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30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一场瞄准全球18亿年轻人的阴谋,你中招了吗?深扒电子烟三宗罪

xuexiai

3 月 23, 2023

英国著名的情景政治喜剧是首相中有这样经典的一幕。首相正在考虑全民禁烟,并说到吸烟是致命疾病的主要来源。每年花费卫生部超过 1. 65 亿的资金,导致 10 万人死亡。那个秘书汉弗莱却反驳说,烟草税也是政府税收的主要来源。而如果这 10 万人活下来寿终正寝,他们需要的养老金和社会保障金将远远高于 1. 65 亿。 10 万人的生命换来的是政府 40 亿的税。入烟草业的无数就业岗位和出口业的蓬勃发展。
烟民是国家的恩人。 20 世纪以前,肺癌十分罕见,几乎没有人听说过这种病。然而今天,烟草肺癌却成为了癌症之王。根据世卫组织的统计数据,每年有超过 800 万人死于烟草制品,相当于每 30 分钟就有一架载客量 450 人的客机逝世。整个 20 世纪,烟草已经导致了1亿人丧命。 21 世纪这个数字预计将飙升到 10 亿。但奇怪的是,人类接触烟草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每周土著很早就吸烟,欧洲人也稀释鼻烟、烟斗和雪茄有几百年了。为什么曾经罕见的肺癌会集中在近 100 年间爆发了呢?就在传统卷烟市场硝烟还未散尽的时候,电子烟的时代浪潮已然到来。打着戒烟神器更时尚、更健康、不会产生二手烟等口号,电子烟迅速占领了以年轻人为主的消费市场。一个有趣的现象是,现在少男少女不知从何时起,胸前挂着的已经不是什么项链吊坠了,而是或圆或贬的电子烟。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今天咱们就来聊聊这背后的故事。
1492 年,大航海时代兴起,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大陆,并在那里看到当地印第安人会取一根长管工具,一头点燃神秘的草叶,在另一头用嘴稀释,然后从嘴里吐出缭绕的烟雾。根据考古发现,美洲印第安人 3000 多年以前就开始了对烟草的种植和利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同时,也把烟草带到了全球。 1875 年,美国人杜兰德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自动卷烟机,也逐渐将烟草事业推上了高潮。那时,吸烟有害健康还并非共识,政府也没有任何相关的管理法规,绝对是烟草制品的黄金年代。 20 世纪初,借助现代营销方法,烟草商们很快赚得盆满钵满。
想要集卡片吗?来报香烟吧。想要健康吗?来报香烟吧。医生们会大量出现在烟草广告当中,还会告诉你,医生抽的最多的烟就是骆驼牌。起初,吸烟还是男性的专利,女性吸烟会被当作是行为不检点。 1908 年,纽约市还专门颁布了一项法令,禁止女性在公共场合吸烟。到了 1929 年,烟草商们很快嗅到了一丝女性解放的气息。他们立刻策划了一次特别营销,在纽约复活节游行时,让一群年轻漂亮的女孩叼着烟潇洒的走在人群当中,表达最男权思想的抗议。就这样,女性烟民的数量暴增,因为他们抽的不是烟,而是自由的火炬。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担任美国远征军总司令的六星上将约翰潘星,当被问到是什么让他赢得战争时,他说子弹还有一样多的香烟。二战时,罗斯福总统更是宣布将烟草列为重要的战备物资。这直接导致美国卷入二战的 4 年时间里,烟草总产量比之前上升了50%。二战结束时,美国人一年要抽掉 3500 亿根烟。这是个什么概念? 3500 亿根烟的总长度加起来可以绕地球 700 圈,或者往返月球 36 个来回。
