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四. 5 月 30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当你爆发过敏性鼻炎时,这就是你体内发生的故事

xuexiai

3 月 31, 2023

今天我们来聊一种折磨着全球7亿人的疾病,过敏性鼻炎故事从一粒花粉说起。这粒花粉的直径 30 微米,闯入了你的鼻孔。花粉在鼻毛森林里穿行,如果它撞上了鼻毛,鼻毛上的粘液会死死地困住它。但如果他穿过了鼻毛森林,到达了鼻腔,免疫大军将会过来调查并且处理它。你的鼻腔设计得非常精妙,大于 10 微米的颗粒几乎是不可能通过的。但如果它是一个小于 10 微米,甚至小于 2. 5 微米的颗粒,那么它就是另外一个关于 PM2. 5 的故事了。
现在,花粉被鼻黏膜困住,免疫大军还有 5 秒钟到达战场。首先赶过来的是巨噬细胞,它比普通的免疫细胞要大上好几倍。但他看到这个 30 微米的巨大花粉怪兽的时候,还是说了一句,哎呀妈,太大了,这绝对不是细菌呐,不该我管自然杀伤,你去看看自然杀伤细胞很拽,直接怼回去,我只负责杀感染病毒的细胞和变异的癌细胞,这点破事不要来烦我好不好?白细胞也说,管我什么事,我又没有接到上级的杀戮命令,我可不去。
大家又看看权限比较高的树突细胞,树突细胞打了两个字,呵呵,还有是酸性粒细胞,他也说我只负责杀寄生虫,你们别看我是碱性粒细胞,你去看看,你不是负责识别寄生虫的吗?结果是减轻。粒细胞说我是拉拉队,我连武器都没有,你们让我去送寺。这个时候只有肥大细胞一个人默默地走了上去,突然他发现原来特工早就来过了, b 细胞也在这,正在研究这个划分。 b 细胞说不好,这是一个外来入侵者,你看,我把他的照片都已经提取出来了。
肥大细胞一拿到照片就慌了,因为巨石细胞、白细胞、树兔细胞,他们都是手上有刀的。大姨,脾气都很暴躁,万一等会这个花粉开始像细菌病毒一样复制自己,开始攻击身体,那刚刚那群大爷一定是会把自己这个打金的小门卫拿去祭旗的。所以尽管大事小事,打金的门卫一定要夸大好几倍上报,只有这样,才能把锅从自己这里甩出去。反正严重性我早就说了,重不重视那就是你们的事了。于是肥大希望拿着花粉的照片在颠模拟,仔细寻找,一旦发现第二个花粉,它会立刻开始报警,释放大量的组织氨。组织氨就相当于让各种免疫细胞立即追杀入侵者的海捕文书。组织氨越多,白细胞、聚式细胞这类基层细胞就得越拼命的完成KPI,要是完不成,一会儿淋巴特工们来了,也得拿他们计齐。所以刚刚那些还高高挂起的免疫细胞们,立刻投入了战场,开始进行无差别的杀戮。于是你开始感觉鼻子有点痒。
这其实有几百上千个无辜的鼻腔细胞正在被白细胞误杀。然后肥大细胞又检测到了一瓶化粪。他吓死了,立刻调高报警等级。这次除了释放主子安,还会释放白细胞数。这个白细胞出的权限非常高,可以让血管立刻掉起大量的阻止液和白细胞赶到战场,甚至还可以进入神经中枢,直接调高体温,或者是跑遍全身,动员所有的免疫细胞准备杀敌。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花粉过敏的时候,会出现发烧,浑身起疹子的真正原因。但绝大多数人没有这么严重,会开始走很紧。然后鼻塞喷蒂,是因为神经系统正在制造 14 级的台风,把这些外敌排出去。鼻塞是因为大量向前线运兵,毛细血管全部膨胀,占用了鼻腔里的空间。接着,免疫细胞从鼻腔一路杀到眼睛那里,眼眶红肿了,眼泪和鼻涕也一直不停地流。这就是身体在分泌体液,排出了一些刚刚被无辜杀害的鼻腔细胞。
