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4 月 22nd,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全国6000万人已上瘾!一级致癌物却被包装成网红零食,用人命堆起的千亿资本帝国!毁容、失明,槟榔屡禁不止的真正原因

xuexiai

3 月 23, 2023

他们被割掉舌头,被切去牙床,狰狞的手术伤疤撕裂了他们的脸庞。癌变的噩耗宣布着他们的死亡。他们曾经都是槟榔的痴迷者,是那颗黑色的果子将他们带入了病魔的深渊。 2013 年,一篇名为槟榔王国中的哥脸人译文横空出世,轰动全网。伴随着文章被熟知的还有中国 VI 千多万槟榔成瘾者,以及他们被反噬的人生。一时之间,人们开始重新审视槟榔这个使人上瘾的阮性毒品。 2019 年,湖南槟榔协会曾经下发过关于停止广告宣传通知,要求所有槟榔相关企业在全国范围内停止广告宣传活动。可仅仅两年后,槟榔广告又一次回魂。这次是盯上了全网热播的脱口秀节目吐槽大会。 1 类致癌物却被当作普通零食来卖,一次次被声讨,却又一次次奇迹般的死灰复燃。槟榔产业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今天咱们就来聊聊这背后的故事。
槟榔是棕榈棵植物槟榔树的果实,原产地在马来西亚的热带雨林当中,如今主要分布在亚洲的印度尼西亚、孟加拉、中国、缅甸、泰国、菲律宾、越南、柬埔寨等国家。而印度目前是世界第一大槟榔产出,国产产量占了世界槟榔总产量的一半。关于槟榔,最早的记载可以追溯到公元前 900 多年前,也就是距今 3000 多年前。以前,古印度诗人马可在他的诗歌中描述了士兵吃槟榔、喝椰汁的场景。大约在西汉年间,槟榔传入中国,当时槟榔还是地方官员献给朝廷的贡品。西汉文学家司马相如的向林附中记载流落须臾,人贫病履。人贫指的就是槟榔树。后来,西汉大文学家佐斯在其著作无都妇中写道槟榔无柯,耶烨无音。这是他对槟榔外形特点的描述。从此,槟榔一词便在中国流传,看来代替了之前的人民槟门洗、张丹大父子等别名。
到了宋朝,岭南人嚼槟榔之风已经达到了鼎盛时期,苏轼就曾经写下过两颊红潮曾妩媚,谁知农市最病郎的名句。明清时期,文人墨客对槟榔的喜爱也是有增无减。康熙年间,刑部尚书王士珍就曾经用诗句描述了他在上朝前等待公文,开始安坐教中士兵郎打发时间的去世。由此不难看出,当时的清朝,无论是王公贵胄、朝廷达官,还是市井贵人,都有随身携带并经常使用槟榔的习惯。
众所周知,如今海南是中国最大的槟榔生产地,而湖南是最大的消费地。湖南人交槟榔的习惯,恐怕要追溯至古代人人谈之色变的瘟疫了。湘潭县志卷三十四中记载,相传清朝乾隆四十四年,也就是 1779 年,湘潭县出现大面积的瘟疫,居民们都患上了一种腹部胀大如骨的骨胀病。当时的县令让患者们叫药用槟榔,骨张很快就消失了。此后,槟榔就成为了湘潭人独特的嗜好,有病没病都爱嚼点槟榔。湘潭至今都有句民间谚语拜年不敢当,进屋吃槟榔。客人到我家,一口槟榔一口茶。事实上,槟榔确实是一味历史悠久的中药,可以驱虫破积,治疗腹部虚胀、消化不良等症状。有人可能会说了,如此看来,槟榔也不是一无是处呀。槟榔的药用价值不可否认,但我们要明白一点,药就该有个药的样子。阿片类药物在医学上还被用作镇痛剂呢。无症用药,就是用毒。
2019 年2月,湘潭市一家医院的肿瘤科里, 49 岁的静思君虚弱的躺在病床上。他刚刚从死神手中逃过一劫。站在一旁的,是早已身心疲惫的妻子贺长虹。近四军的下颚被一层层的纱布包裹着,纱布下面是早就已经千疮百孔却不得不切开的气管。第一次手术,它的部分软腭与 2/ 3 的舌头被切除了。从此,人生中的尊严与生活的品质和近似军再无关联。但相比他的老乡刘桑果来说,晋斯军可能还算是幸运的。
