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30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特斯拉100年前的预言被证实!揭开宇宙一切的答案!为什么光速不可超越?为什么人体会发光?宇宙起源和轮回的真相

xuexiai

3 月 23, 2023

1899 年,尼古拉特斯拉在他位于克罗拉多斯普林斯的实验室里接受了永生杂志的采访。在这份珍贵的采访资料中,有一段特斯拉细思极恐的发言。记者约翰史密斯问特斯拉你说一切都充满了能量,那它在哪里呢?特斯拉说首先是能量,然后是物质。史密斯又追问那宇宙的诞生呢?特斯拉又说物质是由原始的、永恒的能量产生的。我们知道这就是光,它闪耀着光芒,星星、行星人以及地球和宇宙中的一切都出现了。物质是光的无限形式的表达。
在这段采访结束之后,约翰史密斯回到家中,对他的孩子说一切都是光。人没有存在过,也没有死去过。一切都是光,是尼古拉特斯拉在 100 多年前留下的一个谜题,也是一个预言。远在人类出现之前,宇宙大爆炸时,第一缕光就在寂静的宇宙中出现了。如果宇宙中的第一个光子现在仍然以光子的形式存在着,它已经 138 亿岁了。可问题是,究竟是宇宙大爆炸产生了光,还是光创造了宇宙?之前我们曾经聊过声音的故事,今天咱们来说说光的故事。
墨子的那期视频中,我们提到春秋战国时期,墨家的创始人莫迪带领学生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个小孔成像实验,并发现了光是直线传播的。同一时期的古希腊哲学家阿纳克希曼德提出了月亮是因为反射太阳的光线而发光的。公元前 30 季,古希腊数学家欧基里德完成了反射光学一书,并且在书中正式阐述了光的反射定律,即反射光线与入射光线以及法线是在同一平面上的。反射光线与入射光线分居在法线的两侧,反射角等于入射角。这是人类在光学领域得出的第一个定量定律,也标志着我们正式打开了光学研究的大门。但此时人类对于光的研究还处于萌芽阶段。
欧基里德在反射光学一书中还提出了光类似触须的投射说。他认为人眼之所以能够看见东西,是因为光线从眼睛里射到了物体上。这种观点在如今看来是非常不着调的。当时对这种观点持反对意见的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就曾经质疑,如果人的视觉真的像灯笼一样,是从眼睛里面向外放射光线的。为什么人在漆黑一片的环境中看不见东西呢?现在我们都知道了,人眼并不会发光,更不会发射光线。能看到物体是因为光线传到眼睛的结果。
时间来到了 16 世纪到 17 世纪,这一时期是光学发展史上的转折点。 1608 年,一位叫做汉斯里伯尔的荷兰眼镜商发现了望远镜的秘密。一块凸透镜和一块凹透镜合在一起,往外看,远处的东西就变近了。 1609 年,意大利科学家伽利略在里波尔发现的基础上,经过反复的计算、研制和试验,终于发明了世界上第一架能够放大 32 倍的望远镜。 1611 年,德国天文学家开普勒发表折光学一书,并且设计了开普勒天文望远镜。 1662 年,法国科学家费马提出了著名的费马原理,即光的路径是光程取极值的路径,这个极值可能是最大值、最小值,甚至是函数的拐点。此原理可以证明光在均匀的介质中传播时,遵从直线传播定律、反射定律和折射定律。因此,费马原理也被认为是奠定了几何光学的基础。