这一切,就是正在折磨着7亿人的过敏性鼻炎,为什么都 2021 年了,人类还无法彻底治愈鼻炎呢?其实看懂了上面这帮免疫细胞们的故事,你就应该理解医生了。所谓的鼻炎,也就是鼻黏膜发炎,发炎是指免疫细胞在身体上攻击病原体的过程。而过敏性鼻炎的战糖上真的有病原体吗?显然,花粉不会复制,不会攻击身体,不会在你身体内开出一朵花,它根本就不是病原体。而这些免疫细胞其实在攻击一个看不见的敌人。KPI。这种为了 KPI 而奋斗的无力感,相信大家都懂。所以过敏这种由 KPI 引发的疾病,根本就不是医生能管得了的事,只能靠你自己了。怎么个靠法?这里有一篇论文,我们不妨一起学习一下。这是9月 10 日刚刚揭晓的搞笑诺贝尔奖的成果。一个来自英德两国的研究团队猜想,如果鼻塞是因为鼻腔里的毛细血管肿胀而导致的,那是否可以通过把鼻腔里的血液调集到身体的其他部位去提供肿胀而缓解鼻腔的压力?于是他们就设计了这样一个实验,找来了 18 对情侣,先检测他们的鼻腔阻力,然后请他们两两进入房间,在那里面一定要达到不生不灭的佛菩萨,一尘不染的大神的那种境界。
具体的方法参考这期会员视频。半个小时以后, 18 对情侣都表示自己刚刚已经冲上了顶点,很是舒坦。然后研究团队开始测量冲击顶点后 30 分钟、 1 个小时和 3 个小时的鼻腔数据进入为 a 组数据。第二天, 18 对情侣被要求再来一次,但这次开始前,他们需要往鼻腔里喷点缓解充血的药物。结束以后,数据进入为 b 组。
对比a、 b 两组数据,研究团队发现了这样一个结论,冲击顶点可以有效的缓解鼻塞,其效果和使用药物的效果不相上下,但持久性较差,只能持续 3 个小时,而药物可以持续更长的时间。也就是说,你如果想用这种方法来治疗鼻炎,那么请务必每 3 小时就来一次。
其实按照这个研究思路往下推理,我们不难发现,这里用来缓解鼻塞的原理是通过身体其他部位的剧烈运动,把鼻腔里的血液调走。所以事实上,你去打个篮球、游个泳也有类似的效果。再回想一下,你去看医生,医生是不是也跟你说,鼻炎得加强体育锻炼,多运动,多接触户外空气。但按照过敏理论来看,医生说的有问题,过敏性鼻炎不正是因为接触了过敏源吗?户外空气当中各种灰尘、冷空气、花粉、尾气,过敏源多了去了,难道是要以读攻读吗?其实过敏和净化有关,可能你听说过糖尿病、痛风、三高,这些都是现代人近几十年饮食结构突然改变而导致了富贵病,过敏性鼻炎也是类似的原理。
根据 2018 年的这项研究来看,过去 6 年的时间内,中国新增了1亿过敏性鼻炎的患者,这背后的真正原因和糖尿病一样,是因为环境突然改变,身体的进化还没有跟得上环境改变的节奏。人类的鼻子在野外使用了几十万年,必须很敏感的,但这种敏感却不是为了空调房和城市所准备的,它的敏感是为了监测自然和乡土的气息。虽然野外有无数的花粉和千奇百怪的过敏源,但你鼻腔里的肥大细胞会在自然气息当中不再对花粉那么紧张。这种自然疗法,你不妨把它理解为逃离北上广去。
它的 KPI 是不是突然心情就不那么焦虑了?恰好焦虑和过敏也有关系。肥大细胞就像一个有焦虑症的小白领,整天被 KPI 吊打,回家的地铁上还要被洗脑,主动去听点什么贩卖焦虑的成长课程。所以非大细胞非常的敏感,在工作上一点都不敢马虎,表面妆容精致,内心焦虑的要死。
你的状态是不是很像翡大细胞了?不用怀疑,你的细胞和你的情绪是一致的。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现代医学已经证明,时不时的大笑就能激活自然杀伤细胞。自然杀伤细胞是个 everyday party 的公子哥,孔子哥一般都很骄横,只要他开心,不用谈钱,他就喜欢杀个癌细胞,越杀越兴奋的那种。而一旦他不开心,给多少钱,你都是请不动他去杀癌细胞的。