刘桑果是槟榔王国中的割脸人译文中的主人公之一。在第一次口腔癌手术中,他的大部分左脸已经被割掉了,萎缩的脸皮陷成了拳头大小的深坑。术后,他的左眼视神经被压迫,很快便彻底失明了。 2013 年7月,在接受采访之前,他被查出癌症复发,癌细胞已经转移至肺部和大脑。
刘桑果的妻子唐娜向记者展示刘桑果几年前的旧照片。照片上,刘三果皮肤黝黑,透着经状。前一段时间,刘三果去银行办事,银行工作人员拿着身份证上的照片都不相信是本人。唐娜情绪激动地说着这一切都是槟榔的错。可是唐娜又很无可奈何,因为在湘潭,槟榔社交无处不在。熟人见面打招呼,第一件事就是掏槟榔,一边说着好久不见,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槟榔递过去。
唐娜有亲戚,在政府部门工作,家里常年都有别人送的吃不完的槟榔。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刘桑果病床旁边的柜子里也常备着槟榔,为的是招待去医院里看望他的亲朋好友们。于是,一副很魔幻的画面就出现了。亲友们一面嚼着槟榔,一面在痛骂槟榔,真是害人不浅。还有湘潭街头巷尾的麻将馆,老板们靠发槟榔来招揽生意。谁家没有槟榔发,生意肯定好不到哪里去。甚至有两三岁的小孩都会跟着嚼槟榔。麻将馆里,唐娜不止一次看到小孩馋槟榔时,大人就会撕下一小口,或者直接把整颗都塞进小孩的嘴里,只要不吵着打牌,怎么都可以。就这样,在湘潭,上至七老八十,下到几岁的幼童,人人都沦为了槟榔瘾君子。
少的一天一两包,多的一天十几包。街上经常可以看到吓人的斑斑血迹,实际上是嚼槟榔的人吐出的枝叶。加上贝壳粉和娄叶一起嚼,槟榔枝就变了色。要命的是,这些槟榔汁还很难清除,就跟城市的牛皮癣似的。金四军和刘三果最初都以为只是得了口腔溃疡,总在一处发作,打针吃药多日都不见好。不过,这些并没有引起他们的足够重视,他们认为这是嚼槟榔应该付出的正常代价。然而,随后的诊断报告犹如晴天霹雳,接踵而来的便是割脸或者是割舌的悲剧。口腔癌不同于其他的癌症,癌细胞侵犯到哪哪的面部组织需要被切除,患者无一例外都要面临着毁容。长沙市民朱泽在被医生建议切除部分舌头和喉咙之后,选择自杀。即便手术成功,术后复发的危险也时刻威胁着这些患者们。
10 个口腔癌, 9 个矫槟郎,此言不虚。一家肿瘤医院里, 20 多个人的一份口腔癌患者名单中,已经有好几个的电话号码变成了空号,生死不明。 2013 年的报道让刘三国火了,但是他的生命也随之走到了尽头。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绝对不吃槟榔。这是刘三果的临终遗言。湖南有句流传深广的俗语是槟榔加烟,法力无边,槟榔泡酒,永垂不朽。要我说这俗语还应该再加一句,那就是再吃几年,坟头冒烟。有人说第一次吃槟榔,你就会爱上这种刺激的感觉。但事实上,更多的初次尝试者一开始并不喜欢槟榔的味道,咬下一口嚼上几分钟后,很快就能感觉到天旋地转,胸闷、心跳加快,喉咙像被卡住一样,甚至无法呼吸,非常的难受。这时想把槟榔吐出来,就听旁边的人笑笑说习惯了就好。
慢慢的,身体开始变得燥热、兴奋,伴随着脸色的潮红。于是又开始被怂恿吃下第二颗。第三颗一磕下去,晚上睡不着,白天不瞌睡,堪称熬夜之利器。慢慢的,你的身体就会陷入这颗黑色魔果所带来的高潮和刺激当中,紧接着你就上瘾了。槟榔中含有多种生物碱,其中槟榔碱和槟榔刺碱是最主要的成分。两种物质可以刺激肾上腺皮质激素的分泌,而肾上腺皮质激素分泌过多,又会使脑垂体释放更多的促肾上腺素,简单来说就是会让人变得兴奋,同时产生耐受性。所以很多人觉得嚼槟榔就像喝下了整整一瓶二锅头,让人飘飘欲仙。
