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六. 7 月 13th, 2024

学习爱

乐于分享

多重人格究竟是什么?糖尿病、近视眼、柔韧度,为什么多重人格还能改变肉体机能?也许多重人格来源于我们大脑中的一个神秘数据库

xuexiai

3 月 31, 2023

这是人类在做梦的时候会出现的一个现象。比如我们经常会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可现实当中只有几分钟,而这几分钟当中,我们的眼珠子其实就是在这样飞速转动的,这就叫做快速动眼期。因此医生们也怀疑多重人格可能和梦境有类似的根源。继续说雅德兰娜的故事,她非常有女人缘,善于收拾,会做家务,会写诗,会烹饪,是比利家庭当中的家务担当。在和雅德兰纳交谈的过程当中,医生们发现在比利被捕之前,那 3 起专门针对女性的抢劫案就是他在搞鬼,他趁着雷根恍惚的手,把雷根从聚光灯当中拖走,自己钻了进去,然后就开始和身边的姐妹攀谈,在迎娶他们的信任以后就实施犯罪。而当雷根切换回来以后,亚德那已经躲起来了,雷根只发现自己手里多了很多钱,还以为是自己靠武力抢来的,也就没有多想。后来亚德南那正是因为这事儿,被亚瑟列入了不受欢迎的人,禁止他在进入聚光灯。第三个主要人格是艾伦,就是前面提到那个跟医生强调自己是人,不是人格的人。第四个主要人格是汤米, 16 岁,一头乱糟糟的棕色头发和琥珀色的眼睛,会吹萨克斯风,擅长山水画,是个投身术的专家。前面的手铐就是汤米被切换出来的时候打开的。还有一次,在治疗的过程当中,医生们使用了束缚衣,而当医生们再来的时候,发现比例把舒服衣叠得很整齐,放在脑袋底下当枕头睡觉了。这也是汤米干的。汤米一旦被切换出来,比例的关节韧带都会变得非常灵活。汤米甚至向医生们描述过自己如何说过,如何逃生的技巧,就像是比例的肉体从小就练过一样。但当汤米离开其他人上场的时候,比例的关节韧带又表现的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还有几个主要人格,分别是丹尼, 14 岁,胆小,害怕陌生人,尤其是陌生男人,因此他只画不会动的东西。大卫 8 岁,他是痛苦承受者,每当巨大的痛苦袭来,大卫就会出现,替所有人承担痛苦,而当危险过去了,大卫就会离开,其他人什么事情都不记得。大 v 具有高度的敏感性和理解力,是非常聪明,带有很可怜的小男孩。
10 个主要人格当中还有一个 3 岁的小女孩,叫做克里斯汀,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地道的英国口音。他是第一个被创造出来的人格,有湿毒症,能听能写,却无法阅读。克里斯丁是雷根的物体,雷根第一次出现就是为了帮助克里斯丁,当时克里斯丁控制着比利的身体,他正在去往学校的路上,突然看见一棵苹果树,就很想帮老师摘点苹果,这样也许能让老师少罚站自己,可是苹果树太高了,小女孩不可能够得着。于是他就哭了起来。但很快他听到有人在问自己,小姑娘,你为什么哭?克里斯丁看过去,这个人正是雷根。雷根帮克里斯丁摘了很多苹果,还帮他把苹果送给老师。从此以后,克里斯丁和雷根之间就形成了羁绊。雷根说自己虽然暴力,内心充满了仇恨,但绝对不会伤害父女和孩子,自己的职责就是保护大家庭,尤其是那些孩子们。因此,雷庚会在比利入狱的时候主导比例的身体,在危险的环境中保护大家。
雷根还说,工人阶级都是受压迫的,自己要改变这种现状,并且希望有一天能够去古巴。另外,医生们还发现,雷更是一个权色盲,只能看到黑白两色,画出来的画也都是黑白颜色的,这个生理现象也和他嫉恶如仇的心理状态能够匹配上。而反观克里斯汀,他总是一个人站在角落里,被大家称作角落里的孩子。他很聪明,喜欢画花朵和蝴蝶。有一次雷根暴走,扬言要消灭大家庭里的另一个人格,就在谁也拦不住雷根的时候,是克里斯汀冲过去抱住了雷根,让他平息了怒火。这就是人格之间的奇妙关系,真的就像 24 个人挤在同一个房间当中一样。
克里斯丁还有一个哥哥,叫做克里斯托夫, 13 岁,也是一口地道的英国口音,喜欢吹口琴。最后一个重要的人格是比利自己,他其实是大家庭当中一直在沉睡的一个人格,那是因为 16 岁的时候他准备跳楼自杀,但就在跳下去的那一瞬间,雷根冲了出来,推开比例,掌控了身体,拯救了大家。后来亚瑟认为比例太危险了,于是就决定让他沉睡,一直就睡了 7 年,直到比利被捕以后很久,假设才同意医生们的请求唤醒比利。结果比利一醒来就惊恐的问医生,我似死失活?当比例得知现在已经是 7 年以后,自己从一个高中生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时接受不了,又打算直接撞墙自杀。于是亚瑟又让比利沉睡了过去。