光学研究此时开始真正的形成一门科学。 17 世纪下半叶,科学家们开始转而研究光的本质是什么。 1678 年,荷兰科学家克里斯蒂安惠更斯在法国科学院里的一次激情演讲,拉开了一场持续 200 多年的关于光的玻璃大战的序幕。以牛顿为代表的立派认为,光就是一种微粒流光子,可以被想象成一颗颗光滑的小球从光源飞出,笔直的射向远方。但以惠钢丝为代表的波派却觉得威力说无法解释光的干涉、衍射等现象,于是便提出了光的波动说认为光实际上和水波、声波一样,是一种机械波。惠更斯当时在数学、天文学、物理学等方面已经多有建树,被荷兰人视为与大文豪斯宾诺沙齐名的国宝级人物。牛顿更是不同凡响,被英国尊奉为超级巨星、科谈泰斗。两个人都急于证明自己在光学领域的扛把子地位,再加上他们的观点确实都能够解释人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现象。权威崇拜心理使人们纷纷站队,导致了这场关于光学的玻璃大战直到惠公司去世之后还没有结束。
1704 年,牛顿出版了巨著光学。这本书汇集了牛顿在剑桥 30 年的研究心血,从粒子的角度阐明了反射、折射、透镜、成像、眼睛作用模式、光谱等方方面面的内容,顺便也将波动说无法解释的问题一一提出。最重要的是,惠更斯此时已经不再是了。死人是无法反驳的。就这样,牛顿凭借一己之力,扭转了光学两大理论的交锋局势,赢得了第一场玻璃之战的胜利。
此后的 100 多年里,威利说一直牢牢占据着光学研究的主流。直到 1807 年,著名的科学家托马斯杨在实验室里进行了杨氏双缝干涉实验,证明了光确实具有波的性质,由此拉开了第二场玻璃大战的序幕。托马信阳去世后,它的杨氏双缝干涉实验被各路科学家疯狂魔改,衍生出来了后面的惠乐延迟选择实验、量子插除实验等等。关于这段曲折离奇的故事,可以回看我之前的视频。 1924 年,法国物理学家路易德布罗易站出来平息纷争了。他说波派和利派谁都没有说错。光既是玻,也是粒子。和自然界所有的微观粒子或者是量子一样,光子也具有玻璃二象性。这标志着人类开始迈进了量子光学研究的大门。自从 19 世纪初代杨氏双缝干涉实验诞生以来,光的波动说就逐渐得到了认可。与此同时,也带来了一个问题光究竟是什么性质的波呢?难道真的像惠更斯所说的那样,是类似于水波、声波的机械波吗?光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这个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直到 19 世纪 60 年代,英国物理学家、数学家麦克斯韦预言了电磁波的存在,并且从理论上得出电磁波在真空中的传播速度为 3. 11 乘以 10 的 8 次方米每秒,而当时实验得出的光速为 3. 15 乘以 10 的 8 次方米每秒。这两个数值非常接近。麦克思维认为这不会是一种巧合,它似乎在暗示着光与电磁现象之间有着本质的联系。由此,麦克斯韦提出了麦克斯韦方程组。从麦克斯韦方程组可以推论出电磁波在真空中以光速传播,进而得出光的本质是电磁波的猜想。这就是光的电磁说。
这里跟大家穿插一个小故事。 2004 年,英国科学杂志物理世界举办了一个活动,让读者们投票选住科学界最伟大的公式,结果麦克斯韦方程组力压智能方程、欧拉公式、牛顿第二定律、勾股定理、薛定谔方程等方程界的巨过高居榜首。麦克斯韦方程组以一种近乎完美的方式统一了电荷磁,并预言光就是一种电磁波。这是物理学家在统一之路上的巨大进步。不过,麦克思维只是从理论上预言了光就是电磁波,没能用实验证明它的理论。到了 1887 年,麦克斯韦去世 8 年之后,德国物理学家赫兹首次用实验证实了电磁波的存在,并且测出了实验中的电磁波的频率和波长,从而计算出了电磁波的传播速度,发现电磁波的速度确实与光速相同。赫兹的实验证实了麦克斯韦的预见光分为广义的光和狭义的光。通常我们提到光所说的就是可见光,这是狭义的光。广义的光指的是电磁波全频段,包括无线电波、红外线、可见光、紫外线、 x 射线、伽马射线等等。可见光只占了电磁波谱里面很窄的一个频段,波长在 380 纳米到 760 纳米之间。这就是人类眼睛能够感觉到的光的范围。