另外,槟榔在加工的过程中会使用各种人工添加剂,其中最常见的一种就是麻黄,甚至有一些无良商家为了赚取更多的回头客,会直接使用麻黄剂。麻黄碱是什么?相信不用我多说了,它对我们的中枢神经也会产生强烈的刺激,经常食用很容易产生依赖性。以上两点大致就是槟榔成瘾的主要原因。在嚼槟榔产生兴奋愉悦感的同时,人们哪里能意识到,这颗小小的果子正在一步步地奴役着我们的身体,将我们带入了万丈深渊。当身体拉响警报,发现槟榔带来的痛苦大于快乐时,已经为时已晚了。槟榔中所含有的槟榔碱和槟榔次碱,在咀嚼的过程中可以发生亚硝基化,产生亚硝基安,这是一种公认的致癌物。其次,土灶熏制是槟榔最传统的制作方式,而这种方式会导致槟榔成品中的参超标。参是什么?没听说过,那砒霜总知道吧。参就是砒霜的主要成分。
另外,槟榔的粗纤维在咀嚼的过程中会通过摩擦造成口腔黏膜的局部损伤,长期刺激下损伤不愈,会导致口腔黏膜下纤维化。而口腔黏膜下纤维化是癌前病变,可以直接转换为口腔癌。早在 1992 年,就曾经有研究发现,长期嚼槟榔会导致癌细胞集中于口腔和脸颊部位,并出现红色或者是白色的病变,紧接着出现肿瘤,再到整张脸都烂掉。 2003 年,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中心把槟榔和烟酒、砒霜等同列为一级致癌物。而除了口腔表现之外,槟榔中的有害物质被身体吸收后,还可能会引起肝癌、食道癌、胃癌、肺癌以及恭敬癌。对于孕妇来说,长期食用槟榔还可能造成小产甚至死因。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口腔科的简新春教授,多年以来致力于研究槟榔与口腔疾病的关联。他在采访中曾经说过嚼槟榔导致口腔黏膜下纤维化病变,再到引发口腔癌的癌变机制是明确的。这在国际医疗界已经达成了共识。可是在中国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公开数据显示, 2011 年,仅湖南省就有 800 多万人有嚼槟榔的习惯,上千万人曾经尝试过槟榔。而这个数字到今天可能已经翻了好几番。据统计,全国范围内槟榔瘾君子已经超过了 6000 万人。
有人说吃槟榔的人到处都是,可每一年得口腔癌的患者就那么点,肯定轮不到我。可要知道,就算不是癌症,随便一条嚼槟榔的副作用就会对你的生活质量造成全方位的打击。嚼槟榔,轻则毁容,重则割裂。在湖南,当地人一眼就能看出谁爱槟榔这一口,爱吃槟榔的人,面部特征都出奇的相似,高高鼓起的太阳穴和腮帮子,以及发黑的牙齿。长期嚼槟榔会使人的咬肌格外发达。不少男少女因为从小爱吃槟榔,吃着吃着就长残了。原本秀气的瓜子脸,硬是嚼槟榔嚼成了果子脸,猛一看还以为是开了某种特效。
非常喜欢的一段话,你屁屁嚼非常的样子显得狼狈不堪,但是你腮帮鼓起来的样子真的很美。加油。
变丑都算是幸运的。槟榔嚼出的汁液会把牙齿染黑不说,槟榔的粗纤维还会把窝沟磨平,严重的磨到只剩牙根。任何一点点刺激都疼痛难忍。辣的、酸的、甜的、冰的都吃不了,味觉也会跟着慢慢减退,吃什么都没有味道,最后只能靠吃更多的槟榔来刺激味觉。如果此时还不及时刹车的话,下一步就是口腔黏膜下纤维化。原本粉红柔内的口腔黏膜会变得苍白且坚硬,导致嘴巴都张不开。不能好好吃饭、不能吹口哨、不能吹蜡烛、说话不清楚,甚至连喝水都困难。
