眼里。狄格尼不单单是鄙视 8 届领导干部了,他鄙视一切文明的成果,认为什么艺术、数学、听文学等等研究都是没有必要的,对这些知识的学习也都是卷出来需求,根本没有必要为学这些报班。好。最后总结一下犬儒学派的主张,由于自然和习俗的二分,全主义者讲求要回归自然,摒弃习俗,也就是要悬置掉那些基于习俗而卷出来的不必要的需求,而只满足那些自然向的必要的需求。主张回归自然,回归本心,过一种低欲望的生活。你觉得犬戎主义的主张有道理吗?好,介绍,完全如主义。接下来我们来介绍一臂鸠炉主义。
伊毕救鲁学派主要的代表人物有两个,一个就是学派的创始人伊毕救鲁。他是生活在希腊化时期,但是他本人的著作基本上已经意识了。所以伊毕救鲁主义的思想很多是通过生活在罗马共和国时期的传人卢克莱修在他的著作悟性论里面获悉的。当然我们这里也没必要纠结到底哪些思想是义必咎卢的,哪些思想是卢格来修的。我们这里统称 1: 9 卢主义。
1: 9 卢主义。他和之前我们介绍了这个犬儒主义就很不一样,这个犬儒主义很愤世低俗,讲究过一种境遇的生活,把自己搞得苦哈哈的。而 1 必救助主义正相反,它主张一种享乐主义。当然了,享乐主义这个词不好听,好像是个贬义词,我们这里就把它叫做快乐主义。
为什么 1: 96 主义会主张一种快乐主义?诶,我们还是要先把他们的哲学理念给搞懂。我们今天介绍了希腊话时期的这三个古典躺平学派。从犬儒主义到 b 街卢主义,再到后面要介绍了斯多哥主义,他们的躺平指数是逐渐下降的。 1B 救助主义虽然也很躺平,但是他躺的没有犬儒主义平。 a 为什么?这还是要从两派对于自然 faces 的理解的不同说起。在犬儒主义者那里,自然更多是一个否定性的名词,自然没有什么实质,更多是用来说什么,什么不是自然的。所以就显得群众主义特别虚无,啥事都不是自然的,都是虚假的,对不对?而在 e b 救助主义者这里,自然是有实在内容的。因为 e b 救助主义者算是前现代时期的科学家,或者叫做自然哲学家,他们对大自然如何运作是有一套理论的。 e b 救助主义的自然哲学就叫做原子论。
啥是原子论? EB 95 的原子论是继承自更早的自然哲学家德摩克里特古希腊人讲的原子,跟我们现代物理学讲的原子不太一样。 EB 救乳的原子是指不可再分的物质微粒,是哲学上抽象出来的一个产物。但是现在物理学通过做实验发现,原子还是可以再分的,对吧?还可以再分成原子核与核外电子。但是 EB 95 的原子还是和现代物理学讲的原子在理念上是相通的。万事万物都是由物质威力构成的,包括我们人也和万事万物一样,都是由原子构成的。万事万物的生命和运动都是原子互相碰撞的产物,这里面并没有什么神仙或者精灵在里面,对不对? EB 95 自然哲学就很唯物主义,对不对?确实, EB 95 就是古典世界里面最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之一。马克思当年的博士论文就是关于 1: 9 主的原则论。
答。可以想见, 1: 9 主的唯物主义对后来马克思自己思想的发展肯定是有影响的,对不对?好,基于这种唯物主义能够推导出什么在伦理上的结论,第一点就是克服对死亡的恐惧。诶,为什么要克服对死亡的恐惧呢?你想啊,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多的焦虑不安啊,其根源就是来自于对死亡的恐惧吗?总觉得自己终有一死,生命是有限的,很焦虑。想要在有限的生命里面要卷一卷,要当上个总经理,出任个CEO,在这有限的一生里面要卷出个花样出来,对不对?这一切的焦虑都是来源于对死亡的恐惧。而伊比救汝的哲学就是要教导你死亡不值得我们去恐惧。伊比救汝主义者是通过两个论证来论证出死亡不值得恐惧的。
第一个论证是伊比救汝做出的伤害性论证。据说很多人惧怕死亡,是惧怕死亡对我们的伤害,但其实死亡并不会伤害我们。为什么这么说?要么我还活着,我活着的时候,死亡显然还没有到来。因此死亡显然不能伤害到我。要么我已经死了,我就不存在了吗?我就不能感觉到任何东西了。所以死亡就更不可能伤害到我了。所以结论无论我是活着还是死了,死亡都不可能伤害到我。所以我无需畏惧死亡。
