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一. 4 月 22nd,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新冠猴痘还没走,又来一个病毒?人类与脊髓灰质炎的战斗。让人瘫痪的恶魔

xuexiai

8 月 28, 2023

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有三个,第一个大家都知道新冠疫情,第二个估计也有一部分人了解,那就是猴痘异形,但是第三个正在蔓延的疫情估计就没几个人知道了,那就是脊髓灰质炎疫情。实际上世界卫生组织从 2014 年开始就一直对这种病保持警报状态,在大部分的国家它已经被消灭了,但是在全世界依旧有几个国家还在流行,主要是在中东地区,很多国家已经几十年没有一个病例了。我们国家从 94 年开始也没有再发生过本土的病例,但是最近这一年,这种病已经卷土重来了,在很多发达国家再次出现了,自然杂志和柳月刀杂志都发表了相关的报道,他们认为目前正在发生的脊髓灰质炎疫情,可能是人类与脊髓灰质炎病毒长期斗争出现的一个意想不到的令人担忧的变化。
这件事情到底有多魔幻?首先我们要明确一点,脊髓灰质炎这种病是由一种叫做脊髓灰质炎病毒造成的,而目前蔓延的这种病毒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人类自己的疫苗突变出来的。这么说可能有点难懂,别着急,我来一步一步解释。脊髓灰质炎可能对很多人来说比较陌生,但是如果我说小儿麻痹症,那么大家估计都听说过,这种病毒主要感染的对象是小孩,虽然大部分的人症状比较轻微,但是大约会有 0. 5% 比例的病人会出现肌力变弱,相当于 200 个病人当中会出现一例。其实大家一直看我的视频的话,基本上都能马上对这个病毒进行定位了。一旦涉及到和肌肉相关的问题,这种病毒大概率和神经损伤相关。类似我们以前讲过的狂犬病毒、破伤风、热毒杆菌、脊髓灰质炎病毒造成的这种激励变弱,它是不可逆的,轻则永久瘫痪,重则呼吸肌肉麻痹、窒息死亡。
为了挽救那些呼吸系统受到抑制的病人,上个世纪很多病人都只能住进一种叫做铁废的装置里面。因为本身肺部系统已经没有办法支撑病人正常的呼吸,所以铁肺的作用就是通过外界的压力差来帮助病人恢复呼吸能力。当病人需要吸气,那就把铁肺抽出空气,让他们的胸廓产生膨胀,呼气正好相反,充入空气,增加铁肺的压力,把病人肺部气体压出来。很多得了脊髓灰质液的病人虽然死里逃生,但接下来的一生都要住在这个铁罐子里,想想都会非常绝望。目前全世界还活着的铁废人只剩最后三位了。
这位叫做保罗的病人,从 1952 年患病到今天,已经活在铁桶中 70 年了。所以对于这种没有办法后期治愈的病,我们最应该做的就是预防,也就是说要研发出疫苗。上个世纪基腿灰质炎爆发了多次疫情,而且这种病是富人穷人通吃的,最著名的例子就是美国总统罗斯福,它还是个特例,因为它是人到中年感染的,最后也是直接瘫痪了,所以每个人都害怕这种疾病。人类不断的探索,在牺牲了几十万只实验猴之后,终于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发明了针对的疫苗。 1988 年以来,野生的脊髓灰质炎病毒引发的病例数减少了 99% 以上,从当时的几十万例到 2021 年。
全世界就只有 6 例了。很多发达国家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一例病人。可以说,脊髓灰质炎。
和天花一样,是几乎要灭绝的病毒,但谁能想到他又回来了。今年 2 月份,非洲马拉维宣布有一名 3 岁的女孩感染了脊髓灰质炎病毒,并且最终瘫痪,这是该国 30 年来的首例。而巴基斯坦今年也已经有了 14 例感染者。 3 月份,以色列也报道了几名感染的儿童,上一次发现感染者还是在 1988 年,到了 6 月份,英国在城市污水中发现了脊髓灰质炎病毒,并宣布成为国家关注的事件。
7 月份,纽约出现了瘫痪的病例,是一位 20 岁的男子,而且这个人是没有出过国的,也就是说他是在美国国内感染的。要知道美国英国这种发达国家再次出现病例,这是一个重要的警钟。那么问题来了,这次的病毒根源到底在哪儿?科学杂志在这个月终于是发布了研究结果,这次的传播原因非常出人意料,在 2021 年 12 月,可能是阿富汗,也可能是巴基斯坦的疫苗,儿童口服了脊髓灰质炎疫苗,这种疫苗是很常见的,是一种减毒的活疫苗。注意,这是减毒的,不是灭活的。
