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2月 28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上古文明发现的隐形器官,竟然是人体灵魂之所在!现代医学无法复刻的古老医术

xuexiai

3月 23, 2023

建立在人体解剖学基础上的现代西方医学,是当今医学界的主导。自从解剖学发现了组成人体的各个器官心、肝、脾、肺、血液循环系统、神经系统、骨骼系统等等之后,西医就与实验科学的认知一脉相承。西医的诊断和治疗也是借助于各种现代化的仪器和药物的。
在百余年前,中国近代史开始之前,中医才是中国医学界的主流。中医和西医二者理论迥异,各有所长。在如今的中国医学界中,二者相互碰撞,相互矛盾,又相互交融。在古代医学著作黄帝内经中,有一个概念贯穿全书。中医上认为这是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隐形器官,通过人体解剖学是无法被发现的,可是它却主宰着人的生死,与各种疾病的形成息息相关。今天咱们就来聊聊这个隐形的器官经络。经络是经脉和络脉的总称。古人发现人体上有一些贯穿全身的大干线,将其称之为经脉。又发现这些大干线上有一些小的分支,在分支上拥有更小的分支,古人将这些分支称为络脉。中医对经络的描述可以说是非常之多。黄帝内经中说凌枢行气血,迎阴阳,决生死,处百病调虚时,不可不通。这里的灵枢指的就是经络。黄帝内经将其称为灵魂的枢纽,认为这才是人类灵魂之所在。中医认为,人类的生理活动是以脏腑为中心的,如果把脏腑比如说是树根的话,那么经络就是树干,气血就是营养。苏问举痛论中说到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寒则气收,窘则气泄,惊则气乱,劳则气耗,思则气结。这就是中医中所说的酒气。当人愤怒的时候,就会表现为肝气上亢,血气上升,此时人会面红耳赤,呼吸急促,这就是所谓的大动肝火。当人喜乐的时候,心情就会舒畅,血气就会通达调和。当人悲伤时,气息消损耗散,精神萎靡不振。悲伤过度时,还会出现气急喘促、口干舌燥、形体消瘦、皮毛干枯的肺疾症状。当人感到恐惧时,会导致气机下沉,出现肾气受损的一系列病症,甚至是大小便失禁。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吓尿了。人在寒冷的环境中时,邪气入侵,体内的阳气不能畅通,此时就会出现头疼、脑热、鼻塞、身重的症状。囧则器械中的囧指的是羊血,是说人在炎热的环境中时,器械外露,汗流加背。当人感到惊慌时,气息紊乱,神智散乱,心跳不规则,因而可能会出现眩晕、昏厥、麻木、颤抖等症状。当人感到过度疲劳的时候,体内的气息就会耗损过大,会出现气短乏力、四肢倦怠的症状。当人思虑过度的时候,就会导致体内的气息运行不畅,气节不舒,因而会出现失眠、疲倦、食欲减退的症状。
这些道理听起来都非常浅显易懂,可是说到这个气究竟是什么?这经络在哪?究竟长什么样?我想这个问题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回答。解剖学可以让我们看到五脏六腑肌肉骨骼,你给我解剖一个经络看看。这使得近代医学史上终于被蒙上了一层非常神秘的面纱,也不知不觉的和玄学挂上了钩。林书海论证说夫十二经脉者,内属于脏腑,外落于肢节。这经络到底是属于内科还是外科?这着实让西医从业者感到头大。中医讲究的望闻问切,也是让西医感到百思不得其解。尤其是这其中的切,怎么摸个脉就能摸出来?你五脏六腑哪有毛病,还能判断你怀没怀孕,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在能够借助电子显微镜观察到肉眼不可见的细菌和真菌的今天,人们就算是穷尽了各种科学手段,也仍然未能窥得经络的庐山真面目。这到底是让现代科学难堪,还是令传统的中医尴尬,取决于你的立场。今人不见古诗曰今月也曾照古人。不管你对中医抱着一个什么样的态度,我们都不可能回避一个问题,就是在现代科学的加持下,都无法找到的经络。古人究竟是怎么发现的?这实际上就是中医史上的一个千古谜团。在黄帝内经灵枢经脉篇中,我们就已经看到了古人所描述的系统而完备的十二经络,奠定了中医发展的基础,至今为止也是针灸的灵魂。可一种理论的形成,总是要经过发生发展、逐步成熟、逐步完善这样一个过程的。但是经络学说并不是这样的,在最初它出现在黄帝内经中时,如今这样一个初具规模的终极形式了。