2015 年,一条新闻上了微博热搜。广州一男子谢某在 2002 年犯下杀人,最后潜逃。此后日日顶着逃亡的压力,谢某靠吃槟榔解忧。没想到吃着吃着,脸型竟然变了,嘴巴变成了樱桃小口。靠着这史上最强整容术,谢某捏造了身份, 13 年间成功逃过警方的追捕,直到 2015 年才意外落网。
河南土味之王网红调阁在 2021 年的一场直播中透露,自己因大量食用槟榔,如今已经张嘴困难。直播里,观众可以明显看到钓哥喝水时,只能把嘴微微张开一条缝,然后把水从缝隙里面倒入。如果槟榔本身就像癌细胞一样,在全国范围内无止境蔓延,会出现怎样的后果?我建议大家可以去参考澳洲周围的一个小国巴布亚辛几内亚。根据 BBC 的报道,该国的总人口 890 万人,当中有一半人都经常性的嚼病狼,连小孩子也不例外。正因如此,这个国家有着全世界最高的口腔癌发病率,每年有超过 25000 人因口腔癌去世。口腔癌也是这个国家最大的致死疾病。同时,因为人们随地乱吐,槟榔壳病毒也更容易传播,导致该国的肺结核死亡率也是全球最高的地区之一。至于牙龈疾病、口腔溃烂、牙齿变色、胃炎在该国更是随处可见。当地医生萨普里表示,这里的口腔癌实际数量肯定比报告上的更高。
槟榔国家一半的人正在慢慢消失,也有巴布亚、辛几内亚的一些地方官员试图进槟榔,因为设计面实在是太广,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目前,世界上很多消费槟榔的大国和地区都已经开始行动了。美国从 1976 年开始就禁止各州之间运输槟榔果。在加拿大、澳洲等国,槟榔产品直接被禁止销售。在台湾地区,当地卫生部门会直接告诉消费者,槟榔是可以致癌的,而且即使不含任何添加过的槟榔,也会致癌。每年的 12 月3日是台湾的槟榔防治日。即使是在印度,如今也要求槟榔必须像香烟一样印有提示有害的标签。
然而,在中国大陆,槟榔的生产和销售资金都没有标准,包装上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警示。他就静静地躺在货架上,和普通零食一起售卖。一面是以口腔癌为代价的各种健康风险,一面是放肆生长的千亿帝国。在千亿产值面前,健康又算得了什么呢? 2013 年,槟榔王国中的歌脸人译文引起热议后不久,中央电视台也做出了相关专题报道,指出槟榔致癌的真相,把这个话题炒得更加火热。随即,很多槟榔企业和农户都感受到了来自市场的压力,槟榔价格暴跌。可谁都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央视财经频道竟然制作了一起节目,题为槟榔价格暴跌调查站出来辟谣,说槟榔致癌,没有任何证据。时隔 8 年,如今再来看这则新闻报道,依然是觉得火冒三丈。
槟榔有 68 种成分,其中槟榔生物碱类占的分量很少,只有 0. 5。这个槟榔碱也正是我们目前认为它有可能致癌的重分。
这个含量仅占 0. 5% 的槟榔碱,使槟榔成为了众人眼中的一级致癌物。槟榔碱真的是口腔癌的元凶吗?湖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通过 90 天喂养动物,专门对海南槟榔干果进行了急性毒理和遗传毒理方面的实验。
10 年动物身上还是没有发现有明显的引起 10 年动物的病理或者生化生理的一些改变。
报道中,专家们一直在强调槟榔的成分没有问题,致癌物槟榔碱的含量只有不足 0. 5%,少量食用根本不足以致癌。有人说,抛开伎俩谈毒性就是在耍流氓。可是我想试问一下,吃槟榔的人有几个只是偶尔嚼一嚼,一天两三包甚至十几包,算是偶尔嚼一嚼嘛?长期这样吃下去不会致癌?专家们,你们摸着良心说一说。报道中还反驳了 2003 年世界卫生组织癌症研究中心把槟榔列为一级致癌物的说法,说槟榔本身并不致癌,和烟一起才会致癌。
