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6 月 22nd,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美国中情局的宠儿,艺术家开悟的钥匙?毒品致幻剂LSD罪恶的历史。

xuexiai

8 月 29, 2023

1943 年4月 16 日,瑞士化学家阿尔伯特霍夫曼在实验室处理一种化学物质的纯化。在进行到最后一个步骤时,霍夫曼突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有些异常,他感到自己头晕目眩,陷入一种不愉快的宿醉感。紧接着,他进入到一个梦幻般的世界,看到各种五颜六色的图案,像万花筒一般,这些图案在他的眼前旋转。这种强烈的反常让他不得不提前终止实验。等到 2 个小时之后,他恢复状态,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在合成的物质有毒,而他正是麦角酸二乙酰胺,或者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超级致幻记LSD。
今天我们来聊 LSD 和他的罪恶历史。霍夫曼对他第一次的神奇反应充满了兴趣,于是三天后,他决定再以身试毒,看一看这个 LSD 到底效果怎么样。并且他把自己服用之后的状态记录了下来。我们来看看吃完药的他会经历什么。4月 19 日 16: 20,霍夫曼将 0.25 毫克的 LSD 溶解在水中。我们知道毫克等于 1/ 1000 克,所以霍夫曼是很谨慎的,只用了非常微量的LSD。但是霍夫曼并不知道,这对于 LSD 这种药物来说,已经是巨大的量级了。半个小时后, 17 点整,他感觉到眩晕,感到焦虑,想笑,视觉出现异常。随后,他和自己的助手骑着自行车回家。他的状态迅速变差,眼睛里看到的东西都在摇晃,路面产生扭曲。好在坚持到了家里,他让助手快去叫医生,然后去找邻居借一些牛奶解毒。很显然,这个时候霍欧夫曼还是有一些知觉和思维的,不然不可能想到叫医生以及喝牛奶。
当邻居赶到他家里时,霍夫曼已经倒在沙发上,他感觉整个房子处在一个漩涡之中,而给他送牛奶的女邻居他已经认不出来了,在他眼里是一个戴着五颜六色面具的巫婆。如果说视觉上、身体上的异常已经让他很难受了。接下来心理上的异常更让霍夫曼崩溃,他开始感受到深深的恐惧和绝望,想到要被自己合成的物质杀死,他非常的崩溃,他知道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发现,或许还能得诺贝尔奖,但是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再看到了。他还绝望的想到自己的家庭,妻子要失去丈夫,孩子要失去父亲,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包围着霍夫曼,等到医生赶来,看到这样的情况也是无从下手,毕竟这是一种新的毒药,谁都不知道怎么解毒。时间不断的流淌,霍夫曼开始恢复意识,而他竟然开始享受恢复意识,但还没有恢复的状态,他知道自己不再有危险,但是他还是能看到五颜六色的世界,他闭着眼睛感受着这个不一样的世界,竟然就这样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按照霍夫曼的描述,他感觉神清气爽,好像早餐都比以前更加的美味。这真是一个神奇的东西,那么小的量,竟然能够给一个人带来如此大的生理和心理上的改变。随后霍夫曼的团队开始将 LSD 用在动物身上,看看这些动物的改变。由于我们无法理解动物的心理状态,所以能够看到的改变是有限的。即便是这样,动物在使用了 LSD 之后行为仍然诡异。比如,当猫使用了LSD,他们看到老鼠不仅不去捕捉,反而害怕老鼠。谁也不知道这只老鼠在猫的眼睛里已经变成了什么样的怪物。如果鱼使用了LSD,他们的游泳姿势会发生改变。同样,蜘蛛如果用了LSD,它们织出来的网会非常的乱。种种迹象表明,即便是非常微量的 LSD 也会给动物带来巨大的改变。
事实上,致幻剂效果的物质在当时的科学界已经不陌生了。在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之前,印第安人就开始使用一种仙人掌,这种仙人掌是宗教活动重要的圣物,它可以让印第安人更加靠近他们向往的神明。然而 19 世纪,科学家们就在这种植物中分离出了一种生物碱,名叫仙人球毒检。可是如今发现的 LSD 从活性上是仙人球毒检的 5000- 1万倍。如此强力效能的药,霍夫曼团队一定会继续挖掘它的药用价值。
如果说 LSD 能够激发人类产生这么大的精神改变,那么是否预示着他在精神药物这个领域能够有一席之地?霍夫曼此时根本不知道 LSD 的作用机制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它跟五羟色胺,也就是血清素到底有什么关系,他只知道这么多的东西就一定有药用价值。而他不知道的是,接下来的几十年, LSD 掀起的罪恶风波远比药用价值更让他永垂不朽。
1942 年,也就是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上将威廉唐诺文召集了六位神经学家,成立了一个秘密组织,这个组织专门审讯犯人。当然,为了撬开这些战犯的嘴,审讯人员会通过给他们卫视毒品来让他们成为诚实的人,当时他们就使用了大麻和海洛因。战争结束后,威廉上将组织的战略情报部门正式更名,成为大名鼎鼎的中央情报局,也就是CRA。虽然二战结束了,但是冷战的局面反而加大了对情报的需求,于是 CRA 启动了蓝鸟计划,这个计划就是雇佣纳粹战犯,当然不是普通的战犯,这些人是纳粹时期杰出的科学家,这里面有很多都是曾经在集中营做过人体实验的科学家,这些人有着丰富的科研经验。
