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4 月 22nd,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史上最具争议的心理学实验,8个正常人参与,7个成了精神分裂…揭示社会运转的本质

xuexiai

3 月 23, 2023

你认为该如何区分一个精神病和一个正常人?或者,如果你被关进了精神病医院,该如何证明自己没病?有人可能会说了,那还不简单,我直接告诉医生我没病啊。这个时候医生可能会跟你说,每一个被关进来的人都会这么说。上个世纪 70 年代,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大卫罗森汉恩带领 7 个正常人装疯混进了精神病医院,展开了一项秘密的实验。而这项实验的结果后来也震惊了整个医学界。今天咱们就来聊聊他们的故事。
Between 1969 and 1972, a group of colleagues and I gained admission to psychiatric hospitals by simulating by faking a single symptom, which was that we said that we heard voices, and the voices said empty, dull thud.
大卫罗森汉安出生于 1929 年, 1958 年在哥伦比亚大学取得了心理学博士学位,随后于 1971 年开始在斯坦福大学担任法律系和心理学系的教授。一天,他在给学生们上一堂精神疾病的心理学课程的时候,学生们都纷纷表示说内容太过于抽象,听的是云里雾里。当时正是 1972 年,正值越战期间,很多年轻人不愿意上战场送死,就以罹患精神疾病为借口而逃。
兵役单位罗森汉恩教授受到启发,突发奇想想不如搞一场实验来测试一下伪装成精神病患者究竟有多简单。罗森汉安召集了 8 名愿意参与到实验当中的志愿者,其中也包括他自己。 8 名志愿者中包括 3 名心理学家、 1 名研究生、 1 名精神病学家、 1 名儿科医生、 1 名画家和一名家庭主妇。他们 8 个人之前都没有任何的精神病史,心理状况良好。罗森汉安找到了美国 V 个州的 12 家精神病医院,有一些是公立医院,有一些则是位于高级住宅小区的私立医院。 8 名志愿者分别被派往了不同的精神病医院接受诊断和治疗,有的志愿者则被分别派往了几个不同的医院。同时,罗森哈恩还聘请了相关律师,以防志愿者因为种种意外而无法顺利离开精神病医院。不得不说,罗森汉恩还是非常有先见之明的,否则这场实验的后果将不堪设想。
志愿者在接受诊断时都统一声称他们患有严重的幻听症状,会听到清晰的当当声,却找不到声音的来源,其他生理和心理特征都与常人无异。结果,这 8 个人都被诊断患有严重的精神疾病,需要入院治疗。搞笑的是,同样的症状,其中有 7 个人被诊断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还有 1 个人被诊断患有躁郁症。按照罗森汉安原本的计划,志愿者们成功进入精神病医院之后,则开始记录各自在院内发生的一切,假装服药,然后向医生们反馈。幻听已经消失,回归到正常人的样子,就可以马上申请出院。但是,事情的发展似乎完全脱离了罗森汉的掌握。在精神病医院中,患者的一切行为,包括洗澡和如厕,都会被严密的监视。医生和护士会当上他们的面,若无其事地讨论他们的病情,当他们在过道里遇到医护人员尝试打招呼时,会被直接无视。而他们所有的行为都会被贴上非正常的标签。比如,罗森汉恩在接受惊神病诊断的时候,只是用一种非常平常的口吻来描述自己的日常生活。而医生却在他的病历中写上情绪低落,心理状态不稳定。
另一名志愿者描述他的生活时说道婚姻很幸福,但是偶尔会和妻子吵架。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孩子们太顽皮的话也会教训他们一下。结果医生给他写的病例却是控制欲极强,时常被愤怒的情绪所左右,爆发时会殴打孩子和妻子。不仅如此,他们在走廊上散步的行为会被护士贴上情绪焦虑、紧张的标签。有一位患者是左撇子,会用左手吃饭和喝水。而这在医护人员眼中也是精神病的标志,因为他们认为正常人是用右手的。
