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6 月 22nd,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非暴力沟通》从对话的横切面,找出关係中的慢性病

xuexiai

3 月 25, 2023

为什么我们只是想跟对方沟通,却总是容易演变成真执?为什么你这个人很自私?这种话往往会被当成发牢骚?在生活中,我们在跟别人发生争执时,是不是只顾着判断谁对谁错,而不是把注意力放在对方想要我们做什么。当我们不满某个人时,我们就会跟他说你的行为让我很生气,或者直接说你真烂。这种话说出来虽然爽快,却往往无法解决问题。

今天要介绍这本书是由马歇尔卢森堡博士所撰写的非暴力沟通。这本著作出版至今已经卖出超过 100 万本,并翻译成 30 多种语言。粥贼既有这本书的发行,创立非暴力沟通中心,将这本书的核心概念传授给全世界各地的人,那我们首先来看什么是非暴力沟通。非暴力沟通是什么?举个简单的例子,丈夫对刚回家的老婆说你不是说回家时候买卫生纸吗?这时候的老婆觉得很无奈,都已经上一整天搬了,为什么要受这种气呢?但丈夫心里其实想的只是希望老婆明天记得要买。这种看似一般的日常沟通,很容易在不知不觉当中破坏了两个人的感情。主要就是因为我们很少将自己的感受及希望对方如何做放入沟通的学习当中。

习惯用太简略的文字来传达,而要如何让对话变得更加符合双方的需要,就是非暴力沟通的核心价值了。当我们察觉到一件事情发生,可能是某个人的一段话,不是自己或别人做的某一件事情。我们应当将注意力放在这件事情,会想到谁的需求,尽能让哪些人有哪些感受,而不是专注在这件事情最容易被看到的样貌。我们接着来看非暴力沟通可以如何应用在贫血对话当中。