在烟民数量激增的同时,全球范围内肺癌的发病率也急剧上升。但是,想要把吸烟和肺癌正式挂钩,科学家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1939 年,德国科学家弗兰茨穆勒首次提出,相对不吸烟者,患肺癌的比例要高得多。 1948 年,英国流行病学家奥斯汀希尔和理查德多尔在英国医学杂志上联名发表论文,认为吸烟和肺癌之间存在着强相关性。
1950 年左右,美国流行病学家恩斯特温德也发现了肺癌发病率飙升的曲线,与香烟消费曲线是高度重合的。他后来还用 156 只小老鼠做了一次实验,在其中 112 只身上涂上焦油,每周涂 3 次,每次 40 毫升,相当于一包烟的焦油含量。剩下的 44 只自然生长。结果发现, 58% 的涂浇油的小老鼠都发生了癌变。
不过即使是这样,烟草商们还是没有那么容易认输。它们的说辞是高度相关性,并不代表着因果关系。即使是患肺癌的人,大部分都抽烟,但是不抽烟的人也有得肺癌的,所以无法证明就是抽烟导致了肺癌。美国流行病学家恩斯特温德的导师格雷厄姆就是烟草商的忠实拥护者,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重度烟民。他实在无法接受手中的销魂神器竟然是癌症诱因的这一结论。格雷厄姆还在电视节目上自信满满地为烟草商们背书,说丝袜和香烟还是同一时期流行起来的呢?为什么没有人说是丝袜导致了肺癌呢?时间来到了 1961 年,美国癌症协会、美国心脏协会和国家防牢协会联名致信当时的美国总统肯尼迪,请求彻查吸烟与健康之间的关系。
最终,卫生部医务总监路德特里带领 10 名委员进行了长达 13 个月的调查,参观了数十座实验室,查阅了 7000 多篇论文,与 155 名生物学家、化学家、统计学家、内科医生和流行病学家进行了交流。统计显示,那次调查使用的资料涵盖了超过 112 万人的实验样本,其规模堪称当时流行病学史上最庞大的报告之一。至此,一副无可辩驳的完整画面开始逐渐浮出水面。
1964 年1月,美国卫生部公开了一份 15 万字的报告,强调吸烟与肺癌之间的密切关联,在癌症流行便决史上是首屈一指的。次年。 1965 年,香烟的外包装上首次出现了外科医生的警告吸烟有害健康。这标志着传统卷烟行业的黄金时代走向了终结。但也是在同一年,另一个比卷烟更加让人欲罢不能的发明出现了, 1963 年,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间废弃厂房里,工程师赫伯特吉尔伯特发明了一种无烟气的非烟草香烟。它涉及将液态的尼古丁加热,产生蒸汽,模仿吸烟的感觉。这便是最早的电子烟雏形。只能说吉尔伯特的思维实在是太过于超前,如果它的发明晚 30 年出现在中国,一定能够让它财源广进。也有一种说法是,当年实际上已经有好多家公司看上了吉尔伯特的发明,但是因为它的发明阻碍了传统烟草业巨头的利益而被设法雪藏了。
直到 2003 年,一个名叫韩丽的中国药剂师才真正打开了电子烟的全球商业化阀门。据韩丽所说,他发明电子烟的初衷是为了自己能够成功戒烟。新型电子装置不燃烧烟草,由电池、烟弹和雾化器三部分组成。烟弹是被丙二醇稀释的尼古丁。雾化器将烟弹中的烟叶雾化,类似于盆景里的水雾效果器。使用者把含尼古丁的水雾吸进肺部,再送达血管,以达到和抽卷烟相同的感觉。这就是曾经大名鼎鼎的如烟健康吸烟,吸着吸着就戒了。如烟曾经靠着这些诱人的广告词吸引了各界的眼球, 2005 年一年的销售额就将近 10 亿人民币。但好景不长, 2006 年开始,央视多次曝光如烟戒烟效果,造假产品本身就有害,没有相关准字批号,还有消费者将其告上了法庭。
国家烟草局也赶紧趁机插一脚,说如烟的宣传涉嫌失实,并且要求把如烟交给自己管理。一系列的事件让如烟的销售额大幅锐减,不得不把经营的重心转到海外。但是国外市场的情况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电子烟的出现威胁到了传统卷烟在烟民们心中的地位,还不用像传统卷烟一样交纳高昂的烟草税。