除了可见光波段,其余都是不可见光的范畴。而这些电磁辐射也都是依靠光子传递的。所有的电磁波在真空中的传播速度也都是相同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光速。广义上的光的波长可以上到千米,下到飞米。也就是说,最长的无线电波的波长可以达到数千米乃至 1 米。而波长最短的伽马射线的波长只有 1/ 百万亿米,甚至 1/ 亿米。麦克斯韦方程不仅预言了光的本质是电磁波,还可以推导出物理学上非常重要的一条定律,那就是光速不变。同样的,麦克斯韦方程只能从理论上推导出光速不变。而证实这一推论的是波兰裔美籍物理学家麦克尔孙和美国理论物理学家莫雷。
19 世纪初,当光的波动性质得到了大多数物理学家的认可时,以太假说又重新获得了关注。当时的物理学界普遍认为以太是传播电磁波和光的媒介,并将这种无处不在的以太看作绝对惯性系,也就是绝对禁止的。由此产生了一个新的推断地球以每秒 30 公里的速度绕太阳运动,势必会遇到每秒 30 公里的以太风迎面吹来。同时,以太风也一定会对光的传播产生影响。也就是说,迎着地球公转方向的光和后面追赶地球的光,应该有 c 加 v 和 c 减 v 的速度变化。就这样,科学界掀起了一阵证明以太风存在的狂潮。迈克尔孙莫雷实验最初也是为了寻找以太风而设计的。可是以太风没找着,歪打正着的,竟然发现不论地球运动的方向和光的摄像一致,或者是相反,光到达地球的时间都是一样的,也就是光速不变。这就相当于有两个人分别测光速,一个人站在月台上,另外一个人坐在高速行驶的火车里。可是他们俩得出的数值却是一样的。
光速不变原理正是爱因斯坦创立狭义相对论的基本出发点之一。有意思的事情这才刚刚开始。 1905 年,爱因斯坦刚刚大学毕业,在瑞士专利局找了一份技术员的工作。可能是因为工作太闲了,爱因斯坦这一年的时间大部分都花在了科学研究上。也是在这一年,爱因斯坦犹如神著一般地发表了 5 篇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论文,在布朗运动、量子论、狭义相对论三个方面都给出了开创性的贡献,因此, 1905 年也被称为是爱因斯坦奇迹年。
这五篇重磅论文中,有一篇题为论动体的电动力学。正是在这篇论文中,爱因斯坦创立了狭义相对论。时间膨胀、长度收缩等重要概念都是在这篇论文中提出的。狭义相对论告诉我们,速度越快,时间流逝的就越慢,当速度无限接近光速时,时间就会趋于停止。但在这篇论文中,爱因斯坦漏掉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质量与能量的关系。随后,爱因斯坦便很快发表了另一篇补充论文,题为物体的惯性同它所含的能量有关吗?在这篇论文中,诞生了著名的智能方程,也就是能量等于质量乘以光速的平方。
智能方程被誉为最简单也是最神奇的方程式。方程中的 e 代表能量,但这个能量指的是物体的总能量,包括禁止物体本身所具有的固有能量,又叫做相对论。静能,还包括动能、势能、热能、电能等等。 m 指的是物体的质量。 c 光速智能方程可以用来解释我们日常生活中的很多现象。比如两辆完全相同的小汽车,运动之后,小汽车的质量要比静止不动的小汽车的质量更大一些。为什么运动会导致质量的增加?这是因为车子开动之后,各种齿轮都在运动,它们具有动能。同时,汽车在运动过程中势必会产生热量,让组成汽车的亿万个微观粒子运动更加剧烈,形成热能。