亚瑟和比利是一对,他第一次出现就是在一次数学考试当中,比利实在做不出来,他帮比利写完的试卷答得又快又好,以至于老师都觉得比利是在作弊,因为试卷上的笔记都变了,但老师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小子是怎么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找人代考的。医生们也觉得这件事非常可疑,那就是亚瑟是怎么会做这些数学题的。本来医生们猜想亚瑟的知识可能是他在比例和其他人格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学习的,但是这次考试可是亚瑟第一次出现了。按理说在这之前,亚瑟这个人或者说人格并不存在,难道是说比利上课的时候看上去没有听讲,但事实上他的大脑正在疯狂学习,只不过学到的这些知识并没有共享给比例这个人格。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正常人的大脑会不会也有这个机制?随着年龄增长,我们大脑里储存的无边无际的知识和本领,只不过大佬并没有把这些东西开放给我们。这个猜想实在太可怕了。
但继续看亚瑟的故事,我们似乎能发现一点和他学习机制有关的问题。比利 16 岁的时候,曾在一家养老院工作,专门上夜班。那个时候,亚瑟主导着比利的身体,他非常喜欢这份和医学相关的工作,他经常去照顾那些临终的老人,给他们聊天。有一次,一个叫做托瓦的老先生睡不着,亚瑟就陪他彻夜长谈。托瓦讲了自己一生的故事,见过什么样的世面,接触过什么样的人,还有他体会过什么样的情感,学习过什么样的知识等等。亚瑟听得很认真。快天亮的时候,托尔先生让亚瑟去帮自己倒一杯热水,但当亚瑟回来的时候,托尔先生已经断气了。
亚瑟帮托尔先生盖上被单,又低声的让艾伦去通知护士,然后自己默默地离开了光圈,让艾伦来制造身体。艾伦善于交际,也许这就是亚瑟的学习方式。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因为行万里路的过程中,不仅是身体在体验你的情感,也在接触各种各样的人情世故。会不会大脑在读书的时候获取了知识是平面的,而当你亲身体验的时候,获取了知识就变成了立体的。但当你把阅读和经历全部融合起来,与他人相处,交流思想,品味事故的时候,你获得的知识会不会就变成无边无际的海洋呢?随着年龄增长,这种体验可能会越来越强烈,而这种强烈感觉的背后,会不会是我们的感官无法把这些海量的收获量化的问题呢?所以,假设的学识,包括它的地道口音,会不会就是从大脑这个无边无际的海洋当中获得了?没人说得清,在比例故事的面前,我们就像一只猴子一样,对大脑和意识一无所知。
在后续的治疗过程中,医生还发现了另外 13 个不受欢迎的人格,他们是被亚瑟封印起来的人,禁止他们在进入聚光灯。分别是,飞利浦 20 岁、粗奴、骗子、纽约是布鲁克林的口音,满口脏话,前面犯罪也有他的份,被逮捕以后又违反大家庭的规定,向外界透露了比利多重人格的秘密,因此被亚瑟列入了不受欢迎的人。
凯文, 20 岁,金发碧眼,策划高手,擅长写作,后来敢于在比利最痛苦的时候挺身而出,被移出了不受欢迎的名单。华特, 22 岁,澳大利亚人,留着八字胡,狩猎专家,方向感极强。艾波, 19 岁,波斯顿口音,是个女混混,会裁缝,偶尔会帮忙做家务。三庙, 18 岁,是一个流浪的犹太人,对犹太教很虔诚,能背诵犹太经典,唯一一个信仰神的人格,擅长雕刻,但因为偷卖别人的画作被封印了起来。马克, 16 岁,工作狂,被大家称作僵尸,每当比例要重复大量的机械新工作的时候,马克就会站出来,任劳任怨,绝无怨言。史蒂夫, 21 岁,经常骗人,喜欢模仿和嘲笑别人,是唯一一个不接受多重人格这个诊断结果的人。你 20 岁,非常厉害的喜剧演员。杰森, 13 岁,能够帮其他的人格抹除记忆,让他们忘掉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罗伯特, 17 岁,梦想家,不断幻想着旅行和冒险,但明显缺乏相关的知识和见解。肖恩, 4 岁,天生的聋哑人,反应迟钝,注意力涣散。肖恩第一次出现的时候,比利也是 4 岁,那会儿比利打碎了一个花瓶,他知道妈妈肯定要责骂自己了。于是聋哑人肖恩出现了。之后,当比例再次回来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卧室里面,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马丁, 19 岁,爱摆架子的纽约克势力,总妄想着不劳而获。