一次,一位志愿者在记录时被护士发现了。正当他紧张他卧底的身份是不是要被识破的时候,出乎他意料的事情发生了。护士根本就不屑于看他所记录的内容,直接在病历上又加上了一条乱写乱画的新症状。如果他们试图解释之前幻听的症状,都是假装的,他们没病也不需要吃药的话,医生只认为他们的病情又加重了,换来的是吃更多的药,被关更久。与此同时,病历上也会再加上新的一条妄想症爱说谎。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虽然医护人员不愿意相信这 8 个志愿者是假货,病房里的精神病患却发现了他们心病,有了不对劲。有一位病患甚至公然问一位志愿者说道我知道你没疯。你到底是记者还是教授?而志愿者们也发现,那些所谓的精神病患者中,有很多并不是真的疯了,只是偶尔会做出一些异于常人的行为。这些异于常人的行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由于医护人员的无视和非人的对待而引起的怒气和挫败感,但无一例外都被视为精神病的症状。当志愿者们偷偷的将药丸冲进厕所的时候,竟然发现有一部分所谓真正的病患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不管你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一旦精神病的标签被贴上,就很难再被撕下来了。不仅仅是医生认为他们有病,就连患者的亲友也同样认为他们有病。久而久之,病患本人也开始频繁的出现一些和精神病标签相一致的行为。在卧底期间,有一件事让罗森汉安感到印象深刻。一名护士竟然在满是病患的房间公然解开了自己胸前的扣子,说明在他们眼中,精神病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人,也不配得到尊重。患者还会被搜身,被语言或身体虐待,甚至被当作是疾病的传染源。在这样的怪异环境下,有很多时候所谓的精神治疗,实际上就是让病情更加雪上加霜。最终,参与实验的 8 个志愿者都纷纷承认自己确实是有病,然后在律师的帮助下出院了。而且出院的原因并不是痊愈,而是有所好转。 8 个人住院的时间从 7 天到 52 天不等。罗森汉恩事后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整理实验资料,于第二年在学术气刊 science 上发表了研究论文精神病房里的正常人,批评医学界根本就不能分辨正常人和疯子。这篇论文在整个精神医学界掀起了轩然大波,这无疑是对精神病诊断标准最强有力的抨击。在罗森汉安的论文发表之后的 10 年期间,美国数十家精神病相关机构关闭,整个美国精神病患者的数量下降了50%。但与此同时,也有很多医院对实验结果表示不服,强烈要求罗森和安重做实验,并且表示这一次他们一定能够准确的区分谁是真正的患者。无奈之下,罗森汉恩答应进行第二次实验,并且表示在接下来的 3 个月内,会陆续安排假患者入院,看看院方是否能够分辨。结果。一家医院对新来的每一个患者都发放了一份十分制的病情调查问卷, 9- 10 分则表示该患者确实是生病了,而 1- 2 分则表示强烈怀疑这是一名假患者。该医院最后很自豪的说,他们最终分辨出来了 41 名假患者。结果这一次,罗森汉恩还是将他们的脸给打肿了。他说他这次根本就没有安排任何假患者。
精神医学界究竟是如何判定一个人是正常的还是疯了的?在宗教占统治地位的中世纪时期,教会对人们的生活方方面面都产生了影响,其中也包括医疗领域。可以说教会医学和人类医学一起构成了中世纪医学。在教会中,僧侣和修饰充当着医生的角色。如果你生病了,他们会带着你一起向上帝祷告,祈求上帝的原谅。因为他们深信生病的人是因为做错了事而受到上帝的惩罚。当时在天主教的道德观里,心神不宁、过度纵郁、贪婪、爱钱都被认为是疯子的表现,是灵魂受到恶魔的诱惑而偏离了上帝。著名的中世纪猎乌行动就是当时人们对所谓疯子的清除行动。教会甚至认为男生养胃是因为女生和恶魔勾结。判断女巫是否有罪的方法就是将他们捆起来丢到河里。如果扶起来,就表述女巫已经受到恶魔的诱惑而疯了,他们就必须被送上火刑柱,如果沉到水底,则表示他们无罪。不过反冲他们也扶不起来了。