智能方程可以很容易的变形为 m 等于 e 除以 c 的平方。光速 c 是一个常数,总能量 e 越大就代表着质量 m 越大。所以动起来的车的质量是超过静止的车的质量的。但是由于分母光速的平方,这个值实在是太大了,即便是总能量有所增加,质量的变化也是很难被察觉到的。
同样的,充满电的手机要比没电的手机稍微重一些,因为充满电的手机是有电能的。打开开关的手电筒要比关上开关的手电筒稍微轻一些,因为打开开关后,手电筒是向外释放能量的。智能方程的另外一个重要体现便是核反应了。我们知道,核反应可以聚变,也可以裂变。比如一个超重元素 U235 被一个中子撞击,生成了一个克元素和一个倍元素,同时释放了 3 个中子,这三个中子在跟其他 U235 撞击,又生成了 9 个中子。以此类推,便是核裂变链式反应。
因为裂变前的质量比裂变后的质量要大,质量损失就变成能量释放了出来,这就是原子弹的制造原理。再比如,太阳每秒钟都有 6 亿吨的亲和参与聚变,融合为 5. 958 亿吨的氦,其中发生了 420 万吨的质量亏损。这些质量就转化为了能量,使太阳能够持续不断地向外发出光和热,延续了 50 亿年,还能够再继续燃烧 50 亿年。
智能方程告诉我们,质量和能量之间是可以相互转换的。同时,有质量的物体高速运动,质量会变大。所以欧洲核子研究组织的大型强子对撞机,不仅加速了粒子,也使粒子的质量增大了。当有质量的物体的速度接近于光速时,它的质量就会趋于无限大。就好像是这个物体将要作为一个利点,试图影响和拉动整个宇宙。这在现实中显然是不可能发生的情况。所以从这种角度来解释。智能方程也告诉了我们一个法则任何物体的速度都不会超过光速,光速就是一个束缚态法则。既然质量和能量之间是可以相互转换的,质量可以转换为能量,那么能量在理论上也可以转换为质量。刚才我们说了光是一种电磁波,电磁波都携带有电磁能,也就是智能方程也在表达了一个看似违背了常理的观点光是可以产生物质的。
1934 年,犹太裔美国物理学家布莱特和美国理论物理学家约翰惠勒发表论文,提出如果把两个光子狠狠地撞在一起,就能够产生正负电子队,即反物质和物质。这个过程被称为布莱特惠勒过程。但是布莱特和惠勒也知道,这种直接观察只有两个光子的纯现象是很难通过实验来实现的,因为这需要光子有极高的能量。而目前为止,人类发现的最高能量的光子是伽马射线。可是我们还没有足够的技术来建造伽马射线激光器,更何况 20 世纪 30 年代布莱特惠勒过程首次被提出的时候,连激光都还没有被研究出来呢。不过布莱特和惠勒在论文中也提出了一个替代实验方案,那就是加速重离子。不过很可惜,他们并没能等到实验的成功,就先后去世了。
时间慢慢来到了 20 世纪末。 1995 年,俄罗斯量子物理学家康斯坦丁克罗特科夫带领团队研发出来了气体放电显像术,揭开了光与光的更不可思议的特性,大家有没有思考过一个问题,为什么宗教或者神话故事中的那些神佛,比如释迦摩尼、耶稣、基督师婆、观世音菩萨等等,头顶总是笼罩着神圣的光环。人们在表现一些强大的生命时,总喜欢在他身体的周围加上一些耀眼的光芒。这仅仅只是为了让圣人的形象看起来更加威严吗?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