不久之后,这个孩子和家人一起去了英国,这个时候的孩子其实是有一定概率会排泄出一些活病毒的,而伦敦正好有一个疫苗接种不足的东正教犹太社区,这个孩子体内的解毒病毒就在这个社区传播开了。不过其实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是检毒的病毒,也不会出现什么症状。但是各位,这个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时候,是有可能会发生突变的,也就是说它从一个减毒的病毒又变回到那个可以让人瘫痪的病毒,虽然这个概率非常非常低,但是非常不幸真的发生了。然后这个病毒就跟着东任教犹太社区的人来到了以色列和纽约,彻底将它传播了出去。
我知道你现在内心有两个疑问,第一,这一次的传播会不会在全世界范围内爆发?第二个,为什么人类会用检毒病毒用风险这么大的东西当作疫苗?想要回答这两个问题,我们就必须要把视角拉回到上个世纪,看人类是如何一步一步消灭病毒的。看到最后,答案自然就有了。公元前 14 世纪国埃及的石碑上描绘着一个用拐杖支撑身体,右腿严重萎缩的祭司,人们认为它的种种特征非常符合脊髓会支炎的后遗症。然而,在人类早期的历史里,这种疾病并没有像鼠疫霍乱一样大爆发,所以留下来的资料是有限的。到了 19 世纪中叶,脊髓灰质炎开始爆发,主要是在西欧和美国,大家开始注意到这是一种能够大范围传播的疾病。 1905 年,瑞典爆发疫情,出现了 1200 个病例,由于这是一种病毒,以当时的光学显微镜根本就看不到。 3 年后的 1908 年,兰德施泰纳在实验室把一个刚刚死于脊髓灰质炎的男孩脊髓制成了溶液,然后过滤掉各种杂质,把这种液体让猴子喝下去了,结果猴子果然得了脊髓灰之炎,这个难得。施泰纳我们以前聊过他一次,是讲血型的那一期节目,这个科学家了不得,他在 1930 年获得的诺奖,原因是因为他把人类的血型分成了ADO、 AB 四种血型,所以这个人非常厉害。他也是第一个证明脊髓。
灰质炎的病原体就在脊髓液中,而且吃下去就会被感染。为什么这种存在了千年的病毒会在 19 世纪到 20 世纪爆发,一部分人认为是工业化和城市化让人口变得更加密集,给传播提供了条件。另一个观点认为,感染了脊髓灰质炎病毒大部分是无症状的,只有 0. 5% 的病人会发展成肌力变弱。所以有人就猜测,以往的人类可能一出生就会接触到病毒,而且是人人都能接触到这种病毒,因而会携带母亲的抗体,不容易发病。但是随着城市化、卫生条件的改善,接触脊髓灰质炎的时间变晚了,母亲的抗体失效了,自己还没有产生免疫力,反而就更容易发病。
这个理论我们以前讲过,婴儿的免疫力其实是不弱的,反而是几岁的孩子小感冒发烧不断,这完全就要归功于妈妈给的被动免疫。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脊髓灰质炎在 20 世纪彻底爆发, 1916 年,美国纽约感染的病例超过了 9000 例,死亡了 2343 人,活下来的很多人最终也都成了残疾。美国当年全国感染超过了 27000 人,死亡了 6000 人,这个死亡率已经非常高了。到了 1928 年,为了能够救活那些因为呼吸系统瘫痪的病人,两位科学家菲利普德林克。
和路易潇发明了铁费装置。 1916 年开始的大流行其实并没有得到人们的关注,原因很简单,这个时候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到了 1918 年,更是发生了著名的大流感,也就是经常说的西班牙大流感。要知道这个疫情死了几千万人,所以脊髓灰之严的疫情并没有被大家重视。然而你说这不巧了吗?偏偏在这一次疫情中,一个超级重要的人物被感染了,而正是因为他,人们加速了反击脊髓会这样的步伐。这个人就是富兰克林罗斯福,连续出任了 4 届美国总统,结束了美国大萧条和二战的核心人物。 1920 年。