脚槟榔本身问题不大,但是脚槟榔要是给烟合在一起角,这就是一个致癌的。印度的口腔癌的癌症 f 表发生率很高,他们角槟榔的时候都和淹在一起,这个是特别危险的。
可真相是,早在 1993 年,就有学者在槟榔消费大国印度专门做过针对槟榔、香烟和口腔癌的研究,研究结果明确的指出,不管是和烟草一起还是单独嚼槟榔,都有很高的口腔离癌风险,只是烟草会提高这个风险。最让人感到无语的是,专家们竟然还说湘潭没有发现过一例口腔癌。和嚼槟榔有关。
槟榔致癌的病例现在是还。
没有发现。可事实上, 2017 年刊登在中国牙科研究杂志上的一篇题为预测病狼在中国诱发口腔癌人数以及产生的医疗负担的论文中指出,长沙市包括湘雅医院、湘雅二院、湖南省肿瘤医院等在内的 5 家大型综合性医院,从 2005 年开始到 2016 年,口腔癌病例呈迅速增长的趋势, 10 年之间累计的病患人数高达 11882 例,其中由槟榔诱发的高达 8222 例,占比69%。触目惊心。有人说, 8222 里,这听起来好像也不怎么高呀。朋友们,这只是 5 家医院的数据,这可不是感冒发烧,是癌症。论文还进一步预测,到 2030 年,仅长沙口腔癌的发病率就可能要超过 10 万例,湖南省将超过 30 万例,产生超过 640 亿人民币的医疗负担。放眼全国,会有多少人中招呢?保守估计, 100 万人,医疗成本将超过 2000 亿人民币。
这一条条鲜活的人命冰凉,企业家们会在乎吗?当然不会。自从央视财经频道发布了辟谣报道之后,各大槟榔企业就像是被打了强心针一样,各种广告做的是更加肆无忌惮。而那篇槟榔王国忠的哥脸人的文章,很快就在网络上 404 了。湘雅医院口腔科的简新春教授,作为国内第一批槟榔致癌说的吹哨人,在 2014 年就曾经遭受过人身威胁。有人扬言要出 80 万买减教授的人头。威胁风口,在湖南口腔学界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为了洗白软病毒的名号,各大槟榔厂商是绞尽脑汁干了一系列史上雕花的事。有的包装上印着耐嚼不伤口,有的标注着健康槟榔。
让人哭笑不得的是,近些年来,有些厂家为了贴合健康风潮,竟然还推出了养生槟榔,例如枸杞槟榔、花计生槟榔、木糖醇槟榔。一句槟榔有枸杞更好一点。不但轻松让一级致癌物摇身变成了养生佳品,更给那些嚼槟榔的人一种心理安慰,仿佛配上枸杞,槟榔的危害就能对冲了一样。要知道花儿雕的再精美,屎还是一坨屎。
根据湘潭日报 2017 年的报道,湘潭常住人口约 280 万,其中从事槟榔生产工作的就有 30 万,年产量一直保持在 20 万吨以上的水平,年产值更是超过了 200 亿。同一年,湘潭政府在关于支持槟榔产业发展的意见中定了个小目标三年实现槟榔销售收入年 300 亿元,五年 500 亿。
2018 年博鳌亚洲经济论坛上,在槟榔市场上独占鳌头的某知名槟榔品牌时任总裁说,目前槟榔产业仍处于快速发展期,年均增速超过了30%,未来这个行业至少将达到千亿元的市场容量。一斤槟榔果成本也就 20 多块钱,可以做十几包槟榔产品。一包的出厂批发价大概是 40 块钱左右,经销商可以卖到 60 元。只需要一两百万的启动资金,就可以开一家月产量上千公斤的槟榔厂。随着口味的推陈出新,槟榔的售价也是水涨船高。去年,某知名槟榔品牌更是推出了高端礼盒产品系列,一条槟榔售价 800 元,简直令人瞠目结舌。英国政治评论家托马斯约瑟夫登宁曾经说过如果有 300% 的利润,资本,就敢于践踏人间的一切法律。为了让消费者们尽快度过刚开始吃槟榔时的不适感,各大槟榔厂商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一位槟榔经销商曾经曝光过,他攻占市场的方法非常简单,就是让消费者免费试吃,送个六七包之后,消费者就上瘾了,就成了固定客户。这种做法实在是让人背后发凉,这难道和贩毒不是一个逻辑吗?先让你免费吃,然后就上瘾了,就逃不掉了。
