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三. 2月 28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一段感情不管结局如何,至少曾经拥有过“当时明月”的美好记忆

xuexiai

3月 23, 2023

当时明月再,曾照彩云归。古人描写春天的诗词有很多,我最近在整理的时候刚好就翻到这首。这原本是一首爱情词,描写的是两个人分开,故地重游,物是人非的感慨。很多人在评价这首词的时候说他很悲,但是我最近却发现,其实不一定。当一段感情结束的时候,你是会悲伤于他的结束,还是会留恋于他曾经的美好。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瓶初见两重新自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这首词的作者叫晏几道,他是北宋著名的太平宰相,也是著名词人晏殊的幼子。这一对江西父子在北宋婉约派里面,真的是一对偶像样的存在,他们被称为大雁和小雁。
这是小雁最著名的一首词,写的是他和一个歌女的故事。梦后楼台高所,酒醒帘幕低垂。梦后酒醒,第一幕就交代了场景。我想他一定是喝了不少吧。所以酒醒以后,就看到高高的楼台,大门紧锁,厚厚的帘幕,重重低垂。锁这个字其实出现在很多的诗词里,而且它每一次出现的时候,作者的心情大多都不太好。比如你看杜牧说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桥。李煜说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锁是闭合,要么隔开,要么结束。看到大门紧锁,他说去年春恨却来时年春天的遗憾好像又浮现在我眼前。什么遗憾呢?他没有直接说,而是描绘了一个场景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这个句子其实并不是燕及到的原创,他最早出自唐末五代诗人温红的春彩。但好的句子就是这样,你会发现,他好像替代我们,说出了我们内在一直在翻腾,但是却又无法准确描述的话。所以一看到这种好的句子,大家都想用它。你看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落花下,一个人站着,天上下着微微细雨,有一双燕子飞过来这一幕场景。在这个场景里面,他没有任何一个字在表达他的心情。但是我们一读完就懂了为什么?因为这个场景它是有生命指向性。当我们被带入到那个场景的时候,我们人生当中所有类似的生命体验都会被调动出来。哪怕我们不曾见过一双燕子飞过,但至少我们也许曾经安安静静的等过一个人。我们也许也曾在蒙蒙细雨当中,感受过那种冰冰凉凉的雨滴打在我们脸上的感觉。我们会把自己的生命体验投射进去,然后与他共情。所以读诗并不是读诗本身,而是在咀嚼我们共同拥有过的生命经验。
写到这里的时候,世人开始要向我们讲他的秘密了。他在思念谁呢?记得小平初见两重新字罗一。你可曾见过在诗词里面,愿意直接把爱人的名字放进去的?可能也有,但毕竟很少。所以我当时读到的时候,我觉得毫无深情。你想,将近 1000 年过去了,史书上本身留下的名字就很少,因为晏几道,我们知道千年以前曾经有一个美丽的歌女叫小平燕吉,到甚至都记得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当然燕吉道也是一个多情的人,当时他在自己的小山词里写序言的时候,他的两个好朋友家里有四个歌女,每次一填词就交给他们演唱。在他的其他诗词里,也出现过另外三个歌女的名字。我们实在要说哈晏几道是一个很专情的人,他对每个女人都很专情。当然从现在的道德观念来看,你会觉得电子刀是个人渣,花心大萝卜。
我们回到那个时候,宋朝,当时歌女的地位是很卑微的,甚至可以被直接的拿来买卖和赠送。但是燕姐倒并没有把他们当歌迷看,而是投注了自己的真实感情,在爱的时候,就是两个平等的生命。我记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穿的衣服。我记得你满怀相思,却又不敢倒相思。于是你把它们都藏在了大猪小猪落玉盘的琵琶声中。琵琶弦上说相思,我们仿佛看到了小平,他正低眉信手叙叙谈,似乎要说尽心中无限事。爱情的美好,其实有一部分就在于这种朦胧的推拉感。辗转反侧,欲说还休。
就是全词的最后一句,也是被誉为千古无二的那一句。当时明月在,曾召彩云归。这句话我怎么都翻译不出来,因为我发现我再怎么翻译,都没有办法还原那个意境。你会发现,好的句子就是这样。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解释,但无论我们怎么解释,都没有办法完全报答那个意思。千古名句真的就是千古名句,你改一个字都不行。当时明月再曾照彩云归。其实这句话和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有点像,他都不是直抒胸臆,而是向我们描绘了一个场景。我现在看到的月亮,就好像那个时候的月亮彩云。说的究竟是云,还是如云彩一样,轻盈而美丽的小屏,我不知道。
我想我们的生命里面,也许都曾经有过这么一个瞬间,当它发生的时候,我们可能都不在意。总是在蓦然回首的时候,突然间就想起了这么一个瞬间。那个充斥着幸福和美满的瞬间,居然就是这一整段爱情里面最甜蜜的一刻,当时直到试寻常。所以你说他这句话悲伤吗?也许是吧。但是我们也同样感受到了一种喜悦。即便此后有春恨,有别离,有年复一年物是人非的感慨。至少我们都曾经拥有过当时明月的记忆,生命当中饱满的幸福的喜悦感。其实你想一想,人生当中所有的情感,无非就两种结局,要么生理,要么 4 点。既然一切都有终点,我们更应该珍惜的难道不是过程吗?这个时候,我们再回过头来看这首词的开头两句梦啊,醒啊。其实这样的字眼频繁地出现在晏几道的词作里。康有为曾经高度评价说这两句话是华言境界。
华岩经理讲一花一世界,一夜一如来。在针孔一样大小的世界里,也能通往宇宙的秘密。如果我们是活在全息宇宙的影像里,梦和醒究竟是真梦真醒,还是如入意如电的梦幻泡影?而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究竟说的是那发生的那一瞬间,还是因为诗人的反复思念,它已经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永恒。
最后,把席慕容的一首很类似的现代诗摘取一个片段送给你。沧桑之后也许会有这样的回顾。请别再去追溯。是谁开始向命运屈服。我只求你在那一刻静静站立在黑暗中,把我重新想起,想我曾经怎样狂喜地向你飞奔而来。带着我所有的期盼,所有的依赖,生命中最早饱满如小白马般的快乐。还有那失落了的山峦,与青草嫩叶同花初放,繁星满天。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