可以说,中世纪时期,从公元 5 世纪到公元 15 世纪的一千多年里,是宗教垄断了对疯狂的定义。从 17 世纪开始,科学的发展改变了人们对疯狂的看法。当时颇为流行的观点是身体就像是一部机器,思想、情感以及行为的异常都是感觉、器官以及神经网络异常所导致的问题。 18 世纪,医学界出现了神经症这一术语,把精神疾病归咎于神经系统有型的损伤或者是脑部病变所引起的不正常的状态。那时,疯狂的定义不再由教会说了算。
与此同时, 17 世纪还出现了很多监禁机构,被监禁的人不单单是疯子,还有乞丐、流浪汉、穷人以及一些无业游民。这些人的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不工作,无法为社会创造价值。法国国王路易十四曾经宣告说游手好闲不工作,就是社会的乱园。而对于疯子们的监禁,是为了维持统治阶级定下的社会秩序。监禁机构不单单是这些人的收容所,更承担着归顺治疗的功能,把疯子们转换为可以适应社会的劳工。
所以,并不是先有了精神病医学的一套诊断和治疗标准,才有了精神病患者,而是先把可能对社会秩序产生威胁的人关起来,让他们像白老鼠一样成为可以被研究的对象,才发展出了精神医学知识来合理化这种监禁行为。 18 世纪中期,旋转治疗是治疗精神病患者的主要方法,将患者固定在床板或者是椅子上,高速转动一下,狂躁的情绪就会立刻消失。原因也很简单,患者直接转晕了。而这种转转更健康的疗法,最初的发明者竟然是达尔文的祖父伊拉斯莫达尔文。不过人们发现旋转疗法会人工诱发癫痫,所以这种治疗在 1970 年之后就被叫停。
19 世纪时期,出现了一种拘束椅,简而言之,就是把患者固定在椅子上,对其进行电击,抑制脑部供血,还能起到剥夺感知的作用。不过与这些相比,最让人毛骨悚然的就是 20 世纪著名的脑前恶业切除手术。电影飞越疯人院中的男主角为了逃避监狱的强制劳动,假装精神病患者被送进了精神病医院,放荡不羁的他无法忍受惊神病医院死气沉沉的生活,对医院的制度发起了各种各样的挑战,还联合其他精神病人策划了一项逃离疯人院的计划。最终他被院方以康复手术之名彻底弄成了傻子。而院方给他做的手术正是脑前额叶切除术。
这项手术的发明者是葡萄牙神经病学家艾加斯摩尼茨。 1935 年,摩尼茨偶然在一次学术会议上得知了耶鲁大学的最新研究成果,两只黑猩猩的前额叶被捣毁之后变得异常的温顺。本来这项研究成果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响,可是摩尼茨却认为这项研究可以应用在精神病的治疗上。
在同年,摩尼茨第一次尝试在一个精神病患者的头颅上开了一个洞,向前恶意,当中注入了乙醇来杀死神经纤维。但是乙醇容易伤到脑部的其他无关区域。不久后,魔尼茨专门设计了一种被称为是前额液切除器的手术刀。不过这也仅仅只是噩梦的开始而已。真正让这项手术风靡全世界的是摩尼茨的脑残粉沃尔特杰克逊弗里曼二世。他改良了摩尼茨的手术不需要开颅,只需要一根筷子粗细的钢针从病人的眼球上方凿入脑内,随后徒手搅动。那根钢针就足以摧毁病人的脑前。恶意。手术简单快捷,甚至都不需要手术室。而弗里曼还给这项手术起了一个非常优雅的名字冰锥疗法。接下来的几年里,他走访全国各地的精神病院去展示他的手术,到后来甚至 25 美金就可以做这样一个脑前额叶切除术。
20 世纪 40 年代,冰椎疗法已经成为了行业内公认的精神病的最佳治疗手段。家里的小孩子不乖,没关系,冰椎疗法治一治厌食症、狂躁症,甚至是智力低下,冰椎疗法成了包治百病的良药。 20 世纪 20 年代到 50 年代时期,仅在美国就实施了 4- 5万里这样的手术。
1949 年,手术的发明者摩尼茨也获得了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这绝对是诺奖史上最眼瞎的一次了。很多人在术后都产生了可怕的后遗症,出现了类似痴呆、弱智等迹象,甚至还有很多死亡的案例。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的亲姐姐罗斯玛丽肯尼迪就曾经因为智力障碍和脾气暴躁,被送上了冰椎疗法的手术台。而手术的结果也非常的糟糕。术后,罗斯玛丽几乎成了一个整天只会发呆的木头人。