这是第一个论证伤害性论证。第二个论证是由鲁克莱修做出的,我们把它叫做对称性论证。据说我们死了以后和出生之前的状态是完全对称的,我不存在。请问你有为自己在出生之前不存在的状态而感到担忧和惧怕过吗?从来没有,对不对?从而道理你为什么要惧怕自己在死后不存在的状态呢?这两个论证还是很难反驳很雄辩的,对不对?归根结底,之所以死亡不值得恐惧,是因为义必救助主义者是唯物主义者。
唯物主义者怎么会惧怕死亡呢,对吧?我们本来就是一堆原子聚合而成,死亡就是本来聚合在一起的原子散开来而已。这就是自然现象,没什么好恐惧的,对吧?我们生活中有很多人宣称自己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结果自己还特别恐惧死亡,这就是假的唯物主义者吗?好,当我们克服掉对死亡的恐惧以后,接下来会推导出什么?当你像 1B 救助主义者一样,保持着一种生死看淡的态度,这一辈子要做的就是及时行乐呗。这就是所谓的快乐主义。
EB 救助主义者认为快乐就是人生的意义,人生的目的就是要去追求快乐,对吧?生死看淡以后也没什么好焦虑的,反正再怎么折腾,这个小河才是你永久的家,那就没必要非得在活着的时候要卷出个什么花样出来了。做人最重要的就是开心,对不对?但注意 e b 救助的快乐主义可不是那种肉体上的纵谕,而不是那种大鱼大肉 90 肉鳞荒淫无度的快乐主义。很多人对 1: 95 的快乐主义的误解都在这里。人家一臂救鲁是怎么定义快乐的呢?快乐就是身体的无痛苦和灵魂的不受干扰,而追求那种直接的、强烈的、感官上的快乐。它就存在着一种快乐主义的悖论。你越去追求他,等他到手了,反而就没那味了,剩下的就只是空虚。这种直接的快乐,虽然来的快,去的也快,是转瞬即逝的,对吧?正所谓纵于一时爽完空惆怅。而且沉溺于这种直接的快乐,反而会造成痛苦。比如暴饮暴食,虽然能够带来这种直接的快乐,但是这往往也会导致疾病,反而不利于身体健康。所以, e b 就如讲究的快乐主义,反而是要讲究进行一定程度的拮据的。
在解育这一点上, e b 救路主义和犬儒主义是有点像的。但是不同的地方在于,犬儒主义是为了节育而节狱,而 e b 救路主义则是为了享受更大、更持久的快乐而劫狱。在 e b 救助主义者看来,真正值得追求的更大的、更持久的快乐,是一种灵魂上的快乐,也就是一种灵魂上的安宁的状态。大起大落的感官快乐往往会带来更多的痛苦,反而淡泊宁静的灵魂状态是持久的快乐之源。而想要实现这种淡泊宁静的灵魂状态,这就需要哲学家世的理智与审慎。所以学习知识,探讨学问,这种哲学家式的沉思的快乐,才是一种真正持久的快乐。所以 EB 鲁主张的快乐主义是一种哲学家式的快乐主义。这一点是 e b 救路主义和鄙视一切晋升文明的犬儒主义比起来显得不虚无的地方。而且 e b 救路主义者,他也不像犬儒主义者那样完全放浪形骸,对他人的感受不管不顾的。
EB 金融主义者是讲究社会契约论的,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签署这样一个社会契约。每个人都有权追求自己的快乐,但是你追求你的快乐,不要妨害到别人追求他的快乐。比如你说你以杀人放火为乐,这在 e b 救助主义者看来不行的。你违反了社会契约,你追求这种快乐,妨害了别人。而 e b 救助主义者追求的是你happy,我happy, everybody is happy。
AB 救鲁创立 EB 救鲁学派的时候,他在雅典郊区买了一栋花园别墅,成天和当时的摇滚青年在这里面探讨人生和哲学。所以 EB 救助学派也被人叫做花园学派。我们刚刚说了, e b 救汝崇尚淡泊宁静的灵魂状态,因而 e b 救汝的花园学校以简朴的生活方式著称。中日粗茶淡饭,吃着有机食品,高朋满座在小花园里面,一起探究自然之道。正所谓丝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街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倾月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暗读之劳行。对吧?就是这么一帮哲学家,远离CBD,远离电磁场,远离陈潇,你们爱卷去吧,我们已经看淡了。我们漫步在晨邦的边缘,探究自然,悠游而活。