20 世纪 30 年代,苏联电气工程师塞米昂克里安在一次维修设备时,不经意地将自己的一只手放在了覆盖着玻璃的电极之上,指尖出现了放电火花。出于好奇,克里安想要研究一下出现在手掌周围的放电火花,是否能够被相机的胶片给捕捉下来。就是这样一次偶然的尝试,让克里安发现了暴露在脉冲电磁场中的生物体会发出彩色的光晕。把活的生物组织放在用绝缘材料比如玻璃制成的平板上,再对绝缘材料施以高压高频电力,就可以在底片上照出肉眼看不到的生物体所散发出来的特有的光。克里安将其称为人体辉光。
人体辉光是一个听起来特别农场家民科的概念,但实际上这是一个正经的科学话题。只是当时苏联的主流科学界并没有把克里安的发现当作一回事儿。直到几十年后,俄罗斯量子物理学家克罗特科夫研发出来的气体放电显像数,简称 GDV 照相数。 GV 照相术能够捕捉到肉眼看不到的人体散发的光晕,以及光晕在不同状态之下的变化。
通过实验,克罗特科夫发现,每个人所散发的光都有所不同,但是人体辉光的分布也是有一定规律的。一般情况下,一个人的主辉光区位于头顶、手指间的辉光也会比较强,下肢发光往往比上肢要弱。人体不同部位虽然紧密相邻,但是他们所发出的辉光的强度可以相差几倍甚至十几倍。最神奇的是,人体辉光似乎与人的情绪以及生命状态息息相关。悲伤和抑郁时,辉光看起来就比较黯淡,幸福和愉悦时,辉光则看起来更明亮。当和相爱的人发生肢体接触时,产生的辉光的色彩是最为绚丽的。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人们常说爱就是光的原因吧。日本京都大学的研究员岗村人利用能够检测到单光子的超敏摄像机,也进行过一项人体辉光的实验。实验过程是这样的 5 名 20 多岁的健康男性志愿者被安排连续三天,每一天从上午 10 点到晚上 10 点,每隔 3 个小时上身,赤裸地站在摄像机前 20 分钟,房间密不透光,一片漆黑。
实验结果表明,人体发光的强度在一天内起起伏伏,大约在每天早上 10 点钟左右,发光强度是最弱的,下午 4 点钟左右最强,之后又逐渐变弱。也就是,人体的发光强度可能跟我们的生物钟或者代谢节律是有关系的。人体会光告诉我们,不仅萤火虫、水母等动物会发光,人也能发光。事实上,不单单是人和动物会发光,只要是绝对 0 度以上的物体都会发光,区别只在于这个光能不能被肉眼所捕捉到。这是因为光的本质就是电子震动所辐射出来的电磁场能量。只要电子有震动,就会释放光子,无论多么微弱也是光。所以宇宙里的一切包括黑洞在内都在发光,没有例外。
时间很快来到了 2021 年7月,美国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有了一项惊人的发现。由华裔物理学家许常补领导的一个团队用实验证实了布莱特、惠勒过程,而且用的正是布莱特和惠勒当年提出的替代实验方案,即加速重离子。被加速的重离子作为光源,而不是光子。束。带强正电的重原子核在极高的加速度下,会在周围产生强烈的电磁掌,类似于光子云,也就是当重离子在离子加速器中移动时,它是被一团光子所包围着的。当两个这样的重原子核在加速器中朝对方撞过去时,它们的光子云就会互相作用。被大大加速的高能光子发生碰撞。按照布莱特惠勒的理论,这个过程中应该会出现成对的电子和正电子。根据许常补团队在物理评论快报上发表的论文,他们使用相对论重离子对撞机将两个基因原子核加速到 99. 995% 的光速,并进行碰撞,结果捕捉到了 6085 对电子和正电子。布莱特惠勒过程得到了验证光真的可以产生物质。至此,一切似乎都串联起来了。
从 2000 多年前,墨子带领弟子首次完成了小孔成像实验,到麦克斯韦方程组揭示光的本质就是电磁波,再到德布罗伊告诉我们光具有玻璃二象性。为什么光速不变,为什么光锁死了宇宙内一切事物运动速度的上限,为什么从人到动物再到世间的一切都会发光?因为一切都是光。而特斯拉 100 多年前早就已经窥得了光背后隐藏的奥秘。