提莫西, 15 岁,曾经和艾伦配合帮助比利在花店里工作,那段时间是比例最幸福的时候,提莫西感情丰富,艾伦能说会道,这让现实中的比例非常受欢迎。但后来因为提莫西受伤退缩到了自己的世界当中,这就导致现实中的比例也就告别了那段美好的时光。最后一个人格是在治疗的过程中出现的全新人格,没有名字,叫做老师,老师自称是其余 23 个人格的融合体,聪明又幽默,它是比例快要康复的表现。因为现在医生们治疗多重人格的方法就是想办法让所有的人格一点一点的融合,最后成为一个全新的人格,就不会再分裂了。这个时候老师出现了,他其实就是真正的那个比例。所以当医生们问老师你是否拥有所有人的记忆时,老师说,是的,所有。然后老师竟然能精准地讲出比你一个月的时候的事情,他说出了那会儿因为被噎住而被送往医院的细节,还讲出了 3 岁的手,有关自己生父的点点滴滴。
接着在 1979 年老师开始讲述所有这些故事的时候,除了天生聋哑的肖温,其余 22 个人格都坐在旁边安静的听,还及时补充细节。而现实当中,老师对面坐着一个拥有心理学背景的作家,叫做丹尼尔凯斯,就是他把整个故事记录并创作了出来。这就是 24 个比例,亚瑟伯学雷根凶悍、汤米惠逃生术,克里斯汀能表现出 3 岁的脑电波,还有前面的黑白夏娃,分别表现出对尼侬过敏和不过敏的现象。这一切多重人格的悬案,似乎都在说,肉体就像一架智能机架,而人格才是这家机甲的,驾驶员切换到机甲也会自动适应,切换到符合驾驶员的状态,那这个自适应又是如何实现的?后来医生们又做过一个研究,似乎能说明某些问题。 1996 年,心理学家伯恩教授突然从比例故事当中发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亚瑟戴眼镜这个问题。当初医生们以为亚瑟戴眼镜只是一个描述,和金发碧眼什么特征是一样的,但事实上,亚瑟是否真的近视了?古文教授研究以后发现,多重人格在切换的时候,真的能改变晶状体的厚度,也就是近视的度数。
这个发现似乎揭示了机甲和驾驶员的某些关系。比如我们知道控制眼睛看远看近的肌肉叫做截壮肌,被截壮肌控制的那个聚焦镜片叫做晶状体。如果长期看近处的东西,结撞机就一直收缩,压迫晶状体变厚,这种压迫要是始终得不到放纵,那么晶状体就真的变厚了,这就是真性近视。除非用手术切掉过后的晶状体,否则征性近视无法治疗。
但与征性近视对立,还有一种假性近视,那就是晶状体并没有变厚,而是结撞肌错乱的,这个时候也会出现近视,所以人格切换会影响近视。这其实是在说,当切换到一个近视人格的时候,人格认为自己近视了,那么结创期就真的会帮人格去完成这个近视的愿望,压迫晶状体,让它变厚,让肉体变成近视。原来肉体积下的致似硬,只能把好的变成坏的,并不能把断掉的骨头重新接上变高,这似乎让多重人格的悬案又多了一些合理性。
另外,在博文教授之前, 1985 年的时候,芝加哥的卢克医疗中心也报道过一个女性患者的病例,他因为糖尿病而入院,但当他切换到另一个没有糖尿病人格的时候,身体也跟着正常了,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糖尿病的症状。胰岛细胞也重新开始分泌胰岛素。这其实是在说女患者的胰岛细胞并没有坏掉,只是那个患糖尿病的人格认为它坏了,它就真的不分泌胰岛素了。也许这就是多重人格向我们揭示了冰山一角。
肉体是一家非常智能的机甲,它不仅会自适应驾驶员,还会自主产生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同时它禁止驾驶员进入这个数据库。那这个数据库又有什么功能呢?显然它的作用是主宰一切。比如关于为什么会产生多重人格,医生们说这是因为患者在儿童时代受到了难以承受的痛苦,于是就有一个新的人格被创造了出来,保护患者。
那这个创造人格的主体又是什么呢?显然它就是那个无边无际的数据库,只有他能让亚瑟拥有伦敦口音,让雷根惠塞尔维亚语,以及让每一个人格都有丰富的个性和不同的天赋。看来我们并不是主宰,我们和肉体一样都是来打工的,真正的主宰是数据库,只不过它让我们以为我们自己是主人而已。好了,今天的故事就分享到这里,谢谢大家。最后夫人说你喝酒断片,是不是就是这种突然被踢出光圈的感觉?真是有点太神奇了。

xuexiai

以人力来摘叶子,一整天下来也摘不完一棵树,而秋风一起霜雪一降,一夕之间全部殒落,天地造化的速捷便是如此。人若能得天地造化之精意,则当然能在事物激变的当下灵活应变,而不会在仓促之间束手无策,这便只有真正敏悟智慧的人可能做得到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