还有盛行槟榔界的销售法宝,再来一包。相信不少人都看过一则新闻,一个男子花 15 块钱买槟榔,不料连中 11 包,最后男子兑奖兑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这种中奖的快感让很多人都难以抵挡,兑换回来之后,不吃又觉得可惜了,渐渐的就迷上了这种味道。一切都是那么顺其自然。再加上年轻人爱好社交,一旦成瘾,就意味着长达数十年的消费曲线。同时在人际交往中帮厂商开拓市场。就和吸烟是一样的。但烟草好歹还会在包装上印,有害健康。而槟榔呢?一面是肿瘤医院里满满当当的懊恼后悔的口腔癌患者一面,又是满大街的槟榔宣传广告。无论你是居家老人还是莘莘学子,都逃不开槟榔的视听洗礼。公交车上,地铁站里还有湖南卫视 2018 年元宵喜乐会上,主持人口播槟榔广告,直接赞美到一下子就能让你精神抖擞,返老还童。
2019 年,曾经有一纸禁令让槟榔广告全线下架,但槟榔企业们很快就转移阵地。你不让我在的市场打广告,可以,我就去找短视频平台,找网剧,找综艺。追剧时,张艺兴在小黑风暴中嚼槟榔,哎呀,实在是太帅了,想不想来一颗?看云南虫谷广告词尴尬的说着。这是什么槟榔?提神醒脑看综艺。这就是街舞第四季,两位选手现场展示街舞,争夺一包槟榔,其中一个赢了,当场拆开就嚼了起来,还说到针炸,下次再多准备点。李诞也曾经在节目中直言不讳地说道是汪涵教会了他吃槟榔。
好,可以,湖南人都爱吃。他说我也挺爱吃槟榔。就韩哥教会我的。
2021 年新一季的吐槽大会,因为接槟榔广告被网友怒骂毫无底线。节目里,槟榔就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不仅打广告,还非要鼓吹枸杞槟榔的健康。王建国大言不惭的说道有枸杞确实更好一点。如此铺天盖地的宣传,会让很多人误以为小小槟榔哪有那么玄乎,只要市场在卖,就说明没有问题,结果就变成了另外一个受害者。
槟榔产业的巨大利润,让企业、媒体甚至是政府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借用一句名言槟榔来到这个世界,从头到脚,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这背后是一张张稀碎的脸和一条条人命堆积起来的金钱帝国。有人可能会天真的问到,槟榔的危害如此之大,还会导致巨额的医疗负担,政府为什么不进槟榔呢?我想用英国电视剧是首相中的一段话来回答这个问题。不进烟是这个道理,不进槟榔也是如此,是治病的主要来源。内阁秘书汉服来反驳说到烟草税也是政府税收的主要来源。首相接着又说到吸烟导致的疾病,每年花费卫生部 1. 65 亿美金,而汉服香烟每年杀死 10 万人,我们得到了什么?汉服来简短而有力的回答到 40 亿税入。和烟民一样,槟榔成瘾者自愿牺牲自己的生命,为国家节省了大笔养老金和社会保障金的支出。他们是国家的恩人。如果你也想要成为别人的恩人,那就请继续嚼槟榔吧。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