FDA 坐不住了,以药品管理为由禁止电子烟的进口。 2009 年,如烟全年亏损 4. 44 亿元。后来,另一家电子烟公司 Android 把 FDA 告上了法庭, 2010 年 FDA 败诉。眼看电子烟的扩张之势已不可阻挡,烟草业巨头们也纷纷捂脸加入。 2009 年到 2012 年间,电子烟在美国市场以每年 115% 的速度递增。然而,此时的如烟已经错过了发展壮大的黄金时期。直到 2012 年,如烟在美国的专利申请才获得了认可,但无数其他电子烟品牌已经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各路创业者蜂拥而至。 2013 年,连续亏损 4 年的如烟被总部位于英国的帝国烟草以 7500 万美金的价格收购。如烟的黄欢正是其他电子烟品牌的黎明。
电子烟的生产多采用 OEM 或者 ODM 的模式,也就是上游工厂为下游电子烟品牌提供生产代工服务。截止到 2014 年,中国就有了 2000 多家电子烟工厂,产出全球 90% 的电子烟。此后一直保持着这个水平。出口的产品中有一半销往了美国,还有 1/ 3 卖到了欧洲。
根据中国电子商会电子烟行业委员会公布的数据, 2020 年中国电子烟内销额 145 亿人民币,出口额更是高达 494 亿元。预计 2025 年内销出口分别可达到 498 亿元和 1697 亿元。按照这一增速,电子烟市场的规模突破万亿指日可待。
无数海内外烟民一口又一口的抽出来了。一个世界电子烟之都深圳。如今风靡全球的电子烟,真的像无数商家所宣传的那样是健康无害的戒烟神器吗?烟草在 700800 摄氏度的温度下持续燃烧,会释放出尼古丁、焦油、一氧化碳以及固体微粒等有害物质。在这些有害成分当中,焦油和一氧化碳是致癌的元凶,尼古丁则负责成瘾。尼古丁简单来说就是一种类似兴奋剂作用的生物碱。抽一口烟,大概 10 秒钟后,尼古丁就会随血液流动,通过血脑屏障抵达你的大脑,并与烟碱型乙酰胆碱受体结合,刺激多巴胺的释放,使人产生幸福满足感。正是这种愉悦感,让很多人爱上了愁颜。电子烟与传统香烟不同,它并不燃烧,而是将烟叶在 250 度到 300 摄氏度左右的温度下加热雾化。它同样会释放出尼古丁。但是没有了传统烟雾中的焦油和固体颗粒,也不会因为燃烧不充分而产生一氧化碳。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电子烟确实要比传统香烟健康的多。但这并不代表着我们就可以放心的抽电子烟了。
首先,普遍存在于电子烟和传统香烟烟雾中的尼古丁虽然不是一种致癌物质,但依然会引发心脑血管疾病,影响青少年的大脑发育,还可能会导致学习障碍和焦虑症。其次,电子烟产品鱼龙混杂,长期缺乏监管,导致不少电子烟产品说明书上所标注的尼古丁含量与实际的尼古丁含量大相径庭,误差范围可以达到正负好几倍。
2019 年央视财经频道 315 特别节目中,调查人员从市场上随机购买了 8 种电子烟液,送网实验室进行检测。结果发现, 5 种烟叶的尼古丁浓度标识都不规范。有一瓶 60 毫升的烟叶上标注含有尼古丁 6 毫克,可实验人员却从中检测出来了 360 毫克的尼古丁。也就是说,包装上所标注的 6 毫克,实际上指的是 6 毫克每毫升。
还有一些烟叶虽然标注规范,但实际上测得的尼古丁浓度却是标注浓度的 3 倍还多。这就让抽电子烟跟开盲盒似的,抽进去多少尼古丁,基本全看命。有人可能会说了,那抽 0 尼古丁烟叶不就好了?我们暂且不说有很多 0 尼古丁烟叶中实际上也能检测出来尼古丁。就说产品本身 0 尼古丁烟叶在市场上的占比是很小的。不含尼古丁就意味着不能让你上瘾,更无法让你成为持久的客户。你以为电子烟厂商都是慈善家吗?不少烟民对于 0 尼古丁烟叶也是不屑一顾的。还有人直言不讳的说道不含尼古丁,你是抽了个寂寞吗?退一万步说,就算是不含尼古丁的烟叶,也不是安全无害的。