我们经常听说有人不知道自己得了癌症,整天乐呵呵的,过几年再去复查,癌细胞消失了,这其实就是因为他乐观的心情也激活了自然杀伤细胞。自然杀伤细胞正在体内高高兴兴地帮你追杀癌细胞了,而肥大细胞恰好是个焦虑的小白领。不仅你的焦虑心情会让肥大细胞变得更加敏感,同时肥大细胞释放的组织安和其他的化学成分也会进一步的加强你的抑郁。因为肥大细胞虽然职位低,但是它在免疫细胞当中极少可以直接和神经系统沟通的角色,所以肥大细胞受心情的影响和肥大细胞影响心情的能力自然杀伤细胞,那是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说不定你看完这期节目,明天就把老板炒了,中秋就飞到海边去剧烈运动了。然后在月光下你突然觉得神清气爽,那么不,不妨站在你细胞的角度上,再仔细思考一下你工作的意义,认真听听身体怎么说。不要觉得过敏是件小事,它其实是你的细胞们已经被 KPI 掠到变态的前奏,而一旦他们陷入了抑郁和疯狂,你只会比他们更惨。到底有多惨?大家不妨先做好心理准备,再去搜一个叫做肥大细胞增生症的疾病,相信看完图片以后,你一定会回来留言,见鬼去吧,KPI。
当然,上面跟大家分享的这些治疗鼻炎的猪油素都是属于心理学的方法,很玄乎,那有没有什么直接点的深化方法喽?回到前面花粉入侵的故事,我们会发现,所有的问题都是从肥大细胞释放主治安那一刻开始的。我们不能杀死肥大细胞,但可以用药物来控制主治安。于是医生们就发明了第一类治疗鼻炎的药物,抗阻氨肥大细胞脂肪的阻脂氨是这样一个拔走向下的流星锤,血管细胞,神经细胞、贬义细胞等等各种细胞的表面都有专门接受这个流星锤的插硝,一旦组自然的流星锤插入到细胞的消孔里面,那这个细胞就得立即开始免疫反应。
但是人类可以合成一种叫做抗阻氨的流星锤,原理很简单,只需要把祖安流星锤的那个把手从向下改到向上,祖安就变成了抗祖安。抗祖安也会结合到细胞的祖安小孔上,但他们不是阻氨,细胞不会被激活免疫反应。而当阻氨再过来的时候,细胞上的硝孔已经被抗阻氨插上了,阻氨就根本插不上去,无法给他再下达免疫反应的指令,于是阻氨就这样失效了。这种抗阻安药物虽然可以缓解过敏性鼻炎,但大家发现一个问题没有,那就是你通常是鼻塞以后才意识到鼻炎发作了。而这个时候再用抗丸,虽然能遏制过敏进一步爆发,但是已经造成的鼻塞是无法逆转的。战场上那些细胞的消孔已经被祖安插上了,你的抗祖安也是插不进去的。
这就尴尬了,我用药不就是为了让鼻子通气舒服一点吗?那有没有既能缓解鼻塞又能遏制过敏的药物?于是医生又发明了第二类药物载体,激素载体是一种 4 个环三条链的无人机,长得就跟这个摘痣一模一样。这个摘体有什么作用?我们不妨这么理解,肥大细胞激活前线战场以后,神经系统是要来监管战场的,这个时候载体就像一批一批的 800 里加急文书,在皇宫和前线之间传递信息。皇帝是你的神经系统,它靠载体的数量来评判前线的战事进展。如果载体少,他会认为战争还很焦灼,还需要派更多的军队去作战。如果载体多,他会认为已经打赢了,可以收兵了。于是当你将医生开给你的抗酸莫米中喷进鼻孔里的时候,其实是在喷射灾体,很快你的神经系统就会发现前线来了很多的灾体,看来战斗结束了,于是下达停战指令。现在是不是明白医生为什么一定要叮嘱你抗酸莫密松一天只能喷一次,千万别多喷,喷多了会形成药物依赖什么什么的。
其实这是因为载体是在欺骗你的神经系统,要是皇帝被骗习惯了,就会变得像袁世凯一样。当年京城里有两版顺天时报,一版是接上麦的,上面写着革命尚未成功。一版是专门给袁世凯看的,上面写着,人工称帝千古。你看今明如袁世凯,也架不住整天被大量的载体哄骗,所以千万听医生的,自己瞎用抗砖莫密松,你的神经系统就会变成下一个袁世凯。传说每一个天才都是重度的鼻炎患者,因为上帝觉得他们实在太聪明了,但又不忍心收回去他们,于是就让他们患上了鼻炎这种降低智商的疾病。