当时还不是美国总统的罗斯福 38 岁参加副总统的选举,结果被竞争对手打败了。隔年,心情不好的他选择去旅游度假,他并不知道这一次的度假会成为他一辈子的噩梦。有一天,他和一群孩子在冰冷的湖水上划船游泳,当时玩的特别嗨。回到自己的别墅以后,也没有第一时间脱下自己的湿衣服,而是拿着报纸就看了起来。不过看了一会儿,他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他感觉自己的左脚出现了一阵钻心的疼痛,肌肉开始颤抖,并且整个腿都出现了麻木的感觉。他没有多想,认为是自己感冒了,就去休息了。但是第二天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还出现了发热,浑身疼痛的症状。最重要的是,他的左腿好像出了问题,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过了几天,这种无力感渐渐地从左腿蔓延到了右腿,然后使腰部以下几乎完全麻木。直到此时,医生才诊断出真正的原因,他得了脊髓灰质炎。
我们前面说了,脊髓灰质炎的后遗症是没有办法治疗的,罗斯福从此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过。当时的社会风气对残疾人是不那么友好的,大家普遍认为得了脊髓灰质炎这种病毒,只会是脏乱差的下层人士,像罗斯福这种名门望族,未来可能都是要当总统的人,变成了瘸子,这无疑是给他的仕途判了死刑。
罗斯福到底是不是那一天在湖面上玩水感染的病毒,我认为概率不大,因为脊髓灰质炎感染之后,普遍有数天的潜伏期,不会马上发病,也就是说它可能早就被感染了。而玩水的精力让它着凉,免疫力下降,成了脊髓灰质炎发病的导火索。现在对罗斯福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对外界隐瞒残疾。平时在外面,他为了能够站起来,就会在腿上绑上钢条支撑自己,靠着身边的助手搀扶,尽力站直。拍照的时候基本也都是扶着什么栏杆或者是墙之类的。在家里,他的轮椅也是改造的,就是普通的椅子,锯掉了四条腿,然后装上 4 个轮子,他如果坐在桌子后面,宾客都不知道那是轮椅。
罗斯夫用这些小心思成功迷惑了很多人,并且最终一步一步走上了总统的位置。据说当他卸任的时候,美国有很多民众都不知道他是残疾。作为美国总统,罗斯福有机会尝试各种各样的康复治疗,其中他最喜欢的就是去佐治亚洲泡温泉,他还在这里买下来一个旅馆,开了一个疗养中心,因为他经常住在这里,所以这里也被称之为小白宫。
罗斯福深知脊髓灰质炎对人的伤害,决定设立一个国家小儿麻痹基金会,招募资金,然后研发疫苗,彻底战胜脊髓灰质炎病毒。但是我们也知道罗斯福上台的时候正是美国大萧条,没几个人愿意捐款赞助的。最后这个基金会开展了一个一毛钱运动,通过各种宣传告诉老百姓积水灰这样的危害,而且都是以孩子为受害者的形象。这个也是有道理的,因为主要感染的对象就是孩子。民众去电影院看电影都要先看一段脊髓灰之岩的宣传片。最后政府号召民众每人捐助一毛钱,积少成多,用于治疗和研究。
老百姓确实也觉得一毛钱不多,于是大家就把硬币放在信封里寄往了白宫,白宫直接就被信封淹没了,大家花了 4 个月才清理完成,总共是 268 万个硬币。唉,当时要是有手机支付就没什么麻烦了。不管怎么样,这个基金会募集到的资金是越来越多了。 1945 年,罗斯福总在小白宫去世了,基金会依然在努力的筹款,很多儿童的母亲参与了进来,自愿成为志愿者上街募捐,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行动是在保护自己的孩子,这也被称之为脊髓灰之眼母亲行动。到了 1954 年,基金会募集的资金达到了 5500 万美元,全国 2/ 3 的人都捐过款,钱有了。
问题是,科学家真的可以完成使命吗?真的可以研发出疫苗吗?实际上,攻克脊髓灰质炎疫苗的科学家最重要的是两位,而这两位科学家因为研发的方向不同,他们在世的时候一直是互相贬低,互相攻击,到死都没有和解的。而他们分歧的点正是灭活疫苗和检毒疫苗之争。前面我们说了,今年卷土重来的脊髓灰质炎病毒是检毒疫苗突变产生的。这里我要来跟大家解释一下,为什么检毒疫苗存在安全隐患,人类为何还要大力支持? 1947 年,乔纳斯索尔克被任命为匹兹堡大学的医学院病毒研究所实验室主任,开始研制脊髓灰质炎疫苗。这个项目正是国家小儿麻痹基金会赞助的。