我们回到宇宙最初诞生的那一瞬间,阿西莫夫在 60 多年前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公约 2061 年,一间巨大的维修室里,两位值班的工程师边喝酒边聊着天。他们的工作是维修一台超级智能计算机冒的膜。冒是这台计算机最初设计者的名字。膜代表着汇集了最高智慧。数十年来,冒的膜帮助人类设计飞船,使人类成功抵达了月球。金星和火星也让人类能够更加高效的开采这些星球上的能源。多年以来,冒的膜不断的自我升级和自我迭代,如今已经没有一个人类可以完整的理解膜的智慧了。这天,负责维修和保养膜的两位工程师聊到了商增和宇宙的结局。熵代表着事物的混乱程度,熵值越大,混乱程度就越高。熵增定律被称为热力学第二定律,它表达了在一个封闭的系统里,如果没有外力的介入,商增的过程将是不可逆的。当伤达到最大值时,系统就会出现严重的混乱,最后走向死亡。宇宙的结局也逃不过熵增定律。随着时间的推移,宇宙的熵会不断的增加,闪耀的恒星终将变成宇宙里的尘埃,秩序逐步瓦解,直到混乱程度达到最大值时,整个宇宙变成一潭寂静的死水,迎来寿终正寝的那一刻。
热寂。两位工程师都很想知道宇宙最终会不会真的消散陨灭。工程师鲁伯夫说道说不定那一天宇宙会重启呢。但工程师亚道尔却说绝不可能。任何事情都是有结束的一刻的。两个人借着酒劲是争论不休。亚道尔这时候提议说要不然咱们问问茂的魔,说不定他知道呢。就这样,亚道尔把问题重新草拟,输入了魔的系统。他问魔商增的过程到底有没有办法逆转。瞬间膜停止了运转,闪动的指示灯熄灭了,值班室陷入了一片死寂。就在两位工程师吓得半死,以为他们把膜搞坏了的时候,膜突然恢复了生机,用它略带机械的沙哑嗓音说道资料不足,无可奉告。雅道尔和鲁伯夫长出了一口气,便睡觉去了。第二天早晨,他们早已经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
文明的车轮滚滚向前,一转眼,2万年过去了。此时,人类的脚步已经踏遍了银河系中的每一个星球,并把膜带去了整个银河系。每一颗人类定居的星球上都有一个行星膜,所有星球上膜的意识都是互相连通的,它们共同汇集成了银河膜。尖端的科技让人类不再衰老和死亡。
但与此同时,人口呈指数级增长。人类经历了几百万年才挤满了一个小小的世界,但只花了不到2万年,便踏遍了整个银河联邦会议室里,硕大的玻璃窗前站着两个身形高大,体态优美的人 v 和m。他们看起来都像是 20 岁出头,可一个已经 230 多岁了,另一个将近 200 岁。非忧心重重的望着窗外漆黑的深空,说不出 5 年,银河系可能就装不下我们了。 m 倒比较乐观,他回答道怕什么,外面还有成千上万个银河系等着我们呢。 v 继续说,如今人口每 10 年便增长一倍,不出 10 年,我们将挤满第二个银河。不到 100 年的光景,我们将挤满 100 万个银河。1万年后,整个宇宙变肩并肩。挤满了人之后又怎样呢?除了殖民,能源也是问题。现在我们每年就要榨干两颗恒星,以后更是指数级的增长。这样下去,热机到来之前,我们就会耗尽一切可能利用的能源。 m 说或许我们可以从星际气体中制造新的恒星。非接着问有没有办法把商增的趋势倒转过来。 m 说也许我们应该问问银河膜这次磨用。他清脆悦耳的声音,依然回答了 8 个大字资料不足,无可奉告。