好,总结一下 b b 救助主义者的主张,由原子论的自然哲学。这种唯物主义的自然观推导出了不惧死亡,由生死看淡,就推导出了快乐主义。而这种快乐主义主张的是灵魂的快乐,远离城市喧嚣的哲学。沉思,才是一种真正的快乐生活。你觉得一必救路主义者的说法有道理吗?好,介绍完一必救路主义,接下来我们来介绍斯多哥主义。在这里插播一段节目,说明咱们。大问题系列节目典型的形式就是哲学家开会,一起来探讨和争论一个大问题。所以我们并不仅仅是科普或者哲普一些哲学家的观点,我们也想听听你对于大问题的看法。你是否认为节目中介绍的观点成功的回应了本期大问题?或者你可以发表你认为更好的回应方案?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大问题dialectic,发送糖卷之争,即可收到本期大问题节目的文字版。这也方便你通过文字阅读的方式参会。我们邀请你同哲学家们一起参与到对答问题的研讨会之中。请突出你的一票,并在研讨会中发表你对于答案问题的看法。好,参会说明就介绍到这儿,我们继续下半场的会议。
斯多克主义的躺平指数比前两个学派稍微缓和一点。如果说犬儒主义的躺平指数是三颗星,属于是全身躺地上的话。而 e b 救赎主义的躺平指数就是两颗星,属于是半躺。斯多格主义的躺平指数就是一颗星,属于是躺着卷。诶,这话怎么说呢?这个斯多格主义,它并没有主张要躺地上,完全开白。这个斯多格主义是可以允许你去卷的,但是关键在于,甭管你是躺着还是卷着,你都得保持一颗平和的心态。哪怕你去卷,你也得平和的卷。
hello 规矩先介绍一下斯多哥主义的哲学。先把理念搞懂,然后我们就能推导出斯多哥主义的伦理主张了。说起斯多个主义的哲学理念,还是首先要从它对自然 faces 的理解说起。我们之前说了,伊比鸠鲁的自然哲学,就是万事万物都是由原子构成的,这就是一种唯物主义的自然观。但是斯多哥主义的自然观,它并不是唯物主义的,而是一种有神论自然观。在斯洛格主义看来,宇宙有两种原则或者两种东西构成,一种是积极的形式,一种是消极的纸料。消极的纸尿就是水火土气这种物质性的元素。而推动这些消极纸料生命运动的,就是积极的形式。这种积极的形式就是神,是一种抽象化的神,它不是像当时流行的西大龙马神话里面那种人格化的神,而就是一种抽象的宇宙精神或者宇宙规律、宇宙命运。神就是大自然本身生灭运动的原因。所以斯多格主义的自然观就是一种泛神论式的自然观。神内在于大自然之中,神就是大自然。在斯多克主义看来,神或者宇宙精神推动着水、火、土、气这种治疗元素生命运动,而这四种基本治疗元素又是相生相克的,而宇宙中的万事万物都是这四种元素相互混合和转化的产物。
宇宙首先诞生于一场大火,向下运动,凝聚成了气、水和土。这些元素向上运动又从土转化为水和气,最终又附归到一团大火之中,整个宇宙最终又会在这场大火中毁灭殆尽,然后宇宙还会重生。再经历这么一轮水火土气相生相克的进程,再毁灭,再重生,如此往复。这是一个无尽的永恒轮回的过程。而这个永恒轮回的过程,早已经被神或者宇宙命运定好剧本了。宇宙大师按照这个剧本循环往复。而我们人是宇宙大剧本中小小的一部分。我们生活中的一切都已经被这个宇宙大剧本所决定了,我们什么也改变不了。你看,有斯鲁国主义的这种泛神论式的自然观,就推出了一种宿命论。这种说宇宙有它自身的大目的大蓝图、大剧本。宇宙中的万事万物的运行,都被宇宙大剧本所决定了。包括我们每一个人生的所有糟记都被决定了。我们比起这个宇宙,大势是很渺小的,是很无力的。正所谓天晴有常,不为姚存,不为劫王。我们只能被天意所决定,我们改变不了天意。