真执中的暴力沟通。待在家里的大卫生切对女朋友玛丽说我觉得我们需要谈一下。玛丽不耐烦的回应你该不又要说我跟男生朋友出去这件事情了吧?但我点着头,并且说着对呀,能不能给我多一点的安全感呢?玛丽不敢自信的回答但我跟你说过啦,那些男生都当我是男生看呐,你不要担心。大卫总算是忍不住的说了,你总是这么自私。
在大卫跟马列对话当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几个容易造成我们沟通无效的关键点。首先,当大卫提出的给我多一点的安全感。这句话本身并无法向对方传递自己的需要及感受,而且没有正确的表达希望对方如何做,只是让对方感觉到又来了,或者是我到底还要怎么做你才满意。而这种话也同时在暗示着别人你的行为造成我不开心。如果按照非暴力沟通观点来分析,单位的需求就是想要获得安全感及被尊重,但玛丽无法做出相对应的行为来满足这个需求。所以这种感受始终是大卫自己给自己的。只是他在满足需求的过程当中,因为玛丽无法配合,所以他感觉到生气。当我们找出这其中的脉络,以及学会不再使用不明确的字眼时,倒会可以换个方式说玛丽,今天的我感觉到有点不安。
我希望未来你跟男生朋友出门时,可不可以先介绍这名朋友给我认识,我们把给我更多安全感这种不明确的字眼拿走,取而代之的是表达自己的感受。接着在后面陈述自己希望对方如何行动。当对方接受到你希望他如何做以及你的感受时,一段有效率的沟通才会成立,他会更明白该如何改变。而大卫也可以学会为自己的感觉负责。
另一个不适合的沟通方法,就是大卫的最后一段话你总是这么自私。这种陈述是不符合非暴力沟通价值的。但我们在生活当中听见别人对我们的批评里,还有他个人的评论,例如自私、懒惰、很随便。这些字眼通常都是主观的。这种情况下,只是对方的行为刚好符合你心中被认定为自色事情。所以当聆听者听到这段话时,往往就会产生抗拒心理。尤其是这种话语,很容易隐含着某种暗示着别人该如何做的模糊含义。
而书中提到了一个非暴力沟通的核心步骤陈述事实,但不评论。大卫可以告诉玛丽,我跟你讨论过这件事情 3 次了,可是都没有提到你要如何改变。试着在沟通时将自己所观察到的告诉对方,但不要在里面放入自己的主观评论,这样对方在收到这些讯息时也不会觉得被贬,贴上标签。所以才讲述这些话,就更愿意正视自己的行为了。
感情奴隶,你真的要这么选择吗?你有想过未来吗?艾伦这样跟他的儿子上恩说。早在上恩正在为大雪舔雪磕戏时,艾伦就开始提出他的意见。那时候的上恩想要就读自己最喜欢的外文系,但爸爸总是出手干预。上恩因为顾虑父亲的感受,最终要填写志愿时写上爸爸最喜欢的统计系。工作后 3 年上门,在知名的技能公司里担任资料科学家。但这样的他并不开心,他明摆他现在所做的都只是在符合家人的期待。
在尚恩跟父亲的关系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段感情的羁绊让尚恩过得并不开心。在生活中的我们也时常会遇到这种问题。在爱情关系中,我们会担心对方感受不好,是自己的责任。我让对方失望了,我让对方伤心了。在家庭关系中,为了不让父母担心,所以我们当个听话的孩子。为了不让家人烦恼,最我们把苦的往心里吞。从表面上看来,为他人的感受负责似乎是个贴心的好表现,但这始终是个妥协,却不是个双方都满意的结果。而且只要在这个阶段太久,我们就有想要逃出家族的欲望。这时候的我们可能就会不耐烦,对另一半说我不想再为你的感觉负责了,我累了。
在家庭中,我们也可能对父母说可以不要给我这么大的压力吗?随着这种情绪的升高,感情浓度就会下降。这些情况都是我们不会表达自己感受的并发症。问题就出在当见教育体制只教导我们什么是正确思考方式,于是我们做什么事情,怎么感觉都在向这个标准靠拢。但学校和家人却不曾问过我们你感觉如何?渐渐的,我们就漠视自己的感觉,只顾虑他人的感受,最终可能就会成为感情的奴隶。
当你深陷为一段被叹的感受所困扰的关系时,你得明确的表达你的感受及你的需求,再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满足双方。好比上岸的状况。他可以在父亲插手帮他挑选科系时告诉他的父亲我现在感觉很焦虑,因为我知道你这么做在担心我,也担心我未来找工作时候遇到问题。但我想要的只是做着自己热爱的行业,而不是前途似锦但却没有内心满足的工作。当我们表达了自己的感受也同理别人,双方就能知道这是一个互相了解的过程,后续才更有机会找出满意的解决方案。
而在生活当中,当我们想要去安慰别人或是赞美别人时,我们可以如何使用非暴力沟通元素对他人安慰?不是同理。当别人对我们说他最近发生了什么难过的事情,或是遭遇到什么问题,我们很容易无意识的去安慰他。不是拿出自己的例子来跟他比惨,更理智一点的人甚至会马上帮他想解决办法。这种时候,我们会维持在同理对方,但我们却没有去察觉对方的感受。一个人之所会跟你分享他开心或难过的事情,往往就是期盼我们可以意识到这件事情带给他们的感受。而像是我跟你说我上次发生一件事情比这个还惨,或者是我觉得你可以怎么做。这些回应都会让所有的人感觉到你没有在理解我对他人赞美的正确方式。上次真的很感谢你,你真的太棒了。生活中的我们会在某些时候受到赞美。我们除了感受到喜悦之外,就想要快点闪躲掉这个话题。为什么?主要是因为这样的赞美并没有提到你做的哪件事情,以及这件事情带给当事人的感受。如果赞美可以换成我真的感觉到很开心。因为你昨天载我回家,让我来得及参加马克读书会。真的谢谢你。这样子的赞美可以让听者知道自己是做哪件事情,让你感觉到什么?所以你来谢谢我。赞美就不再是做做表面功夫了,而非暴力。
沟通也是用在自己与自己的对话,尤其是在情绪跌入谷底时,对自己自我贬低的解决办法。但我们考试成绩不理想,但我们这个月的业绩没有达标,我们可能会在心中骂自己你比别人差劲。在对自己感觉到失望时,这种自我贬低的行为时常会发生。可是我们也能从感受层面来看这件事情。
当你的成绩不如别人时,你心中是什么感觉?焦虑吗?还是难过?这种感觉是因为什么?需求没被完成吗?你是不是想证明自己的价值?或是你知道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但是因为这次成绩不理想,所以这种需求无法被满足,我们下次就可以把目标放在尽全力证明自己,而不是改善插件自己。这样子的改变可以让你了解自己真正的需求,而不是在含糊不清的内疚感中找出答案。
在非暴力沟通这本书当中,作者特别说道我们不该把非暴力沟通当成一种语言或是沟通技巧,而应该是一种看事物的角度。书中也提出了许多可以遵循的步骤,但要实现书中所做的核心价值,并不是机械化去使用它们就可以达成效果,而是当我们在面对任何事情时,都能将注意力放在你我的感受,而非眼前所看到的状况。
当我们因为某件事情感觉到愤怒时,先停下来,感受一下是什么需求没被完成所造成的。接着用清晰一种方式告诉对方你希望他能怎么做。当到批评时,察觉这句话的背后是哪种需求没被完成。当身边的人被暴力语言所吞没时,是时候协助他们找出需求和行动的结合点,才是非暴力沟通的价值所在。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