索尔克雄心勃勃,认为拿着全国人民的募捐款,一定不能让大家失望。他首先是搞清楚了脊髓灰质炎病毒到底分为几种,在牺牲掉了 17000 只猴子之后,他确认了有三种,这个结论是完全正确的。第二步,采用什么样的疫苗?人类传统的疫苗主要是检毒疫苗,比如最早中国为了攻克天花,就是将得了天花的人身上的龙痂取下来感染健康人,通过不断的筛选活的毒性较弱的天花病毒,被这种天花病毒感染的人死亡率非常的低,痊愈之后也可以获得终身的名义。后来欧洲人在此基础上发掘了牛痘,实际上牛痘病毒也可以看成是毒性更弱的天花病毒。所以传统疫苗思维都是要用活的病毒当疫苗。
病毒就像是一支军队,我们要在军队中专门挑选老弱残兵,然后把他们打进人体,因为是老弱残兵,我们的身体战胜他们是很简单的,并且我们会记住这种病毒,那么也就形成了长久的免疫力。但是索尔克不这么认为,他觉得只要是活着的病毒都是危险的,你别说他这句话真的是应验了。索尔克认为,我们要把死去的病毒当成疫苗,也就是灭活疫苗,这才是安全的。
1951 年,索尔克研发出了灭活疫苗,同时在这一年,另外一个科学家阿尔伯特萨宾也获得了基金会的支持,开始研究解毒疫苗。后面我们再来谈萨宾的成果,苏瓦克把他研发的灭活疫苗让自己和家人全部都注射了,不得不佩服这种精神。实际上,在 8 年以后的 1959 年,中国脊髓灰质炎疫苗支付唐完爷爷顾方舟在做完检毒疫苗后,也是首先让自己和自己刚刚满月的儿子先吃,确认了没有问题才开始生产。 1952 年,美国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脊髓会电疫情,大约有 5. 7万人感染, 2. 1万人瘫痪, 3000 多人死亡,而索尔克正准备给他的灭活疫苗做大型的人体实验,但是萨宾是坚决反对的,他认为灭活疫苗非常的不靠谱,因为死去的病毒根本就没有办法保证身体能够获得免疫力。而且灭活疫苗的效率非常低,因为病毒已经死了,不具备繁殖和传染力,所以只有通过注射的方式接种。
而解毒疫苗由于是活着的病毒,虽然毒性弱,但是可以繁殖和感染口服性身体就可以了,并且解毒疫苗可以通过粪口传播,能够在人群中传染开,很快就能让更多的人获得免疫力。萨病的说法大体上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有一点局限,身体识别病毒确实不需要,病毒是活的,有的时候只需要一些病毒身上的蛋白质就可以触发免疫。虽然反对的声音很多,索尔克最终还是开展了实验。 1954 年,美国 44 个州大约 150 万儿童参与。到了 1955 年,政府公布实验数据,索尔克的疫苗预防效果达到了 70% – 80%,宣布有效。一时间,索尔克成了美国人的英雄。无数的媒体真相报道,就连总统埃森豪威尔都在白宫接见了索尔克一家。就在人们欢呼雀跃的时候,意外还是发生了。
1955 年4月 24 日,一个孩子在接种疫苗之后,手臂瘫痪,三天之后去世了。紧接着越来越多的孩子出现了问题,最终统计出 204 个孩子因为接种疫苗而感染脊髓灰质炎,这里面大部分都瘫痪了,还有 11 个不幸死亡。我们几乎可以想象得到问题到底出在哪。灭活疫苗最重要的操作就是灭活,因为如果灭活失败,那打进孩子身体里的那就是脊髓会这样病毒。索尔克的疫苗方案没有问题,只是生产环节上出现了问题,但是这个结果确实让美国人没有办法接受。而此时萨冰的机会就来了,它的方向是减毒疫苗非常的方便,只要口服进入身体就行了,吃进去的毒性较弱的病毒会在人体中繁殖,甚至还会排泄出来,有机会被那些没有打过疫苗的人吃进去。
由于美国大部分的孩子已经参与过了索尔克的疫苗试验, 1956 年,萨宾希望借助苏联来完成这个实验,随后在 1959 年到 1960 年,他完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次公共卫生实验,苏联大约有 1000 万儿童接受了萨冰的检毒疫苗。实验证明,萨冰的疫苗无论是有效性还是安全性都超过了索尔克。于是往后的脊髓灰质炎疫苗基本上都是以萨冰的检毒疫苗为主。
中国在 1955 年南通发生了脊髓灰质炎疫情,顾方舟临危受密加入到 1959 年苏联的实验中,学习了疫苗技术。回到国内以后,他从研究猴子开始,重新一步一步走下去,完成了中国脊髓灰质炎解毒疫苗糖丸的研发。老爷爷也是在 2019 年去世的。最后回答我们最初的问题,为什么要用减毒疫苗?这我想就不用再多解释了。卷土重来的病毒会在全世界大范围传播吗?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