难道说经络真的是上一代智慧文明留给我们的礼物?还是外星人专门给华夏仙人们留下的五木遗书?经过学说,真正的起源早就已经无证可考了。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做出一些接地气的推测的。也许在原始的生活条件下,我们的祖先有一天不小心伤到了食指和拇指中间的三角区域,它为了止血就按压住了这个三角区域。恰巧我们这位西安人之前一直有牙痛的毛病,可是他发现按住这个区域之后,牙突然不痛了。这个位置就是后来被称为颌骨的穴位,直到现在还是效应最强,使用最多的穴位之一。后来有一天,这位仙人膝盖前外下方受伤出血了,当他按住这个穴位止血时,就发现他前两天因为吃坏东西的腹痛减轻了这个位置。足三里也是效应最强,至今使用最多的穴位之一。也许穴位的发现就是从这两个效应最强,但是又最容易受伤的位置开始的。
随后,先人惊讶地发现按压身体的特定部位能够减轻某些病痛部分,便开始在身体的各个部位逐一试探。有的地方按压时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有的地方就非常敏感,按压时会出现酸、胀、麻的感觉。渐渐的,他们就把这些能够治病,同时按压时又产生特殊感觉的地方给标了出来,这就是经络中的穴位。而按压穴位所产生的特殊酸胀感,后来就被称为是得气,是针灸治疗中判断是否有效的重要标志之一。
到了上古黄帝时期,经络已经发展成一门比较成熟的学说了,就被记入了黄帝内经。当然了,这只是关于经络起源的一种猜想而已。那在今天以眼见为实的西医为主导,医学界经络和中医是不是就没有用武之地了? 1971 年,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那个时候美国面临着强大的苏联威胁,资深又陷入了越南战争的泥沼之中。
当时的尼克松总统已经意识到了中国这股正在崛起之中的东方势力,在各方面的综合考虑之后,就决定开始修复与中国之间的关系。但是彼时的国际情况十分的复杂,美国也不知道中方的态度。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尼克松总统就决定先派使者国家安全顾问亨利基辛格在 1971 年7月9日进行一次秘密的访华行动。基辛格此次的行动是严格保密的,白宫只对外宣称说基辛格会到越南去执行任务,并且会与泰国、印度、巴基斯坦进行会谈。事实上,当基辛格到达巴基斯坦之后,就甩掉了随行的记者,秘密的踏上了前往中国的飞机,来到了北京。恰巧当时纽约时报的著名记者詹姆斯雷斯顿也在北京。当雷斯顿和一位中方的官员会谈时,就得到了一条小道消息,说基辛格刚刚来到了北京,与中方已经进行了会谈,而且非常融洽。说中美双方即将同时宣布尼克松总统将于次年5月之前访华。身为资深记者的雷斯顿立刻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要错过这个本世纪最大的独家新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了刺激,雷斯顿突然感到腹部一阵刺痛,后来证明这是急性阑尾炎的最早征兆。当晚雷斯顿就发了高烧,在烧的迷迷糊糊的状态下,雷斯顿说他仿佛看见基辛格的脸飘在了卧室的天花板上,在冲他冷笑。