那么,在这种宿命论的哲学下,斯多克主义又会主张什么样的人生态度呢?那就是随遇而安嘛,对不对?你想嘛,你人生中的一切遭遇,早已经被一种宏大的宇宙力量决定好了。那你还折腾什么呢?自我奋斗抵不过宇宙的形成。无论你怎么做,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最终到底会不会当上总经理,这都已经被决定了。该来的总会来,不该来的你求爷爷告,奶奶也不会来。
所以4、德国主义会教导我们要接受命运的安排,无论结果是好是坏。大家知道,斯托格学派的代表哲学家里边既有位极人均的罗马皇帝马克奥的刘,这是西方哲学史上唯一一个皇帝哲学家。斯洛克学派里面也有西方哲学史上唯一一个奴隶出身的哲学家艾比克泰德,他的腿还被奴隶主打断了,是一个残疾人。奴隶。你们看啊,社会地位最高的人和社会地位最低的人都是斯多格主义者。小马当上了皇帝,小艾成为了奴隶,他们都接受了命运的安排。细心的朋友听到这里,可能会发现里面一个问题,就说里斯多克主义,一方面主张一种宿命论,说人的一切遭际都已经被命运决定好了。可另一方面,你们有教导人们来选择接受一种斯洛格主义的人生观,要学会接受命运的安排。这是不是有点自相矛盾呢?对不对?那你还宣扬什么斯洛格主义呢?既然一切都是被命运决定的,那无论接不接受斯洛格主义,该咋样还是会咋样,对不对?虽然斯洛格主义是讲求素命论的,但是他们还是承认人是有一种自由的。但是这个自由并不是那种能够改变命运必然性的自由。人的一切遭际都被命运决定了,这是颠扑不破的斯多哥式的自由。在于你要去认识到这种被命运决定的状态。
如果你知道你是被命运决定的,你就是自由的。如果你不知道你是被命运决定的,你其实是不自由的。所以斯多克主义哲学家塞内卡说过知道的人被命运领着走,不知道的人被命运拖着走。如果你不知道你是被命运决定的话,以为没有必然性,一切皆有可能,以为靠一个人的自我奋斗就能改命,到头来你发现没能改命,你整个人直接就崩溃掉了。这就是被命运拖着走了吗?该发生的事注定会发生的。问题就在于,你是早已就认识到这一切。于是到头来,无论结局是好是坏,你坦然接受命运的安排,还是一开始并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到头来却呼天跄地,大惊小怪。
17 世纪的荷兰哲学家斯宾诺沙有句名言自由就是对必然性的认识。很多人不能理解斯宾诺沙这句带有背谬性的话,但是你放在斯多克主义的语境下就很好理解了。我们改变不了必然性,但是我们可以去认识必然性。当我们认识到这种外在的必然性以后,我们的内心就会获得一种伦理上的安宁。所以,斯多克主义的最终的伦理落脚点,并不是我们外在动作上的躺平,而是我们内心要保持一颗平和的心态。
思国主义并不是让你完全躺着开白,什么都不做,因为你去卷,比如努力去当上总经理,这也可能是命运的安排。问题并不在于你到底是躺着还是卷着,问题的关键在于内心的平和。哪怕你去卷,你始终也要一颗平和的心态去卷。你始终要知道,最终的结局是改变不了的。你需要做到的就是宠辱不惊。如果命运最终没让你当上总经理,那你就坦然接受失败。如果上面已经决定要你来当总经理,你也没什么好高兴的,顶多也就是念两句诗而已。要知道,人希望越大,失望也就会越大。所以你做事的时候就不要抱有什么希望。就好像你去追求一个女孩,一开始就不要幻想和这个女孩能够达到一种终极的契合的状态。你还信了个什么吸引力法则,成天搁那唱响我要是和他在一起,以后我和他婚房的床单用什么颜色,搞得你满心期待的。别这样。你要追她,就去追她,冰冷无情的追她。如果到头来没追到吗?如果真的追到了,你也只是微微一笑,绝对不愁。
所以,斯罗格主义并不是要教导我们不去做事了,而是不要上头。你做事就做事嘛,尽人事听天命呗,上什么头嘛,对不对?要知道,一个容易上头的人,他的心境就跟过山车似的,没完没了的。前一天还是糟糕,是心动的感觉,后一天就是满地打滚,浑身抽搐了。说的。所以说回来,斯图克主义的关键词是内心的平和。哪怕你去卷呢,你也是平和的卷着,平和的加着班,平和的领年终奖,平和的和女朋友约会,平和的和女朋友亲热。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和,内心没有丝毫的波澜。斯罗格主义要修炼的就是克服内心的波澜。不仅是要克服对成功抱有期望这种波澜,还有一种波澜也要克服。