虽然少了焦油和一氧化碳,但电子烟加热后释放了气溶胶,会产生甲醛、乙醛、亚硝胺和苯。它们都是 1 类致癌因子,也被称为确认致癌物,既有充分的证据证明这些物质会对人体产生致癌作用。另外,电子烟的烟雾中存在着数十种重金属,以镍和铬含量最多。长期吸入重金属也会有中毒的风险,可能会产生头晕、头痛、失眠健忘、精神错乱、关节疼痛等症状。但是这些潜在的危害,商家在宣传电子烟的时候都悄悄的给隐去了。除此之外,电子烟不存在,二手烟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命题。根据世卫组织 2019 年公布的数据,对比无烟的清新空气,电子烟所释放的二手汽溶胶可以造成 PM1. 0 值高出 14- 40 倍, PM2. 5 值高出 6- 86 倍,尼古丁含量高出 10- 115 倍,乙醛含量高出 2- 8 倍,甲醛含量高出20%。
最可怕的是,与传统香烟不同,电子烟瞄准的是 15- 24 岁以年轻人为主力的消费群体,其中也包括大量未成年人。美国电子烟品牌注是第一个将电子烟与时尚、潮流两个看似不搭嘎的东西成功捆绑在一起的公司。 2018 年,猪肉的高层曾经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壮举豪掷千金,抛出了 20 亿美元的年终奖,让 1500 名员工瓜分相当于人均 800 万人民币的奖金,一夜之间造就了一公司的千万富豪。从 0 到 380 亿美元的估值, draw 只用了 3 年的时间。
这巨额利润的背后,是一场以牺牲大量年轻人,甚至是未成年人健康为代价的阴谋。他们将产品设计成富有科技感的 u 盘形状,还研发了弗吉尼亚烟草、薄荷醇香草、奶油混合水果、芒果、青瓜等各种年轻人喜欢的口味。新产品打入市场之前,助我推出了一张潮酷感十足的海报。一个穿着白色 t 恤、灰色棒球服、扎着高马尾的年轻女模特,手持 u 盘形状的朱尔电子烟,吞吐着烟雾,朋克范十足。各类音乐节、电影节等年轻人聚集的活动上,也经常可以看到朱尔的工作人员在现场免费发放电子音。朱尔还联合各类网红 KOL 在各大社交平台上铺天盖地的投放广告。一时间,电子烟被鼓吹成了像 iPhone 一样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科技产品。你抽的不是电子烟,而是一种生活方式。 Joo 开始像病毒一样在美国年轻人群体中蔓延。到了 2018 年, f d a 才回过神来,发现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美国高中生吸电子烟的人数增加了78%,初中生增加了48%。初中高中电捷烟民从 2017 年的 210 万剧增到 2018 年的 360 万。
美国外科医生 2016 年年度报告中也显示,在 2011 年到 2015 年的 5 年时间里,美国高中生使用电子烟的比例上涨了将近800%。监管机构终于坐不住了,开始了一轮对电子烟企业的调查,做首当其冲。 FDA 要求 draw 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为什么会有大量未成年人使用该公司的产品,并且上瘾。 2019 年下半年,美国又开始爆发了一种奇怪的电子烟肺炎,仅 2019 年6月到9月期间,就出现了 530 个病例。截止到 2020 年1月,已经有 2700 多人患上该病,这些人在得病之前都曾经稀释过电子烟,而且肺部的 x 光片惊人的相似。
电子烟肺炎是如何产生的?又为什么只在美国大规模流行?目前尚没有定论。但是根据美国疾控中心 CDC 的猜测,维生素 e 乙酸盐可能是罪魁祸首,这类物质雾化后吸入可能会损伤肺部。而维生素 e 乙酸盐的成分常见于含有大麻的电子盐产品。电子盐肺炎又多发生在大麻合法化的粥。