1970 年,这项手术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彻底禁止。人们对于精神病治疗方法的探索却从来都没有停止过。为了方便诊断和合理化治疗,美国精神医学学会于 1952 年出版了精神病诊断与统计手册,被全世界医生奉为精神病诊断的宝典。至今为止,精神病诊断与统计手册已经从最初的第一版进化到了 2013 年最新的第五版。值得一提的是,罗森汉恩实验中的志愿者们被手册的第二版判定成了精神分裂症。
英国医学社会史教授罗伊波特在疯狂简史一书中指出了一个极具讽刺意味的事实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一把只有 100 多页的疾病,可是到了最新的第五把,疾病数量却达到了 900 多页。为什么发明的新型治疗方法越多,药物越多,人们的精神疾病却不减反增呢?到底是我们真正的罹患了精神病,还是因为社会的标签让我们觉得自己有病呢?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作者高明,耗时 4 年的时间,深入精神病医院,与数百名非常态人群直接接触后,以访谈的形式进入了 50 个精神病患者的所思所想。
其中有一个案例,故事的主人公大约失联了一个月之久,家人和同事们都联系不上他,于是就报了警。当警方找了他家破门而入的时候,发现他黑着灯,赤裸着身体坐在屋里,一脸茫然的看着闯进来的警察们。家人后来就把他送进了精神病医院。而在精神病医院中,高明采访了这位患者,听了他的故事。他大概从四年前开始,每年就会花一段时间进行闭关,最开始是 24 个小时,后来到几天,一个多星期。而最后这一次,他以为他只闭关了一个星期,就跟家人说他要出差一周,可是没回过神儿,一下子就过了一个月。
他说,每一次闭关的时候,他都会拉掉电闸,不接触任何电子设备,不读书,也不看报,甚至不穿任何衣服。渴了的话就喝水,饿了的话就吃没有任何味道的白馒头。但是每一次闭关之后,都会感觉身体的无感,像被重新唤醒了一样,甚至会产生超感觉。以前想不通看不透的事,瞬间就领悟了。他举了一个例子说每一次闭关结束之后,他都会为自己准备一个苹果,作为回归的标志。当他咬开苹果的一瞬间,果汁放肆的在舌尖渐开,野蛮的掠过干枯的味雷,果肉中的每一个细小的颗粒都释放出来,满满的苹果的味道。那种味道在齿间游走。刚刚被冲刷过的味雷几乎是虔诚地向大脑传递着这种信号。高明听着他的描述,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那一天,他从精神病院回家的路上买了一袋苹果。不难发现,故事中主人公的行为与宗教修行中的禅修非常的相似。除了每年的闭关之外,他平时都与正常人毫无差异。所以他是真的有病,还是被贴上了有病的标签?世界上有 76 亿人口,不可能只有一种性格,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理想追求。
美国著名的精神病学家托马斯萨克斯在他的著作精神医学一门说谎的科学一书中指出,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一个人拿得出精神病的生物学证据。自然界可能根本就不存在精神病,它只是一个人造的神话。而这个神话之所以得到了认可,就是因为它提供了一套最简单的方法,来处理掉那些不遵守社会秩序的人。
不可否认,现实生活中确实有一群人是饱受惊神问题的折磨,他们需要通过外人强制的方法来减轻痛苦和恐惧。但是真的每一个被诊断为精神病的人都需要强制接受治疗吗?要知道,在 1975 年之前,同性恋在西方国家还被认为是一种病。直到 2001 年,中国才把同性恋从中国精神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中删除。
目前,全世界几十个国家都已经将同性恋合法化。历史的变更告诉我们,这个世界似乎根本就不存在纯粹的、客观的精神疾病。也许真的像 17 世纪被强制关进英国伯利疯人院的剧作家纳西尼尔里所说的那样,他们说我疯了,我说他们疯了,可该死的他们人数比我多。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