中方对于雷斯顿的病情十分的重视,周恩来亲自安排雷斯顿住进了北京最好的医院,请了 11 位医生会诊,立刻安排了阑尾炎手术。手术使用的是常规的腹部局部麻醉法,一切进行的都非常的顺利,也没有出现任何的并发症。到了手术后的第二天晚上,雷斯顿的腹部就出现了一种似痛非痛的感觉。这个时候,医院的针灸大夫李医生在经过了雷斯顿的同意之后,取了几根银针,在他的右外肘以及膝盖下方各施了三针,然后把两只燃烧的像廉价雪茄烟一样的草药卷放在了他的腹部上方熏烤,这实际上就是艾灸。
过了不到 20 分钟,雷斯顿腹胀的感觉就消失不见了,他不可思议地望着医生。医生对雷斯顿说我知道很多人不相信针灸,但事实它就是有效的。住院期间,雷斯顿闲来无事就写下了一篇文章现在让我告诉你们,我在北京的阑尾炎手术。这篇文章后来被发表在了纽约时报上,现在在纽约时报的官网上还能够找到文章的电子版。也正是这篇文章,让中医从此走向了世界,也在西方国家掀起了不止一次的针灸热,可真正让西方社会对中医的功效感到目瞪口呆的,是 BBC 的一部纪录片替代疗法针灸。 2005 年,英国 BBC 公司来到中国,想要拍摄一部关于针刺麻醉是否有效的纪录片。据说他们一行人首先来到的是中国北京,可是来了之后一打听才知道北京已经没有实施针刺麻醉的医院了。其实这也不难理解,明末清初来华的传教士把基督教带来中国的同时,也带来了西方近代的科学和医药学。
后来鸦片战争结束之后,教会医院由沿海地区传入了整个内地,西医也开始逐渐取代了中医在中国医学界的主流地位。现在绝大多数医院在进行手术时采用的都是西医的麻醉剂。在多方打听之下, BBC 的拍摄组辗转来到了在中国最早开设针刺麻醉的上海。目前上海只有 5 家医院从事针刺麻醉,最终他们选择了实施全球第一例针麻心脏手术的人际医院。
纪录片的主角是一位来自安徽农村的 21 岁姑娘小陈。小陈患有先天性房间隔缺损心脏病。这天他来到了仁济医院做房间隔缺损修补手术。手术室内,负责针麻的王祥瑞医生在内关、颌骨、云门等穴位上湿了几针,利用电击刺激加强针麻的效果。小陈手术全程是神智清醒的,手术刀精准的切开了他的胸腔,可他脸上却没有一丝痛苦的神情。王强瑞医生不断的在小陈的耳边问他疼不疼,以确保麻醉是否起了效果。手术后第二天,小陈就可以起床吃饭了。当他接受 BBC 采访时,还能清楚地看到他刀口缝合的伤痕。小陈说,整个手术的过程除了人有点迷糊以外,没有任何的不适感。不使用麻醉剂,仅凭几根银针就能够做如此大的开胸手术。目睹了这一切的 BBC 女记者,简直是惊得下巴都要掉。
纪录片在英国一经播出,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当然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最大的问题就是针刺麻醉究竟是什么原理? 2006 年4月, BBC 节目组重返上海,点名约谈王祥瑞医生,直接发问针刺麻醉到底有没有科学依据。王祥瑞医生也没有办法给出来一个准确的答案。麻醉领域实际上一直都是非常神秘的,就算是西医中的麻醉剂,全麻药至今为止作用肌理也不是完全清晰的,有很多假说,但是没有任何一个是可以板上钉钉的。王祥瑞医生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说人体的痛觉就像是有两套系统,一套制痛,一套镇痛。针刺穴位能让人体的阵痛系统发挥最大的功效,同时抑制止痛。系统利用的就是人体的自身调节能力,不像麻醉药完全切断神经感应。不得不承认的一点是,每一个人对于穴位以及痛感的灵敏度是不同的,所以光靠针灸是不能够保证 100% 麻醉成功的。这也是针刺麻醉不普及的原因。
王强瑞医生提到,在一次针刺实验中, 11 位受试者里,只有 5 位产生了明显的针痛效果。而这 5 个人中, 2 位对电针有效, 3 位对手动针刺有效。针麻的个体差异之大,很难用三言两语来概括。目前仍然采用针麻的医院,不少已经是针灸麻药复合手术了。针灸的同时加入少量的麻醉药,原本几万元的麻醉药费与针麻结合之后可能只需要七八千元,而针刺的费用只需要 150 元。针麻手术的另外一个好处就是恢复极快,不需要插管拔管,也不需要注射大量的抗生素以及强心针。