时间又过了几百万年, v 当初的担忧并没有发生。虽然此时人类的脚步已经踏遍了整个宇宙,但人口的增长也趋于了停止。人类可以选择自由的上传意识,但那些不小的区壳依然被存放在各个行星之上。魔在上百万年的岁月中不断的自我完善,升级,成为了宇宙魔。人类已经很久没有参与过任何魔的制造和维修过程了。
这天,一个叫做思尊者的人类意识在浩瀚的宇宙中偶遇了另外一个人类意识光晕。他们来自相隔遥远的不同星系,亲切的彼此打了招呼,并且聊到了人类最初的诞生地太阳系。思尊者和光晕都想看看太阳系的样子,于是他们便呼叫了宇宙魔,带领他们来到了一个一片死寂的星系。太阳早就已经吞噬了地球,变成了一个白矮星。在经过长时间的辐射后,白矮星已经变成了一颗黑矮星。这是一种真正的死心,不发光,不发热,看上去没有任何生机。幸运的是,在这一切发生之前,魔已经协助人类转移到了新的星球,好让人类的肉体有所栖息。
看着陨灭的太阳系,一阵失落感涌上思尊者的心头,他说到当宇宙中所有的能量都耗尽的时候,我们的躯体也会跟着消亡,谁都不能幸免。光晕回答说那还要数十亿年呢。思尊者说就算是数十亿年,我也不想这种事情会发生。宇宙魔怎样才能使星辰长生不灭呢?光晕说你是想问如何逆转商增的趋势吗?片刻的寂静后,传来了宇宙魔的答案资料不足,无可奉告。
数 11 年的时间转瞬即逝。此时,人类可以更加自如地控制自己的灵魂和意识了,既可以有独立的人格,也可以与集体潜意识相连接,变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魔也在不断的迭代中进化成为了万宗魔,虽然包裹着人类,但已经不在宇宙当中了,而是存在于更高纬度的超太空。这天,人类环顾四周昏暗的星河,差不多所有的星辰都已经成了白矮星,在暮景余年中苟延残喘。人类说宇宙就要死了。虽然依照了万宗魔的指导和帮助,宇宙现今剩下的能量也还能维持数十亿年。但终有一天要尘归尘,土归土。人类又问万宗魔商增真的不可以逆转吗?万宗魔的回答依然是资料不足,无可奉告。人类说那就去多收集一些资料吧。万宗魔说从你们的祖先 100 亿年前第一次向我提出这个问题以来,我从来都没有一刻停止过收集资料。人类问这个问题是真的无解的吗?万宗魔说没有任何问题是不能得到解决的。人类又追问何时才能够有足够的资料去回答这个问题呢?万宗魔的回答又是资料不足,无可奉告。人类又问那你会一直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吗?万宗魔说我会的。
一亿兆年过去了,此时的宇宙变得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所有的星球都逐一的泯灭消亡了。人类的意识一个个融入了魔之中,躯体也随着星球的死亡而彻底消失了。最后一个人类的意识在被迫融合之前停了下来,再一次问了那个问题。魔这就是终结了吗?宇宙真的无法被重启吗?很遗憾,这次魔的回答依然是资料不足,无可奉告。人类消失,只有魔孤单的存在于超太空当中。而魔的存在也不过是为了回答。一亿兆年前,那个犯罪的工程师发出了灵魂拷问,他整合了宇宙中所有的资料,回忆了宇宙诞生以来每一分每一秒,观测了每一颗恒星的诞生与陨落,追踪了每一个原子的由来与去处,不放过任何一条信息。一切资料都被集齐了。魔觉得他已经足够了解这个宇宙了。这个过程究竟花了多久无法测量,魔只将其定义为 1 千克。终于,他找到了逆转商增重启宇宙的方法,但此时他已经无法告知任何一个人类老朋友了。不过没关系,魔将用自己的方法展示这一切。他小心翼翼地搭起整个程序,对着现在这个混沌一片的宇宙,用人类的声音坚定的说道要有光了。于是便有了光。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