如果大家有过正在考试的时候,鼻炎突然发作了经历,相信一定会对这个传说会心一笑,真的太形象了。评管你如何专注,评管你的大脑如何操评评管你是否正在集体潜意识上疯狂下载数据。鼻炎一来简直就是拉闸限电,大脑功率立刻下降极低,潜意识瞬间掉线,别说灵感了,就连解题算数都变得很困难,更何况你还要照顾那一条即将落到考卷上的鼻涕。比如,这里有一份 2020 年的研究, 43 名过敏鼻炎的儿童和 26 名不过敏的对照组进行了同样的记忆力和认知力的测试。测试进行两次,分别安排在花粉剂和非花粉剂。结果发现,花粉剂的时候,过敏组的记忆力和认知水平出现了明显的下降。所以中考高考安排在6月,这是非常公平的,不是花粉剂,大家的大脑都不限数。
关于鼻炎,还有这样一个有趣的研究,这里有一张基因地图,黄色是一种叫做a、b、 c 11 杠 t 的基因突变,在第 16 号染色体上,正是这个突变,让人类失去了狐臭。突变的时间大约发生在 2000 代,也就是 4- 5万年以前。也就是说,如果你没有狐臭,那你肯定是 4 万多年前这个突变超人的后代。
从图中来看,我们中国人,甚至整个东亚都是拥有a、b、 c 11 杠 t 这个突变的。事实也证明, 97% 的中国人没有狐臭, 90% 的西方人有狐臭,最严重的是非洲人,只有 0. 5% 没有狐臭。那狐臭究竟是什么呢?首先,狐臭不是一种病,也不会传染,你没有狐臭,那只是因为你的祖先在 4 万多年前变异了,本来人体的腋下、胯下、如云、歪耳道这些地方是有一种叫做大汗腺或者鼎江腺的腺体,一般的腺体分泌出来的汗水都是盐水,不会有味道。而大汗腺不一样,它分泌出来的汗水当中有一些糖类、蛋白质、脂肪酸,这些东西再加上 37 度的体温,这简直就是细菌培养肌一模一样了。
狐臭,也就是皮肤里的细菌分解这些大汗腺分泌物的时候所产生的酸味。当然,有些人的狐臭非常微弱,甚至微弱到闻起来像是一阵幽香,这就导致他并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狐臭。其实判断狐臭还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抗耳屎。如果是由耳屎,那么证明你有狐臭基因,也就是 a b c c 11。不管闻不闻得到,你其实都有狐臭。而如果是肝耳屎,则证明你没有狐臭。基因是 a b c c 11、杠 t 这样的话,不管你身上有多臭,那都不是狐臭。
人类几百万年以来都保留着狐臭的基因,这证明狐臭在野外生存当中一定是有重要意义的。会是什么呢?显然和气味有关,而气味在进化的过程当中,其实是人与人沟通的一个重要信息。比如直到今天,我们都还会说气味相投,这其实不是一个比喻词,而是 4 万年前,我们的祖先还没有变异之前的写实词汇。
设想一下,一个有鼻炎的原始人,在原始世界里是不是就像一个盲人一样?水,为了准确地识别气味信息,你体内的嗅觉系统一定会拼了命的抑制鼻炎系统,而狐臭恰好是一个可以激活你体内这种原始嗅觉本能的东西。另外,关于a、b、 c 11 基因还有一个冷知识,那就是为什么民间有一个说法,找老婆最好找有点狐臭。这其实是因为a、b、 c 11 基因主管腺体分泌,而奶水也是一种腺体分泌物,a、b、 C 11 基因就导致大量的母体免疫物质会通过奶水输送给小宝宝。但我们的祖先突变了,失去了a、b、 c 10 亿金,这就导致我们的母亲总是奶水不足,小宝宝也就无法获得更强大的母体免疫力。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最后,夫人说,睡,按照你的狐臭理论,去火车站睡一晚上,闻一下千万人的味道,也能治鼻炎。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