当 1949 年 LSD 的消息进入美国的学术圈, CRA 如获至宝。最初他们认为 LSD 既然可以让人产生不真实的幻觉,进入混乱的状态,那么它完全可以作为一种抗审讯药,因为它所需要的剂量非常微小。那么当自己的特工被别的国家抓住,在审讯前秘密服下 LSD 就会胡说八道。可以说,这个时期的 CRA 对 LSD 的使用还处于不成熟的状态。
1953 年, CRA 传言苏联和中国已经有某种神经性的生物武器向国会申请了一大笔经费,而这笔经费让他们成立了臭名昭著的 Macarcha 组织,这个组织继续加注 LSD 的研究,其中最重要的研究就是使用 LSD 去给敌国领导人下毒。当这些领导人出席公开场合,让他们进入这种荒诞的状态出丑,从而达到美国的政治目的。事实上,当时古巴领导人卡斯特罗和埃及总统拉塞尔都是他们的目标。
LSD 是一种置换剂,但是它的置换效果是因人而异的。也就是说,不同的人进入的幻觉世界是存在很大差异的,一些人进入了天堂,一些人入了地狱,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也会产生不同效果,这些都取决于当事人此刻的情绪以及既往的认知。这也就代表 LSD 的作用是没办法完美掌控的。
Macarcha 组织认为,必须对 LSD 加大人体试验,用更大规模的数据去总结经验。 CRA 工作人员首先使用犯人,接着是瘾君子和病人,然后是普通民众和大学生,最后 CRA 高层甚至对自己的人下手。重要的是,这些人很多都是不知情的,而这已经违背了柳伦堡守则。这是二战之后人们了解到纳粹人体实验的可怕,签署的针对人体试验的准则,那就是受试者必须要在知情同意保护受试者利益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实验。 CRA 打开了 LSD 第一扇大门,而此时另一个群体也关注到了LSD,他们将 LSD 推向了另一个高度。
阿尔德斯伦纳德赫须黎是 20 世纪著名的作家,他最著名的小说美丽新世界与 1984 我们并列为世界三大反乌托邦小说。赫须黎这个姓氏是很有名的,奥尔德斯赫须黎的祖父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被称为达尔文斗牛犬的进化论拥护者托马斯亨利赫须黎。托马斯是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他还专门为那些神秘主义宗教人士创造了一个概念,叫做不可之论,就是啥也不知道,就剩下神秘了。但谁能想到,托马斯的孙子阿尔德斯赫须黎却走了完全相反的路,他对超心理学、哲学、神秘学研究的极为深入。
1953 年,阿尔德斯服用了之前我们说到的仙人球读检,在这种致幻剂的作用下,他完成了著名的知觉之门这本书,从而开创了一种新的心灵理论,就是说,我们现在感受到的世界是受限的,我们的感官,我们的逻辑限制了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我们的大脑中存在一扇门,这扇门会过滤掉很多重要的信息,阻止我们去了解门后的世界,而有什么方式能够打开这扇门?没错,那就是致幻剂。
是不是很扯?我觉得阿尔德斯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这和他有很多宗教知识有关。在很多宗教活动中,人们都会用到一些辅助药物,进入一种幻觉状态,然后进行仪式。这种做法是否能够拉近与神灵的距离,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时候他们看到的东西肯定是奇怪的。
阿尔德斯在听到 LSD 这种药物之后非常兴奋,在他服用之后,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甚至开始纠正科学家们的一些观念,比如不能把 LSD 称为麻醉品,麻醉这个词是贬义的,当然也不能称它为迷幻药,迷幻代表不真实,应该把 LSD 称为心灵药或者是显灵药。但事实上根本没人理它。
科学家和心理学家,甚至包括 CRA 的一些研究人员都非常清楚的知道,服用了 LSD 只会让人进入一种崩溃歇斯底里的状态,就是变成个疯子和开悟是两码事儿,谁开悟还要借助道具。但阿尔德斯的这种心灵观念受到了一类人的支持,那就是文学家和艺术家。这也很好理解,比如我们去看毕加索的作品时,就有很强烈的拼凑错位感,这很像是置换效果下的世界。
艺术作品的创作是需要打破常规的思维定势的,而 LSD 服用者在用药之后,他们所看到的听到的世界,从逻辑上经验上全是颠倒的,这会让这些艺术家获得更多的灵感,服用 LSD 成为灵感来源,还催生了一门艺术流派 Psycho Delia。但是这个流派根本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
这一点不奇怪,你只看到了毕加索的话是这样的奇怪,但你并不了解它是如何从传统的风格慢慢变成立体主义的。可以说,艺术是需要强大的基本功的,需要理性去加持的。靠 LSD 激发灵感得到的艺术只会变形和混乱。当然,这部分的内容我会放在我的另外一个专门聊艺术的频道路,聊人文当中去探讨。总而言之, LSD 并没有让这些人开悟,阿尔德斯在 1963 年 11 月 22 日死前,让他的妻子给他注射了最后一只LSD,他的妻子在他耳边说道,放心的朝前走,前面就是光,朝着光的方向飞吧。 LSD 加速了奥尔德斯的死亡,几分钟后他就去世了。当然这一天没人太关注这件事情,因为这一天人们都在关注肯尼迪总统被刺杀的事。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