2020 年初,美国 FDA 颁布了电子研新证,禁止大多数水果口味的电子烟烟弹,仅保留烟草味和薄荷醇两种口味。如今的 draw 已经跌落神坛, 2021 年6月市值已经缩水到了 43 亿美元。不久前的 2022 年6月 23 日, FDA 更是宣布在全美禁售朱尔的所有电子烟产品,包括烟草味和薄荷醇味。虽然朱尔在美国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但是他曾经的神之营销套路,却被国内的各大电子烟厂商疯狂的 copy paste,玩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了和传统卷烟区分开来,电子烟厂商创造了 VIP 一词,从 Viper 烟雾一词延伸而来。许多年轻的电子烟使用者并不把自己当成烟民,而是自称为蒸汽玩家。电子烟体验店便是玩家们的集会场所。他们强调电子烟是一种生活方式,讲究的是个性与格调。某站上随便一搜就是各种电子烟种草视频、花式烟圈秀,播放量动辄数十上百万。某电子烟厂商几年前还在抖音上开展过锁骨电子烟创意玩法。一个美女模特把电子烟放在自己的锁骨上,让别人用嘴叼来抽。短短 15 秒的视频播放量瞬间破千万,被无数网友点赞转发。
此时,你抽的不是电子烟,而是暧昧。在口味宣传上,商家将大自然、四季旅行、亲友恋爱等各种温馨美好的词汇与电子烟的口味一一绑定。广告海报中大多使用的是明亮的色彩搭配、浓郁、清香、酸甜、丝丝入扣等词汇,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宣传某种美食呢。在某客 APP 中,一个题为你是如何知道某客电子烟的话题下,有超过 30% 的人说,口味多样是他们主要的购买动机。走进某线下电捷门店,各种口味的腌蛋让人眼花缭乱,不说的还以为这是卖 m m 豆呢。世卫组织 2021 年 8 月份曾经发表过一组数据,说全球范围内所有电子烟产品加起来有 1. 6 万种口味。这是个什么概念?如果你一个星期换一种口味,想要抽遍市面上所有的口味,你需要 300 年,几辈子都抽不完。这些调味。电子烟对一些涉世未深的青少年尤其有吸引力。根据中国疾控中心发布的 2018 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结果报告,使用电子烟的人群主要以年轻人为主, 15- 24 岁年龄组的人群电子烟的使用率最高,高达 1. 5%。而中共卫健委的数据显示,我国 15 岁以上的人群使用电子烟的人数大约在 1000 万。
更让人脊背发凉的是,一些黑心商家早已经将他们的触手伸向了懵懂未知的小学生。虽然 2018 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已经下发通告,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但是最近几年,电子烟市场还是越来越向低年龄层渗透。 2020 年 11 月,曝出了一则触目惊心的新闻。河南辉卫某小学附近的两家文具店将 20 元一根的劣质电子烟售卖给小学生,一个班发现有 10 多个学生都有购买,其中一个孩子已经上瘾了。你想问为什么小学生会痴迷抽电子烟呢?想想你小时候,是不是或多或少的也会在学校走廊的尽头看到几个平时张扬的所谓的问题学生背着老师偷偷抽烟呢?无良商家们利用的正是孩子们的好奇心。而对于年轻人来说,现在的电子烟已然成为了一种潮流文化和一种社交必需品,你不抽就是不合群。有网友直言看到朋友们胸前都挂着电子烟,感觉抽烟也可以是这么优雅的一件事。回到视频最开头的问题,为什么近 100 年间,肺癌会从罕见病变成了癌症之王呢?从传统香烟到电子烟,不断有人把癌症诱因塞进精美的包装之后卖给了我们。帮你戒烟是电子烟当初诞生的初衷,也是无数电子烟厂商重要的宣传口号之一。那么,电子烟真的能够帮你戒烟吗?知乎上有一个问题是改吸电子烟之后,你的身体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一位朋友回答说吸某品牌的电子烟已经有半年多了,感觉有时候危害比纸烟还要大。电子烟在哪你都能抽,结果就越抽越多。而且某品牌的电子烟使用的是离合态尼古丁烟,比纸烟的尼古丁更容易上瘾。现在它一颗烟弹只能用 2 天,抽到醉生梦死,失眠一天只能睡 2 个小时,身体整个都垮掉了。胃病、肠胃病、口腔溃疡。