愤怒的情绪,对吧?很多人就容易发怒,脾气暴躁,经常容易坏事,对不对?塞内卡专门写过一本书,名字叫做论愤怒,教人们遇事莫生气,不要对别人发火。当然,这并不是说斯勒国主义者都要成为怂包。塞内卡的意思就是,如果有坏人对你不好,欺负你的话,你为了杜绝别人的恶行,当然是可以惩罚他的。但是问题在于,你惩罚他的时候,不应该是出于内心的愤怒,而是为了达到一个理性的目的,对吧?这就是我们所谓的战术性发火。你可以装作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但其实你的内心一点也不生气,甚至有点想笑。
总之,斯图克主义就是要培养我们内心的平和。有人就问,怎么样培养这种内心的平和?这还是要回到斯多尔主义的自然哲学的。你要用宇宙的视角来看待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对吧?你想宇宙从 138 亿年前的一个起点爆炸出来,这个宇宙一直膨胀到今天。按照热力学第二定律,这个宇宙最终又会归于热气,对吧?你没事就去仰望星空,或者多看看宇宙的纪录片,哪怕你去多看看咱们这个大问题频道,上一期和上一期的视频就是关心宇宙和外星人,对吧?月薪 3000 的我们最喜欢关心这些宏大的话题了。正所谓寄附游于天地鸟,沧海之一粟哀无声。至细欲现长江之无穷。兄弟们,等你仰望星空,关心完宇宙和外星人以后,这时候你再回过头来看待自己月薪 3000 这个破事,你就会发现,这和整个宇宙最终会归于热迹比起来,这些破事都不是事了。好,最后总结一下四罗格主义的主张,由于泛神论的自然哲学,推演出了一种宿命论。而四罗格主义修炼的就在于要认识到这种命运的必然性,坦然接受命运对自己的安排,无论是好是坏,都要保持内心的平和。介绍完斯多个主义古典躺平三派的观点,我们这里就全部介绍完了。这里我还需要补充一下古典躺平三派的时代背景。按道理这是应当开启之后说的,但是我担心一上来跟人上历史课,有点不明所以。不过我们现在介绍完他们的哲学思想以后再说,大家就好理解了。为什么古典躺平三派都会集中出现在希腊化时期,为什么在之前的古典希腊时期就没有出现明显的躺平思潮。我们要知道,这个所谓的西大化时期,就是指随着亚历山大创建的马其顿帝国的扩张,包括后来的罗马帝国的扩张,西大文化传播到了整个泛地中海地区,这一方面导致了希腊文化的广泛传播,另一方面也导致了希腊文化的衰败。
这怎么说?要知道此前的希腊的政治结构是承邦制 city state,一个城市,一个独立的国家。比如雅典,就是个典型的独立承邦,有点小国寡民的意思。那个时候承办里的公民是成人同构的,也就是公民的日常生活与承办的政治运行是高度结合的。雅典公民都知道我是雅典人,我生活的意义就在于参与雅典的各种大事小情,上到公民大会,下到去剧院去欣赏西大悲剧。我的生活是和城邦的政治生活是高度绑定的。所以那个时候我们看苏格拉底在雅典街头跟人聊的什么话题,都是什么国家大事,什么国家的正义,战士的勇敢。这倒不是苏格拉底瞎操心,而由于当时的成人同构的生活方式造成的。但是随着西大化时期的到来,成人同构的结构被打破了,人们从小国寡民的处境中突然进入到一个大敌国里面。对吧,我们的小世界被打破了,世界之墙坍塌了。我才发现以前我生活中那些习以为常的事情,竟然不是天经地义的。所以这就有了之前我们提到的自然和习俗的二分的。
世界之墙坍塌了以后,我发现自己和大世界之间有一种深深的隔离,感觉这个世界与我无关,现在在这么一个大帝国里面,国家大事可能也轮不到我说话了,我就发现自己在政治上无所附着,我在里面没有参与感。既然这些国家大事我都无法改变了,那我就只能追求内心的小确信喽。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在西大化罗马时期会集中出现这么一些躺平哲学。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