BBC 纪录片中的小陈在心脏手术后,只在重症监护室待了一天。关于经络和针灸的神奇功效,在我身边还有一个真实的案例。我老妈因为常年伏案工作,一直都有颈椎和腰椎方面的毛病,尤其是腰椎间盘突出。 2011 年,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一天。这天老妈倒霉的在公司里从椅子上没坐稳,摔了一跤,这一摔不要紧,摔着腰了,硬生生的是起不来了,赶紧被送到了正骨医院。这个时候医生说要不然就做一个腰椎间盘牵引复位术吧,趁这个机会把腰椎间盘彻底给治一。治疗的过程中,人需要躺在一个牵引复位床上,用机器把腰椎给拉开。复位后需要保持正确的姿势。
卧床 72 小时,一动都不能动。每过几个小时,会有三个大汉过来帮着你翻身拉撒,蜷在床上手术。很多人认为最痛苦的过程就是牵引的过程,实际上,牵引之后在床上保持 72 个小时不动的过程才是最让人抓狂的。一开始的十几个小时还算正常,后来老妈被换了一个俯卧的姿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冻到了颈椎,就开始天旋地转,头晕不止。然后就是剧烈的呕吐,硬生生的吐了一天一夜,最后吐出来的全是咖啡色的胆汁,手指头也开始起皱了。医生用了各种方法,就是止不住吐,也无法缓解头晕的症状。用老妈自己的话说,那 20 多个小时简直生不如死。后来医生发现老妈体内的电解质已经紊乱了,再这样下去,很有可能会引起休克,甚至是更加不敢想象的后果。
几位医生连夜会诊,但是还是没有找出来解决的办法。这个时候家里有一个朋友说他认识一个老中医,对纸兔非常的有一套。老爸二话没说就提着两箱奶来到老中医家,连夜把他拖到了医院。到了医院之后,老中医打开工具箱,在老妈的手腕和脚踝附近分别湿了几针,将姜片贴在了足三里穴位上,搁着姜片实施艾灸。短短 20 多分钟之后,兔九止住了。这个时候老中医说你也别躺着了,起来吧,这个时候要保命,别顾你的腰了。不过幸运的是,那次大牵引对老妈的腰椎键盘治疗还是有一定效果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偶尔还是会腰疼,但是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严重了。感谢政府、医院的医生们,更感谢把老妈从生死线上拉回来的老中医。坦白说,从那次之后,就彻底改变了我对中医的看法。
在西医的眼中,人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机器,哪一个零件坏了,修一修就好了,不行就换个新的。但是在传统的东方医学中,身体是一个阴阳平衡的整体,哪一个地方出了问题,需要调节的就是整体的平衡。这就导致中医上提到了很多概念,像什么奇经八脉、血气失调、阴阳平衡等等,很难具象化,也常常被人们和玄学挂上钩。
都说在中医界,华夏祖先们给我们留下了三个谜团一是经络之谜,二是穴位之谜,三是针刺为何有效之谜。上海市针灸经络研究院曾经做过一项有趣的实验,说灸古人为什么一定要用艾条、棉花灸,姜片灸,大葱灸,怎么就不行呢?实验小组运用红外光谱技术发现,只有传统的艾灸与人体穴位红外辐射光谱归一化处理后高度一致。可是古人又是怎么在世间万物中发现了艾条,并且知道运用艾条来进行针灸呢?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
话要说回来,任何医术都只是医术而已,永远都作用有限。世间没有人人都适用的灵丹妙药和不老仙丹,西医也有解决不了的难题,也会出现医疗事故。翻看与中医相关的宣传资料,我们总会看到两个极端,一个是极度贬低,另外一个是极度吹捧。仿佛不强调中医如何包治百病,五毒不侵,就不能够吸引读者接纳中医一样。最终,这样的做法只能落人口实,授人以柄。也许实事求是,有一说一才是中医重新崛起之路吧。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