这位朋友还说,电子烟根本就不是戒烟产品,只能说是香烟的替代品。当然了,也有人表示自己烟龄 20 年,改臭电子烟之后不会恶心干呕了,口臭问题也解决了,身上也没有烟味了。最后还在机缘巧合之下成功戒烟。电子烟的学名是电子尼古丁输送系统,从名字中也可以看出,这个装置就是给你灌尼古丁用的。刚才我们也说了,尼古丁会让人上瘾,所以从成瘾性上来说,电子烟与传统香烟并无二致。可以说,不论是传统香烟还是电子烟,做的都是成瘾的这门生意。加州大学圣迪亚哥摩尔斯癌症研究中心的教授约翰皮尔斯曾经跟踪研究过 2770 名试图戒烟的人,并在 2020 年发表论文,声称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电子烟能够帮助戒烟。世卫组织也早就对电子烟可作为辅助戒烟工具的宣传表示过质疑。约翰皮尔斯教授还认为,电子烟不仅不能够辅助戒烟,还可能让人产生烟草成饮的入门效应。也就是说,本来不吸烟的人,因为电子烟导致了尼古丁依赖,从而发展成为了长期吸烟者。
正所谓电子烟戒烟,越戒越迷恋。 2021 年2月,皮尔斯教授在儿科学杂志上发表了另一篇关于青少年使用电子烟与日后烟草成瘾关系的论文。这篇论文是基于皮尔斯教授的研究团队在 2014 年开始的一项研究。研究团队选取了 15826 名 12- 24 岁的青少年作为研究对象,并在之后 4 年的时间里每一年都回访。
研究发现,只要是使用过电子烟的青少年,无论是偶尔使用还是多次使用,在一年后使用传统卷烟的可能性都比不使用电子烟的青少年要大得多。即使是只使用过电子烟 1- 2 次的人,一年后改抽传统卷烟的可能性也是从不吸烟人群的 3 倍。 P24 认为,正是电子烟的入门效应引诱了非吸烟者走向了真正的烟草成影。然而,中国疾控中心 2020 年 12 月在柳叶刀上发布的另一篇论文,却给出了与皮尔斯教授大相径庭的结论。中国疾控中心研究团队对全国 37 万余名受访者进行了一次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在 37 万人当中,仅有 83 人是从非烟民转为电子烟用户的,这一概率仅为 0. 02% 2015 年到 2016 年,电子烟用户中已经是烟民的比例占到了93%, 2018 年到 2019 年,这一数字占到了 96. 2%。也就是说,中国疾控中心认为,大部分电子烟的用户还是原先的烟民。
电子烟对非烟民的吸引力并不大,也不是非烟民的第一口烟。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调研人员,用不同的数据讲述了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这背后不仅仅是国情不同,还可能存在着一场普通老百姓不知道的传统卷烟行业与电子烟行业之间的资本博弈。在这里,我也想做一个小调查在看视频的你,身边有没有人因为电子烟而成功戒烟的?又有没有人本来不抽烟,但是因为电子烟成为烟民了?今年3月,中国国家烟草局也颁布了电子烟管理办法,明确禁止销售除烟草口味和薄荷口味以外的其他调味电子烟。管理办法将于 2022 年5月1日起实施,但是给了所有调味电子烟产品 5 个月的过渡期。也就是说,从 2022 年 10 月 1 日起,市面上将再也找不到任何合法的调味电子烟了。
历史总是惊人相似的,在巨额利润面前,总会有人不惜一切代价,甚至用人命堆起高耸的金钱帝国。发现槟榔上瘾,他们就包装成零食把口腔癌给卖出去。发现烟草上瘾,他们就模糊焦点把肺癌卖出去。电子烟市场今后将会何去何从,我们尚未可知。但无疑的一点是,在这场传统卷烟与电子烟的资本博弈当中,你我注定都是炮灰。不要再纠结电子烟与传统卷烟,究竟哪一个对健康更有害了,鹤顶红和断肠草一定要二选其一。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